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十二蒸包子记 作者:波斯白凤爪

字体:[ ]

 
文案
十二是个了不起的暗卫,身体力行的给庄主送温暖,扫落叶,还替庄主蒸了个小包子!?
 
暗卫忠犬受蒸包子,虽然庄主前期看着略渣,其实很疼人的好吧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十二,萧裴扬 ┃ 配角:穆寒情等 ┃ 其它:
==================
 
  ☆、第1章 一
 
  偌大的客栈内,寥寥无几的客人在小声交谈着,小二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尘土。掌柜手下的算盘啪啪作响,时不时摇头晃脑的嘟囔上几句。头顶上淅淅沥沥的雨声敲打着屋檐,响得叫人心慌。
  这会儿大门进来了个客人。收了伞,拍拍身上的水珠,跺跺脚上带进来的水迹,便自己寻了个心仪的位置坐下,对着小二喊道:
  “小二,二两白酒,半斤牛肉。”
  “好咧,二两白酒,半斤牛肉,客官您稍等片刻,很快就上。”
  小二应声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带着酒菜送了过来。
  “客官,您用。”
  “这鬼天气,什么都不能做,太憋屈人了。”
  客人抿了口酒,一股热流在身内流转,整个人都惬意了,懒懒的对着小二搭话。
  “可不是吗!你看我们店里都空荡荡的,这天气客人也都不愿出来,窝在屋里抱着媳妇逗著娃崽要比这舒服多了。”
  小二边忙活着边回应着。
  “爷爷,你怎么跑出来。”
  掌柜的突然叫了出来,赶忙跑向正从后院走进来的老人旁边细细搀扶着。这老人虽是看着老态,但是却精神矍铄,一派仙风道骨。
  他哈哈大笑道:
  “要是继续在里面躺着,我这把老骨头可怕是要老得更快,到时你直接就把它扔地里得了!”
  “爷爷,你别说笑了,你可还要等着抱曾孙子呢!”
  “是呀!孙媳妇也快生了。”老人若有所思,突然却举起拐杖敲了下掌柜的,厉声道:
  “说起这个我就想敲你这榆木脑子,你说你这从小跟在我身边的,再怎么也该懂些医识,结果上次竟然让孙媳妇吃了半碟子山楂,你这是不想要这孩子了是吧!”
  “是是是,爷爷您教训的是,幸亏您发现的早呀!要不然都不知道该怎么了。”掌柜的摸摸鼻子,有些尴尬。
  这客人一听这对话却起了兴趣,迎上去帮着掌柜一起搀老人家,并迎到自己那桌上去
  “来来,老人家,你往我这桌坐。掌柜的,来一壶上好的茶,我与你家老人说上几句。”
  “好哟,客官,您就陪着老祖宗聊着解解闷,这茶就算我这了。”
  说完招呼了小二去,自己又回到了柜台后面算着帐。
  “老人家,听您刚刚这话,似乎对医学颇有心得,寻常家中可不懂得妇女有孕不可食用山楂,常因此保不住腹中的胎儿,令人扼腕啊。”
  “嘿嘿,年轻人可也是学医的吧?确实鲜少人会注意着这个,有孕之人体热,食不得这山楂热性之物。而山楂味属甘酸,却又是孕者所喜食之物,所以总会致使落胎之事发生。不过小伙子,你刚刚有个话可说错了。有孕的可不止这妇女呀,若得巧遇,男子亦是可逆天受孕的。”
  客人一听这话可愣住了:“这...老人家,您这莫不是在说笑,以这男子之躯,怎会有可能有孕育之事?”
  “所以才说是要机缘巧遇,年轻人,这可不是在唬你。在以前我也是不信这事的,但是我的年轻那会儿偏巧遇上了这么个事,最后人家孩子也确实是平平安安的出来了,那时也就由不得你我信不信了!”
  这客人听完后更是震惊无比,喃喃道:
  “这世上果真是无奇不有啊!我当真是孤陋寡闻呀!”
  随后又好奇的问道:“老人家,那你说说这男子怀孕比之寻常女子又是如何?”
  “这个嘛……”
  老人抬手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才幽幽开口道:
  “虽说是男子受孕,但其实要注意的事情也差不了多少,只不过也有着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来,年轻人,看你也是个求学若渴之人,老人家我今天且与你说了,若以后你若是也有这般奇遇可有些经验之谈,或者这以后告知你弟子后代也可。虽说这男子受孕有违天理,但为人医者皆是父母心,唯独我们不可弃之不理啊。”
  “老人家说得极是,学生受教了。”客人恭敬揖手道。
  “嗯,不错不错。”老人听了这番话不禁点头称赞。
  “你看哪,这男子受孕,本就不易,要保住胎儿更是得多费心神,所以呢......”
  雨声渐渐消停,客栈里,客人静静的听着老人讲着,时不时回应着。虽是认真听讲着,然而他此时也只是将其当做奇闻异志而已。
 
  ☆、第2章 二
 
  十二看着底下正全神贯注作画的主子,心底下悄悄的思量着,主子对安家小姐可真好呀,总是把她放在心尖上疼着。本来就极少有画作,而这极少里面却有十之七八画的是安家小姐。平时更是对她有求必应。可是为什么安家小姐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呢?
  难道她还嫌主子不够好?这也太得寸进尺了吧!真是不知好歹!十二暗地里为自家的主子愤愤不平。
  虽说在想七想八的,但是十二仍是打起十二分精神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不管安家小姐如何,保护主子才是他的首要准则。
  突然注意到身后有动静,十二悄悄的退了下去。到了院子角落,那里等着一个全身漆黑的人。
  “邢天赐昨日辰时忽而面色灰白,口吐白沫,随即昏倒在众目睽睽之下,现在仍然昏迷不醒,似是中了什么毒。”
  “中毒?有查出来是谁做的吗?”
  “现在还不能太肯定,但是线索和南疆那边有联系。”
  十二沉吟了片刻,又问道:
  “那于正峰有什么动作吗?”
  “没有,他还是和平常一样,他对邢天赐中毒的事也没太大的反应,还帮着邢立阳稳定底下的门派弟子。”
  十二皱眉,这样反而更不正常:“继续密切跟进,有一丝不妥都要立即回报。”
  “是。”
  一阵眼花过后,黑衣人已然消失在眼前。十二也不介意,主子的武功已到登峰造极,定已发现了有人来过,他现在要做的是赶紧进去汇报情况。踩着步伐一个翻身翻过了院墙,走到主子面前行跪拜礼。
  “有什么消息吗?”萧裴扬并没有停下作画,只是开口淡淡地问道。
  “邢天赐中毒昏迷不醒,有线索指向南疆那边,于正峰对此并无反应,恐怕正暗地里策划着其他的事情。”
  萧裴扬听罢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画笔,也没有再开口,十二也不过问,静静的跪在主子面前,等待主子的回应。约莫半柱香过后,萧裴扬似是完成了画作,轻放下画笔,目光深沉的看了眼画作中的人,终于是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属下,道:
  “去叫杨叔过来一下。你回去准备一下,两天后以我近身侍卫的身份随我南下,再找人去通知一下穆寒情,叫他在安阳镇等我。”
  “属下遵命。”
  “嗯,退下吧。”
  等到十二忙完回来后就看见自家庄主在用晚膳,看到他回来了便微微一笑:
  “十二,饿了吧,坐下来陪庄主我吃顿饭。”
  十二略颔首,应了声是之后就坐了下来,只是依然十分拘谨。萧裴扬也不在意,主子和奴才的身份摆着,十二即是放不开的,自己也不觉有何不妥。
  用过了晚膳,萧裴扬若有所思的看着十二,十二这时早已离席,垂着头静静的接受主子的注视。
  “去偏间净身,然后过来找我。”
  十二听到主子这样说。没有任何的情绪,十二福了福身子就退了出去。主子的命令是暗卫存在的意义,十二顺从的为接下来的事做准备去了。
  等到十二整理好自己之后,站在门前轻唤了声主子。得到主子的应允后,再推进门来,看到的是主子披着玄衣倚在桌子旁看着书卷,淡淡的表情叫人猜不出他的情绪。
  十二悄步走到主子面前,跪下不语。方才沐浴时打湿了发梢,此时水珠顺着头发流过脸颊,十二也不敢抬手擦去,倒是让这个刚毅的男子添了几分性感的魅惑。
  过了半晌,萧裴扬才终是放下了书卷。低眼看跪在地上十二,眼眸愈发深沉。
  “十二。”萧裴扬清冷的声音沁入十二耳朵里,十二心下微微一颤。
  “你可有怨言?”然后十二听到主子这样说。
  “十二自知属下的身心皆是主子的,十二不曾有怨,能承主子恩露,属下甘之如饴。”似是表明真心一般,十二抬起头来与萧裴扬对视,烛火映得眸子里星光点点。
  萧裴扬见这般情景,柔柔一笑,起身一把揽起了十二腰身,进而打横抱起十二便向床榻走去。
 
  ☆、第3章 三
 
  翌日,萧裴扬醒来的时候,十二早已梳洗完毕等候在一旁,见萧裴扬醒了便上前一步躬身道:“主子,请让属下伺候您梳洗。”
  萧裴扬淡淡地嗯了一声就随十二折腾去了。用早膳的时候萧裴扬仍让十二陪膳,还往十二的椅子上加了层坐垫,这让十二更是受宠若惊。
  用过了早膳,萧裴扬自去书房处理公务,十二也赶忙着回去向首领申请这一次出行的暗卫调动。
  由于暗卫乃是庄主直属差遣的组织,具有其隐蔽性。因此暗卫营房也修建在了庄中秘密之处,不为一般人所得知。
  既是隐蔽之处,位置也比较偏颇,待十二回到暗卫营房中时,早已是日中天。从偏门进了营房后,正巧碰到了十一,现下的暗卫首领。虽说是首领,但是年纪却也仅虚长十二几岁。十二上前几步屈膝向他行礼,并道:
  “十一请求调动十四、十六两队护卫主子南下。”
  “嗯,起来吧。主子要南下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既是主子指明要你随行,那在这段时间内,十四、十六听命你调遣,我稍后会发布檄令下去。”
  十二应了一声便站了起来,只是不知是不是起立的动作过猛了,他觉得腹部有些难受。十一见他面色难看,正想出口询问,却看到了他侧颈处的斑斑点点。一时语塞,最后只是木着脸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转身离去。
  自始至终十二却只是略低着头,并不言语。待十一走后,自己也缓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路上遇到或三三两两或形影单只的同僚,只是却都对他视若无睹。
  暗卫之职冒着极大的生死安危,因而暗卫之间也并无深厚的感情。但是他们却也敬重本领高强的人。十二的武功及能力也确是大家所有目共睹的,在暗卫营里,能者自居。大家也确实敬畏着这位即将担任下任暗卫首领的暗卫。只是,同是男人的他们,却不知如何面对能够在男人底下婉转承欢的十二,即使那个人是他们共同的主子。
  铮铮男子汉却雌伏他人身下,这确是他们所看不起的。值班时候却听着屋子底下传来同僚的的呻吟声,心底下自是鄙薄。甚至有心思多的人在暗自猜测这是他为保自身下任首领位置所作出的不齿之为。
  十二也不为这一切说明些什么,依然一如既往的遵循本分,虽然在他的工作里加了侍寝这么一项。现下他也只是按捺着腹部的异样边走着边思索如何安排这两队暗卫才能最大限度的护卫主子周身安全。
  暗卫营里以十一至二十为首,各领一支队伍,每队里各有暗卫十名,负责完成庄主下达的各项任务。而暗卫首领则由庄主在十一至二十里挑选有能之人担任。暗卫营之下设有基地,专门培养后继的暗卫以接替因任务而死亡的暗卫,因而暗卫之间只有代号而无名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