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倾月(出书版) 作者:鱼/fish(下)

字体:[ ]

 
 
倾月(下) by:鱼 
 
 
 
 
文案: 
戎月万万想不到,这个跟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竟有一张与戎螣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但在看到这张脸时,他马上醒悟过来, 
幼时记忆里笑着呼唤自己的人并不是戎螣,而是眼前这个人, 
而自己就是囚禁了这只雄鹰的牢笼, 
用一句「永远相守,绝不食言」,让他等待了二十几年…… 
好不容易从重伤后苏醒,却发现自己的真面目已经落在戎月眼里, 
与曾经预想的状况完全不同,所以在脑中演练过的所有应对也派不上用场, 
不过他可没这么容易就乱了手脚,现在的情况反而更符合他的心意, 
但戎月的下一句话让他马上变了脸色── 
哎呀呀呀,谁叫他早在那一次勾手,就把心全卖了他的月牙儿呢! 
 
 
第十章 情浓 
从深沉的黑暗中醒来,眼前的大好风光就让血螭不禁以为自己这一晕到了如来佛祖的极乐西方,肤如凝脂皙白若玉,两点小巧茱萸更如雪地里红樱盛绽,如此旖旎风情,任谁埋首其中也会和他同般管不住脑袋。 
「你总算醒了!阿螭!」 
阿……痴?沉浸在幸福里温存的男人霎时从云瑞摔至地府十八层,血螭眨了眨眼,觉得问题应该出在自己还不甚清醒的脑袋上,正想举手掏耳好证实那只是他意识未明下的幻听时,一张突然出现在视野里的俏脸就彻底粉碎了他自欺欺人的说辞。 
「阿螭,还会痛吗?是不是还很不舒服?」看着眼前的墨瞳仍是片无神的茫然,兴奋的嗓音不由地渐渐凝沉,戎月有些着急地紧瞅着人瞧,就怕又像先前几次,眼睁是睁了人却根本没醒,害他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失望地,搅得一颗心起起伏伏七上八下地没处着落。 
「……你叫我……什么?」低微的语声显示出刚清醒的人还十分虚弱,然而语气铿然却是少有的强硬。 
「太好了,真的醒了!」欢呼—声,戎月开心地几欲蹦起,好半晌才意识到男人醒后的第一句话是个问语。 
「阿螭呀,你不觉得很亲切?都已经认识这么久了还叫你全名实在过意不去,阿魅我也是这般唤他的,你不也叫我小月吗?还是你要我也喊你小螭,反正你也没大我多……」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戎月手舞足蹈地滔滔不绝,浑然没发现眼前人的表情不怎么对劲,两道英挺的长眉都快拧成了团死结。 
「都不要……难听死了……」声虽小气势却不弱,血螭一点也不吝于和面前人分享自己这难听到和鸭子有得拼的粗哑嗓音。 
开什么玩笑!现在不把立场表达个清楚,依这弯月牙积非成是的坏习性,那个可怕的称呼可是会跟他一辈子的。 
「……」愣愣看着那张俊脸上的生动表情,戎月突然狡黠地笑了笑。 
这个才醒就一堆意见的家伙,还没发现脸上少了什么吧。 
「先喝点水再说吧。」端起一旁盛水的破皿喂了人几口,戎月重新趴下和血螭面对面,支肘托腮,一副准备听故事看好戏的模样。 
「好不容易醒了,就跟我说这个?应该还有很多其他该说的吧。」 
「该说的……什么?」不明白怎么喝口水话题就转了好几转,血螭半是迷惑半是思索地眯了眯眼,他怎么有股不怎好的预感,觉得这弯月牙是挖了坑在等他跳。 
「比如说……这个。」从身后拿出木雕面具在指上转玩着,戎月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毫无窥探别人秘密的心虚与歉意。 
他很确定等会儿支支吾吾需要解释的人铁定不会是自己,谁叫那男人爱惨了他呢。 
果然挂在指尖的面具旋不到半圈,就见原本静躺着休息的人影迅速地伸手朝脸上摸去,在摸不着该有的东西时便转而五指盖脸地彷佛极为懊恼。 
「不想我叫你阿螭,是因为我该称你声螭哥吗?就像对螣哥那般?」不待血螭反应过来,戎月又马上追补了句,打定主意非要攻人个措手不及不可:「没错吧,对表哥是该多些敬意,即使你也不过大我一岁多而已。」 
扬着志得意满的笑容,戎月睁大了眼准备看好戏,这个总游刃有余一派潇洒的男人可是难得出回糗,不好好戳他一戳实在对不起自己,然而没想到等了等,等来的竟是串欢愉至极的爽朗笑声? 
「……呵呵。」阵阵不可遏的笑声从捂脸的大掌下传来,没有戎月以为秘密被揭破的尴尬或不自在,被掀了老底的男人反而是大出人意料外地笑得窣窣抖着甚是开怀。 
「老实说,我想过千万种可能,就是没想到有天你会忍不住自己动手,而且居然还是趁我意识不清的时候。」五指如爪岔张在脸上虚掩着,指缝间亮如星子般的黑瞳直勾勾地瞅着人瞧,墨浓深泽里盈满的全是不容错认的笑意。 
「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小月。」还以为这弯月牙被欧阳胤教得太好,万不会做这些鸡鸣狗盗的小人之举,没想到凡事总有例外,彬彬君子的月王也是会有按捺不住的时候。 
「你不介意我知道?」 
「呵……求之不得哪。」故意暧昧地一眨眼,血螭没漏看那张俏脸上一闪而过的泄气表情,这人儿是想看他慌慌张张学鸵鸟打地洞的窘状吧。 
挑唇笑了笑,血螭有种一吐郁气的畅意,缩头缩尾藏了近二十年,对于能够光明正大地站在阳光下他当然求之不得,那可不单是说给戎月听的意气之言。 
和戎嬿的约定,早在戎月交出政权后就不再有任何拘束力,他才不管这秘密公诸于世会掀起多大的风暴巨浪,想来同张脸的另个当事人也不会在意,那家伙八成从得知戎月离开的那一天起就在期待着有场好戏吧,否则哪可能积极到移尊屈驾回窝里去守株等他这只免?这辈子还没见那小子几时这么勤快过。 
再说揭了这张鬼脸,就表示离戎月记起自己又更近了一大步不是?他那么聪颖,迟早会想通儿时记忆里的身影不是戎螣。 
可以露脸透气又可以让月牙儿早点想起他,叫人怎能够不笑个痛快? 
可惜老天爷总见不得人得意太过,这头血螭正心情大好地咧唇开怀,另头戎月已在处心积虑准备着另个叫人咋舌的问题。 
「求之不得是吧……」屈居下风的戎月满脸算计地眨了眨眼,他就不信看不到这张脸风云变色的糗样,他可是一直都很想看「螣哥」吃鳖的模样,奈何正主儿难度太高,这份盼头自是落到眼前这男人头上。 
「那你身上的毒呢,想来也不介意让我知道是我害的吧。」原本还想作戏挤出点泪花吓人,谁知说到最后一想起片刻前那种提心吊胆的感受,不用刻意眼眶就已忍不住地发热。 
扁了扁唇,戎月从不知道自己除了是胆小鬼外原来还是个爱哭鬼。 
「别哭小月,不要哭,我好好的不是吗?没事了,都没事了。」 
泪眼模糊地看着男人如他所愿地变了脸慌了手脚,始作俑者却是没了欣赏的心情,当听到那又是骗人的哄语,哗哗泪水就再也关不住地夺眶而出。 
「骗人!每次都……骗我……」越说越觉得委屈,也就越止不住泪流,戎月呜咽地泣语控诉着:「都还在发烧……哪里没事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我不要……不要你这样子……救我……讨厌……你最讨厌!」 
「……」尽管对最后迸出红唇的辞汇很是介意,血螭也只能不发一语地把人拥进怀里慷慨借出胸膛,他很清楚这时候解释什么也是枉然,搞不好火上加油灾情更是惨烈。 
他不知道自己毒发的模样有多狰狞,也不知道究竟昏死了多久时间,不过光从胸前这人儿担惊受怕的程度来看,答案大概不怎么能听,否则以这弯月牙的坚忍个性,也不会引得他这般嚎啕大哭。 
许久许久,当血螭忍不住胸口细微刺疼痒得很想伸手抓时,惊天动地的哭声终于转成了有一搭没一搭的抽噎。 
「……不哭了好吗?帮我个忙吧,绷带好像湿了。」柔声请求着,血螭很明白怎样才能让人转移注意力,适当的宣泄他还可以接受,过了头有伤身体他可就不许了。 
「……刚刚为什么不说?」从湿意满满的胸膛钻出头来,妍丽的俏颜已成了花猫般的精采。 
「我哪敢啊大王~万一你把帐再加一笔哭得更凶,到时候泛滥成灾的可不只这一区了。」故作一脸可怜兮兮的小媳妇诉苦样,总算是逗得那张一塌糊涂的脸盘破涕而笑。 
「……老是这样……自己都惨兮兮了……还担心我。」似嗔似怨,戎月复又低头埋回那宛若避风港般的胸膛上蹭了蹭,听着那沉稳的心音一声声扑通扑通地响着,近二十个时辰悬在半空的心,总算重新有了地方归位。 
抬起手,迟疑了半晌才落在人儿光裸的背脊上轻抚着安慰,血螭神色有着几分不解的迷茫,如果说赤着上身肌肤相亲是为了应急帮他取暖,那现在的行为又该怎么解释?怎么瞧……这个都好像叫作撒娇吧。 
这弯月牙是被吓坏了吗?怎么一觉醒来变了这么多,柔似水般对自己这个占过他便宜的人竟全无了界线…… 
「小月你……」 
「不要叫我小月,我比较喜欢你以前叫我的方式。」抬起脸,尽管还是肿着两泡水囊鼻红眼红狼狈得可以,亮如澄镜的双瞳却闪耀着令人炫目的光芒。 
以……前?猛然一震,血螭神情复杂地凝望着眼前这个牵系着他所有喜怒哀乐的可人儿,带着点希冀却又掺和着畏惧地深深踌躇。 
他一点也不敢臆测戎月已经记起了他,就怕是自作多情空欢喜一场,从云端摔落泥地的感觉可不是龇牙咧嘴的痛而已…… 
「月牙儿,你不都是这么叫我的?」带着点顽皮、一点狡黠还有浓浓的恋眷,戎月向这个始终凝视着自己的男人展露了抹绝美的笑容。 
记忆如潮,惶惶不安的一天一夜里,他不时得想些其他的才能分散心神喘口气,翻来覆去想最多的还是眼前这男人,他努力区辨着脑海里的人影究竟是谁,是戎螣还是血螭,点点滴滴的儿时记忆纷纷涌现。 
香榭小亭、绿波池畔、甚至他总揶揄赫连魑魅喜欢栖身的雕梁画檐,不论在哪儿,自己的手始终有个男孩牢牢牵着。 
「你……记起来了?」过大的巨喜让血螭仍是迟疑着不敢相信,盼了这么多年宿愿得偿,让他有种仿如置身梦中的不确实感。 
「嗯,记起来了也全都知道了,以后不准你再瞒我这么多事。」瞅着这张相螣哥一模—样的脸庞露出呆愣的痴傻表情,戎月忍不住笑得更是灿烂。 
决定了,以后若是在螣哥那儿讨不了好,他就回头戏整这家伙,光是想像这张脸哭笑不得的模样就觉得有趣极了,至少,被螣哥欺压的低落心情绝对可以扳回。 
「遵命,实话实说有问必答可以吧。」心情大好,血螭俏皮地回以一个军礼相敬。 
「真的?那好,打勾勾。」伸出小指头,戎月露出一脸「不照做就是骗我」的固执神情,显得几分稚气。 
「又要打勾勾?怎么长这么大了还信这个。」宠溺地一笑,话虽这么说血螭却是想都没想便依言伸出手两指交缠勾了勾。 
「我信……」突然凑上脸以唇拂过那仍嫌苍白的唇瓣,玉白的双颊随即不可抑地浮起红云,然而即使带着些赧意,那双始终不曾闭阖起的澄瞳却映着再真切不过的挚情。 
「因为以前有个男孩跟我打了勾勾,结果这么长时间就真的笨笨地只守在我身边没跑,所以我相信他的誓诺。」 
「……」抚着自己燃烧般烫热的唇,血螭呆呆地望着面前人儿难掩娇羞却万分认真的脸容,深邃的墨瞳里也渐渐跟着掀起片滔天巨浪,最后竟是忍不住脸热地转开了视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