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笑笑江湖 作者:堕天

字体:[ ]

 
 
笑笑江湖 [全] BY 堕天 [很好笑哦]  
 第一章 
 
三月初三。 
 
洛阳。 
 
晴朗的天气总是叫人想找些什么东西来做一做的,但明显是目前无所事事的樊易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著,伸长的耳朵不经意间听到了旁人兴奋之至的讨论——“哎~听说今天在飞龙镖局里要举行比武大赛,评出天下第一镖呢!”“对呀对呀,听说这次在大会上选出的第一镖啊,就可能夺得护送皇镖的美差耶!”“呀,那可是要去看看了……这种武林的盛会啊,我们这些凡人不知道几百年才能看一次呢!”“哎,那可不,咱们快去吧,晚了可就连门外瞄一眼的位置都没了!” 
 
“比武?大赛?!”虽然明知道这种名门正派举办的、正儿八经的什么劳什子大赛实在很没看头,但现在闲得全身骨头都发痒的他有热闹当然是要去凑一凑的。于是乎,我们的樊大帮主很给面子地打算移驾到飞龙镖局去现场观战。 
 
“呀~嘿!”叭——咚!刚刚到达现场,就看见了台上的几个花拳绣腿正卖力地表演著,不时有更花拳绣腿的人从台上被踹下来…… 
 
“呸叻,这种拳脚功夫也敢拿出来现!我要是他们师传的话就狠狠打他们一顿屁股!”忿忿不平的樊易稍稍打量了几眼台上惊呼声大于拳风的比武,正无趣地就想离开的时候鼻子却闻到了一阵烧鸡的香味,顿时让他打消了去意……“嗯,不管怎么说,这里的厨子还是真不错……知道难得请来的客人要走了,就特地烧好了鸡来招待我!”理所当然地偷偷掠进了厨房取下那只新鲜出炉的烤鸡,并惬意地找到横梁这种既遮荫挡阳又视野开阔的好地方坐下来后,樊易专心啃著的鸡肉的同时让自己的眼睛也为这家厨子的厨艺付一下款,看向了那没什么新意的赛台…… 
 
“嘿~咻~砰~咚~” 
 
就在他啃到烧鸡左腿的时候,左边的坐席中有一个白衣少年起身掠到了台上,这个人的出现顿时让樊易觉得至少有一刻自己的心脏已停止了跳动…… 
 
好俊逸的人啊!在所有人中最耀眼的那一个就是他了!如冠玉般的面庞,鲜花般润泽的嘴唇,一双幽深的黑瞳宛如两口碧潭,清澈的目光让浑身燥热的樊易全身都机伶伶地打了个舒服的冷颤…… 
 
看著台上白衣飘飘地与适才的胜者游斗的少年——虽然他拳脚间花俏不实用的招式也较多,但不知怎的,他舞动起来偏偏就有一股潇洒出尘的韵味——樊易含在口中的鸡腿都忘了咬,呆呆地看著那少年打过一场又一场,直至最后他似乎向台下一拱手说了几句话后就要离去时,樊易才如大梦初醒般地反应过来。正想追过去的时候,因他的口水流满了横梁而往下滴管,本以为瓦顶漏水的厨师看著明媚的三月阳光大惑不解,爬上来想一看究竟,却发现了他这个躺在横梁上衣衫褴褛的偷鸡贼,赶忙拉扯著樊易大叫起来! 
 
“呃……”挣开了厨子胖手的樊易风一般地掠向了前厅,可刚刚那个白衣少年早已不知去向,再追赶出大门也没找到人!火大的樊易气愤地冲回了厨房一把揪住那个还在大叫“抓贼”的胖厨师厉声问道:“说!刚刚打赢了的那个穿白衣服的人是谁?!不说老子一拳毙死了你!”看著一脸悲愤状的樊易,两眼发直、满头大汗的厨师们皆在心里暗暗叫苦——强盗!光天化日之下怎么会有这么凶悍的强盗!而且还抢到镖局来了!他说只要问一个人的名字有谁敢信啊!早有人偷偷地跑到武师房叫来了镖师……但拿来棒棍赶过来的镖师在看到樊易抓过桌上的铁筷,轻易地单手一合之下铁筷就变成了铁球时,通通呈石化状矗在了一旁……被他揪住衣领喘不过气来的厨师早已面若猪肝色,看到此情景后更是干脆地两眼一翻晕了过去,闻声从后面赶过来的总镖头强撑著出头后,一招之下便被他一脚撂倒,赶紧泣不成声地跪地哀求到:“英雄!我家上有老下有小,您大人有大量,只劫财不伤人的命吧……” 
 
“我呸!谁要打劫了,快说,刚刚那个在台上打赢了的白衣公子是谁?!再没有人回答得出老子的问题,我就一把火烧了你这个破镖局!——那个人你们应该知道的,就是所有人中最出众的那一个!告诉我他的名字!” 
 
“……” 
 
“我再问一次,没有人答我就真的烧了!”看著樊易手上举著的明晃晃的火把,一个刚刚在前厅奉茶的家仆咽了咽口水,紧张地确认道:“英雄……您真的只要问那个白衣公子的名字么?” 
 
“废话!” 
 
“我在上茶时听到的……那个人叫……袁……无涯……” 
 
“圆——无——牙!”嗯,果然不愧是自己一见钟情的人,名字也这么好听且上口!达到了目的的樊易高兴地把手里的火把一抛,兴奋地翻著筋斗往外冲边大喊道:“小圆圆,等著我,我很快说会来找你的~~” 
 
喊声久久地回荡在古老的城里…… 
 
剩下满屋的人面面相觑地看著那犹在地上“劈剥”作响燃烧的火把,几乎不敢相信那个武功行事都沁著古怪的强盗真的在问过了名字后就这么走了?! 
 
而此时的三百里外,坐在马背上的袁无涯没由来地觉得背上泛起了一阵恶寒,不由自主地打了两个冷颤…… 
 
※※※ 
 
“唉,要真能早点再见到那个人就好了……”一连过了好几天都得不到那个人的消息,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的樊易无聊地打了个大哈欠,支额坐在地上睹画思人。 
 
“帮……帮…帮帮……主……找到你说的那个人了!”一个小乞丐结结巴巴地大喊著冲进了破旧的大堂,樊易闻声一跃而起,拽著那个还没透过气来的小乞丐兴奋地确认道:“真的?他在哪?!” 
 
“根据我们发动了全城丐帮弟兄们查找的结果,这五天内,我们一共查了四千两百五十八家在城内的人家及大小客栈,其中姓袁的约有两百七十五家……然后再经过我们的筛选,长相比较符合条件的只剩下五家了……这几家的小姐分别是……” 
 
“我呸!谁说过他是女的了?!什么小姐,你们根本就没找到!”呜呜呜~他这五天的相思成灾兼泪海啊!本以为得到了一线希望,但结果却掉进了更深的失望深渊……樊易愈想愈伤心,干脆地坐到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呃……帮主……你的心上人……是个男的?!”看著地上伤心不已的樊易,这回轮到小乞丐愣住了…… 
 
“看什么看,没见我正在伤心吗?还不快去继续找!”火大地用一双凌厉的眼神扫过化石状态的小乞丐,樊易难受地捧著一颗破碎的心打算到街边王大麻子的汤丸铺去边吃汤圆边想他的小圆圆…… 
 
神迹!在他吃到第四个汤圆的时候,居然在大街对面看到了那个让他朝也思、暮也想的“圆无牙”! 
 
那个“他”还是一身潇洒的白衣,笑语晏晏地陪著身边一个身著鹅黄色丝衣的女子,牵著一匹与他衣服一样毫无杂色的白马一起并肩朝城外走去。 
 
“小……”猛然想起自己这样鲁莽有可能会吓著他,樊易赶紧囫囵吞下口中的汤圆、丢下两个铜板在摊子上后,一阵风似的蹑在那两人身后,打算先探出小圆圆的住处再开杯地米展下一步的追求工作。 
 
“袁大哥,今天的天气真好,难得你又有空陪我……”黄衣佳人巧笑倩兮地对著身边风华出众的白衣男子娇滴滴地说著。 
 
“哪里,有幸陪得小姐出游踏青,是袁某的福份。”袁无涯一笑答道。 
 
‘……真搞不懂,陪著那种无趣的美人有什么好开心的?嗯,看这个样子,他现在就敢给我出轨,那以后自己的麻烦不就大了?!’胡思乱想地跟在那两人身后,在城里的庙里烧了几炷香,再在庙外看了一台老掉牙的戏,樊易不耐烦地看著犹好脾气地陪著那个蹲在地上买著一些地摊上的小玩艺的大小姐的袁无涯,实在很想把那个看来平常根本就没出过门,此刻兴致勃勃四处游看的大小姐给打晕好让他们回家! 
 
“袁大哥,谢谢你陪我逛了一天。你也累了吧?我们回去吧!”就在樊易正打算把理想付诸于行动的时候,那个被袁无涯称为魏小姐的丫头片子居然很识趣地打算回家了! 
 
耶~耶!可以一探他家小圆圆的香闺了耶!兴奋过度的樊易在原地手舞足蹈了好一会儿,才在旁人诧异的眼光下一溜烟地跟上那对缓慢同行的男女。 
 
“袁大哥,这个荷包是我刚刚买的,觉得它跟你很配,所以给你当今天你陪我的谢礼吧。你要是嫌绣功粗糙了,赶门儿个我亲自绣一个给你……”微红著脸的魏小姐把一个浅碧色的荷包双手递给了袁无涯。 
 
 
‘不要接不要接不要接……’隐住身影跟在后面的樊易在心里大喊著,却沮丧地看著他的“小圆圆”含笑说道:“这几天我跟师傅都借住在府上叨扰了,陪陪魏小姐也是应该的嘛,区区小事何足言谢!” 
 
“袁大哥,这是小妹的一点心意,你不要……那是嫌粗糙了,那……我今晚回去就加工,亲自绣一个给你……” 
 
“……不敢劳烦小姐,袁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盯著袁无涯手上接过的那个刺眼的荷包,樊易恨不得能用目光把它绞成个十七八段的……看著袁无涯还体贴地为那位魏小姐叫来了轿子,樊易觉得自己满肚里的酸水都在咕嘟咕嘟冒泡! 
 
“小姐回来了!”不高兴归不高兴,樊易还是一路跟著他们回到了城西一个高门大户的人家里,看著门里迎出来的丫鬟仆从兴高采烈地把那两个神仙似的人物接了进去,樊易痴痴地在门口紧盯著袁无涯消失的背影,站了好一会儿,才垂头丧气地转身返回丐帮大堂。 
 
‘哼,为了一个不值五文钱的荷包笑成那样,会绣花有什么了不起呀!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绣给你嘛!怎么都不跟我商量呢……真是的……’一路上还在忿忿地想著那个刺心的荷包事件,一个人嘟嚷了半天的樊易这才发现——小圆圆根本还不知道世上有我这个人啊!对了,要快些跟他表白,那样他的小圆圆就不会招引那些狂蜂浪蝶了——对呀,开始我怎么没想到呢?!为自己的英明决定凌空翻了两个筋斗,樊易快乐地吹起了口哨赶回家去——当务之急是先写封文情并茂的情书给小圆圆是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