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雪止天晴(三)作者:鱼 (fish)

字体:[ ]

 
 
雪止天晴(三) by 鱼 (fish) 
 
 
 
 
 
文案: 
心意相通的瞬间,原是如此的幸福。 
但残雪还是残雪,祁沧骥也依旧是祁沧骥。 
「为什么?」 
「天真,我们这种人杀人从来不需要理由,不过死了几只蝼蚁罢了。」 
梦再美终归就只是个梦而已,修罗如果有了人心又怎么还能做恶鬼? 
杀手和捕头之间的现实鸿沟仍在。 
当年欧阳家灭门的真相竟是…… 
「我是双生子没错,可是那是初晴,是我唯一的妹妹!」 
「欧阳初晴是你妹妹没错,但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 
 
 
眼 叛了心 只想 见你 耳 背了心 只愿 听你  
却忘却了 叛心的代价 就是失去 自己 
叛心(一) 
「喔,这小子的功夫还不错,看样子光靠这些不重用的家伙是成不了事的,嘿嘿,好久没活动啦,妈的都快生,希望这小子挺久点儿,别老子没摸两下就又挂了」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下的自己人,血卫涎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怪笑,粗犷的面容上尽是兴奋的神色。 
「你这跟老二一样的毛病怎么又犯了?老二就是栽在这坏毛病上,再说整的缺鼻少眼的,让人看了都反胃,别浪费时间,记得还得再继续找那女人呢」高瘦的蒙面人沉下语声告诫着伙伴,打算在最短时间内送对手上路。 
「是,鸢哥儿,我的老大,唉」两道扬起了粗眉闻言塌了下来,血卫将满腹的怨气都化作怒吼,「你他妈的臭小子,算你八字生的巧,却坏了你老子的玩兴」 
吼声未些,血卫粗壮的躯体以与他体型毫不相称的速度急掠残雪面前,左右手自腰侧一探,分别抡起两颗巨大的链球飞击而出。 
「血……血卫大人!快退!」一声惊呼,原本围攻残雪的十来人迅速地退开,就怕那两颗石球会不长眼地敲上自己,哪怕只要稍微给擦上一下,不死也去掉了大半条命。 
「嘿……你们这些兔崽子,这回倒开眼的快」肆无忌惮地狂舞着手中巨链,血卫的一身怪力使得链球的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丈许内的范围满布球影,转眼将残雪的身影吞噬无踪。 
「爷!」扬起的砂石遮蔽了赫连魑魅追随残雪身影的目光,强烈的不安感深深地攫获了他的知觉。 
「老兄,先留心点自己吧,他们可没厚此薄彼,喏,你瞧,不少朋友想跟我们亲近呢」祁沧骥温言提醒着赫连魑魅,另一个看似头头的蒙面人领着残余的十多名手下横隔在他们与残雪之间,形成半弧的包围姿态。 
「魑魅,你想动动手脚我不反对,但拜托你别离开我十步的距离,残雪那你先别担心,那小子的本事你最解,我想他大概还不会自砸招牌,再说……吃点心前总得先把正餐解决才行」带着一脸安逸的笑容,祁沧骥仍不改开玩笑的语气。 
「……好」咬牙答应,赫连魑魅也看的出自己这方的压力不轻,再怎么着急残雪的安危,也得先突破眼前这层阻碍,从身后掏出双枪并合,赫连魑魅暗自将气劲在体内飞快地循绕了遍。 
「你们去拿下使枪的,要快!」巡了两眼,血鸢迅速对眼前两人做了判断,只手撤下盘在左肩上长鞭,他选择迎上这个带着危险笑容的玄衫男人。 
「老小子眼力倒不错,呵……」嘴里虽是说着称赞的话语,祁沧骥的眼神却泛着戏谑的笑意,双匕在右掌间恣意旋舞着,十分悠哉地漫步踱向血鸢。 
就在祁沧骥走了四五步后,血鸢静立的身形倏地俯向前冲,长鞭也随着激挥而出,两人的距离瞬息间被缩短,锐利的鞭尖眼看就要穿透祁沧骥的笑脸。 
即时地旋身偏移开,锐利的鞭尖仅穿过祁沧骥的残影,在血鸢鞭梢回卷他的颈子时,掌间的双匕适时地旋舞迎击,转眼间便与鞭影十五六次相击,挥击的尖锐声响在空旷的砾漠中显得特别突兀。 
「好鞭!只可惜遇上了我……」看着犹能在自己这双龙凤匕下完整的兵刃,祁沧骥的笑容变得深沉,同时原本黝黑的双匕也逐渐泛出诡异的红芒,匕锋切割大气的尖锐撕裂声也变成了沉啸声。 
心头猛地一凛,血鸢将劲道贯足鞭身,舍弃匕影容易拢护的胸腹要害,狠狠地抽向祁沧骥的双腿,人则是随着抽甩的力道腾空跃起。 
旋舞的匕首倏地止于掌中,祁沧骥合掌分匕前翻,顺着袭击的鞭势飞掠,就在头下脚上的瞬间,双臂急舞,与长鞭交击切划,紧接着足尖轻点鞭身,藉劲翻身纵回,左手凤匕也在此时激射而出,直透一名正举刀挥向赫连魑魅右臂死角的黑衣人背心,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顺畅漂亮,彷若早已练习了千百次。 
双方的交击只在须臾之间,每次接触都有一股劲道随着鞭身传来,一次比一次强,直将血鸢震的血气大乱,狼狈地自空中跌落。 
立地收鞭自卫,血鸢马上就发现长鞭的尾梢被整齐地切开了十几道裂口,犹如鱼鳞般片片掀起,差一丁点就寸寸断落,这样的结果比起俐落地一刀削落更叫血鸢脸上的神色泛青。 
趁着血鸢收势的空隙,祁沧骥人如抹轻烟般飘闪至赫连魑魅的战圈,右手龙匕倏转而过,圈起了层层耀眼的红芒,七八名黑衣汉子就捂着血涌的咽喉踉跄倒下,而在身形俯掠的同时也随手取回了钉在砂地上的另一把匕首。 
枪尖从一名黑衣人腹中拔出,赫连魑魅以枪身伫地喘着气,靠着祁沧骥的帮忙,原本包围他的十余名黑衣人只剩下了孤单的二个。 
「祁沧……你?!」扫视了眼站在原地抚胸低咳的血鸢,赫连魑魅才想开口询问祁沧骥战况,抬头却见到背对着血鸢的他面色竟是那般的惨白,唇边却依然挂着笑意。 
轻缓地摇了摇头,祁沧骥勉力压下胸口浮动的血气,为求速战速决,他才使出那式凌厉的攻招,拒击的时间虽短却十分地耗力,但无疑地,已有效地达到阻敌伤人的目的。 
「你,到底是谁?」沉哑的语声从血鸢口中字字吐出,胸口一阵阵闷灼的疼痛提醒着他眼前年轻人的武艺的超卓,却是为什么在之前的烟讯与情报中都没半分提及?这人到底是打哪山哪府冒出来的? 
「喂,魑魅老兄,只剩两个小角色……没问题吧」深吸了口气纳入丹田,祁沧骥兀自对赫连魑魅笑语着,苍白的脸色在几个呼吸间迅速地恢复了原状。 
「……」点点头,赫连魑魅却是以眼神相询着祁沧骥,虽然他的神色看来不若刚才的惨澹,但直觉上他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别担心……比老家伙好多了……你的轻身功夫不错对吧」轻松地对赫连魑魅眨了眨眼,祁沧骥犹记得上回追蹑着他找残雪时,那仿若飞鸿般灵巧的身形……走近赫连魑魅,祁沧骥藉着自己身形的掩蔽伸手自腰畔解下一枚古玉交给他,吃定了背后被他吓着的血鸢不会有勇气再次主动出击。 
「你现在身后的方向就是我方的本营,解决这两个后,拿着这个找钩子吴仁,让他明午前带『虎翼』到牛角坳接应我们」轻声交代着,却见赫连魑魅眼中满是否定的神色,祁沧骥伸手按向他的肩膀阻止他开口拒绝。 
「听我的,这两个老家伙虽然不简单,但我跟雪小子也没那么好吃,只是难保不会再有下批捡便宜的讨厌鬼,所以得先安排好下一步应对……别担心他,我会帮你看着,保证不会让他玩过头,嗯?」俏皮地向赫连魑魅眨着右眼保证,祁沧骥满溢着令人心安的笑容。 
「你自己多小心,重要的是顾好你的每根秀发,我可不想在累的半死之后还得再跟你那没良心的主子打一场」旁若无人般地开着玩笑,祁沧骥轻拍了拍赫连魑魅的肩头,然后潇洒地转身面向血鸢,毫不怀疑地确信赫连魑魅会照他的主意行事。 
沉默地看着祁沧骥离去的背影,赫连魑魅将手中的古玉仔细地纳入怀中藏妥,双手重新握紧枪身……相信他吧,相信这男人说的话语,如果他可以带给那个孤寂的身影一点温暖,那么自己是不会拒绝的,永远都不会有理由…… 
「老家伙,休息够了没?第二回合该上场了吧?」犹如谈论风月般的轻松自在,祁沧骥缓步走向血鸢,对于身后立即传来的惨嚎声感到满意,不愧是赫连魑魅,能跟在残雪身旁这么久,果然有两把刷子。 
「哼,就怕你这黄口小儿还没喘够!」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讥,他也不过四十许的年纪,竟然被人叫成老家伙?!血鸢就着星光细细打量着这个气度雍容的年轻人,思绪百转地猜测着对方的身分…… 
这小子伶牙俐齿的不说,生死相搏间的那份从容镇定更叫人动容,似乎这种阵仗场面对他不算什么,加上他那自信潇洒的笑容,一股让人服膺的气势油然而生,犹如一个天生的王者般……难不成这个叫初晴的护队里竟有着那边的皇亲国戚? 
「小子,你姓祁?」血鸢忍不住将冒出的念头化作问语。 
 
 
就只是 一个 温柔的眼神 一句 温煦的笑语 却这般容易 叫我 叛了心 
叛心(二) 
「老家伙,想套交情可不成喔」仍是一付叫人恨的牙痒痒的戏谑表情,祁沧骥并不回答血鸢的敏感问题,在听到身后赫连魑魅渐远的衣袂声后,更是再接再厉地吐出令人气绝的毒语「还是说想认小爷做你祖宗?乖,叫声爷就给糖吃唷」 
一如以往般应验着祁沧骥的自信,没人能在他的撩拨下继续不动如山,血鸢气的浑身发颤,天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气力才能阻止自己贸然冲上前去打歪那张笑脸。 
「不管你是谁,我都会叫你后悔生了这张嘴」扬鞭在空中厉声呼啸着,血鸢藉此平心静气,准备下一回合的交战,而就在此时『轰』的一声巨响,无数块碎石片夹着强劲如雨点般向两人袭来,挡在前方的血鸢更是首当其冲。 
异变突生,血鸢暂态决定先放弃眼前的大敌,不论血卫的石球是被对方击碎或是他自己运劲摧毁伤敌,能把他逼到这一步,就表示来人的难缠,看来这一夜他们是遇上硬点子了,该合力个个击破才是,免得不小心栽了跟头,血鸢趁着闪躲的的间隙疾速掠向血卫那头的战局。 
同样的念头也在祁沧骥的心中浮起,一丝仓皇不安的感觉陡然涌上心头,无奈两人间的距离原就差上了丈许,若是有个万一……强按下心头的慌急,祁沧骥再次深纳了口气,体内的真气倏地澎湃回圈着,迎着漫天飞石,身形附着急旋的匕影如流光般破石追上。 
面对着对手的怪力,残雪左闪右躲了好一阵,宽薄的流虹却始终切不进石球舞动形成的强劲气旋中,这种耗时拉锯的打法叫残雪万分不耐,索性凝劲力贯流虹,硬碰硬地直穿这碍眼的石球。 
石球崩碎的刹那,强大的力道也透过流虹反袭残雪,尽管他已十分迅捷地顺势卸劲,却仍是被震的胸口气血一滞,而数不清的碎石已迎面呼啸而来。 
凝气沈身,银瀑再起,耀眼的银芒将碎石全化作了绵绵细粉,然而当残雪因气力不继敛起银芒时,血鸢的鞭稍已在血卫的怒吼声中抽向后背,另一颗急抡的石球也同时被血卫脱手向他胸腹间袭到。 
该闪吗?还是……一种烧灼的刺痛感随着呼吸自胸口蔓延开来,残雪面上遮覆的巾纱已随劲风卷落,血染的红唇在星夜下更显鲜艳动人。 
哼……想要我的命,代价可是很高的,一块向阎王应卯吧……笑容自唇角渲染开,邪美的令人目眩神迷,残雪不顾受创的肺腑硬是强提真气,准备再次以流虹织成光球,绞碎前后分袭的敌人。 
就在这瞬间,一道黑影刻不容缓地填补了残雪身后的空隙,没看清黑影的动作,偌大的石球却诡异地被荡了开来,从残雪身旁错身飞坠而落,而同时黑影却随着一声闷响撞向残雪背后。 
残雪本能地向前倾身卸除着力道,织带同时卷住了身后撞击的物体,而在缓了口气后左手银芒也随之猝起,袭向面前骤失兵刃的血卫。 
「哇!」一声痛呼,一截粗壮的手臂应声坠地,血卫咬牙捂着左手断臂处,鲜血滴滴答答地濡湿了一地,后头的血鸢一落地急忙向前为他点穴止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