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的男人 作者:冰蓝水晶

字体:[ ]

 
 
1 独存
 
  这一切发生在一夜之内。
  一夜之间。太迅速了!
  我甚至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命运就彻底地改变了!
  几天之前,我是名副其实的名门公子,是这个世界上六大贵族之一——堂堂“尹”家的三少爷。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但我没有弟弟和妹妹。于是,所有的人都疼着我,宝贝着我。我像是一朵被捧在手心里的娇艳的花朵一样,无忧无虑地成长着。
  每个人看见我,都会称赞说:“芍儿真是漂亮,长大后一定是个美男子。”
  于是我总是会灿烂地笑起来,仿佛空气里像是突然罐了蜜汁一样甜美。
  我知道我应该是个漂亮的孩子。
  因为我有着高贵而优良的血统:我父亲是当今世界上赫赫有名的“大学士”,风华绝代,有着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大气;而我的母亲,则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之一——“灵水公主”,她有着世间最温柔明亮的眼睛,有着世间美得令精灵也哀怨的头发,她的笑,倾国倾城。
  而我,正不断地汲取他们的菁华,以惊人的速度惊艳起来,甚至快要超过我的两个已经成年的哥哥了。
  我的父亲爱我,我的母亲也爱我。
  他们允许我做任何我喜欢做的事情:读书、打猎、下棋、赏花……
  只有一件事是我不能做的——那就是习武。我不晓得为什么父亲对于我习武是那么反感,反感到有一次我偷偷地跟着哥哥学习舞剑,结果被父亲发现了,他狠狠地扇了我两个耳光,把我扇得登时跌倒在地,要不是哥哥拦着,他一定还要一脚踹上来。
  不过我知道他不让我习武一定是爱我。
  所以我无忧无虑。
  每天晚上,我都会做着蝴蝶般彩色而透明的梦,梦到自己的将来姹紫嫣红。
  而现在……
  我像是一个鬼一样跪在硬邦邦的白色大理石上!
  我身上的衣服,像是一块半湿不干的脏抹布,破破烂烂……我的身体又臭又脏,像是千年没有洗过澡一样——这是我最讨厌的味道,我最难以忍受的就是不爱干净的人了!而我的头发上,还粘着已经馊掉的米饭和菜叶,那是一天前我任性地推开饭菜后被两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毒打间,一头撞在碗里的后果。
  不!我现在是连鬼都不如!
  鬼都是自由的,可以随心所欲地飘飘荡荡。而我呢?连一丝自由的气息都闻不到——手上、脚上全都是沉重而锈迹斑斑的镣铐,镣铐磨过的地方,全都是血泡。血泡碎了流出脓血,沿着皮肤惊心动魄地流淌着。
  我的周围,跪满了我熟悉的人……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两个哥哥、我的只比我大一岁的姐姐、我的姑妈、我的二叔三叔,我的书童……
  我的父亲身上除了镣铐还有绳子。他的身上全是用刑过后的红,触目惊心,看得我眼睛都生疼。他笔直地跪着,眼里满是忧愁……
  我的母亲一夜之间便憔悴了。她原来就是一个水做的女人,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折磨。她现在紧紧地靠着我的父亲,然而如水的眼神却平淡而清澈……
  我的奶奶,一直一直在抹眼泪,她整个人瘦小地像一片干枯的树叶,动一动就会倒下的样子,可是她也必须跪着……
  整个大堂,甚至比我家的大堂还要漂亮、还要精致。银白的大理石地面、银白的雕花石柱,灯光打在上面青莹流光,跟宫殿都有得媲美一番了!
  可是,这里是哪里?
  我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是不是这里就是我的地狱,我是不是一定会在这里下地狱?
  我浑身都是冷汗,目光涣散,手抖得也厉害。
  我到底犯了什么罪?
  为什么那天我进入梦乡的时候一切都还是好好的样子,可是再睁眼的时候世界就完全乱了?为什么瞬间我会变得一无所有,变得如此不堪如此狼狈?
  而我,像个傻瓜一样,却连原因都不知道!
  我一直低着头看着地下,地下白色磨光的大理石像是白色的魔鬼一样把我的心一直踩在谷底。
  我偷偷地抬头看过一眼。
  在我正前方10米远的银白色台阶上,一位雪衣少年冷漠淡然地坐定在水晶雕制而成的王座上,他的眼角有一枚樱花,淡而雅丽。而他的身旁,还一左一右分别站着两个护卫模样的年轻男子。
  我看得很匆忙,可是我可以很肯定:这个雪衣少年长得很美。我目光触及到他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漫天樱花飞舞般眩目的感觉。
  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这个雪衣少年是谁。
  可是我唯一知道的是我恨他,我恨不得将他碎成千块万块,然后在一块块烧成灰!
  是他摧毁了我们全家!一定是那个少年下的命令,才让我们堂堂“尹”家现在连鬼都不如!
  我恨他!!!
  “尹若然,背叛可是一条很严重的罪呢!”
  我听见有人说话,声音是来自前方,似乎是站在右边的男子开的口,一种近乎戏谀且讽刺的口吻悠悠地飘在空气里。
  我身体颤了颤。
  我用余光看见我的父亲惊恐地张了张眼。他沉默了片刻,然后沉下了声:“对不起,什么背叛,我听不懂。”他说,他的声音一夜间变得沙哑,有一种不稳定的感觉。说话的时候,他的身上有一道鲜血淌了下来。
  之前说话的人轻蔑地笑了。
  “哦?是吗?你不明白?那么我不如换个名称称呼你吧。世间闻名的“柳叶杀手”,双犀宫前任左护法,尹卓?”
  那男人邪得彻骨的声音顿时像一根银针直插进我的脑髓!
  我的父亲就是……是……柳叶杀手?
  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
  柳叶杀手,这个名字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听别人提起过了,那人是世上第一大魔教“双犀宫”的左护法,以一招极为漂亮的“柳叶穿心”显赫江湖,他杀人不眨眼,据说还没有见到过他的真实面目。可是……传闻那个柳叶杀手在20年前就已经在一场江湖大战中葬身火海了……
  而我的父亲,从来都不曾使用过武功啊!
  我望向父亲,我看见他的脸刹时变得死灰白,浑身都僵直起来,可是他的嘴角却像是勾起了一种很可悲的笑容,是笑容。
  我浑身一个冷颤,突然觉得天塌下来了。
  等一下……柳叶杀手是魔教双犀宫的左护法!
  那么……我所认识的爱戴的父亲是……是魔教的人!!!我们堂堂六大贵族之一的“尹”家居然是魔教的人!!!
  而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双犀宫!!!
  “你们怎么发现的……?”我父亲问,双眼慢慢低垂下去,我想他早就知道被带到这里的原因了,只是现在才完全的崩溃了。
  “尹若然,你隐藏的真的很好。要不,我们也不会在20年之后才发现这个秘密啊。这20年里,你过得很好吧~~”那个男人调侃似地放肆地笑了起来。
  笑声像是带着无尽的讽刺,一阵一阵如波浪袭来,我突然冷得直抖。
  “够了,地雪。”一个很冷艳的声音传来。
  于是那邪得发荒的笑声便马上止住了,那人很恭敬地回答到:“是,宫主。”
  那个冰冷的声音来自王座上那个雪衣少年。原来那个长得很美的樱花似的少年就是双犀宫的宫主。
  我不由得抬起头,看见那雪衣少年淡然的笑容像一片樱花般飘过。
  “既然你都承认了,祸连全族,这是双犀宫的规则,你应该知道的。”他的口吻如此轻描淡写,像一片羽毛飘过,仿佛说杀人就像是拂去衣裳上的灰尘般轻松。
  我跪在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被宣判死刑是这样的感觉吗?我突然怕得一点力气都没有,支撑着的手不断打颤。
  我只看见他似乎衣袖轻晃。
  “等一下。”我父亲突然说话了,带着深深的悲哀。
  “什么?”
  “请问宫主,一块特赦牌是不是可以免一个人的死罪?”
  那雪衣少年的手停了下来,他冷冷地答道:“是的,宫里有这样的规定。”
  “那就好,老宫主曾经给过我一块特赦牌,我现在想用我身上的特赦牌请求宫主饶一个人。”我父亲突然有种几近哀求的沧桑。
  “那么你想我留下哪个人?”他淡定地问。
  “小儿尹芍。他只是个娇弱的孩子,这一切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突然之间就哭了,听到我名字的一刹那,我发现自己情愿死掉。
  我父亲问:“宫主,可以吗?”
  “好,我留下他。”他漠然地回答。
  “不!我不要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留在这个世界上,我要跟你们一起走,我不娇弱,我要和你们在一起……”我哭着嚷了起来,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我那么的依恋我的家人,死很可怕,可是我现在情愿死掉也不想和家人分开。
  “住口!”
  这一记吼是我父亲吼的,也是他最后对我发的脾气,他转向我,语气又变得温柔,“芍儿,你是我们家唯一的生命了,我们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接下来的路,你要一个人自己走。对不起……”
  我的眼泪啪啪地掉了下来,落在银白色的大理石上变得冰冷。
  多年以后,我一直很后悔我那时没有再好好地看一眼我的家人,我视线模糊的时候,他们却都永远的离开了我。
  就在我眨眼之间。他们全部都倒下了,除了我,全部都倒下了,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哥哥姐姐,我的奶奶……我的所有爱人……
  他们的颈上,全都插着一枚小小的粉白色樱花花瓣。
  我看着眼前突然逝去的家人,那一刹那像是我的整个世界都毁灭了。
  “来人,把所有的尸体都抬出去。”我听见那少年的冷淡的声音依然平淡无波,随后大厅两边穿着黑色素衣的人就过来搬运尸体了。
  我突然就抬起了头,我的眼睛充满泪花,充满愤怒。我知道是他杀的人,我怎么也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无情的人!杀人就像走路一样轻松。
  “我要杀了你!”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冲口说出了这句话,我脑海里有的都只有恨。
  那雪衣少年已经从透明的水晶王座上翩翩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听见我带着哭腔的吼声,于是站定回过头来瞟了我一眼:“哦?你确信杀得了我?”那不温不火的口吻让我浑身的血液都急剧起来。
  “我要杀了你!替我家人报仇。”我咬着牙,又说了一遍。
  那个貌似叫地雪的护法立刻邪邪地笑了出来,“小兄弟,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你父亲好不容易才留下你这么一条根,不要那么快寻死啊,很可怜的呢。”
  “地雪。”那雪衣少年轻喝一声,于是地雪就乖乖地不说话了。
  那少年转过身来对着我,眉角的樱花微扬,“好,我给你一次机会杀我。”
  他的语气淡如水。
  我惊住,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他伸手抽出地雪身上佩带的剑,冷冷地丢在我的面前,正好将我脚上的铁链砍断:“来杀我吧。”
  全身愤怒的鲜血涌起,我一把抓起剑,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就猛然往他站定的地方冲,我要报仇!我一定要为我家人报仇!
  可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