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后宫飞天 作者:蝙蝠

字体:[ ]

 
 
后宫飞天 by 蝙蝠 
 
文案:
 
  我怎样才能让你比我更痛,比我更痛百倍、千倍?可是即使这样,也偿还不了我这九生九世积聚的仇恨!
 
  十生十世的情缘牵系,这……是最后一次的机会了,恨?爱?早就分不清了,他……放不开也舍不了。
 
  不论前九世有多少爱憎,这一生带著前世记忆、身为九皇子龙鹫的他,与身为人皇、让孟婆汤洗去前尘的龙鹏之间,是否能在最后一次机会里,得到幸福?
 
  “我不爱她。”龙鹫回视他的眼睛,瞳仁里满是阴沉的恨意,“我爱过九生九世的人不是她,是另外一个人,那个人……”
 
  龙鹏的手指增加了力气,似乎要捏碎他的下巴:“是谁!”
 
  “……你。”
 
  龙鹏一愣,手指忘记了用力,竟就那样僵在了半空。
 
  “我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在乎,只为了和你在一起。可是你背叛我,一次又一次……”…… 
 
 
 
 
 
 
楔子
 
--------------------------------------------------------------------------------
  我是一个冤魂,正被锁在层层的勾魂锁中,等待着十殿阎罗对我的审判。
 
  阎王翻着生死簿,忽然让小鬼将我从勾魂锁里放了出来。
 
  他说勾魂司把人拿错了,我本不该那么早死。
 
  所以我可以许下一个来生的愿望,做为我今生的补偿。
 
  他问我,我想要什么。
 
  我说,我不想再爱他了,让月老把我脚上的红线剪断了吧。
 
  他很吃惊,也很为难,他说,这不是阎罗殿能够干涉的事,他不能作主。
 
  既然如此,那就请允了我吧,我不想喝那转生桥上的孟婆汤。
 
  阎王怜悯地看着我,说,痴儿啊,难道不能忘了吗?前生是前生的命,又为何要带到后世去折磨自己?
 
  我问,不行吗?
 
  阎王叹气,说,可以,但依天条,你在后世永远不能对任何人说出前生的经历,这样你也要吗?
 
  我说,是的。
 
  我说,让我转世吧。
 
  转生桥上,我看着被轻烟笼罩的黑色碧波,纵身跃下。
 
  我不会再忘了你以前对我做过什么事了。
 
  我将带着对你所有的恨意到来生去。
 
  你准备好了吗?
 
  我来了……
 
  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1章
 
--------------------------------------------------------------------------------
  盛世皇朝,皇宫。
 
  当今的圣上正心神不宁地坐在御书房内,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去,一会儿原地打转,焦躁得一刻也不能静。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有嫔妃待产了,可是这一次不同,是他最宠爱的辕贵妃!如果她这次能生下皇子的话,他就可以找借口将当今的皇后废去,让她当皇后了!
 
  人都说男子薄情,皇帝更甚,可他不这么认为。他只是对自己不爱的女人薄情寡义,对自己所爱着的女人却用情至深而已。
 
  外面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还没见到人就听有人高声禀唱:“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生了!生了!!是个皇子!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皇帝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等不到禀报的人进来就大步走了出去,那些人见他出来,均分列两旁跪了下来,口中依然继续禀唱:“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贵妃的永华殿中,宫女和稳婆们远远见到皇帝大步急行而来的身影,都跪了下去,也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天佑盛世,喜得龙子!”
 
  他看也不看地便直接冲入内殿,辕贵妃正抱着一个初生的婴儿斜躺在榻上,喜不自胜地欣赏着襁褓外露出的小脸。
 
  “皇上!”见他进来,她娇嗔地叫了一声。
 
  他兴奋地走来,小心地从她怀中抱起孩子:“是皇儿……是皇儿!哈哈哈哈哈……”他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小嫩脸,为那上面极其精致美丽的五官而欣喜不已,“爱妃辛苦了!你想要什么赏赐?朕都答应你!”
 
  “皇上!”辕贵妃用慵懒娇憨的声音嗔怪道,“您答应过臣妾的……”
 
  “哈哈哈哈……皇后之位嘛!这有何难!不用几天朕就废了她!”就好像是第一次见到与自己血肉有关的东西一样,他仔细地观察着孩子,左右端详一阵,有些纳罕道,“奇怪了,这孩子怎么一直都不张眼?”
 
  一边的稳婆笑道:“启禀皇上,初生的孩子都是爱睡的,等他睡醒了,自然就张开眼了。”
 
  “哈哈哈……对对对!朕都忘了!哈哈哈哈……”
 
  似乎是听到了稳婆的话,那孩子的眼皮微微抖了抖,长长的睫毛扇子一样上下扑动几下,眼睛缓缓地张开了。
 
  皇帝的笑容忽然凝固在脸上。
 
  多么漂亮的眼睛!仿佛是夜幕和星辰在无意中降下凡间落在了那一双瞳仁中似的,有璀璨的光点在两片黑琉璃的底色上闪闪烁烁,勾人心魄地美丽。但是让皇帝笑不出来的不是那双眼睛的美丽,而是从那里面射出的目光。
 
  那是多么冰冷而恐怖的目光,即使只是看着就觉得好像身体会被冻僵,黑琉璃上结了冰,所以闪烁出那些璀璨光点的根本不是什么流转的光华,而是冰海的精魄。皇帝不敢再看下去,但是眼睛却无法移动,他的目光被冰魄吸引住了,冻住了。他看见孩子的眼睛里钻出一个虚幻的雾状人体,形状微微地变化着,散开又合拢。他觉得那个雾状人体在仔细地看着自己,那是被人傲然审视的感觉,在他此生,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看他。
 
  ——不是……你……——
 
  皇帝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这么说,然后那双美丽又可怕的眼睛就闭上了,雾状的人体也在孩子闭上眼睛的同时消失散去。
 
  皇帝背后出了一层冷汗,有微风吹过,他竟冷得发抖。
 
  “妖物……妖物!”
 
  蓦地,他举起了孩子就准备往地上摔,辕贵妃大惊,不顾身体便想伸手去接,然而生产后体力未复,她从床上滑了下来,扑倒在地上。
 
  “皇上!你要干什么呀皇上!”
 
  这天地之别的变化令宫女和稳婆们都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仿佛突然想起一般慌张跪下。
 
  “皇上息怒!”
 
  “这是妖物!这孩子是妖物!”皇帝声嘶力竭地反复说着这句话,“这是凶兆!若不杀了他,盛世皇朝必亡!”
 
  “皇上!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呀!他是您的儿子呀!皇上!”辕贵妃死死抓住他的裤脚,号哭起来,“臣妾可以用性命担保,这孩子绝对不是妖物!皇上!您怎么了!您醒一醒啊!”
 
  皇帝愣了一下,慢慢地放低新生的皇子,看着他此时睡得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两样的小脸,犹豫一下,忽然将他甩到了辕贵妃的怀里。
 
  “此子……皇九子,赐名龙鹫……封慑王……”顿了许久,他看着她焦急期盼的目光,放柔了声音,“爱妃,废后的事情就先不急,嗯?”
 
  一甩手,他转身走了出去。留下永华殿中愕然的众人,辕贵妃看看孩子,再看看皇帝冷然的背影,忽然把孩子往稳婆手里一扔,尖声号啕起来。
 
  十三年后的某一天,举国上下一片欢腾。因为今日正好是皇帝第一位皇子出生后的第二十年,同时也是举行太子册封大典的日子。
 
  大皇子是皇后所生,既是嫡出又是长子,本应在出生当时便立为太子,但皇帝却始终没有提过这件事,只是封了他为乐王。后来他最宠爱的辕贵妃产下皇子,大家以为这次他必然会将其立为太子了,没想他依然没有提过这事,仅仅封了那孩子为慑王,之后,听说辕贵妃也被冷落,只是她由于产下了皇子,所以才得以继续留在永华殿而没有被送入冷宫。
 
  虽然“举国欢腾”,但其实京官们都心里有数,皇帝不行了。也就是因为他重病缠身,御医们回天乏术,所以才会在这时册立太子,否则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毕竟皇帝的最爱常常都在变,因此太子的人选也便成了他左右为难的痛苦选择。
 
  皇帝最终选择的太子还是大皇子。当时他已经说不出话,只是打手势让人把除了九皇子之外的十八个儿子全部叫到床前,眼神在儿子们身上扫过来扫过去,最终,将干瘦的手指指向了最前面的大儿子。
 
  皇帝病情严重,却不能通报全国,因此册封大典只能将皇帝的龙座虚悬,皇后坐在空空的龙椅右首,欢喜地等待着自己的儿子被册封为皇帝候选人的纪念性时刻。
 
  吉时到,鼓乐齐鸣,大皇子在文武百官的注视下缓缓自玉石雕龙台阶走上,向龙椅跪下,一位大臣展开诏书,大声念讼起来。
 
  永华殿。
 
  这里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过阳光,殿内飘散着一股隐隐约约的发霉味道,不是东西的霉味,而是人,人的心长出了霉。
 
  辕贵妃呆呆地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映照出来的那个苍白而美丽的妇人。她忽然对自己笑了一下,是那种非常妖媚的笑,如果现在有一个男人看见了她这种表情的话,一定会被她迷得失魂落魄的。她就是用这种笑迷走了君王当初的心,得以在后宫之中耀武扬威达五年之久,但是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呢?皇帝忽然就厌恶她了,再也没有到她的永华殿来过。
 
  她笑了,又哭起来,一把将梳妆台上的东西统统拨到了地上去,各种梳妆的用具在地上弹跳着,发出杂乱的磅啷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