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玉面魑心 作者:姬子

字体:[ ]

 
第一章
 
 
  大雪纷飞。
 
  一行人走到这里不得不将马停了下来。
 
  路面上此时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让原本就崎岖山路变得更加难走了。早已干枯的树枝此时被积雪压得很低,突然「喀」的一声响起,连树枝也就此折断了。
 
  雪花仍然不断密集地抖落著,眼前四周全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空旷的山林里除了雪落下时那微弱的声音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寂静得有些可怕。
 
  打断这阵寂静的是一阵踩著雪的脚步声。一个人匆忙地从山路的另一端跑了过来,还来不及喘气,就直接走到一位穿著淡绿色衣服的男子面前,神态急切的汇报著他刚才下山探查到的情况。
 
  绿衣男子坐在马背上,听了一会,原来沉稳得没有一丝表情的俊脸上,突然有些变色,他拉著僵绳下马,然后对那个人吩咐道:
 
  「我知道了,你们先在这里等著,我去请王爷决定。」
 
  他缓步走到一棵千年古树下面,古树下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正背对他向著山崖的对面,动也不动地望过去。
 
  「王爷,月龙已经回来了。」他说道。
 
  「哦?」被叫作王爷的那人回过了头,高挑的浓眉下是一双漆黑得看不到底处的眼睛,薄而柔软的唇边挂著一丝淡淡的冷静微笑。唐炎慈轻轻地拂去了落在裘皮披风上的雪,仍然淡笑著,「你的样子看来有些不妙,琥珀。」
 
  「嗯。」琥珀点了点头,「可以通行的两条路,我都已经找人探过了,一条是官道,因为泥石塌落而且积雪太深,被堵住暂时无法行走,另一条是连通两边山崖的一座索桥,不巧也正好断了,据月龙所说,索桥是从中而断的。」
 
  琥珀皱著眉继续说著,「若是现在清理官道,起码也需要两天的时间,而这雪看来一时是不会停止,更何况据我观察,今天晚上极可能会有暴风雪。」
 
  他们这次的行踪比较保密,为了不太张扬,所以只带了几个亲信在身边,没想到却在这个时候,因为人手不足而遇到麻烦。
 
  「只是这样?」唐炎慈深遂的黑眸向琥珀看了去。尽管脸上的笑容温和得连这天地之间的雪也可以融去,可是琥珀却觉得他的眼睛里连半点笑意也没有。
 
  所谓笑里藏刀的人……大概可以在他的身上诠释到极致了。
 
  「当然不是。」琥珀轻叹一声,然后说道,「月龙说他从索桥那里回来时,竟然遇到了安世清的手下。」
 
  「安世清?」
 
  「刚开始月龙不知道对方是安世清的人,只道还是这里的山民,所以上前询问些情况,结果却被认了出来。安世清本人现在也正在这里的不远处的一个山庄之中,同样也是因为这场大雪而困在此地。他知道王爷的下落后,便盛邀王爷前去山庄暂避一阵子。月龙不敢擅作主张,所以才急著赶回来听候王爷的安排。」
 
  「你是怎么想的呢?琥珀。」唐炎慈淡淡地问他。
 
  「月龙无论是在圣京或是出使别国时,都一直追随在王爷身后,有人会认得他这并不奇怪。而且……我们今次出使罗国本是机密,安世清应该不会知道才对。」他的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在顿了顿之后又说,「可是刚好道路被堵住了,刚好索桥断了,刚好安世清也在这附近的山庄里。这么多的刚好让人不去怀疑也很难。」
 
  与琥珀如临大敌般的紧张完全相反,唐炎慈的脸上仍旧没有丝毫变色,只在心中勾勒出了事情的一些轮廓。
 
  父皇驾崩之后,三位皇子个个虽然都是人中之龙,不但相貌出众,才干手段也是各有所长,绝非常人所能及。不过麻烦的是,三个人里却没有一个对皇位感兴趣。结果经过一番激烈的你推我挡之后,最终因为大皇子唐煜阳比其他两个早生了两年,所以才不得不被迫挤上了皇位。
 
  登基那日,唐煜阳铁青著一张脸坐在龙椅上,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可是在别人眼中却自是别有一番威严,众臣百官看了无不尊拜。
 
  天知道他在头一天晚上还跟另两个皇子在皇宫后院里,将这个皇位当作皮球一般踢来踢去,甚至还差点大打出手。坐上这个位置他的感觉只有——不爽。除了不爽还是不爽。
 
  而唐炎慈看著唐煜阳高挑著一对剑眉,一副极度不耐烦的模样,听著一个老家伙哆嗦个不停,生性狂傲的他能够忍到这种地步也称得上奇迹了。看著看著,他是第一次笑得那么轻松自然,不但是眼睛,连眉毛里饱含著笑意,开心得不得了。
 
  当朝不过初定天下仅仅十余年,很多的地方势力仍然处于极不稳定的状况。当年一起随同父王争夺天下的两位老将,在定得天下之后均被封作了地方藩王,拥有自己的土地与兵权。如今两位藩王其中封作南安王的,其中一个经已去世,而另一个,就是北平王安世清了。
 
  南安王去世之后,土地与兵权通通被唐煜阳收回,南安王的后代也全被调回圣京安置。如此一来,原本就不将新皇放在眼里的安世清,也开始担心自己的爵位被收回,近几年暗自调动兵队,还招揽了不少江湖人士,已有蠢蠢欲动之势。
 
  皇兄虽然对安世清的所作所为早有耳闻,只是在他真的有所动作之前,却又一直抽不出空来处置。说穿了,那家伙根本就没有把姓安的当回事。
 
  还没去找他,没想到他竟然会主动先找上自己。
 
  唐炎慈笑了笑,有趣。
 
  「王爷……」琥珀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顿了顿后又说,「我们此次出使罗国本来一切都是秘密行事,可是他却处处算在我们前面,快了一步,可见是有备而来,我们当然小心为妙。」
 
  虽然明知道他听过后会是一脸等著要看好戏的表情,琥珀还是忍不住要提醒他。
 
  「即使勉强清理了官道能够下山,若是从水路回圣京,现在江里想必已经结冰,可若是从道路回圣京,这几百里内都是安世清的地盘,而且都是山路居多。要是他真的有什么动作,这一路上恐怕也是凶险万分。更何况……我们又怎么躲过今晚的暴风雪呢?」
 
  「你爱操心的毛病还是没改啊……」唐炎慈突然这么说,显然刚才琥珀说了那么一大通之后,丝毫没有影响到他。
 
  「保护王爷的安危是我的使命。」琥珀下意识地将手伸向自己的佩剑,表情出奇的认真。尽管这句话已经从嘴里说过了无数次,可每一次他仍然如同看待誓言一般认真。
 
  唐炎慈转过了身面对著断崖,这是一处绝壁,与对面的一座山崖隔得并不算远,恰好也是同样是如同被刀斧齐齐削掉般的笔直。在这冰天雪地的世界里看来,别有一份壮观的味道。
 
  「我问你。」唐炎慈缓缓开口,「安世清算得出来,今年的雪会比往早都要来得早吗?」
 
  「这个……」琥珀一阵犹豫。
 
  他们从罗国回来之前就是因为耽误了行程所以才选择走山路,这样便可以在江水结冰之前赶回圣京,却没料到今年的雪来得如此之早。
 
  「这个世上谁都有算计不到的事,不是吗?」唐炎慈淡然一笑,「而且琥珀你不觉得事情真的很有趣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琥珀看到唐炎慈微笑起来的时候,心里莫名打了个寒颠,有点发凉的感觉。
 
  「属下知道王爷的意思了。」他低头说道。
 
  他们被困在这荒山雪地里毕竟是事实。
 
  这也是眼前唯一可行的一条路。
 
  **bbs.4yt.net** **bbs.4yt.net** **bbs.4yt.net**
 
  安世清的手下还在索桥处等候,张月龙则奉命再次前去与他们碰面。回来之后,身后跟来了好几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穿著白衣的少年。不止是衣服而已,连他的皮肤也同样显得异常地苍白,看起来非常纤瘦。长及腰的黑发很随意地扎作一束,发丝轻柔,在阵阵风里抖动著。
 
  他缓缓地朝唐炎慈走了过来,待他走近时,唐炎慈看著他的脸时不由一愣,以他的阅人无数,还是要承认眼前这个少年确实漂亮得有些不真实。
 
  纯白的丝质长衫里是那纤瘦修长的身体,肩膀略显得过于削瘦。如同精雕细琢出来般完美的五官,平静深幽的星眸,包围著的浓密睫毛,俏挺的鼻梁,嘴唇诱惑地柔软。整个人透露出一种强烈中性的感觉。
 
  不属于男人或女人,而是介于其中的那种飘忽冷淡的气质。
 
  连同他脸上的表情,也都像这漫天的雪一样冰冷。
 
  他一直走到了唐炎慈的面前,然后定定地站著。这时唐炎慈才发现眼前这个少年的身高竟与自己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大家都沉默了一阵,只是琥珀在一旁皱紧眉头强忍著不悦,要知道他就算是安世清的手下也不过是个下人,见了王爷却不行礼下跪,这也实在太目中无人了!
 
  「名字?」唐炎慈倒一点也不觉得生气,只是继续看著他问,似乎有些感兴趣的样子。
 
  「上官影月。」少年回答道,声音清澈柔软。然后已经转过身去,面无表情地说,「请王爷随我来,没有人带路的话,是不容易找到雪落山庄的。」
 
  雪落山庄吗?
 
  唐炎慈淡然一笑,跟了上去。琥珀则紧随其后。
 
  狭窄的小道围绕著山峰盘旋而上,越到高处越显得崎岖陡峭,道路上已经完全被雪覆盖,风大得令人几乎站立不稳,雪花在狂风之中不断舞动,一阵阵地冷得刺骨。饶是琥珀自小便开始习武,现在也被冷得有些吃不消。
 
  那个叫作上官影月的少年仍然走在前端带路,如此单薄细瘦的身体上,却只穿了件薄薄的长衫,风吹来将他的衣服紧贴在身上,衣角随著风向舞动著,仿佛在下一刻就要被吹走似的纤瘦。
 
  他的脚步还是那么如猫一般的轻柔缓慢,一直保持著不急不徐地走在众人的前面。
 
  一路的荒凉,直到接近山顶时才渐渐地有些起色,路旁多了不少的树木,偶尔些许梅花夹在其中,或黄或粉的点缀著,为这遍野的茫白增添了几分颜色。
 
  上官影月接著很快便带著众人走进了一片很大的斑竹林之中,不明白为什么,一走进来的时候就突然感觉不再那么的冷了,连风也小了很多。林子之中寂静得异常,不知是不是因为天气太过于寒冷,所以鸟儿们都躲了起来的关系,偌大的竹林里连一丁点声音也没有。
 
  通常斑竹都比较的细,而这里的竹却都长得异常粗大,较大的几乎有水桶口那么粗的茎杆,出奇茂盛地生长著枝叶,浓密得连天空都快要挡住,所以竹林内的光线也显得特别的低暗阴沈。
 
  走在脚下满地都是已经枯萎的竹叶,厚厚的铺了好几层。踩上去感觉很软。隐隐透出莫名的诡异气氛。
 
  没一会儿便已经走出了竹林,刚才还觉得大得可怕林子,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走到了尽头。这时候站在林外只一眼便可以看见不远处的一座庄园。从外面看去庄园的大门已经显得有些稍微陈旧,浅灰色的青石砖,没有讲究章法地堆砌成半弧的形状,墙头的缝隙里露出了一点被白雪覆盖住的苔草,与庄园的外表和谐地显露出了时间走过的痕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