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花果 作者:jumpvoice

字体:[ ]

 
序无花果(父子)BY:jumpvoice  
 
“啊------”  
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听说她是那个男人最宠爱的.  
“陛下--------您怎么了?没有事吧?”  
假惺惺的宫廷侍者,可是我刚看到他从旁边的草丛里像狗一样地钻出来,然后有献媚地到那个男人身边去了.  
“陛下,您没事吧,我立刻去查是谁指使的!” 
 
这个不认识,但看上去比其他几个顺眼多了,可是他好象对那个男人很忠心,所以我也讨厌他.  
那个男人,手上沾满了血,是那个暗杀者的,就在暗杀者将要把剑刺入他的胸膛时,他将他的手--没有任何武器的手活生生地推入了他的心脏,冷冷地看着暗杀者缓缓倒下,然后阴昧的笑了.  
多么恐怖,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况,周围的人都在忙乱着,而那个主角却站在那里,好象什么都与自己无关似的,浑身是血,冷冷地笑着---这时,他向这里望了一眼,眼中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我浑身抖了一下,但这样却使我对这个男人的愤怒一下子沸腾了,我狠狠地回瞪他,用我的眼神,我告诉他---我恨你,我的----父皇!
 
1  
 
浑浑噩噩地,我回到了我地住所------冷宫,这里有我的母亲和我。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好笑  
,我是大皇子———那个男人的第一个儿子。  
未经情欲的14岁太子的年少轻狂,16岁的无辜宫女,便有了我。母亲说开始的时候他对她  
是百般宠爱的,因为她是他的地一个女人(我不懂,母亲说我太小,以后,会懂的)。但天子  
这样的身份岂是一个出身卑微的宫女所能沾染的,最初的新鲜不再后,新人换旧人,那个男人  
在20登基时便已妻妾成群,但母亲毕竟为他生下了第一个儿子,所以便被随便封了个莲妃,据  
说是皇后(即原来的太子妃)的提议(后来我偷听皇后身边的宫女们谈话才知道她本意是廉价  
的廉,只是那个男人误解了)。  
母亲说那个男人不喜欢有太多子嗣,所以第一次的“不小心”后,便鲜少有哪个女人如此  
好运,所以我到现在所有的兄弟姐妹也只不过3个而以。但那时的情况不同,皇后还未生下我  
的大弟——昭衍,我们母子两自然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皇后娘家的势力极大,又与宫里那  
帮奴才串通,下计污蔑母亲与侍卫有染,而那个侍卫---自然忠心不二地说实有女干情,然后我  
们就来到了这里。  
母亲说本来我不用来的,错是她的,与我无关,但由于她的关系,别人怀疑我不是那个男  
人亲子(我是巴不得)。母亲在被定罪前求过那个男人,但他说:“我知道他是朕的儿子,可  
是以他的身份不会有太大作为,留着以后更麻烦,就让他跟你一起去吧。”母亲说,那个时候  
她才知道一个人能绝情到什么地步。  
那年,我7岁,他21岁,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在我看来,这并非一件坏事,从小到大我从来  
都没有被他抱在怀里的记忆,相反的他留给我的一幕幕不是坐拥美人便是一脸血腥,所以在心  
理上自然就否定了这种亲子关系。我在冷宫里的日子其实和以前没有太大区别,只不过换个地  
方罢了,还比以前清净些,我的母亲比以往更疼我了,她说我是她唯一的依靠。冷宫里有小菊  
,小艳,还有打杂的李德,比我大,但都是我的好朋友,没事老逗我玩。我才10岁,没有10岁  
孩童应有的纯洁幼稚,反而老气横秋,每天与一堆烂书为伍,并非我喜欢念书,实在是这人烟  
稀少的冷宫里日子太过平淡,小菊,小艳,李德有活要干,母亲老是刺绣,二来嘛也受了那句  
“以他的身份不会有太大作为,留着以后更麻烦”的刺激,非要干出个名堂给他看。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平淡地过去,直到那一天,我仍然10岁的那一天。  
2出走  
在冷宫无所事事的日子里,母亲的疼爱是我唯一幸福的源泉,在母亲面前我才像一个10岁的孩子,尽情地撒娇嬉闹。每一个寂寞的中秋,我啃着小菊做的桂子月饼,把头枕在母亲柔软的大腿上,看着那一轮明月,那便是我最幸福的时刻。母亲有时候会唱她在进宫前学会的民间的歌谣,没有丝竹伴奏,却格外清雅,我也学了几句,但母亲说,在宫里的人,没被乡间的泥土味熏陶过,是唱不出那股劲来的,因此我也就放弃了。  
但母亲是忧伤的,眉间总透着那股浓浓的哀伤。母亲有一个秘密,她的怀里总藏着一个荷包,这个荷包她一直带在身边,却不让人知道。只是在有一次,她抱着我睡,以为我睡着了所以拿出来偷偷地看,那时,我清楚地看见上面大大的“殷”字,那是那个男人的名字——殷泽,这时我才知道,母亲一直爱着他,即使他那么对她,于是,在心里,更对那个男人憎恨了起来。其实小菊他们也是知道的,所以在母亲面前从来不提有关那个男人的事情。  
母亲却是很为我担忧,表面上一种事事与己无关的摸样,其实性子刚烈如火,执拗起来是一百头牛也拉不回来,可初见我的人都会被我那冷漠不通世事的样子所骗,但李德说,那样好,那样在宫里才不会招惹是非,母亲只有无奈地一笑。  
 
越平静的湖面越经不起风的来袭,何况是那样猛烈的——————暴风骤雨~~~~  
...........  
 
初秋的夜,便已那样冷,今天的冷宫外,格外热闹,那个男人在偏殿-----历全宫为刚在番邦打赢胜仗的夏将军接风,可是好死不死的,历全便在离冷宫百步远处,一时间,嬉笑声,豪饮声,鼓乐声,闹得人静不下心。好好的一本《浮世》也看不下去了,诗人怀古忧今的情怀在我脑中已被那俗不可奈的歌舞声所驱散,心里一烦,便合上书,找母亲去。  
 
 
  
 
 来到母亲住的小院,发现母亲已不在了,心中奇怪,母亲鲜少出院.....怕母亲出了什么事,赶紧找来李德他们问,都说没有看见母亲,情急之下,我们四人分头去找。  
我往西去找,隔着冷宫往西是一片小小的竹林,统治者便是用它隔开了两个世界,一个是庄严威武的宫廷,一个是寂寞萧条的冷宫。夜晚的竹林本来分外幽森,但此时却被竹林那边的喧闹声改变了它应有的冷寂——竹林那头便是厉全宫,厉全宫?.....不会吧?  
带着心中没有把握的猜测,我潜到了厉全附近,却得到了我最不愿看见的结果,我的母亲在厉全大厅之外的那堆草丛后,手里紧紧地握着那个荷包,眼神痴痴地,深深地望着大厅中的上位者,虽然不愿承认,但金碧辉煌的大殿,彩妆的舞女,都夺不走他的光芒,虽然才24岁,眉间已透出王者之气,宴会的喧闹似乎并未影响到他的情绪,眼仍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与绝情。可这样的他仍然能让母亲迷醉,看着母亲痴迷的眼,心中涌起一股恨意。  
 
突然,母亲的眼变得焦虑,在对面的草丛中潜伏着7,8个黑衣人,手中都拿着弓箭,而他们的目标 ,很明显的,是坐在大厅中上放的他!?这时,黑衣人已经拉满了弓,全神贯注的,准备射出那致命的一箭!!!-----我看见母亲的眼里已经蹦出了眼泪,可是我发誓我在心里祈祷那个男人的死亡!  
情急之下,母亲跳出了草丛,飞快地奔向大厅中央,然后冲着他说:“小心,有刺客!”顿时,7,8支箭已经向他射去,而在一旁侍侯的侍卫还来不及反应,他一月而起,挥开黄炮,以内力震开那几支致命的箭。暗杀并未就此停止,厉全东南西三面都被草丛包围,最适合藏身,这时,从三面又涌出许多刺客来,纷纷冲向大厅,厅内一片混乱。  
我小小的身子藏在草丛中,看见母亲在大厅中央不知所措的环视着周围。母亲!!我欲冲出去保护母亲,没有考虑一切后果~~混乱的大厅,躁杂的人群,我的眼中却只有母亲一个人,我不能没有母亲,在这里,她是我的全部阿!!  
可是我看到了血,只有血,红的那样刺眼,仿佛一张网,蒙住了我,我看不见一切,只有母亲背上那长长的血痕——触目惊心,那样绝望!好傻啊,母亲,那一刀本该是砍在他身上的,你为什么要帮他当刀呢?你帮他挡那一刀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的生死?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再了,我怎么办?难道,你的眼里只有他吗?  
我哭不出来,呆呆的站在那里,冷眼看着躺在地上的母亲,和渐渐平静的大厅。刺客死的死,活的被擒了起来。那个男人站在中央,喝令在场所有的人停止慌乱,然后,下令把所有的尸体清除掉。  
“皇上,所有的?那莲妃?”  
“我说了,所有的。”  
“陛下说的话,你没有听清楚吗,陛下何等的好武功,即使没有她,照样能逢凶化吉,她自己出来送死怨不得别人,难道还要陛下为她哭丧吗?”  
“老奴不敢,老奴不敢,这就去办!”  
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哭不出来,这就是你要的下场吗,母亲?为心爱的男人而死,不仅得不到他的一丝丝同情,反而还要让他的女人耻笑!然后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个肮脏的皇宫,我才10岁啊?母亲~~~~~~~  
头好重,眼睛模糊了,说好不哭的.......  
“他这孩子是谁?”他问.  
\\\"回陛下,这是莲妃的儿子,大皇子仁袆。”  
“哦。”说完,拂袖而去。  
“站住。”我忍无可忍。  
回过头来,“你在跟我说话?”  
“我的母亲,你到底有没有在乎过我的母亲?”  
“你的母亲,哼!”说完,接着往前走去。  
“我恨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停下脚步,悠悠的回过头“你?好啊,等你有那个能耐的时候吧。”  
“哎呀,陛下,这个逆子说要杀了您啊,陛下,您可不能就这么算了阿~~~”  
.................  
..............................  
...................................................  
我回到冷宫,小菊,小艳,李德都在焦急的等我的消息。我一语不发,满脑还是母亲死时那张无怨无悔的脸,还有男人眼里的轻蔑。头疼欲裂,径直走向母亲的屋内,趴在母亲的床上,贪婪地闻着母亲留下的气味,抚摸着母亲留下的物件,珠钗,绣品,花草.....  
这天晚上,我收拾了包袱,并且一把火烧了皇后的寝宫------颐焉宫。趁着混乱,穿过主殿外的三重大门,在我的眼前,使整个皇宫的西出口------梁门。我却很意外的看见了一个人,李德。  
“你…..”我惊讶。  
“小袆,带上这个吧。”  
我抬眼一看,使我母亲的荷包,沾满了血,狰狞的浸透了那个“殷”字。  
接过手,李德却抓住了我的手,“小袆,我在他们运连妃的尸体的时候偷回来的,我知道它是你母亲的宝贝,你带在身边吧,还有,出去自己小心,你性子那么倔,难免要吃亏,能忍的就忍忍,我…..我…….”说到这,他已泣不成声。  
眼睛又模糊了,“我,我会回来看你的….”再不忍看这离别的哀伤,瞥过头,毅然往外走去。“你….你一定要回来〉〉〉”耳边李德的喊声依然清晰[自由自在]。  
走出这道门,便是另一个天下,可以任我逍遥,不会再有那样的恩恩怨怨,却再也没有醉人的温情,此后,我便如浮萍,我,便不再是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