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狂郎 作者:洛炜

字体:[ ]

 
 
第一章
 
 
  风吹利如箭、镕银漫天落。
 
  皓白雪花一片一片自天际飘坠,一点一滴地为青山披上银衣,更以无声的姿态,将通往山下的幽径深深隐没。
 
  厚雪堆积的山径中央,立着一个高大沉默的身影,当雪花无声无息地落在牠的兽皮裘衣土时,皆化作水雾散去,漫天的风雪非但无法将牠的身影湮没,反倒突显了男子的存在。
 
  男子敛眉垂首,在狂啸的风雪声中静默,耐心地等候着。直到狂风中传来了几乎细不可察的声响时,他浓黑的剑眉微蹙,眼眸霎时间露出精光,原本深遂似古井的黑瞳染上了一层彷佛猛兽要猎食时的噬血幽光。
 
  缓缓的,一辆马车由远至近,最后在男子的面前停下。
 
  两匹黄马焦虑地扬蹄躁动,一则因为这致命的酷寒,二则因为感应到即将来临的危险。
 
  「喂!小子!快滚开:没事别站在路中间我死:要死找别的地方去死:别挡住大爷的路:」驾车的车夫一声大喝,不耐烦地咒骂出声。
 
  身穿皮裘的男子无语,仍旧以静默的姿势站立在下山唯一通路的中央。
 
  「妈的!浑小子,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啦:」车夫见对方不为所动,将手上的马鞭高高扬起,显然已经失去耐性。
 
  「喝:」车夫将疆绳用力一扯,另一手的马鞭则是对准了挡路者,几声吆喝,驾着马车就直直冲了过去 两匹黄马在主人的鞭策下跋蹄狂奔,在快要接近男子时更将马蹄高高扬起,眼看就要朝男子身上狠狠踩下的时候,却被一股诡异的气流所挡住,马匹非但无法动弹,更因为受了惊吓而嘶声鸣叫。
 
  「搞什么鬼!?」车夫恶狠狠地站起,将手中的马鞭朝眼前的男子直直撞了过去。
 
  「啊:」车夫一声惊叫,只知道眼前银光一闪,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整个人就飞出了马车,像是倒栽葱般跌到雪堆里,再也没有爬起身了。
 
  银光再次闪动、将系在马匹身上的疆绳斩断,两匹黄马一脱了疆,顿时撒蹄狂奔,不一会儿已经消失在雪地之中。
 
  风雪声依旧狂啸不断,皓白的雪地里,只剩下男子与孤伶伶的马车。
 
  「壮士身手不凡,是冲着老夫来的吗?」车篷内传出了低沈的询问声。
 
  「如果妳是汾城太守王秉忠,那么我找的人便是你。」男子的声音低醇而冷凝,音量虽不大,但风雪声却无法遮盖。
 
  「老夫确是汾城太守王秉忠,壮士雪地拦车,不知有何指教!」王秉忠忍不住拉开布帘,在见到对方的面容时,心中不禁一震,生平第一次泛起了恐惧……
 
  光是一眼,他就能确定对方非是寻常人:浓眉挺鼻、容貌亦称得上俊,但这些不过是外在的反相,让他光日二眼就足以胆寒的是这名男子形于外的气质,阴霾而闇沈,冷凝中带着透骨的冰寒,森幽的胖光深不可测,更有无法错认的噬血邪佞,这是唯有长期生活在血泊中的男子,才会拥有的魇魅。
 
  无疑的,他是一名顶级的杀手,而王秉忠毫不怀疑自己的项上人头,就是对方雪地拦路的最终目的。
 
  「你是来取我性命的?」王秉忠自知绝无生机,霎时间像是老了十几岁,肩头一软垂了下来。若是一般的赏金杀手,或许他可以晓以大义,又或是出双倍的价钱换取生机。但是眼前这一位,从那双毫无生命幽光的黑瞳中,他知道自己绝对无法得到任何生机。
 
  「妳的头能够换得我需要的东西。」男子面无表情地开口,一柄透着青光的长刀被他握在手上,在雪地中发出让人目眩的灿光。
 
  「青龙血刀!?」王秉忠认出了对方手中的名器,怆然笑道。「想不到老夫一生坦荡,最终却死在你狄饶的手上。」 狄饶,最神秘难测的恐怖杀手,没有人知道牠的来历与雇主是谁,但是只要是他盯上的对象,从来没有人能逃过,就算是请来再多的保镖护卫都一样。一年前狄饶曾经为了取朝中一名大臣的头颅,与宫中侍卫血战了三天两夜,战得一身是血但仍不放弃,最终仍是达成目标,更因此得到了「狂郎」这个外号。
 
  「狄饶,老夫自知逃不过此劫,但就算要死,我也希望当一个明白鬼,到底是谁要老夫的命?」王秉忠喃喃道。他为官二十多年,虽然称不上是个绝顶好官,但至少万事无愧于心,确实不明白自己到底得罪了谁,居然需要请出狂郎结束他的这条老命。
 
  「不,一个死人不需要知道这么多。」狄饶手中的青龙血刀轻轻举起,银色光芒以优美的弧度划了过去-- 「啊:」连惊呼声都来不及响起,王秉忠的首级已经落了地。 像是重复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狄绕将落地的人头轻轻一踢,在人头飞起的瞬间 手中准备好的布帛已经摊开,「咚」的一声准确地落人其中,而后被狄饶熟练地 层包起。
 
  他运劲于手腕、震得手中的青龙血刀嗡嗡作响,跟着用力朝雪地中一甩,便将残 在刀锋上的血渍甩去……
 
  银光再次一闪,青龙血刀已经像出稍时那样无声无息地再次入了稍。
 
  狄骄将手中的布帛握紧,毫无依恋地迈开大步转身离去。风雪不断,银白雪花仍、"无止无境地飘落着,很快地,这条山径再次被白雪所覆盖,狄骄的身影越来越小 最后在一片银光中消失了身影……
 
  长宁城长宁城是最南方的城市,不但四季如春,更是一个物资富饶丰沛的城市。
 
  城内的中心有幽宁河贯穿,长宁城知府在城中引进幽宁河河水,开凿成一个美轮美奂的人工湖泊,命名为「梦湖」,他更在沿岸建楼宇、造桥梁,无一不是精雕细琢、奢华绝美的宫廷建筑。
 
  梦湖绝美,无疑是长宁城最美的风情,但湖中央那座华丽的楼宇,名为「云罗别苑」,却不日三般寻常百姓可以靠近的地方,据闻住在那个地方的人,身分权位之高,就连长宁知府都末必能见上他一面。
 
  据说只要行船到了附近,就能闻到酒肉香气、以及绵延不绝的丝竹仙乐,这自然引起了一般人的好奇心,但从未有人能一窥其中奥秘,怀有好奇心的人若是误闯,运气好的最多被扔到梦湖,任由对方游水逃命,运气要是不好的,自此就踪影全无、默默消失在别苑之中。
 
  云罗别苑,轨这样成为长宁城中最华美、也是最神秘的一景。
 
  午后,当这名著青衫的男子出现在云罗别苑的时候,始终不曾断绝的丝竹乐声骤然停止,就连里面饮酒作乐的人,也纷纷停下了酒杯,以惊惧又嫌恶的目光瞪视着打断他们作乐情绪的男子。
 
  青衫男子无视于所有人的存在,一双森幽的眼撞紧锁住大厅正中央、俊脸含笑的华衣公子。
 
  「我来取乐。」青衫男子冷淡的开口,即便是俊眉朗目,但他整个人就像是覆上了寒冰一般、丝毫没有人的气息。
 
  「嘿嘿。」整个人斜趴在铜雕椅上的男子笑了笑,微上扬的凤眼露出满足的神情道。「不愧是狄饶,那个老儿躲了半年之久,仍然躲不过你狂郎手上的血刀啊!」 青衫男子不语,踩着沈稳的脚步缓缓向前,最后摊开手中的布帛,在华衣公子的面前展现一颗早已气绝多时的人头。
 
  「王秉忠……」华衣公子「嘿」的一声,修长的指无聊地弹了弹人头早已僵硬的面颊,冷嗤道。「嘿嘿,这老儿活的时候不成人样,就连死了还是这么丑。」 语毕,他以嫌恶的姿态将人头挥落地上,再抬眼,已经换上了嘲讽的笑意问道:「我们许久不见了,陪我喝一杯,嗯?」 「我来取乐,一颗人头换一颗药,这是我们当初的协议。」狄绕面无表情地重复自己的要求。
 
  「除了药,你真不想从我身上得到任何东西?」他眉目一敛,像是十分惋惜。
 
  「妳是我最优秀的人,跟着我这些年了,总得赏你些什么,不是吗?」 「不需要。」狄饶依旧冷眉冷目,俊容丝毫没有软化的迹象。
 
  「呸!你这小子未免太嚣张:居然敢对「玉赵王」这么说话?活腻了不成?」旁边的人见狄饶态度狂妄,忍不住出声骂道。
 
  玉赵王有趣地抬眼,但是在看到狄饶依旧面无表情时,他撇撇嘴,叹息道:「罢了罢了,算我怕你,这是你要的东西。」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瓷瓶,红色的软布一拉开,顿时一股特殊的清香从瓶中飘散开来……
 
  「一颗人头换一粒你要的东西,一如我们的协议。」华衣公子浅笑,将瓷瓶倾倒,一颗紫色的药丸从瓷瓶中凉到了他的掌心。
 
  正当狄绕伸手要接的时候,华衣公子突然狡诈一笑,掌心一拢将药丸把住,邪笑道:「你为了找老鬼,浪费了半年的时间,少杀了不少人,也少拿了一些药,就这么一颗,你不怨我?」 「把药给我。」狄绕蹙眉,眉目一凝转为森幽。
 
  「我没说不给,只是……你想不想要更多?」他戏谑地笑着,像是将老鼠逼到角落的猫,享受着戏弄的乐趣。
 
  「什么意思?」狄饶挑眉。一颗药可维持半年的性命,若是能拿到更多,那么就换得更多的时间……
 
  「我说啦:你从来不愿意收下我给的礼物,但这次我换个方法,若是这次妳肯收下我给你的礼物,我就多给你两颗药丸,这个买卖你绝不吃亏,怎么样?」
 
  狄绕默然无语,只是以惯有的冷漠注视着他。
 
  「不相信我?」华衣公子叹息,调笑地拍拍手道。「那么先给你看看礼物,再决定也不迟。」 他扬了扬手,门口的护卫会意地点点头退下,不一会儿又重新回到大厅,身后还跟着一抹白色的纤细身影。
 
  身穿白衣的人缓步向前,乌亮的发丝散下垂至腰间,单薄的身影纤细无比,虽然低垂着脸,却让在场所有的人发出了赞叹声。
 
  「啊!是月魂!」人群发出窃窃私语,纷纷以- yín -秽、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这一名身穿白色衣服的绝美少年。
 
  他有着最精致美丽约五官,还有一身罕见、晶莹如同月色般的皮肤,月牙色的肌肤在白衣的衬托下更显晶莹,个子纤细,看来格外惹人怜爱。
 
  少年名为「月魂」,是玉赵王最宠爱的人,自小就被玉赵王蒙养在身边,拥有比女人更美艳的容貌、更纤细的身子,光是看一眼,轨足以让人销魂。
 
  白衣少年在玉赵王的眼前停下脚步,后者戏谨地挑高一道眉,缓声笑道:「聒:狄跷,这就是我打算赐给你的礼物。」 讶然声与惊愕的喘息声从不同的人口中发出,各式耳语霎时间充满了整个云罗别苑的大殿。
 
  玉赵王居然将自己最心爱的月魂送人!?而且还是那个冷漠傲然的狄骄:为什么?
 
  狄饶冷凝的面容依旧无表情,一双锐利的黑眸仅淡扫那名绝美少年一眼,并没有忽略他在听见玉赵王的命令时、纤细的身子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
 
  「狄饶,收下我的礼物,那么你这次将能得到三颗药。」玉赵王例出优雅的微笑,修长的指轻轻挑起月魂腰间的长发,神情佣懒地等待着狄挠的回答。「妳怎么说?」 狄饶踏前一步,缓慢伸出了手。正当所有人以为他要将玉赵王眼前的月魂揽进自己怀中时,他却将两指一屈一弹,以气功将玉赵王掌中的紫色药丸震起,另一手则抄起了瓷瓶将药丸重新装起,短短眨眼不到的时间,玉赵王手中的药丸已经场主了。 「我不需要。一颗人头换一颗解药,这是约定,也是我习惯的方式。」当狄饶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他也已经将瓷瓶收到怀中,身形倒退几步,返到与玉赵王五步之远的距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