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降麟儿之天假奇缘 作者:睿嘉

字体:[ ]

 
 
睿嘉-天降麟儿之天假奇缘
 
 
 
文案:
他到底走的是什么运啊,为什么才刚过二十,就被爹新和大娘逼着去擒王拿贼。
这下到好,害得他先是被采花大盗看中,然后又误入了炎龙魔君的地头,接着还遇到了黄山女鬼,最最
 
气恼的是,那一夜,在和黄山女鬼春风一度之后,居然就被她缠的死死,无处可逃。
好吧,想他欧阳部天心胸开阔,随遇而安,就算没看清楚那个黄山女鬼是个男的,而且还是个武功极高
 
的男人,他都可以不予计较了,但是为什么他这个小攻,这个明明在上面的人,却总是被小受,那个被
 
他压在下面的人抱上床啊。这,这叫他的夫权,他的尊严,他的面子都往哪里放啊。还有这个男媳妇,
 
要他怎么带回家啊。
天哪,啊啊啊啊啊啊……
 
 
 
楔子
 
自古以来,黄山素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四绝』著乐称于世,独物的峰林,遍布的峰壑,骨姿百
 
态的黄山松,维妙维肖的怪石,变幻莫测的云海,构成了黄山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的巨幅幅画卷,也是
 
许许多多文人骚客,争相咏赞的圣地,当然,由于其山热险峻,无路可攀,当今世上,真正能上到高处
 
,领略云海奇峰,观看黄山全影的,也只有那些身怀绝技的武林人士。
可是,到了最近好几十年,就连那些慕名而来的武林人士都不敢擅自蹬越黄山,因为黄山之上,出现了
 
一个人人惧怕的魔头——炎龙魔君。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来路,炎龙魔君大约是在二十年前,因为喜欢掳杀少
 
年,特别是那种武功初成的少年子弟,而遭到中原武林的围剿,最后,和会集了八大门派,三大世家,
 
以及众多名侠能人,近两百名顶尖高手,在武夷山顶大战了几天几夜,消弥了武林大部分势力以后,其
 
本身还能重伤逃去,使得元气大伤的中原武林就此绝了产除他的念头,再加上打从这场战役后,炎龙魔
 
君便将掳去的少年,从杀害改成了放逐,把那些被采阳补阳,变得柔柔弱弱,不再像个男人的少年们,
 
放逐在这黄山脚下的黟县城里,也算是给中原武林扳回了少少的面子。
然而随着炎龙魔君的威慑慢慢变成了一种自然,黄山周围又流传起了各种传言,其中,黄山之上有女鬼
 
的传说则是最近几年普遍流传的。
而黟县,这个小小的县城,也就因而闻名于整个武林。
第一章
黄山之上传说纷纭,黄山之下,黟县之内,却又住 着一户赫赫有名的武林世家—欧阳世家。
「五少爷,老爷叫您到正厅议事。」
这个被叫做五少爷的青年男了就是这一世家的五公子—欧阳世家的五公子—欧阳问天,是一个上有四位
 
杰出史长,下有三位玲珑幼弟,还有无数属害姐妺的普通男人。
说到这个『普通』两字,唉唉!没有法,一来他是唯一的庶出子嗣;二来他从小得了恶疾,被无数『名
 
医』诊断为命不久矣;三来他除了吐纳功以外,其他招式武功多半来自自学,再往那些有着杰出师承的
 
少侠兄弟弟中一站,欧阳问天也只能列入『普通』之流了。草草地答应了一声,二十年来第一次被叫到
 
正厅的欧阳问天,满心狐疑搁下了手中的医。
先到母亲房里转了一圈,发现他那个包打听的娘还没有回来,欧阳问天只能慢吞吞的踱向了厅堂。
「问天,就等你了,快坐下。」
这也难怪欧阳问天会这么怠慢了,众所周知,不应该说整个欧阳家都知道,他之所以没有被外送学艺,
 
也没有继承欧阳家源源的武学,更不被家人重视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是被内定好要奉献给炎龙魔君的祭
 
品,不过幸好,那么多年来,炎龙魔君似乎没有吃窝边草的兴趣,再加上刚刚过了二十岁的生日,现在
 
的他已正式摆脱了少年阶段,迈进了无忧无虑的安全期。
不过这个安全期,主安全也不是太安全,另一方面,没有了这个利用价值,那个从出生起就看他不顺眼
 
的大娘开始变本加属地找他麻烦。
就好像现在,一看到他的出现,那两双佈满了皱纹的眼睛,就立刻带着某种弧度的凸了出来。
好在经过这整整二十载的磨炼,欧阳问天的武功虽然长进不大,但是他的神经过滤系统却是有了登峰造
 
极的突破,拜见了这两个人人敬仰的武林泰斗,他随即转了个身,自动过滤掉那些负气压的东西,专心
 
找起自己的座位来。
嗯……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呃?
非常意外的,在第五排上,他居然发现了个空位,再往后看,哇,一大串凶巴巴的姐妺们,都在虎视眈
 
眈的盯着他猛瞧,再无第二个空位,欧阳问天不由得抬起头来,看了看天。
「你在磨蹭什么,快坐下!」
当然,有黑压压的屋顶遮着,天他是看不到的,但他大娘的叱责声,倒你天上的响雷般劈 下来。
其实,这也难怪他不敢相信了,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席位的他,今天居然来了个五等舱,而且后面还
 
跟著这么多流口水的母老虎,这怎不让欧阳问天有种扬眉吐气,哦不,应该是啼笑皆非的感觉啊。
唉!既来之则安之,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刺激他的那些姐妺们,欧阳问天必然是不会放过的了,整了整
 
衣巾,乾咳了一声,摆出一副尊贵少侠的模样,他非常非常坦然地坐到了那个五等舱上。
「林总管,可以请祈老爷和丐帮长老他们进来了。」
与此同时,欧阳老爷随即就发下话来,不多一会,那个江南第一首富—祈老爷,和他的两个护卫,以及
 
丐帮的三位长老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大概之前就已会晤过了吧,宾富双方只是互相拱了拱手,稍作礼让坐了下来,这一行人便提起了今天的
 
正事。
「各位长老,祈老爷,你们刚才所提之事,在下和夫人已有决定,魔君初定,武林正值百废待兴,不料
 
竟出此荒- yín -无耻之徒,而且还来到了黟县地界,我欧阳世家当然不会袖手旁观,然,此贼行踪不定,狡
 
猾多端,脚力又甚快捷,而此山上潜伏的炎龙魔君已几年没有动静,也不能掉以轻心,权冲利弊,我决
 
定派遣我的长子欧花,次子欧阳明和五子欧阳问天偕同诸位大侠一同前往,为灭此- yín -贼略尽绵薄之力,
 
还望个位不要嫌弃。」
「哪里哪里,欧阳大侠能如此鼎力相助,已是武林之福,我们感激都来不及了,哪还有嫌弃之说。」
「欧阳大侠果然义薄云天,不但镇守在这非常地方,箝制魔君达十八年之久,而且还能派出这三位少侠
 
,为武林产除公害,真是可敬可仰啊。」
「哪里,哪里,这几个不懂事的孩子,还要请各位 前辈多多提携赐教呢。」
一听这边同意,对面那三位打着补丁的长老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作揖的作揖,赞美的赞美,无不为欧
 
阳震强的慷慨陈词,感动不已。
但就在他们互相客套的时候,一直不发话的祈老爷,却悠悠地开了口。
「能一举产除那个贼人,固然重要,可别忘了还要救人,我家的一个门客,昨夜落入了他的手里,还望
 
欧阳少侠和各位长老,能尽快把他救出送回,千万要以人命为重。」说到这个祈老爷,可是全国有名的
 
富户,据说祖上是关外的淘金客,发了财进了关,才做起了通商的买卖,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在他定居
 
江南的这十几年里,更是逐渐发展成了一富甲一方的大豪绅。
不过,这个人人羡艳的大豪绅,却有一个令人耻笑的暗疾,那就是他的亲亲爱人不但是个男人,是个被
 
魔君用过的柔弱男人,而且为了讨这个男人的欢心,他居然还定居黟县,从此收留起这些被抽去了阳气
 
的同类们,这怎不令那些遵从礼教的正道人士全都摇头叹息。
「哼,那种人……知道了,我们会救他回来的。」
看呗!一提到那个被掳走的门客,丐帮的屈长老马上就露出了一副不屑的神情,不过他才说了三个字,
 
被旁边的邢长老一拉,他还是硬生生的把话给收了回去。
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在其山周围,辱骂魔君不一定会惹来杀身之祸,但是如果折辱了那些被魔君丢弃
 
的男子,可是会遭来比死更痛苦的下场,最近的一次是在十多年以前,峨嵋派的师叔前来寻找他的徒弟
 
,发现地个少侠不但武功全废,而且成了柔弱得彷似女子般的人物,一气之下,刚想亲手了结这个弟子
 
,没想到一阵热风刮过,他自己竟然也被人掳走,十多天以后,待到有人发现到他的踪,他就已经变得
 
和他弟子一样,成了个软弱无力的男子,所以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明着针对那些个男人了。
「那么就这样定了,今夜亥时,小犬会在更鼓楼听候前辈差遣,祈老爷,您就静待佳音吧,那个采花贼
 
固然可恶但也没有伤害过人命,想必您的那位门客不会有事的。」
「那就有劳欧阳大侠和各位长老了,待事成之后,我再来登门道谢。」
又互相客套吹捧了一会,达到目的的客人们不多一会就起身告辞,全都退了出去。
等看着他们一路走出了大门,欧阳震强这才转向了己的儿子。
「具体的情况你们都已经了解了这个采花贼的武功非比寻常,从北到南,打败过无数武林好汉,所以你
 
们都要小心,这一次,你们几个是初出江湖,能就此扬名立成固然是好,但如果实在不敌,也不要勉强
 
,世人只会记得你们奋力抗敌,不会计较结果,懂了吗?」
「孩儿明白。」
「爹爹放心。」
「嗯,那就好,你们快快下去准备一下,不要耽误了时辰,希望你们能凯旋而归。」
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呵呵地笑了几下,欧阳震强和他的正妻慕容宛仪便从正座上走了下来,一人一个
 
拉著老大和老二转进了屏风后面。
在他们身后,仍扯著一抹完美笑容,状似虚心求教的欧最问天却是憋着一肚子的特大问号。
唉唉唉唉唉?什么叫具体情况你们都知道了呀?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
可回头再一想啊,唉,就算向这些人求救,也不一定会有什么结果,他改面左顾右盼地把这个笑容保持
 
到了最后,才恢复常态跟着转进了屏风。
「问天,你怎么才出来,娘都急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