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朕的御前侍卫+番外 作者:香品紫狐

字体:[ ]

 
 
 
                           朕的御前侍卫
 正文 楔子
 
    皇城最大的比武场里,观众席上人头涌涌,他们群情汹涌,眼睛一动不动注视着中央的擂台。他们有老有少,有普通平民百姓,也有达官权贵,人们不时拍掌叫好,有的甚至激动地跳起来。
 
    擂台上,两个身穿轻便武术服装的少年,正赤手空拳地进行着激烈的搏斗。周围飘动的十几面旗帜上,赫然写着“少年武术比赛”几个大字。
 
    对打的两人正在争夺八强出赛席位,可以看到他们腰间别着圆形的号码牌。
 
    两位少年都是十四岁上下,腰带上贴着“六号”纸牌的青衣少年,长着一张威严十足的小脸,虽然稚气未脱,可是也带有一股摄人的气势。
 
    “好——!”观众们不约而同发出喝彩声,只见台上那位六号的青衣少年,以一招伶俐的扫腿把对手逼到擂台边沿。
 
    那名差点掉出场外的皮肤黝黑的少年慌忙稳住身子,还没定过神来,青衣少年又乘胜追击,以闪电般的速度蹿到他面前。
 
    “啊……”黝黑少年发出惊慌的低叫,他狼狈地闪躲着对方的连环踢,在这猛烈的进攻中完全找不到反击的空隙。
 
    “哎,不用看了,这样的攻击也抵受不了,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六号的小伙子怎么不干脆利落一点呢?”坐在靠场边的一名老者摇头道。
 
    “咦?怎么说?”再他旁边的几个年轻人好奇地发问。
 
    老者捋着自己花白的胡子,小眼睛精明地闪烁着,道:
 
    “你们没发现吗?六号根本没有使出全力,他每一下都没有向着要害攻击,而且我看,他的速度应该还可以再快一点。”
 
    “还可以快?”年轻人们哗然,敬佩地说道:“现在已经很快了,我都看不清楚他是怎么出招的……太厉害了……”
 
    站在他们前面的几个穿黑披风的人,一直留意着他们的对话。
 
    那几个人看上去神神秘秘的,脸被兜冒遮去一半,身体更是严严实实裹在披风底下。
 
    其中一个比较矮小的神秘人,隐藏在黑影中的双眸,正兴致昂然地看着台上的八号青衣少年,粉色的唇瓣勾出一道好看的弧线。
 
    回到擂台上——
 
    黝黑少年脚步开始琅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胜负已经很明显了,观众都期待着青衣少年将如何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果不其然,黝黑高壮的少年很快被对方找到破绽,青衣少年一个回转,直接踢向他的脑门,使得他顿时乱了阵脚,本来顾着防御底下的双手下意识地交叉护住面前。
 
    谁知道这一下只是虚招,青衣少年根本没有踢中他的意思,他使用声东击西的战略,往对手失去保护的小腹就是一拳,力度虽然不大,但足以使对手大惊失色。黝黑少年原本黑里带红的脸蛋瞬时变得青灰,他后退几步弯下腰,抱着自己的肚子。青衣少年启会放过这个机会?他迅雷不及掩耳地合掌一推,终于把对方打下台了。
 
    黝黑少年还搞不清楚状况,就发现自己已经跌坐在擂台下面的硬石板上了。
 
    观众席上传来一波又一波震耳欲聋的鼓掌声。
 
    裁判挥舞手上的小红旗,高声宣布:
 
    “胜方——六号!萧煜祺!”
 
    台上,名为萧煜祺的青衣少年站直身子,向着台下输给自己的少年做了一拱,谦虚地说:
 
    “谢谢赐教。”
 
    黝黑的少年也赶紧回礼道:
 
    “谢谢。”
 
    萧煜祺微微一笑,然后慢步走下台,回到选手预备席上,早就在一旁等候的老仆立即迎上去,送来毛巾茶水。
 
    这时另外来两名选手上台较量了,人们的目光又回到擂台上,惟独那名娇小的黑衣人,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萧煜祺。
 
    他勾勾指头,身后的人靠过去。
 
    “太……少爷,什么事?”身型高大的侍从恭敬地问。
 
    “我要参加比赛,帮我报名。”玫瑰花瓣似的樱唇逸出这句话。
 
    “可是……”语气中充满犹豫。
 
    “去。”只是一句简单的命令,却包含着无比的威严,侍从只得回答“是”,然后退下。
 
      选手登记处——
 
    “啊?不行,现在已经截止了。”坐在长桌子后面的脸圆中年人频频摇头。
 
    “为什么?”黑衣侍从沉声问。
 
    另一个瘦瘦的青年插嘴:
 
    “这么晚才来当然不可以,选手都淘汰一半了,你下一年再来吧。”
 
    黑衣人坚持道:
 
    “我们少主人一定要参加,请通融一下。”
 
    “这怎么可以?每个人都叫我们通融我们帮得了谁?”中年人不耐烦地说。
 
    “那……”黑衣人叹气,正要说什么,这时,比赛的主办者之一过来了。
 
    “啊,樊将军……”中年人远远看到,忙起身打招呼。
 
    “发生什么事了?”身材健硕的男子问道。
 
    黑衣人转向他,微微作拱。
 
    “樊将军。”
 
    “你是……”樊将军打量着他。
 
    黑衣人没说什么,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明晃晃的金牌,亮给他看。
 
    樊将军看清上面的图腾之后,脸色大变,正想跪下去,黑衣男子身手拉住他。
 
    “将军不必多礼,在下只是想让您帮个忙。”男子轻声道。
 
    “是的,大人有何吩咐?”樊将军褪去威武的气势,诚惶诚恐地问。
 
    “我们少主想参加比赛。”
 
    “少主?难……难道……哦……当然可以。”樊将军的语气先是不解,然后变得惊讶,最后是必恭必敬。
 
    “好的,那请您安排,少主想跟刚才获胜的萧公子比试。”黑衣人说明。
 
    “好的,没问题,请交给我。”樊将军不停点头哈腰。
 
    “少主登记的名字就叫‘雨田’吧。”
 
    “是的,在下明白了。”
 
    黑衣人笑了笑,转身离去了。
 
    在场除了樊将军之外的人,都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满腹疑问。
 
    “将军……那个人是……”圆脸男人问道。
 
    “什么都别管了,赶快安排。”樊将军回想着刚才看到的金牌,脸上又是一阵敬畏。
 
    “是……”登记员又忙碌起来了。
 
    经过几场激烈的角逐,萧煜祺不负众望,打倒了所有对手。
 
    本来以为他就是冠军了,谁知道主办人宣布,还有一个挑战者。于是又增加了一场赛事,观众们既是疑惑又是期待。
 
    箫煜祺站在场中央,等待着对手出场,微风吹过,拂起他腰间的黑色缎带。
 
    披着厚实风衣的少年缓缓走上台,底下的观众好奇的目光在他身上来回疏巡。
 
    连箫煜祺也屏住呼吸,紧张了起来。
 
    少年伸手扯掉披风,曝露在阳光底下的真面目引起所有人的惊呼。
 
    耳边的青丝跟随着轻风飘扬,少年娇嫩的肌肤仿佛闪着水晶的光泽,他的眼瞳像一潭深不见底的碧绿湖水,他粉红色的嘴唇微微弯起,嘴角似笑非笑。
 
    年轻人们骚动起来,有的更加吹着挑逗的口哨。
 
    “天啊!好美的人……”
 
    “我不相信啊!真的是男孩子?”
 
    “不会是哪个大小姐女扮男装跑来凑热闹吧?”有人讥讽道,其他人跟着起哄:
 
    “是啊是啊,漂亮的小姑娘,回家去学绣花吧,跑上台会让你受伤的。”
 
    其他人哈哈大笑。
 
    箫煜祺无措地看着周围,最后不安地把眼光放在对手身上。
 
    对于这些嘲弄,少年只是眯起美目,然后转身,对着观众们露出个颠倒众生的微笑,引得他们猛吞口水。
 
    他回过头看着箫煜祺,甜甜地开口:
 
    “到底是谁受伤还不知道呢……”他的声音清脆响亮,悦耳极了。
 
    箫煜祺感觉一阵心悸目眩,赶紧稳住心神。
 
    裁判举起红旗,台上的人马上摆好备战姿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