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医你好高冷 作者:古玉闻香

字体:[ ]

 
 
文案:
     三观正直的断狱神手,重生,成为一个瞎眼王爷。为了破案,他必须依靠一个俊美神医勘查现场和验尸。没想到,神医看似高冷出尘,实则这个节操方面实在……
 
从此,王爷就肩负起了破着凶杀案,顺便提高神医的精神文明建设,把他从伪高冷教育成真高冷的重大责任。
 
瞎眼暴暴攻  X  神医强诱受
 
剧情:破凶杀案,本格推理。即完美不在场证明之类的解谜型推理。
 
感情:1V1 HE,搞笑路线。为了奠定二人的合作关系,前几章感情戏较多,后面剧情感情穿插。
 
排雷:外表高冷,内心无比荡漾受。破案时主攻,感情方面双视角。
 
排雷:考究党,请你不要考究我!我经不起的。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楔子
 
  无尽的暗夜里,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这个该做的事情,就是睡觉。
  可是,就是有那么四个人,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一个开朝以来被人誉为“断狱神手”的男人,正在院子里思考自己的案件。
  一个从小便没有见过光明的王爷,正在窗边发呆,感慨自己的人生。
  一个沉着冷静的杀手,正慢慢走向自己任务目标的卧室。
  一个温和静谧的青年,正在树下望着月亮,感慨明日就要开始的人妻生活。
  突然间,晴朗的夜空里突然亮起四道闪电。
  每个人还没来得及对这奇异的景象做出任何反应,闪电就已经劈到了自己。
  死……死了?
  真是……死都不让死的好看点啊……
  不久之后,四个人睁开眼睛,惊异的发现身体竟然完好无损。
  但是,他们眼前的景象却是物是人非……
 
一鸣惊人
 
  ☆、【案件一】神医的书
 
  装饰豪华又不失典雅的大厅里,一位身着淡青色长衫的男子正在慢慢的喝着茶。
  茶冷了,一个旁边站着的小丫头连忙又为他换上了新的。
  男子冲小丫头微微笑了笑,小丫头立刻脸红了,低着头站在一旁。
  宁无心低头喝茶喝了很久,慢慢的百无聊赖,开始厌烦起来。
  什么大不了的狗屁王爷,将他千里迢迢的重金聘来治眼疾,来了,又把他晾在一旁。
  他心里动了动,手痒起来,状似不经意的看了看旁边站着的小丫头。
  小丫头正规矩的低着头,身体纹丝不动。
  宁无心慢慢的将一本书从药箱里拿出来,翻到自己之前做的标签处,正襟危坐的读起来,神情严肃,动作高雅。
  大厅里越发安静。
  小丫头抬头看了看专心看书的宁无心,心里溢满憧憬。
  眼前的男子不但是年纪轻轻就誉满天下的神医,还长了一副绝代风华的容色。
  她瞅了瞅宁无心手中的书。
  果然是神医啊,如此勤奋刻苦,连等人的时候都在学习。
  聚精会神,脸色微红,眉头轻趸,到底书里写了什么让他这么着迷?
  她自己不识字,不能有如此高雅的乐趣。
  不然的话,自己或许也能和这位神医交谈上几句。
  他与她,就是娘亲所说的云泥之别啊……
  宁无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聚精会神,有点无法自拔。
  他简直太喜欢这个作者了,无限点赞。
  等下给王爷看完病,他必定要到那些不上台面的书局里逛逛,买此作者的全套著作。
  文笔清新简洁,开篇不过三千字,必然直切主题。
  满本书,都是满满的肉啊……
  还配了小插图……
  男子与男子,原来也能用这样的姿势……
  宁无心在心底赞叹,脸色微红。
  枉他学医十几年,在这方面,他还真不如此作者。
  宁无心叹道,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能尝试一下……
  他学医十几年,一直有一个秘密。
  他,喜欢男人,而且还必须是英俊潇洒气质无双能将他压在身下哔哔巨大的男人。
  舜国民风不开放,男男之事虽然有,也都是藏着掖着,摆不上台面。
  这里不像北部的天国,娶男妻者大有人在。
  连这本书的作者,也是天国人,他的著作,在舜国是□□,实在不好买啊……
  宁无心今年虚长到二十四,对理论的理解已经长达十年,早已出师,但是在实战方面的经验还是零。
  这里的原因,不但是因为民风的问题,主要还是他本身恶劣性格所致,自视过高,贪图外表,爱慕虚荣,肤浅之极。
  容貌姿色不够,擦!
  气质风度不够,擦!
  哔哔半径及长度不够,擦!
  性格轻浮者,擦!
  急色者,擦!
  妄言者,擦!
  ……等等等等……
  宁无心不禁怆然,自己的第一夜……遥遥无期……
  “宁神医?”包慈轻轻叫了一声正在专心看书的男子。
  宁无心一懔,自己竟然如此不小心,连有人进来也没有发觉。
  要是叫人看到自己在看这种书,实在是有损自己高雅无尘的形象……
  他慢慢的将书合起,不经意的盖住书名,将书放到药箱之中。
  然后,他转过头来,狭长的双眼带笑,“何事?”
  包慈的心神微震一下,男人也能笑得如此好看……
  他连忙低头,“王爷有请。”
  宁无心起身,拉了拉衣服,背起药箱,“走吧。”
  包慈连忙在前面带路。
  包慈这十几,过的有点胆战心惊。
  王爷十几日前,在卧室窗边被雷劈了。
  先不说这雷劈得如何诡异,王爷被劈了以后又如何完好无损,连王爷之后的性情,都变化的十分之巨大。
  王爷一醒来,就喃喃自语,“看不见了……”
  包慈纳闷,王爷的眼疾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十几年来就从没有看见过。
  接着,王爷又几次三番问自己是谁,身在哪里。
  众人暗地里猜,王爷不是被雷劈得傻了,就是失去了记忆。
  接下来的几日,谁都能感觉到王爷的脾气有点暴躁。
  虽然他没有摔东西,也没有打人,但是很明显的,他就是一直在生气。
  这和之前王爷温和的性格大不相同。
  再过几日,王爷把身边的侍女换下去了,反而让他和几个小厮照顾起居。
  按照王爷的说法,男女授受不亲,他实在不习惯。
  都被服侍了二十几年了,现在才不习惯?
  包慈擦擦额头,最让他感到不适应的,是王爷突如其来的超强分析力和对细节的注意程度。
  那天一早,王爷对他说,“你今天不必服侍,回去养伤吧。”
  包慈一呆,王爷眼瞎,怎么知道他脚崴了?
  他实在好奇,就斗胆问了出来。
  王爷道,“你走路脚步声一深一浅,又有淡淡跌打酒的味道,当然是腿受了伤。方才你为我梳头,身体重心偏左,我看你应该是伤了右脚。”
  包慈惊异无比,他连忙嘱咐服侍的诸人,无论前一天晚上是喝酒,赌钱还是玩姑娘,都要十分小心,第二天一定要把身上的痕迹全部去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最让他感到无奈的是,今天早上,王爷把他的名字给改了。
  包慈本来叫旺福,是个十分喜庆的名字,王爷却觉得俗,给他改了名,说是里面含了自己所景仰的两位大人物的名字,叫自己兢兢业业,不可玷污了此名。
  包慈心里想,什么大人物啊……
  再这么折腾下去,能活着也就不错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档口,两人已经来到了和王严云启的卧房门口。
  包慈在门口站定,“神医请进。”
  宁无心微微一笑,起步走进了和王卧房之中。
  卧房很大,装饰并不奢华,颜色十分淡雅,以白色和蓝色为主。屋里的另一边,摆了一柄琴和几种宁无心也分不太出的乐器。
  一个男子坐在床上,背脊挺直,样子十分庄重。
  宁无心呆了一下。
  这男子,长得还真是不错。
  虽然并不是他最为疯狂的孔武有力型,却身材高挑,骨架匀称。
  那一张脸,温和儒雅,英俊中又透出书卷味,还真是很有味道。
  只不过,这男人脸上过于严肃的脸上微微露出不耐之色,与他俊逸的外表有些相悖,甚至与整个房间的装饰也相悖。
  这个男人,这不像是个在乐器中陶冶情操的人。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带给宁无心视觉上的享受。
  来看病,还是个美男子……
  就算只能远观而不能亵玩,也不虚此行……
  宁无心目不转睛的看着严云启的俊脸,温声道,“草民宁无心,来为王爷看眼睛。”
  眼睛看不见也好啊,自己怎么看他都无所谓。
  只听严云启沉稳的声音传来,“宁神医请坐。”
作者有话要说:  
 
  ☆、【案件一】小杏之死
 
  严云启闻着宁无心身上散发出来的药香,听着他温和的说着话,这十几天以来的暴躁心情稍稍得以平静。
  他本来是西部昭国的大理寺卿,生平断案无数,人称“断狱神手”。
  没想到,那天晚上他在院子里思索案情,就无缘无故的被雷劈了。
  醒来之后,他惊异的发现自己成了南部舜国的和王严云启。
  这其中的诡异之处,他自然不能解释。
  只不过,重生也好,附身也好,这个严云启,偏偏是个瞎子。
  倒也不是全瞎,只是什么都是暗暗的,微微能看见个轮廓,却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一生以查案洗冤为目标,现在这种情况,自己毫无用武之地,虽然衣食无忧,但是和废了似的差不多。
  一想到这些,他就心里有些暴躁。
  眼前这个宁无心,是自己的皇兄,当今的皇帝请来的。
  这次叫他来,是因为舜国大大小小成名的神医都已经为和王看过眼睛了,都说没得救。
  只有这个宁无心,因为年轻,成名只有二三年,还不曾为他试过。
  严云启心里已经不抱有希望,但是皇帝叫来的,他也不能拒绝,走个过场就算了。
  宁无心检查完毕,心里直叹可惜。
  和王的眼疾,只怕是生母怀胎时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落下的。
  要是和王出生以后立刻治疗,尚可恢复。
  只不过当时耽误了,现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宁无心可以勉强让他的视力提升一些,却不能有很大的进展。
  他在心里思索着如何措辞,既不能显得自己太无用,也不能让和王期望太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