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实习皇帝 作者:梨花烟雨

字体:[ ]

 
《实习皇帝》作者:梨花烟雨
 
文案:
 
华洛坐在龙椅上,呆呆看著手上的加急战报。
虽然敌军撤退是让他高兴,但他仍然有想哭的冲动……
同样身为九五至尊,自己苦苦支撑三个月还险些亡国,
那个该死的轩辕桓,竟只派军队助战十天就大获全胜!
呜~~连亲弟弟都看不下去,
二话不说便把不像样的大哥打包送往友国学习『怎么做皇帝』!
老师还能有哪个?
不正是那个阴险讨厌的轩辕桓?
轩辕桓嘴角扬起一抹邪笑——
那个满怀妇人之仁的超级笨蛋实在不适合做皇帝,
他傻呼呼的单纯与善良早已撩动自己堕入黑暗的心。
所以为了他的国民著想,怎么也不应该让他回去……
这下轩辕桓一定要冷静,制定好详细的作战计划,
要把那个实习皇帝的身心都一举成擒!
 
第一章
 
 
  凉风习习,吹得水面上的遮天荷叶宛如一道道碧浪般起伏不定,当中无数只挺拔的或粉或白的荷箭,为本就秀丽无比的湖光山色凭添了几分生趣。就连空气中漂浮著的,仿佛也都是属于荷叶特有的淡淡清香。
 
  这本是一派难得的怡人风光。如果没有「观碧亭」里那两个正在互瞪著的皇室贵族的话,相信所有陪侍而来的太监宫女们,此时都应该舒舒服服的穿梭于青山碧水之中,绝不会象现在这样惶恐的跪了一地。
 
  「朕为什么要发兵去救那个弱的不像话的山月?而且还要结下像『大泽』那样的强敌,我们可一直都是友好邻邦,你不要忘了。」轩辕桓极力压制著怒火,以保存自己少的可怜理智不做出破坏皇帝风范的失常举动。
 
  「它攻打山月,就不再是我们的邻国。」轩辕持理直气壮的吼回去:「总之,我们必须发兵救山月。」
 
  「给朕一个理由,理由。」轩辕桓的手开始颤抖,再这样下去,他不保证自己会不会掐死这个最疼爱的弟弟。
 
  「因为寒烟哭了,他从知道这消息后,每日里就茶饭不思,虽然他不肯让我发觉,但我知道他每天夜里都睡不好,有一天晚上还偷偷的哭了。为了寒烟,我也一定要救山月。」轩辕持半步不让,原因是他认为这个理由已经足够充分。
 
  「这是什么狗屁理由?」轩辕桓再也顾不得什么皇帝气质,很不文雅的吼出一句粗话。想想就让人火大啊,民间那句话怎么说来的,『小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真是一点都不错,他这个弟弟自从娶了素寒烟后,就完全忘记了大风才是他的祖国这个不争的事实,开口闭口就是寒烟山月,老祖宗怎么也不显灵教训教训他这个不肖的子孙。
 
  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充分吗?轩辕持愤恨的想,他的寒烟哭了,哭了呀。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你知不知道寒烟很伤心?他很伤心。」他再次强调,却在轩辕桓一句暴怒的「他伤心关我什么事?」中认清了残酷的现实。
 
  对啊,自己是急疯了,一心只想让寒烟放心,却忘了皇兄又不爱寒烟,怎能为此答应这么重大的事情。轩辕持的脑筋终于转过弯来,一事通百事通,他忽然呵呵的笑了:「皇兄,你以为山月亡国后,那个华洛就不再是皇帝,你也就可以遂心如意了是吗?」
 
  「你……你胡说什么?」原本中气十足的声音陡然间降低了八度,而且语句也不连贯,配上目中一闪而逝的惊讶狼狈,种种迹象表明,自己猜对了。轩辕持无比欣喜的想。
 
  「皇兄,山月那个皇帝的确很笨,你以为那么笨的皇帝会识时务的流亡到你这里寻求援助,然后卧薪尝胆以求复国吗?他若有这份机变,山月还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倒觉得以身殉国比较像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呢。」成功的抛下诱饵,果然见到向来深沉内敛的皇兄竟露出了些微的慌张。
 
  「他……他会……笨成这样吗?」虽然是问句,心中却也觉得轩辕持说的可能性更大,轩辕桓心中一阵懊恼:情人眼里出西施,自己是不是有些高估那个笨皇帝的才智了。
 
  「当然会。皇兄,像我们家寒烟那么聪明的人,都宁死不肯出卖故国,更何况是那个笨皇帝。我敢拿人头担保,以身殉国这种蠢事不够他干的。」所谓打铁要趁热,看皇兄的脸色,这事儿大概成了。至于那个倒霉的大泽盟国,他才懒得理会呢,要怪只怪他们眼子不够亮,竟敢做出让寒烟落泪的蠢事,哼哼。
 
  「那……那就发兵吧。」轩辕桓权衡再三,终于做出了重大的决定:「嗯,寒烟才死而复生不久,身子确实不能遭受太大的打击,再怎么说他也总是我的弟媳,不能眼睁睁的把他往死路上逼,对不对?」他很无耻的转变为一副关怀面孔来为自己的不合理行为做解释。
 
  轩辕持很想问那刚才说「他伤心关我什么事」的人是谁,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免得招来「恼羞成怒」的反效果,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吗?呵呵,这回可以让寒烟放心了,他的寒烟呀,这几日足足瘦了一圈,让他心疼死了,一定要好好的补一补才行。他在心中列著各种药膳补汤的菜谱,而旁边的轩辕桓则开始考虑另外可以收服华洛的方法,兄弟二人各怀心事,完全忘了那些辛苦跪著的苦命太监宫女。
 
 
  怎么……怎么可能会是这种结果?华洛坐在龙椅上,呆呆的看著前线送来的加急战报,虽然敌军狼狈撤退是让他很高兴,但比起这个,他更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老天,这还有天理吗?他绞尽脑汁,全力以赴的同那个大泽打了三个月的仗,国力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损失,可是事情却还是一点一点的向著亡国的方向发展,而轩辕桓派来的军队竟然只用了十天的时间,就让大泽签下了停战书。十天呀,他们派来的甚至不是大风国的精兵,而且只有几万人,元帅也不过是个上将军而已。天呀,那个轩辕桓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看他明明就是个阴险讨厌的家伙,为什么却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难道真是人比人,比得死,货比货,得扔吗?老天也太不公平了,我明明就是这么的努力啊。可怜的华洛陷在了深深的苦恼及对老天的无止境抱怨中。
 
  「你光在这叹气抱怨有什么用,有这功夫倒学学大风国的皇帝啊,难道你要人家派一只军队常驻在我们边疆帮我们守卫国土吗?就算你想,我看那个轩辕桓也不敢把军队交给你管理吧。」清脆悦耳的声音出自缓步行来的少年口中。
 
  华洛怒瞪了一脸不屑的弟弟一眼,这小鬼还是老样子,努力挑出自己的毛病然后加以冷嘲热讽,他现在很伤心啊,难道华越他就不会安慰安慰自己,让他也体会一下兄弟情深的感觉吗?呜呜呜,老天对自己也太不公了。
 
  「那个大风的皇帝很坏你知道不知道,又狡诈又阴险,看著就让人不舒服。」华洛努力的抨击著轩辕桓,却被自己的弟弟一句话堵在了那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大风在他的手里越来越强。皇兄,我怀疑上次轩辕持攻打我们时,因为寒烟的关系根本没尽全力,甚至连一半的实力都没有发挥出来,你难道就不想将山月也变成像大风那样的强国吗?」
 
  承认弟弟说的都是事实,华洛颓丧的垮下肩来:「我都努力了这么多年,山月还是老样子,想变成像大风一样,在我这代是别指望了。」
 
  华越眼中算计的目光一闪而过,忽然笑道:「皇兄,你真笨,眼前不就有现成的例子可学吗?那个大风的皇帝既然肯发兵救咱们,就说明对我们没有敌意,何况还有寒烟在那边支持著,你就委屈一下,到大风皇宫跟轩辕桓学学如何当好一个皇帝不就行了吗?」他面不改色的说出天方夜潭般的建议,成功让华洛当场石化。
 
  虽然是极力反对,但华越搬出了家国天下等种种重压,接下来的几天里,又有好几个大臣都加入了劝说的行列。华洛眼见反对无效,只好紧紧抓牢最后一棵救命稻草:「国不可一日无君,我若走了,谁来主持朝政?」
 
  事情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华越无比激动的想,果然,就听大臣们齐声道:「就让二殿下先代为管理几天,等皇上回来,再带领我们开创山月的盛世。」
 
  已经无法再挽回了吗?华洛欲哭无泪的想,单纯善良的他甚至没想过弟弟这种举动具有重大的篡位嫌疑。华越看著神色沮丧的哥哥,再度叹了口气,如果可能,他也不想走这一步,可是看看,那个哥哥哪有一点当皇帝的模样和威严。再这样下去,山月确实会和乐融融没错,只是亡国的命运也随时都会降临,身为皇族的一份子,他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走吧,我陪你回去收拾东西,寒烟那边我已经写信过去了。」华越拖著不情愿的皇兄回寝宫,一边安慰道:「轩辕桓虽然阴沈,但有寒烟在,他应该不会欺负你的。你要抓紧这机会好好偷师学习知道吗?」嗯,虽然哥哥的性格有些象绵羊,但那个轩辕桓应该没空理会他才对。
 
  就这样,华洛被自己的弟弟用包著糖衣的炮弹成功射到了山月。
 
  皇宫的大殿里,华越舒服的躺在龙椅上,身边是心腹大臣有些忧虑的脸:「殿下,这么做真的没问题吗?轩辕桓可是个冷酷之辈,万一他对皇上动了歹意,抑或皇上学会了他的冷酷,回来对付你怎么办?」
 
  华越嗤笑一声道:「别说这种杞人忧天的蠢话,有素寒烟,轩辕持是不会让轩辕桓对付皇兄的,皇兄和轩辕桓,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他永远也学不会对方的手段精明就是了。过个一年半载,我就登基,到时再把他接回来,让他舒舒服服的过日子不就成了吗?放心放心,事情会一直按照我的预料发展的。」华越自信的道,此时的他万没有想到,事情完全没有照他的预料发展。
 
  「你……你说什么?」一向死气沉沉的南书房内,忽然传来了一声前所未有的大叫,更令众多守在宫外的太监惊讶的是,这声大叫不是发自轩辕持口中,而是那个向来稳重的连被石头砸了都不肯吭一声的皇帝主子。
 
  善于占卜的太监总管刘言掐指算了算,一脸的不解道:「不对啊,今儿不是什么黑煞日,也不是阴期,陛下不可能见鬼,那怎么叫的这么大声呢?」
 
  英俊的贴身侍卫斐雨不屑的看了这个向来喜欢故作神秘的太监一眼,叱道:「笨蛋,皇上就算见鬼,也该是鬼叫才对,能让陛下如此失态的,绝不会是简单的事,嗯,搞不好是大泽被我们打败,一怒之下开始攻打我们。」
 
  门外的太监们苍蝇般的议论纷纷,门内的轩辕桓也没闲著,轩辕持从没看过这个从小就被培养的没有任何感情的皇兄象此时这样丰富的表情。
 
  「你说那个华洛要来大风?他要来跟我学习怎么当皇帝?」轩辕桓抓著他的衣角再一次确认。
 
  「嗯,寒烟说大概这两日就到了。」轩辕持笑著点头,忽然凑近轩辕桓道:「皇兄,你会教他怎么当好一个皇帝吗?」
 
  冷静,冷静,轩辕桓,你一定要冷静。一只笨鸭子自动飞到了你的嘴边,没有白白放走的道理,因此你一定要冷静,制定好详细的作战计划,务必要一举成擒。轩辕桓松开手,语气恢复一向的冷冽,衬著嘴角的一抹邪笑:「你说呢?」
 
  轩辕持惊讶的看著皇兄在瞬间就收起不小心流露出来的真感情,不得不佩服这种登峰造极的伪装本领。嗯,看皇兄的目光,那个自动送上门来的笨皇帝是躲不过即将发生在他身上的惨剧了,轩辕桓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没有到不了手的。太清楚自家哥哥的恶劣,轩辕持只担心将来自己要怎么向寒烟交待,或许他该适当保护一下自家老婆的故人才对。同时也好保护自己不会在将来的某一天被老婆大人踢下床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