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亡国之奴 作者:蓝刹

字体:[ ]

 
 
楔子 
  奴隶,在这个战争不断的年代里,是最低廉的消耗品和劳动力。当强国攻陷一个城池后,就会获得一大批廉价的奴隶,然后王会根据功绩而把奴隶赏赐给各阶级的贵族们。 
  而这些奴隶中,也有曾经贵为人上人的贵族,甚至皇族,如果他们肯安分守己,或许困苦、或许卑下,但起码他们能够活下来。可是,对于自幼娇生惯养的贵族皇族来说,这是一种侮辱、一种对自尊的抹煞,所以,自然会努力的抗争,而等着他们的结果,当然也只有死亡…… 
 
  第一章 
 
  蓝斯洛·维尔斯康·奇尔德诺·贝亚尼迪·亚迪司,他曾经是个贵族,而且还是贵族中的贵族,他是亚夕王国的皇太子。不过那曾经耀眼的名号,早在他国家灭亡后而烟消云散了。他现在只不过是个奴隶,而且还是很便宜的那种,因为在身材普遍高大的埃西莫帝国的人来说,的身材实在是太过娇小了一些,而且体质过于荏弱。如此肩不能担,手不能拎的模样,在众多奴隶中只能算是次等品。 
  不过他是个非常合作的奴隶,因为他知道一个亡国之民是没有权利说不的,即使他曾经是位居人上人的皇太子。 
  他很安分也很认命,也因此他即使他换过无数个主子,不管他曾经的主子们最终的结果如何(也许战死,也许与他同样沦为奴隶),他都能在安稳幸存下来。因为他从不抵抗那些前来接替的新主人,而他也没有什么忠诚的概念。他是个听话、老实,甚至可以算是奴隶中的模范。所以他在众多主人眼里是个好奴隶,也许他身材不够高大、也不够强壮,可是他听话,很能满足身为主人的那种优越性,所以至今他的奴隶生活过得还算过得去…… 
  “蓝斯洛……蓝斯洛……你在吗?”清脆的声音在奴隶的住地里回荡着,身穿一身雪白的纱衣的,侍女娜娜正拎着自己的下摆站在一间低矮的石房前。 
  “是的,我在……”撩开脏旧的垂帘,蓝斯洛弯腰跨过门坎走了出来。 
  “有什么事情吗?娜娜小姐……” 
  “唔!这里好脏啊!”微皱秀气的眉娜娜用手遮住小巧的鼻,轻声抱怨着。 
  “呵呵!这里是我们这些卑下的人住的地方,实在不适合尊贵的娜娜小姐您出入的……”蓝斯洛神色不变,出声安慰道。 
  “嘻……什么尊贵的小姐,人家也不过是主人的侍女罢了……”被蓝斯洛捧得非常舒服的娜娜,轻笑的回应道。 
  “在我的眼里,您就是尊贵的小姐……”蓝斯洛知道眼前的少女或许只是个侍女,但她的身份却比永无自由的奴隶们要高的多得多,起码她是自由的。 
  “好了好了,你就不要捧我了,我是来传达主人的命令的……”扬了扬手上透明手帕,娜娜开始进入正题。 
  “啊!伟大的主人,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来效劳的吗?”双手交叉蓝斯洛微微俯身,表示对主人的无限尊重。 
  “是这样了,今天主人要举办一场纯贵族酒宴,招待身份尊贵的客人。你知道了,这种酒宴是不允许女子出席的,所以,自然让我们挑选一下干净温顺的少年去服侍。我呢!就跟总管推荐了你,你好好干啊!弄好了,能留在大宅里,以后你就不用那么操劳。要知道,你的体质实在不适合下田劳作……”娜娜稍稍凑到蓝斯洛身前低声说道。 
  “啊!那实在是太感谢,娜娜小姐您了……”蓝斯洛感激涕零的望着娜娜。 
  “哎哟!没什么了,你谢什么!上次要不是你帮我找回遗落的宝石腰带,我还不知道会受什么惩罚呢?”娜娜再度挥了挥手回答道,眼角掠过蓝斯洛身后平台晒放着的药草,看那还是叶子上布满露珠的草药,她忍不住追问道:“我说,蓝斯洛啊!你还在照顾你那个没有的上任主人啊?!” 
  “啊!主人他……啊不,吉斯他的身体不是很好,又不适应这种生活,所以最近有些发烧,我早上上山采了些药草来,希望他能退烧…… 
  “你啊!就是善良,就你那个主人,以前也没少打你,现在他落魄到与你平起平坐的地步了,还老以为自己依然是以前的他。也就只有你还肯如此尽心的照顾他,其他人,早就不理他……” 
  “他也终归曾是我的主人,照顾他也是正当的……” 
  “唉!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愚忠的奴隶……” 
  “啊……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希望他能够……”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了,你快准备一下,到总管哪里去报到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呢!对了,你可以手脚麻利些了,要是你有个什么不妥,会牵连到我的哦!” 
  “我知道了,谢谢您,娜娜小姐……” 
  “嗯!我走了……” 目送娜娜背影渐渐消失在地平线,蓝斯洛回身挑了几株药草低头走进屋里。 
  既然是奴隶,自然不可能一人独享一个房间,蓝斯洛的房间也同样有其他人与他一同分享,不过他房间和其他奴隶的房间相比,人要少一些,只有两个人。而这两个人与蓝斯洛的关系也非常有趣,他们两人都曾经做过他主人…… 
  走进简陋的石室蓝斯洛先走到一旁的灶台前,把手中的药草扔进沸腾的水中然后轻轻搅动,随着药香越加的浓郁,他用手巾垫着端起药罐,倒满一旁有些残缺的饭碗,小心翼翼的端起走到墙角一张破木头搭起床铺,倒出一只手来轻轻拍了拍睡的不甚安稳,面色非常惨白的男子.。 
  “吉斯大人,起来喝药……” 
  “嗯……”男子张开眼睛厌恶的瞅了眼前肮脏的环境,再瞅了瞅蓝斯洛手上同样脏兮兮的饭碗,转过头去闷闷的回答道。“拿走,我不要喝……” 
  “吉斯大人,您不喝身体是不会好的,而且您也知道,这个奴隶舍是不养闲人的,如果你的身体再不好,恐怕会被……” 
  “蓝斯洛,就差你了动作快点……”一道粗鲁的吆喝声打断了,蓝斯洛未完的话。 
  “啊……知道了,我马上就来……”蓝斯洛站起身把手上的碗放在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凳子上,从柜子里找到唯一一件可穿的衣服换好。 
  “亚迈大人,能否帮我喂吉斯大人吃药……”临出门前墙角的另一面床上坐着的壮实男子。 
  “知道了,你去吧!晚了,你该受罚了……”男子挥了挥手表示听到。 
  “那我走了……”蓝斯洛撩开帘布走了出去…… 
  “……我说,我伟大的前领主大人,你是不是该起来了……”不像蓝斯洛那么温柔,亚迈走到吉斯面前,一把揭开盖在吉斯身上的破薄被 
  “你这个卑劣的奴隶……”吉斯不像开始病恹恹,精神十足的坐了起来,并中气十足的冲着亚迈大吼着…… 
  “哼!就知道,你是装病……”亚迈冷哼着转身走回自己的床铺坐下,抬眼斜睨了一脸愤恨的吉斯。“我说伟大的主人,你现在不也就是个奴隶吗?” 
  “你说什么……我是流着创始五英雄的迈狄斯英雄王血脉的后裔,跟你们这些奴隶相比,我简直是……” 
  “好了、好了,不要拿你的祖先来彰显你的高贵,我还是亚迈帝神王的血脉后裔呢?现在也不过是个奴隶罢了……”亚迈不耐的打断吉斯未完的话语。 
  “呃!”吉斯闻言一愣,不解望着眼前皮肤黝黑,言谈粗鲁的亚迈,会是传说中接近神的血统,亚迈帝神王的后裔。“那你为什么会……
  “很简单,战败……”亚迈莫可奈何的摊了摊手。“再告诉你一个事情,我曾是蓝斯洛的主人之一……” 
  “什么?”吉斯不可置信的望着亚迈。 
  “没错,我是第十七任,你是第二十任……” 
  “那……中间那两任都哪里去了?” 
  “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一个跟你一样,不肯面对现实,最后疯狂至死……另一个嘛!我没见过,听说是战死的……” 
  “那……” 
  “我告诉的意思是,让你面对现实,有道是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材烧。只要你活着,总比默默的死去好,是不是?” 
  “嗯!让我好好想想……” 
  “慢慢想了,我要上工了……对了,不要忘了把药喝了,那个可是蓝斯洛冒着生命危险。一早爬上埃斯比诺高峰采来的。” 
  “我知道了……”吉斯点了点头,神情有些压抑的回答道。 
  “嗯!那我走了……”亚迈拿起工具低头钻出石房上工去了…… 
  吉斯,扫视着眼前低矮的石屋,几张破扳子拼贴的床铺,石头搭制的灶台,歪歪扭扭的摆在墙边的衣柜,不用想衣柜里绝对没有几件可穿的衣服。狭窄的空间里唯一可看的就是那张四四方方的小凳子,上面还微微冒着烟的碗,据他这些日子观察所得,它应该是唯一的一个还算完整的碗。眼前的这一切,对于自幼就生长在锦衣玉食中的他,这是何其的难以想像的,想他家的马房都要比这里宽敞干净的多得多。 
  不能在想下去了,吉斯咬牙端起破碗闭气一口灌了进去,奇异的是当他放下碗时,嘴中的回味并不是苦涩的,而是淡淡清香和甜味。日金花!生长在险恶的山峰之颠,非常不易采集。但是它却是最好的药材之一,可是没有人肯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不知在何处生长的它。此时的吉斯只觉得心里一暖,突然觉得眼前的困苦终究会熬过去…… 
  蓝斯洛在跟着一群少年奴隶一起走进后院的一间大浴池,所有的奴隶都被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被推下热水中清洗身体…… 
  “好好洗,把你们身体上肮脏的灰尘都洗下去……”拎着皮鞭在浴池旁边大声哟喝的奴隶侍卫长,不停的挥动着皮鞭,随着那啪啪作响的声音,让池子里的少年奴隶们浑身一同颤抖着。 
  蓝斯洛,微微吐了口气舒服的撩起温热的水。有多久没有洗到热水澡了,自从他由高高在上皇太子沦为奴隶以后,就只能在冷水里清洗身体,像这种热水浴他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了。热腾腾的蒸气让他的身体异常的舒适,真想这么永远泡下去,可是他知道,这个是不被允许的。所以他利落的清洗干净了身体,就迅速的从水池里走了出来,拿起一旁准备好的白色麻布,手法熟练的裹在腰间并用腰带系好,奴隶在大宅内是不准穿上衣的。蓝斯洛刚准备好,拿着鞭子的奴隶侍卫长伸手把他,推到一旁准备就绪的其他奴隶身边。然后拿起鞭子向
水里挥去…… 
  “好了,都泡够了吧!懒猪们,现在都给我滚上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