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小的爱情 作者:东方烟

字体:[ ]

 
小小的爱情 by 东方烟  
 
 
第一章
炎阳高照、蝉鸣不绝,夏暑天里,行人躲著当空的烈日,步行在稀疏的树荫下。
苍府是江湖上名门大派,其门下子弟众多。由记得当年,苍府当家苍天海手握一把天峰剑,杀遍青露山霸王庄无人能敌,把个偌大的庄园,杀得是片甲不留,为当时武林铲除了一大祸害,被世人所传颂。
自此,苍府的声望可谓如日中天,诸多富家子弟投身苍府学习武艺,以期能如当初的苍天海般,获得天下人的赞赏和美誉。
话说今天是丑小小被卖进苍府的日子。
丑小小,没有名字,姓丑是因为他脸上长著一块黑斑,黑斑不可怕,可怕的是那块黑斑上长著一个个小疙瘩,有小有大,有充著黑血的,有接著红盖的,让人看之欲呕,见之害怕。名小小是因为他长得矮小瘦弱,黄黄的皮肤,干瘦的贴在骨上,没有一般北方孩子的壮硕,更像江南的孩子,似风一吹就要倒般。
贩子老板今天严厉的对小小说,不可以动不动就摔倒,不可以打坏任何东西,不可以违逆主人,这里不是以前待过的地方,摔坏东西打一顿,饿几餐就了事,不听话是要被处死的。
小小好害怕,小小其实很努力的在做事情,但小小真的搬不动那些大米袋、长木头,所以小小就老是挨打,老是饿肚子。小小有时都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活下去,梦里似有个美美的夫人叮嘱小小要坚强,无论遇到什麽事情都要活下去,那个美美的夫人真的好亲切,好亲切,小小最喜欢的就是在梦里,躺在美美夫人的怀里听著一遍又一遍的叮咛。
但是,小小很为难,小小好想听美美夫人的话,但小小又想快快死去,因为小小不想继续去吃路边嫩嫩的野草和脱落後脆脆的树皮。真的真的好为难呀!
小小站在苍府的门前,踌躇不定,还没决定是继续活下去,还是快快死掉好,就被狠心的贩子老板拽著细小的胳膊拖进了苍府那扇低矮的後门。
跟著老板,走过一条长廊,穿过一个拱门,又绕过一座凉亭,和一排厢房,当小小以为自己快被如此多变负责的回廊转晕时,不意身後被人推了一把,跄踉跌跪在硬邦邦、冷冰冰的大理石地面上。
“你就是丑小小。”一个苍老威严的女声在小小耳边响起。
跌跪在地上的小小不敢抬头,只把跪姿摆正後,便低著头不吭声。旁边贩子老板忙弯腰拱著手恭敬的应到:“给老夫人问安,他就是我跟您说的符合要求的丑小小。”
老夫人看了眼贩子老板,透著精光、不怒自威的双目吓得贩子老板立刻闭上了嘴巴,拱著身子站在一边。“丑小小,把脸抬起来让我看看。”老夫人继续说道。
小小害怕的看著一边的贩子老板,不知该怎麽做。
低著身子,贩子老板凑在小小的耳朵边骂道:“让你抬头就抬头,让你做什麽就做什麽,我刚说的你小子都没听进去吗!兔崽子,如果今天老夫人不要你看我回去不打死你!”
小小抖著身子把头抬了起来,生怕自己吓坏眼前这位连贩子老板都害怕的人。
当小小抬起脸怯懦的看了眼四周,耳边紧跟著响起一片抽气声。毕竟是武林世家,见多了缺胳膊断腿的,对於小小脸上的黑斑除了一开始的惊讶,也就不觉得什麽了。
小小终於看到坐在上位,被贩子老板称为老夫人的人。
一身锦缎珠袍,露出的衣袖边镶著金丝,半百的发梳成高髻,精睿的目光正看著丑小小。小小连忙低下头不敢放肆,静静的跪在地上等著面前这位小小所见过最严厉、最高贵的老夫人发落。
“嗯──不错。你可以下去了,银子王管家会给你。”老夫人摆摆手让贩子老板退下。
小小以为是在对自己说,忙爬起身子准备离开。“你站起来干嘛!给我跪好!”贩子老板在丑小小单薄的双肩上一按,小小支撑不住又跌在了地上,虽然如此,小小也没有怨言,只是赶忙把双腿并拢端正的跪在地上。生意成功的惊喜,让贩子老板也懒得继续骂下去,点著头哈著腰,退著身子出了厅堂。
“翠儿。”
“在。”站在老夫人身後,穿著翠绿裙衣的丫鬟走上前,福了福身。
“给他准备个面纱,洗个澡,换身衣服,送到少爷那里去。”
“是。”翠儿又福了福身,领著丑小小退了下去。
就这麽三言两语,丑小小的命运就被决定了。不过小小还是很高兴的,因为这是记忆里第一次洗的一个又热又舒服的澡,还是第一次穿上绿色的,摸上去柔柔的,很整齐的新衣服,哦,脚下还有双布鞋呢。以前小小可是常常光著脚丫到处干活,好点的时候有穿过不合脚的草鞋,不过就是老磨破皮。洗完澡头发也被梳得整整齐齐,还给挽了个可爱的童髻。还有还有,小小吃了好好吃的糖糕糕,真得好好吃,害得小小一直吃一直吃差点撑破肚皮。
最後美美的姐姐给小小!上了半截面纱,遮住了脸上的黑斑,露出一双小眼睛,小小好奇的照了照铜镜,心里可开心了。这样小小就不会吓到别人了。如果以前早点想到这个办法,小小说不定也能交上好多好多的朋友,就像最喜欢自己的老叔头一样。(老叔头,以前小小乞讨的时候遇到的乞丐小头头。)
想著想著小小又有点怀念起和老叔头在一起的日子了,因为那是唯一一段小小记忆里可以称得上美好的日子,不用被人打,不用做苦力,只要从那些穿著漂亮的人身上取下一个小袋子交给老叔头就可以了,还可以吃到黄黄的馒头、剩下的米饭,有时候还可以吃到肉骨头呢,真的真的好幸福呀!小小努力回忆著那段一去不复返的日子。
“晓小,以後你就叫晓小,姓晓,晨晓的晓,名小,大小的小,记住再没有什麽丑小小,只有苍府的晓小,知道吗?”美美的姐姐摇著腰走在小小的前面不停的叮嘱著。
小小不就是小小吗?小小,哦,该叫晓小了。晓小的小脑袋实在听不明白,但牢记著贩子老板的话,别人让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的原则,还是点了点头。
“你现在是少爷的书童,少爷上哪儿你就要跟到哪儿,少爷让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少爷骂你打你,你也要受著,我们做下人的只要听主人的话就行了,其他的不要乱听、乱说、乱想。”
晓小还是不明白,但最少懂得让你做什麽就做什麽,这个和贩子老板说的一样,晓小还是知道的。
光顾著记话,而忘记看路的晓小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过了多少门,穿了多少廊,等记起要看路的时候,已经停在了一间敞开著大门,内里摆满著书籍,墙上挂著看不懂的字画,桌上置著一些小小圆圆亮亮的石头,还有个放著一个长长方方木头的房子前。
“翠儿!今天怎麽有空上我这儿来。”房里走出一年约十七八岁的俊秀少年,身穿白色长袍,腰坠青色温玉雕琢的龙凤呈祥,头戴白色四方巾,明眸皓齿,风度翩翩。
“翠儿给少爷请安。”翠儿明媚的大眼睛向著少年眨了眨,送了个秋波,继续说道:“少爷,这是老夫人让我给您送来的新书童,您可别又把人给吃了!”翠儿特别加重了“老夫人”“吃了”两字,吓得身後的晓小小腿直哆嗦。
吃人,眼前美美的哥哥会吃人的,晓小怎麽办,晓小好怕,可是,可是贩子老板说要听话,美美姐姐说也要听话,晓小,晓小会,会听话的,那个只要美美的哥哥咬的时候不要太疼,晓小还是能忍受的。晓小躲在翠儿身後害怕的看著面前的少年。
“就他?还!著面纱,怎麽怕我看了被迷上?”俊秀少年从翠儿身後拉出晓小,上下打量著。
“啪──”晓小就觉脸上一凉,面纱已被面前的少年硬扯下,拿在了手里。
“啊呀!这麽丑,这死老太婆怎麽找个这麽丑的人来我做书童,是不是想让我每天吃饭的时候好少吃点呀!”俊秀少年把手中的面纱往晓小身上一丢,拍著胸脯骂道。
晓小捧著面纱,手忙脚乱的想把面纱!好,不要吓到美美的哥哥,可是越弄越乱,好不容易在美美姐姐的帮助下才弄好的晓小,低著头不敢看面前的美哥哥。
“长得难看,身子又矮又小,皮肤看著就知道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真不知道那老太婆在想什麽,竟然给我找个这麽丑的书童,我以後出去怎麽见人。对了,翠儿,他叫什麽。”俊秀少年绕著晓小继续打量著。
“叫晓小,晨晓的晓,大小的小。”翠儿站在一边应道。
“晓小。名字还不错,我知道一定是你这小丫头取的。”俊秀少年满脸微笑看著一边的翠儿,翠儿巧笑倩兮的说:“那都是少爷教的好。”
“翠儿的嘴好甜呀!”俊秀少年走到翠儿身边搂著她的柳腰,轻点著翠儿的朱唇。羞得翠儿转了个身脱出少年的怀抱柔声道:“今天不行,一会儿老夫人还找我呢。”
“走吧,走吧,就知道你们都是些没良心的,看到我和个丑八怪在一起,心里一定偷著乐。”少年假装哭丧著脸说著。翠儿走上几步,在少年脸颊亲了下,趁少年没回神,!著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离开了书房。
少年无奈的摇摇头,回头看著晓小说道:“晓小,以後我就是你主人了,我让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除了我说的你谁的话都不许听,记住了吗?”
又是让你做什麽就做什麽,好像很多人都喜欢说这句话呀!晓小心里觉得很好玩,但头还是没忘认真的点著。
“我叫苍茫月,你叫我月少爷,省得和其他搞混了。”苍茫月认真叮嘱著,晓小在一边点头,一边用心记著。
寂静的苍府後院里,只听见一人似自言自语般说教著,另一人站在旁边时不时的点几下头。
 
苍府,靠山而建,临水而筑,兼具山的雄伟,水的玲珑,府内松柏高耸,柳枝婀娜,九曲长廊如游龙曲伏,内里云墙巧隔,令楼台雅阁自成一格。
苍府到底有多少大,有多少人,晓小自己也说不清,跟著翠儿姐姐熟悉了几天,他还是数不过来,只记得正门进来是接客的前厅,老爷夫人小姐少爷们住在西面,月少爷喜欢清静住在东面,後面住的是苍府收的徒弟,下人们住在西面靠北的角落里,本来他也要住那里,可是月少爷嫌叫起来麻烦,就住到了少爷卧房的隔壁。至於书房、练功房、後堂什麽的他也搞不清位置,反正出了卧房他就跟著少爷走,也不用烦心记那麽多。
其次让晓小头痛的是苍府里的人,好多好多,多得晓小使出吃奶的劲儿也记不住,没办法,十根手指头只能记十个人,晓小只能挑顶重要的人记。
手手摊开,从右手大麽指到左手大麽指,依次是:
老夫人,顾名思义就是很老的夫人,反正府里人都这麽叫,晓小也就跟著叫。别看大老爷是苍府的主人,但是老夫人却是这个苍府最最有权威,最最利害的人,整个苍府上上下下没有人不敢听她的,她的话没人敢不听,就连少爷也不敢,据说不听老夫人话的人现在都躺在苍府後面的山林里呢!
大老爷,也就是苍府现在的主人,同时也是少爷的爹爹,是个很严肃的人。他的眼睛和少爷的很像,都会发出很亮很亮的光。
二老爷,大老爷的弟弟,少爷的叔叔,一天到晚在外面忙,一年也见不著几次面,所以晓小也不知道他长得什麽样,听烧柴火的黑狗说,和大老爷很像,到底像到什麽程度,晓小还是无从得知。
大夫人和二夫人,是晓小见过最美最美的夫人,虽然不能和晓小梦里的美夫人相比,但也差不了多少,尤其是大夫人,笑起来就像少爷门前花坛里的牡丹,至於二夫人,就是牡丹旁边的月季了。
其他人就是少爷、大小姐、三少爷、四小姐、小少爷了,每天早上都能看见他们,和少爷不太像,少爷更像大夫人,而他们都比较像大老爷,除了大小姐,其他少爷小姐都很喜欢和少爷一起玩,但是少爷好像很讨厌他们,每次他们一来,少爷都会一脚把我踢出去让我挡著,还命令我找个理由打发他们,但是晓小是个诚实的孩子,是从来不会撒谎的,所以每次他们都趁晓小想理由的时候自己跑进去,害得晓小一次次被少爷骂。
唉,晓小真的好没用啊!
“晓小!晓小!晓小!”苍茫月站在书房门前不耐的瞥了眼坐在台阶上的晓小,心里那个气愤呀!
这个丑八怪占了书童的位置不说,连点书童的样子都没有,即不会写字,也不会磨墨,除了跟在自己屁股後面四处跑,其他的什麽都不会,就连花瓶都当不了,真不知道那个死老太婆买他回来干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