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珍珠泪 作者:任雪

字体:[ ]

 
 
 
内容简介:
 
  珍珠被作为宫人送进宫的时候只有八岁。 
  粉雕玉琢,皮肤细腻滑嫩得象颗珍珠的男孩,从进宫第一天就得到圣上的赐名——珍珠。 
  同时也被要求为五年后的临幸开始接受调教和训练,务必使男孩子逐年长硬的身体象女孩一样柔软和具有弹性。 
  分配到玉宫当宫人只不过是名义上的安排,实际上有五个专职的下等宫奴和一个管事嬷嬷专门负责他的课业。 
  皇帝在珍珠的脑海中是一个面色赤红痴肥的老人,花白的胡子,庞大的身躯。 
  至于其它,珍珠没有看清楚,也不想看清楚。 
  送进宫之前的主人仔细地叮咛过:如果想保住性命就什么也不要看什么也不要听,听他们要你听的每一句话,做他们要你做的每一件事。 
  珍珠想,正是这句话使得自己在入宫门的时候,避过了其它孩子因为直视王爷而藐视王室的罪责,得以保住性命吧。珍珠更把此言奉为圭臬。 
  五年的宫中岁月中从不多看半眼,从不多说半句,得到宫里各位主子的青睐。
 
 
 
[b]
 
以下摘自网友简介
  
简介:皇帝昊爱珍珠,却无法在后宫之中保他周全。最终,珍珠出家。
  
后宫中的勾心斗角,不过化作一滴珍珠般的泪。
  
甚为娈童,于礼教于世俗都全无容身之处,珍珠的凄惨似乎是必然。
  
纵观历史,龙阳之好,分桃之亲,断袖风流,那些或单纯或复杂的美少年似乎都未得善终。
  
后宫中容不下真挚的爱恋,容不下纯粹如南海珍珠般不掺丝毫杂质的真心。
  
珍珠的悲惨在于他是男儿身,所以注定不容于世;在于他的美丽,
  
必然勾起男人的欲望女人的妒嫉;在于他用了真心,所以要生受思念的肝肠寸断彻骨之痛。
  
昊的无奈在于他是帝王身。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却无法拥有纯粹的情感。
  
后宫中的女人们一朝暖一世凉,牺牲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妄求皇帝垂青,
  
最后红颜变苍颜,青丝变白发,凄苦一生孤独无数,珍珠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
  
他目睹了玉妃的失宠寒妃的死亡,或许他对后宫有着本能的恐惧与抗拒。
  
他爱昊,却只在不能自已时;他爱昊,所以不能容忍自己的肮脏。
  
身为君王,昊是无奈的。他的爱情举世瞩目,世人不会容忍一国之君宠幸一个娈童,
   
他甚至不能保护珍珠使他避免成为后宫纷争的牺牲品。
  
君王不能多情,问君能有几多愁的回答只有一杯鸩酒。
   
任雪的文,字里行间有一种压抑的悲哀,隐忍的无奈。
   
后宫间的舞殿冷袖,风雨凄凄,宛如抽起万丈凌霄花,扬起飘雪如羽,盖一世芳华。
 
 
[/b]
 
 
珍珠泪 BY 任雪 (虐心+虐身) 
 
    
第 一 章 一 
  珍珠被作为宫人送进宫的时候只有八岁。 
  粉雕玉琢,皮肤细腻滑嫩得象颗珍珠的男孩,从进宫第一天就得到圣上的赐名——珍珠。 
  同时也被要求为五年后的临幸开始接受调教和训练,务必使男孩子逐年长硬的身体象女孩一样柔软和具有弹性。 
  分配到玉宫当宫人只不过是名义上的安排,实际上有五个专职的下等宫奴和一个管事嬷嬷专门负责他的课业。 
  皇帝在珍珠的脑海中是一个面色赤红痴肥的老人,花白的胡子,庞大的身躯。 
  至于其它,珍珠没有看清楚,也不想看清楚。 
  送进宫之前的主人仔细地叮咛过:如果想保住性命就什么也不要看什么也不要听,听他们要你听的每一句话,做他们要你做的每一件事。 
  珍珠想,正是这句话使得自己在入宫门的时候,避过了其它孩子因为直视王爷而藐视王室的罪责,得以保住性命吧。珍珠更把此言奉为圭臬。 
  五年的宫中岁月中从不多看半眼,从不多说半句,得到宫里各位主子的青睐。 
   
  玉宫的前任主子,玉妃娘娘,在珍珠的脑中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像。 
  唯一记得的是泛着微酸的阴液。 
  皇帝,是个急色皇帝。 
  每当宣召哪位妃子,来到宫里就要直接享用妃子的身体,怕自己进入时紧窒的疼痛也怕妃子哭叫声难听嘈耳,必有专职小童舔弄*部直至湿润,大驾才会临幸。 
  珍珠在玉宫就专司此职。 
  玉妃得宠那两年,珍珠不知道吞了多少玉妃的爱*。 
  年幼的男童跪在腿间,玉妃被两个阉人扶住,任由珍珠舔弄,玉妃却是个冷性子人,常常要舔半个时辰以上才会有些动静。 
  最开始年轻的女人因为面皮薄还挣扎着不肯,后来弄得多了也渐渐习惯,任由珍珠湿热的舌尖在自己最隐蔽处出入。 
  有一次皇上临幸完,不知为何,突然忆起玉宫里的珍珠,急召来见。 
  珍珠恰好在接受调教,在嬷嬷指掌的调弄下,全身泛起粉色珍珠的光泽,分身被绑成柱状。 
  皇帝召见哪敢拖延,四肢还缚着来不及解开就被送到帝王面前。 
  珍珠垂下头施礼,露出滑润的后颈,珍珠似的可人儿令皇帝双眼一亮,差一点在玉宫硬生生要了才十岁的他。 
  好在玉妃正在红紫尖头上,怕皇帝迷上一个小孩子自己失宠,拉着手臂死也不让他享用小童。 
  皇帝被劝得烦极,也怕珍珠后面孔道太过窄小弄疼自己,只得作罢,面色难看到极点,最后还是近身亲侍出的主意,只令珍珠舔弄玉妃,把玉妃逗弄得骚痒难禁,- yín -叫声连连才可作罢。 
  被绑得全身血液不通,身子越来越红的珍珠被跪放在玉妃双脚之间。 
  紫红的花芯才被皇上使用过,浓腥的浊液和着玉妃的爱*和血丝,让人闻之欲呕。 
  珍珠心里明白,如果今天不把这些都吞下去,一定会激怒正等着看戏的皇帝。 
  斜着眼角扫过去,帝王满脸笑意。 
  珍珠强吸一口气,忍住鼻息,不动声色地伸出粉红的肉舌,往湿地舔去,还不忘记伸进深处,吸得“啧啧”有声。 
  见珍珠真的肯舔,玉妃面皮上挂不住,哪里肯被人这般调弄,想闪避开去,皇帝却好似知她心意,命宫奴们来按住,并让人拿来一串南海夜明珠,让珍珠用舌尖将它送入玉妃私地。 
  南海明珠每一颗均有拇指大小,颗颗色泽均匀,光华夺目。 
  珍珠手被绑住,无法来接,只好伸出舌尖勾取,粉红色的密肉微微露出尖尖一角,津液和着珠光- yín -靡非凡,引得在一旁观看的皇帝涎水长流。 
  接下的来的事情,并不足多述,珍珠从来不记得,也不让自己记得。 
  玉妃从那天后在帝王面前失了势,因为不管珍珠怎么侍弄她,她都得不到帝王想要的高潮。 
  也从那天开始玉妃记恨在心,总想找机会除去珍珠。 
  珍珠的日子过得比从前困难许多。 
  玉妃开始常常把他叫到房里练习,实际上是把他绑个结实,再喂些*药,困他整个下午。 
  和玉妃之间发生的事情,珍珠从来没有对别人提起,只是身体越来越差,常常无端地头晕目眩,熬不住嬷嬷的训练,中途晕过去,嬷嬷问起原因,珍珠只噙首不答。 
  嬷嬷见他不管进食多少补药都无济于事,身子始终不见好转,心里惦量着本应是个会红的主子,可惜命薄,无福消受帝王恩,只怕被残暴的帝王临幸几次就香消玉陨,故此对他的态度也越来越差,调教时动作失了轻重,珍珠从此身上常或多或少带些伤。 
  玉妃在失宠一个月后疯了,得宠之后的失势,宛如由万丈悬崖落下,跌得这个女人粉身碎骨,对着繁华绵绣变成门可罗雀的枯败庭园,玉妃无法修成正果,做一个看化世态的后宫女人,拿着打破的宫花青瓷碗碎片狠厉地划开倾国倾城的玉容,划开一颗支离破碎的女人心—— 
  后来玉妃被送去哪里,珍珠不知道,也从来不打听,只隐约听几个小奴议论说被推进后院的池塘,化成一缕冤魂。 
   
  幽幽的寒塘总是一泓深碧,有孤鹤立于上,引颈长鸣。 
  宫人和小奴们无人肯走近寒塘,怕被玉妃的冤魂抓去做鬼。 
  新来的寒妃却不怕,珍珠也不怕。 
  寒妃常常一个人坐在塘边,看满池的粉色荷花迎风抖动,不似起舞娉婷,倒似一群饥寒中人瑟瑟发抖的样子。 
  皇帝未临幸时,寒妃常常在池畔呆坐一天,小宫奴们都说寒妃被已死的玉妃鬼魄迷住,才日日僵直地坐在那里纹丝不动,无人敢上前送吃的,连最大胆的香儿也不敢。呆坐的寒妃也不召唤,一天天地饿着,仿佛就此可化成精魄,随风而去。 
  珍珠在玉宫的后面两年里,眼见寒妃越来越瘦,却越来越得皇帝的宠幸。 
  寒妃和玉妃截然不同,寒妃是个男人,是帝王厌倦了日日软玉温香后的新乐趣。 
  刚来的一段日子里,天天被绑在床上,接受帝王的临幸。 
  珍珠每天要做的事,从临幸前换成临幸之后,皇帝心满意足地走后,才由珍珠帮寒妃处理鲜血淋漓的伤口。 
  看着疼到晕死过去的寒妃,珍珠知道这样的事情迟早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是否会似寒妃一样,破碎的身体包裹着破碎的心,哀伤化作赤红的血从身后的孔洞涓涓地流出来,沿着如白玉的大腿内侧,绘出妖异美艳的图则? 
  珍珠不敢想下去,怕受伤,怕心碎,怕自己会疯。 
  常常失神到看着血呆过去,好似自己的精血也那般的流淌着,身子越来越弱,越来越乏力,越来越虚幻…… 
  所以没有玉妃,珍珠的身体也没有好起来,肌肤上更多了一层失血的苍白。 
  为寒妃上药,看着伤口好起来,再看着帝王撕裂它,日复一日,不仅寒妃变得漠然,珍珠的表情也变得漠然,而心?…… 
  玉宫的新主人寒妃从来没有正眼瞧过珍珠,珍珠也没有正眼看过他,可是寒妃死的那日,珍珠的心却似刀剜般地痛起来。 
  珍珠暗暗想:可能因为明天是自己的十三岁生日,而明天将是帝王首次临幸自己的日子。 
   
  一大清早鸡啼初遍,管事和服侍的嬷嬷就把珍珠叫起。 
  临幸的地点就选在玉宫,小奴们齐贺珍珠,望他就此邀得天恩得宠,大家可以随他鸡犬升天。 
  首先是把珍珠从内至外地洗一遍,包括发根,耳廓,肚脐,脚趾和私处。 
  然后一天内断绝饮食,口渴至极时,只用湿布沾湿嘴唇。 
  还要喂食些清理肠胃的草药,嬷嬷说男人侍寝不比女人,用的是那里,是个脏地方,这一天务必要清理干净。 
  出恭数次后,见珍珠肠腹中空,四个宫奴将珍珠倒吊起来,用竹筒伸入玉门,注入澄净清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