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冷宫住了个小可怜 作者:木味八

字体:[ ]

 
            木味八《冷宫住了个小可怜》
             
 
              侍卫把我扔进门,动作粗鲁,我的脸蹭到了石子地面,火辣辣地顿时沾了一手的血。 
              他们把门从外面锁起来,我只听见喀嚓一声,便是一片寂静。 
              院子很小很窄,一条歪歪扭扭地石子小路的尽头是一间破旧的瓦房,却也是红墙金瓦,我用沾了泥土的袖子擦脸上的血,越擦越多,月牙色的袍子红了一大片,血还是止不住。 
 
              我撑著地面慢慢地爬起来,没走几步就又倒在地上。 
              刚刚那几个侍卫下手太过狠,几乎要把我的五脏六腑踢碎,我只好用手臂撑力,缓缓挪到那个屋子里去。 
              屋子的地面早已积了厚厚一层灰,我头枕在门槛上,被呛地眼泪都留下来,咳嗽咳地太厉害,一口血喷了出来,腹中一凉,整个人几乎背过去,半天气都没顺过来。 
 
              动一下全身都疼地利索,我按住腹部,尽量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现在明明是中午,太阳高照,我却冷地全身发抖,身上穿的是单薄的丝袍,在刚刚的拳打脚踢中已经坏地不成样子。 
 
              我抬起胳膊,看著裸露在外面的肌肤,青红肿胀地不成样子。在我模模糊糊进入睡眠之前,我想:"也许我就快要死了吧。" 
              昭陵说的对,他说:"你,从什麽地方出来,就回到什麽地方去!"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了,谁敢违背,他是皇帝,金口玉言。 
              我在他的殿外被打的时候,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我身上,当时我心里却不害怕,我以为他会出来,会出来说:"住手!你们这些畜生!"然後温柔地抱起我,就像很多年前那样。 
 
              可是,在我被打的只剩半条命後,大殿的门开了一条缝,只出来个小太监:"去去去!都别处打去,万岁爷要就寝了,你们这麽大声音,不想要脑袋了?" 
 
              我像个麻袋一样被拖走,心里全是苍凉。 
              我醒来时,天已黑透,地面冰凉,那屋子里黑洞洞地,像是一只眼,看著我的狼狈。 
              很饿,我闻到了院子里泥土的味道,在月光下爬到草丛中。 
              青草碧绿可爱,可汁液却苦涩,我拔了一小把,在嘴里不敢使劲地嚼便咽下去,草叶刮地我的喉咙生疼,腮帮也因为拉扯,酸痛难忍。 
              这里是冷宫,没有光,没有热,只有一片漆黑。 
              我又想起昭陵的眼神,昭陵的话语:"你,从什麽地方来,就回到什麽地方去。"说罢,他挥挥手,训练有素的侍卫便来拖我。 
              我当时在地上用力挣扎,甚至爬到了他的旁边,抱住他的腿:"皇上!皇上!皇太子哥哥!太子哥哥!"我一糊涂,什麽都喊了出来。 
              他却不耐烦地踢了我一脚,正中我的胸腔。 
              我躺在草地上,看著天空,手也不知不觉移到胸腔,轻轻一碰,都疼地冒火。 
              他踢的,那镶了金玉的厚底靴子踢的。皇帝从小习武,他随便一脚,都能踢死一人,可我现在并没有死,是不是他留了情? 
              我不著边际地乱想,却笑了出来。笑著笑著,眼泪又流出来。 
              我从冷宫出来,当然是回到冷宫去。 
              我生在冷宫,我的母亲是一个大臣献上的美人,先帝临幸了一次後便将之遗忘。 
              也是,这宫里最最不缺的便是美人。 
              母亲有了身孕,可是连太医都请不到。一个失宠的嫔妃,在宫里的地位连一只漂亮会唱歌的鹦鹉都不如。 
              母亲将所有的首饰,御赐的、从宫外带来的,都给了总管太监,希望能将此告诉皇帝。可那大太监拿了东西後便翻脸不认人。 
              我出生的那天,连热水,都是从别处借的。 
              那天宫里很热闹,小太监拎著点心盒到处发,难得地连冷宫都有份。 
              母亲地听见外面敲锣打鼓,好不热闹,问旁边的婢女:"今天是什麽日子?" 
              婢女答:"今天是太子殿下的册封大典。" 
              母亲虚弱地笑:"我的孩子,倒是挑了个好日子出来。" 
              那天不仅是太子的册封大典,那天也是太子的生日。 
              太子安昭陵,大我整整七岁。 
              母亲抱著我:"孩子,我可怜的孩子。" 
              本来母亲弃妃的身份是不能给皇子起名的,可皇上他根本不知道他又多了个孩子,就在在幽幽皇宫偏冷的深处。 
              母亲给我起了名字,莲可。莲可莲可,就是可怜。 
              多少天了?我只记得天黑了又亮,亮了又黑。 
              身体的伤口没有处理,已经有腐臭的怪味。我也没回那个屋子里去,就在趴在小院子的泥土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任太阳晒,任露水湿。 
              有时夜里安静,能听见外面宫人细碎地脚步声,一开始心里还有期盼,久了,也麻木了。 
              一个在外面被反锁起来的院子,谁会想到里面还有一个人。 
              皇宫这麽大,这麽深。就像一口古井,腐烂的尸骨上却是甜美的清水。 
              水面有倒影,风一吹,晃晃荡荡,是一张孩子的脸。 
              那孩子瘦小地可怕,头发枯黄,一张脸上只有眼睛大地出奇,可里面盛的满满都是恐惧。 
              我眼熟,想伸手去抚摸他的脸,可只碰到柔软地泥土,心中一凉,那孩子,是幼时的我。 
              是七岁的我。 
              我一直没衣服穿,宫里人的衣服都是有限制的,定好了人数,没有多於。 
              母亲只好偷偷问那些小太监要旧衣服,拆了最後仅有的一串珍珠项链。 
              与我同岁的小太监的衣服我穿在身上都肥大地像戏服。冷宫里的人一向不被待见,就连送饭的小太监都鼻孔朝天看人,多一片青菜叶都不可能。 
              於友时的记忆便是饥饿,饿到去院子里刨草摘花吃。一次不知道误食了什麽,发了几天高烧,母亲是跪在一个御医的面前才为我要了一点药。 
              那年我七岁,个头矮小瘦弱,穿著满是补丁的太监服,拎著几乎我差不多重的一篮香料,穿过御花园,给一个娘娘送东西。 
              我常会帮著一些偷懒的小太监跑腿,只为多吃几个馒头。 
              御花园很大,很美。我擦了擦汗,把东西放下,蹲在一条小河旁喝水,那水真是甜美,比平日送去冷宫的饮水都要清澈。我一时贪渴,多喝了几口,再拎著东西多走几步路,竟生了尿意。 
 
              花园虽大虽美,可哪里有茅房。只得跑到一座假山後面,偷偷解决。 
              还是孩子,哪有那麽多顾忌,舒服地抖一抖,突然觉得身後有异样,再一转头,竟站了五个人。 
              那五人年纪并不大,都是孩子,可神情、衣著,绝非常人。 
              我一吓,跪在了地上。 
              他们也有些吃惊,但很快便回复平静。 
              其中一个著红衣的一步跨向前,揪起我的头发,冷道:"你是什麽人,没有去势怎麽穿著太监服。" 
              我抖的浑身颤栗,发不出一个音。 
              头发被狠狠扯掉很多,红衣服的又一把把我推翻在地,踩著我的肚子,手快速地在我每个关节处拍了一遍,当时觉得整个人都要被切碎。 
              他收回手,毕恭毕敬地对中间那个青衣的男孩说:"殿下,他没有武功。" 
              我听了,更是抖地发慌,顾不得疼痛,爬著跪了下来,头紧靠著地面,恨不得把自己埋进泥土里。 
              这时,一双靴子出现在我的面前,厚厚地底子,镶著宝石,金线绣著繁复的花纹,阳光下,几乎花了我的眼。 
              这时,一双靴子出现在我的面前,厚厚地底子,镶著宝石,金线绣著繁复的花纹,阳光下,几乎花了我的眼。 
              靴子的抬起,勾住我的下巴,使我面对著他。 
              他看我,我也看他。 
              少年,脸色有些苍白,眉宇间却有挥之不去的霸气。 
              旁边一位著白衫的少年也凑上前:"殿下,这假太监相貌倒是还不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