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狗奴宫廷生活+番外 作者:dailyowl

字体:[ ]

 
   
《狗奴宫廷生活》  
 
 
狗奴宫廷生活序章
 
 
  长乐宫敷华殿,曾经是太后懿亲、安乐侯徐旭在宫里的居所,但自
  从十二年前,徐旭因涉及逆谋罪,被先朝宪宗皇帝贬为庶人,随父
  母流放到三千里外的不毛之地,永不赦还。
 
  这所富丽堂皇的宫殿,因为无人居住而变得荒芜。
 
  十年前,当今皇帝司马顒登基之日,颁下严旨,规定任何宫人不得
  进入长乐宫范围,违者就地打杀,绝不宽贷。
 
  因为有传闻长乐宫里收藏了许多价值连城的奇珍异宝,皇帝才会如
  此紧张,於是贪念战胜理智,有部份宫人抱著侥幸心理,冒险闯入
  长乐宫敷华殿寻宝,结果应验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古训。
 
  本来他们命不该绝,因为司马顒根本没想到会有人胆敢抗旨,所以
  并未安排御林军在长乐宫外看守,但他们实在欠缺运气,正想离开
  就被进来的司马顒和宫廷总管太监李长安发现。
 
  他们惶恐地跪在地上哭泣求饶。
 
  司马顒雷霆大怒,欲传旨把他们悉数杖毙,李长安却向皇帝献议,
  不如开恩免死,但毒哑和熏聋他们,既可防止秘密外泄,又可命他
  们打扫清洁,可谓一举两得,司马顒欣然同意。
 
  自此之後,这所宫殿就成为了大周皇宫里的禁区,有御林军团团围
  住,一只苍蝇都无法飞进去,那些犯罪宫人究竟知道了甚麽秘密,
  没有人知道,因为他们不能离开长乐宫范围,每日的饭菜都是由膳
  房交给御林军转交,任何人不得和他们用纸笔交谈,违者杀无赦。
 
  人们只知道司马顒常常在敷华殿逗留,有无聊的宫人怀疑这事与徐
  旭有关,但没有人能够证实。
 
  曾有受宠妃嫔在後宫宴会上,向司马顒询问长乐宫的秘密,结果龙
  颜立时变色,严厉申斥,几乎传旨命人当场杖打,其他妃嫔苦苦哀
  求,方才免去刑罚,不过也从此失去帝宠。
 
  於是上至最尊贵的皇后,下至最卑贱的奴才,也知道如果还想要安
  稳地在皇宫生活,长乐宫的秘密是不能问,也不要说。
 
 
  狗奴宫廷生活第一章
 
 
  隆庆十年五月十八日,司马顒早朝既毕,閒暇没事,御驾遂往长乐
  宫而去,龙辇停在敷华殿前,如往常一样,只有李长安可以伴随圣
  驾进去,其他贴身侍候的宫人都要留在外面。
 
  敷华殿内,一名宫人正在侍候一个瘦弱的少年用很简单的早膳,一
  碗糙米粥,两个窝窝头,虽然长乐宫的宫人都不能聆听,不能言语
  ,但还能够用纸笔和少年交谈,所以仍然可以畅通无阻的沟通。
 
  少年穿著单薄的淡青色衣衫,隐若可见到身上满布红痕和烙痕,他
  静静地看著坐在宝座上的司马顒,皇帝没有说话,只是看著奏摺,
  於是继续嚼他的窝窝头,虽然粗粝难咽,但如果不吃,就要饿肚子
  了,这里不同其他宫院,御林军只会在每日早上和黄昏把膳食放在
  敷华殿外,由宫人们拿进来,而他只是比奴隶更下贱的人,他的活
  动范围只限於敷华殿,不能踏出殿外一步,因为他是先帝钦定的罪
  人,他的存在是当今宫廷里最大秘密。
 
  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他不再是昔日那个被仁寿太后
  称为「心肝宝贝儿」的安乐侯爷,司马顒也已经不是唯唯诺诺的太
  子,而是一个乾纲独断的帝王,身上的皇者霸气随著年岁的增加而
  与日俱增。
 
  嚼咬著窝窝头,他不禁回想十年前,先帝大行,司马顒继承大统,
  在柩前刚即帝位,便下密旨命心腹暗中把他押回京师,囚在长乐宫
  敷华殿内,对外则公布钦犯徐旭因暴病身亡。
 
  那时他只有十岁,仍是一个孩子,只能不见天日地在敷华殿里忍受
  司马顒加在他身上的种种折磨,他曾经在十三岁时试过逃跑,结果
  被捉回来,皇帝盛怒之下,亲自用坚硬如铁的紫檀木做的刑棍,打
  断了他的右腿腿骨,然後屁股受了二十竹板,背部受了猛烈的一百
  鞭,那鞭子是刑部为他特制专用的,打在皮肉上只会疼痛,不会出
  血,不会留疤。
 
  最後他晕死在刑架上,三个月後腿伤才完全痊愈,从此他再也不敢
  逃跑了,他永远清楚地记得司马顒当日说的话,朕只要你这身子,
  并不需要你的手脚,这次只是略施薄惩。
 
  是的,一个奴隶,需要用劳力为他的主人效劳,但一个*奴,确实
  不需要手脚,只要用口和菊*就可以取悦主人了。
 
  自己已经如此凄凉,难道还要弄得手脚残废,成为废人躺在床上接
  受圣驾宠幸,他不愿意,也不甘心落得这下场,虽然他依旧难逃做
  *奴的命运,但平时他还是可以读书写字,绘画下棋,只要他不反
  抗,司马顒心情愉快时,也会稍为温柔地对待自己。
 
  不过近日司马顒的心情相当恶劣,於是他这个皇帝专用的发泄工具
  ,受尽鞭打、炮烙和针刺的折磨,还不可以露出痛苦的神情,必须
  愉快地接受。
 
  而且司马顒昨日对他下令,今日要他做一只狗,狗是不会说人话的
  ,所以他也不能说人话,在皇帝面前要用犬语,看来做狗应该不错
  的,因为宫里的狗都很尊贵,亦不见有人会折磨狗儿的。
 
  嚼完最後一口窝窝头後,他立即学狗般爬到司马顒跟前,乖乖地吠
  了一声,希望得到主人的垂怜。
 
 
  狗奴宫廷生活第二章
 
 
  狗儿见主人毫不理会自己,於是再吠了一声。
 
  「长安,为朕的狗儿绑上项圈吧,它急不及待要得到朕的奖赏了。
  」司马顒边看奏摺,边吩咐李长安。
 
  「汪、汪。」他听到奖赏,欢欣地吠著。
 
  李长安把皮革造的项圈绑在他身上,上面镶嵌了许多宝石,价值不
  菲,可见主人打算宠爱身为狗儿的自己,於是高兴地吠了一声。
 
  「看来狗儿很喜欢这项圈,长安,把它绑在柱下,让他领受奖赏。
  」司马顒把看完的奏摺放在宝座旁边的木几。
 
  「老奴遵旨。」李长安拉著他走到金柱旁边,然後把绳绑在柱下。
 
  「长安,拿鞭子来,朕要好好奖赏爱犬。」司马顒站起来,走到他
  身旁,弯腰轻抚狗儿的背部。
 
  「汪、汪、汪。」他不明所以地看著司马顒,想知道受罚原因。
 
  「民间的狗会穿衣服吗,会坐在椅子上用手吃窝窝头吗,你忘记了
  自己是一只狗,你说朕是否应该惩罚你。」司马顒接过李长安递上
  的鞭子,然後用力地打在狗背上。
 
  「汪。」他只能继续吠,忍受背部传来的火热疼痛,不能哭,司马
  顒很讨厌他的哭声,上次他哭出来,结果被罚两天不准吃饭,还被
  五花大绑在床上,动弹不得。
 
  「只要朕说你是狗,就要完全做一只狗,就算朕不在你眼前,你都
  要做狗,举止言行都要配合,知道吗,朕会命膳房每餐为你准备一
  份狗饭,要爬在地上用口吃,如果朕再见到刚才的情景,就不是挨
  一顿鞭子可以了事,听到了吗。」司马顒抽了他四十鞭後才训话,
  边说边打,没有丝毫手软。
 
  「奴听到了。」他委屈地说著。
 
  「看来你是忘记了狗不会说人话的,还是你是一只懂得说人话的狗
  呢,真是天生异禀,你以为自己是狗精吗。」司马顒改为用力地鞭
  打狗儿的屁股。
 
  「汪、汪。」他一时情急,忘了自己不能说人话,惨了,惹火了司
  马顒。
 
  「长安,去把朕的冠军侯带来,他需要一个好的榜样。」司马顒停
  止鞭打说。
 
  「老奴领旨。」
 
  「汪、汪、汪。」他想问谁是冠军侯。
 
  「狗儿,冠军侯是朕最英勇的爱犬,你一定会喜欢它的,它会与你
  绑在同一根柱下,它最近正在发情,你要小心,不过既然你的菊*
  能承受朕的,那冠军侯的未必可以满足你。」司马顒残酷地说。
 
  「汪、汪。」听到可能要被狗强暴,他就快要哭出来了。
 
  「你想哭,你敢哭一声,朕就让冠军侯、勇武侯它们一起享用你的
  菊*,你以前也曾经是安乐侯,朕就算把你赐给它们,也不会委屈
  它们的,你又可以不用做朕的狗奴了,应该很欢喜的,怎麽不哭了
  ,哭吧。」司马顒蹲在地上,用力地按著他的*物,使他痛得吠起
  来。
 
 
  狗奴宫廷生活第三章
 
 
  司马顒把他身上的衣服全部扯裂,他赤条条地在地上爬行,背部和
  屁股被打得一片红肿,他做狗和做人一样没有尊严。
 
  「狗儿,朕命令你立即在柱上撒尿,狗是这样确认势力范围的,绳
  子可以到达的地方就是你做狗时的活动范围。」
 
  「汪、汪。」他想站起来撒尿,却被司马顒一脚踢倒在地。
 
  「汪。」他想说又是你叫我撒尿,为什麽要生气。
 
  「狗不会双脚站立撒尿的,你要蹲在地上抬起脚来撒尿。」司马顒
  拿起鞭子,抽打他的脚踝。
 
  「汪、汪、汪。」他只得照办,抬脚撒尿,就好像一只狗,经过十
  年奴隶生涯,他早就没了自尊,也没有死的权利,因为司马顒说过
  只要他敢咬舌自尽,会要他的家人一起陪葬。
 
  「狗儿,你打算怎样处理地上的尿液,朕命你全部喝掉,一滴也不
  可以遗漏。」司马顒加倍地羞辱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