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若有情 作者:夜吟

字体:[ ]

 
楔子 
 
  阳春三月,虽已入春,风中却还带着丝丝未褪却的寒意。 
 
  白府内。 
 
  白少云一整日都趴在窗口,愁眉苦脸,巴掌大的秀气小脸快要拧到一起去。 
 
  明明那个老头是来选他当徒弟的,怎知道一不小心正巧遇上无痕送她娘做的红豆酥饼给他,原本好端端坐着的怪老头一看到无痕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蹭地跳到无痕身边,东摸西按,然后哈哈大笑。 
 
  就这样莫名其妙徒弟的人选就变成误打误撞的某人,当然白少云对当不当那个怪老头的徒弟没有太大的兴趣,其实他原本就已经装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他根本就不想当这个奇怪的老头子的徒弟。 
 
  可是他更不想无痕去当呀!就是不想离开无痕,他才装出那副样子,好打发了这个老头,继续留在家里。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居然……居然怪老头最后会选无痕当他的关门弟子,可是如果无痕不同意的话怪老头也无计可施,让他这几日闷闷不乐的原因就是无痕居然答应去做怪老头的徒弟! 
 
  怎么可以这样?无痕怎么可以就这样丢下他? 
 
  “少爷,无痕少爷在门口等着你。”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憋了几日的苦终于再也忍受不下去了,泪水涓涓不断地流了下来。 
 
  “少爷,快点,他们要上马了!”门外的丫鬟叫得越急,白少云脸上的泪流得越猛。 
 
  忽然听到一声马儿的长嘶,惊得伏在窗口上的小人儿猛然转头。 
 
  想也没有多想,立刻奔到房门前,把门瞬间打开,飞一般的跑了出去。 
 
  无痕……无痕……你不要走……不要走…… 
 
  气喘吁吁的跑到大门口,看到马儿还未离去,白少云立刻冲了上去,半点大的个子,一把拽不到无痕,只能拽住怪老头的腿。 
 
  “都是你这个臭老头!”白少云握紧拳头用力的捶打着这个要带走无痕的人。 
 
  “少爷!”赶来的丫鬟瞧见这等状况,一把抱走白少云。 
 
  “放开我!”不断地扭身挣扎着。 
 
  “少云,我走了。”高高在上看着一脸泪痕的小人儿,同样和白少云差不多身高的叶无痕,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对着还在丫鬟怀里挣扎的白少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他听到了,无痕说他走了…… 
 
  不!于是用上自己全部的力气挣扎,他不要无痕走! 
 
  好不容易终于挣脱出来,急忙朝无痕跑去,可是马儿的缰绳已经落下。 
 
  ‘驾!’随着这一声,扬起的灰尘蒙住了白少云的眼,伸出的手指只差那么微小的距离眼看就要触摸到。 
 
  抓不住了…… 
 
  ‘扑通’一声,白少云狠狠地跌倒在地上。 
 
  无痕走了……真的走了…… 
 
  忍着痛把小脸抬了起来,看着那匹矫健的马儿离他越来越远。 
 
  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他眼中。 
 
  第一章 
 
  醉墨楼。 
 
  以它雅致的格调和美味的佳肴闻名京城。 
 
  此时,二楼一间金碧辉煌的上房内,一桌好菜已经整齐的摆放着。 
 
  桌边坐着一名男子,身穿上好的苏绣锦袍,华丽异常,明眼人一看便知身份显贵。 
 
  显然他在等人,手里的扇子轻摇,丝毫没有想要品尝佳肴的意思。 
 
  片刻之后,门被推开。 
 
  一名白衣男子举步跨入屋内,眉宇间带着一股脱俗的气质。 
 
  “怎么?菜不和你胃口?”看了一眼桌上的美味,发现未曾动过。 
 
  “本王在等你。”用手指了指对面的位置,暗示对方坐下。 
 
  “每次都说在等我,难道是我太忙了?”白少云失笑地坐下。 
 
  “你不忙?醉墨楼的当家的能不忙吗?”扇子一收,对方笑道。 
 
  “别说了,当家的和不当家的一样,我只是醉墨楼的一件摆设罢了。”出力的都是别人,他只出财而已。 
 
  “啧啧,摆设?少云啊,醉墨楼能到今天这个程度你花了多少心血就算你自己不嫌多,我可看在眼里。” 
 
  “你今天到这里来是要给我写史立传?”白少云奇怪的看着对方。 
 
  “少云,我们认识有几年了?” 
 
  “少说也有七八年了吧。” 
 
  “八年。”对方意味深长的叹道。 
 
  “嗯。”淡淡地吐出一个字,这八年里他们成了好友,但是从来不过问对方背后的生活。 
 
  “少云,若我有事想让你帮个忙,可否?” 
 
  “何事?”这样慎重的询问,一定不是简单的事情。 
 
  “如果他来,帮我照顾他一下。” 
 
  “来醉墨楼?” 
 
  “便是。” 
 
  看来对方已经把后路安排好了,看在两人的情义上他无法推辞,看在已经把如此机密的事情透露出来他更无法推辞,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希望他在醉墨楼看见的人只有你。”言下之意就是对于这个人要极度的保密。 
 
  “你的要求还真不少!”话说归说,白少云依然点了点头。 
 
  “一切还是未知数……”话没有说完,但是对方必然料到白少云已经明白了八九分。 
 
  “一切上天都有定数。”有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如此说来,若是有缘,你定会和你要找的人再次相遇。”白少云什么都可以不放在心上,惟独这个人深深的刻在他心里。 
 
  白少云笑笑,对这番话不以为然,找了这么久依然不知道无痕去了哪,他像是从这个世界上凭空消失了。 
 
  “好了,这饭也吃得差不多了,本王还有事要忙,先走了!”说完对方站了起来,看着白少云。 
 
  “那件事情就麻烦你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一声。 
 
  直到等到对方一个慎重的点头,这才放心的转身离去。 
 
  目光转回到屋内高悬的壁画,不知道他要等的人是谁,也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亦不知道究竟会不会来,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白少云唯一知道,如果他等到了那个人,京城势必会有一番动荡。 
 
  ※     ※      ※ 
 
  是夜,起风了。 
 
  睡在床上的白少云被阵阵的冷风吹醒,于是起身下床,来到窗边。 
 
  天外透着淡淡的月光,薄云遮着天际,点点星子时隐时现。 
 
  伸手就要把窗户关上,却在下一秒被惊了一跳! 
 
  突然有人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手, 
 
  “谁?”压低声音警觉地问道。 
 
  “六王爷。”对方粗犷的嗓音听起来低沉绕耳。 
 
  看来他要等的人来了,听声音不像是女人。 
 
  “快进来!”等对方跳进屋里,白少云立刻把窗户合上。 
 
  “有没有受伤?”还未转身他便开口问着进来的陌生人。 
 
  “中了一镖。”对方的口气轻描淡写,似乎中镖的是另有他人。 
 
  “伤得是哪里?镖上有没有毒?”急急地跑到床边,从床头翻出一个早已准备妥当的包袱,里面装着几个颜色各异的瓶子,还有一堆包扎用的布条。 
 
  “镖上没有毒。”不然他不可能撑到现在,早就倒下被人活活擒住。 
 
  白少云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桌子边的人,墙影挡住了那人的脸,从这个人进了屋开始,他总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床上有亮光,过来,让我帮你上药。” 
 
  听白少云这样一说,对方扶着自己的左臂,慢慢站了起来,朝他走去。 
 
  只是他总是低着头,让白少云无法看清楚对方面容。 
 
  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举动,看来他不只是中了一镖这样简单,连坐在床上都需先用手扶在床沿,然后慢慢坐下。 
 
  “你的腰也受伤了?”不等对方承认,白少云一下子蹲在他面前,伸手掀开那片已经被血浸染潮湿的衣角,黑色的夜行服遮掩了那道伤口。 
 
  “这里的情况比较严重,我先帮你处理它。”抬头和伤口的主人打了打招呼。 
 
  然后低下头,打算先解决这根深入血肉里的短箭。 
 
  忽然刚才短暂的那一瞥在白少云脑海划出一道弧线,一张脸倏地出现在他脑海中。 
 
  不敢相信,不敢相信…… 
 
  于是猛然又抬头,看着那张在月光下变得清晰可见的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