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降麟儿之天公作美 作者:烟雨江南

字体:[ ]

 
 
天降麟儿之天公作美 BY:烟雨江南 
 
 
 
 
【内文简介】 
 
他,本该是新上任的知县, 
可惜天生的温和善良,使他不适合官场的争斗, 
连县太爷的位置都没有坐稳,他就被来了个即行革职、永不叙用。 
好吧,他承认他不适合做官,那他去游历江湖总可以了吧。 
可是为什么,本该陪他游玩的好友,游着游着却游到了他的床上, 
最后还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个『瘤子』。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三年前的一次邂逅,注定了他们的缘分。 
上天都那么客气了,让他再次遇到了这个小探花, 
他怎么能不照单全收呢。 
罢官免职? 
正好,可以让他拐人带拐心。 
人好、心好、脾气好、外加还有一个特异功能, 
这次啊,他绝对是赚到了。宝贝,你就等着老公来疼你吧! 
 
【第一章】 
 
闽北古道,往往颇多山高林密之处,行商旅人经此自是加倍小心,惟恐遇强人剪径。但也有那胆大心怀坦荡之人不惧路上危险,仍是照常行路。 
八月下已是凉夏,阳光虽烈,却已不灼人,夕阳西下时分更是一天中最好时光,此时微风吹拂,轻烟慢笼,红日西斜映照青山绿水,山水更显温婉多情起来。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上铃声阵阵,行来一车一马,马上书生挺鼻菱唇,长眉笑眼,见此美景,忍不住轻吟了一句。 
「公子,老树昏鸦倒是有的,可哪里有人家,要是您再不快点赶路,我看遇上强人还差不多。」赶车少年挥动马鞭,嘟着嘴埋怨。 
「闭上你的乌鸦嘴。」书生斜眼一瞥少年,重又抬头看山:「前面不远处就是宁化镇,日落前咱们足可赶到那儿打尖休息,短短一段路,哪里就会遇到强人。」 
「翼儿,小乐说得有道理,快些赶路要紧。」车帘一掀,一位老妇探出头,慈爱说道。 
「是,娘。」书生对着娘亲一点头,催动马儿,加快了脚程。 
正急急赶路,忽听一声哨响,前方路上现出几骑,书生心一沉,莫非真被那乌鸦嘴说中了,有强人打劫? 
「小子,留下钱和女人。」强人简短截说,干脆得很。 
「小乐,你看着我娘。」书生抽出佩剑,仗着有几分武功底子,冲了上去。 
叮叮当当十数声后,书生脖子上一把刀横着,动弹不得,只能睁着一双俏眼,急怒交加,暗悔大意,自己死伤不足惜,但娘亲…… 
「原来是一个老女人。」掀了车帘,强人不由失望,为首一人吩咐道:「丢了这女人,把这小孩带上,给老大做小厮,这书生嘛……」他用刀柄挑了挑书生下巴,轻佻道:「长得还真不赖,可惜是个公的,罢了,带回去给兄弟们解解闷也好。」 
众强人大笑,一人突然挥刀,向妇人颈上砍去。 
「娘!」书生大惊,极力挣扎,颈上鲜血迸流。小乐举鞭一挡,只将刀势阻了一阻,大刀仍落下,砍在妇人肩上。妇人一声惊叫滚落车下,那人见一刀不成,便一脚踢开小乐,又上一步,欲结果了妇人。 
「娘!」书生一声狂吼,便要冲过去,但强人哪里容他乱动,一把扯住。正在危急之际,两颗石子忽破空而至,打落了横在书生颈间的长刀和那强人堪堪砍到妇人颈上的刀。 
变故陡生,众强人惊怒,书生大喜,转头望向石子来处,只见两骑奔来,为首一人尖嘴猴腮,偏生身材甚是槐梧,看着说不出的别扭,此人飞骑而来,叫道:「光天化日,竟有人强抢民男,看老子收拾你们。」乒乓几响后,众强人四散奔逃,大汉犹自叫嚷,嫌不过瘾。 
「无忧,住口。」后面那人慢悠悠开了口,一句便制住大汉的叫嚷。书生一时有些无措,后面这位显然是主子,但赶跑贼人的是仆人,这该如何谢法?他只得抱拳做了两个揖:「二位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受在下一拜。」 
「无妨,举手之劳。」那人身量挺拔,面貌端正,看定书生如玉面庞,淡淡一笑,示意那叫无忧的汉子帮小乐处理妇人伤口。书生更为感激,又道:「学生杨翼,如今蒙圣恩授宁化知县,正携母赴任,没想到遇上贼人,幸而壮士相救,请问恩公姓名,在下好铭记于心。」 
无忧心道,其实也不必谢,你若不是美人儿,主人可不会叫我救你。果然他便听主子说道:「你生得这样美,我怎会舍得不救呢。」 
杨翼瞪大眼,一时不能适应这种由救命恩人到登徒子的转变,但对方忽又转成正经样子,拱手说道:「你如此年纪就当了县太爷,在下佩服得紧,也罢,我好人做到底,就送你到任如何?」 
杨翼又瞪大眼,清凌凌的黑眼睛睁得煞是可爱,那人不由又笑,说道:「我叫林良栋,江湖人士,四海为家,若杨兄弟不嫌弃,便让我送你到宁化县罢。」 
一个如此美貌的弱质书生,只带着老母和一个小仆孤身行走,在福建这等男风炽盛之地,甚至比女流之辈还要危险,他林良栋既爱英雄救美,又向来怜香惜玉,只得好人做到底了。 
杨翼闻言大喜,杨母和小乐自也无异议,一行人重又上路。林良栋走南闯北,见闻广博,游戏人间之态中却又成熟有礼,十分风趣,杨翼对他感激之余,又增了诸多好感,言谈之间十分亲近,俨然把他当做了大哥。林良栋越发咧着嘴嘻嘻不已,这小书生美貌却不酸腐,更无一般读书人对江湖人的轻慢疏远之态,真是难得,于是他一口一个杨兄弟叫得亲热,不时还拍拍肩膀,拉拉小手,对杨翼当真十分喜爱。 
 
天黑后,几人才到宁化镇,找了客栈住下,第二日,杨翼方到宁化县衙,递上委任书等必要文书,那宁化县主簿和师爷等见杨翼年轻,又腼腆温柔,言谈之间便有些轻视之意。林良栋见状,不由暗叹。 
其实他也很奇怪以杨翼这等人品样貌,如何能当得了县太爷的,昨日与小乐和杨母闲聊方知,他原在长宁县当县令,之所以能得平安无事,全靠京里恩师照拂,还有就是赖几位好友帮他打点,加之杨翼人虽温和,但很聪明,勤勉清廉,如此不但捱过了一年,还得了一个青天小老爷的美誉,只不过人若清廉了,对上司和身边办事之人有时就有些怠慢,不久前天子一纸令下,调他任宁化知县。 
宁化地处深山,县小而贫,甚至尚有未开化之属与长宁相差甚远,小乐评价,照他家公子这样做官做下去,最后做到牢里也未可知。林良栋大笑,拍他肩道:「莫担心,你家公子命好,到哪里都有贵人相助。」言下之意,自己便是杨翼到宁化遇到的贵人。 
此时他见县衙上下对杨翼怠慢,便咳了一声,两手交握,两眼向天,说道:「杨兄弟,这官厅简陋,如此怎不把知府陈大人和礼部尚书张大人送的字画挂上,这两位都是书法名家,画也好,挂上了可是又装点厅堂,又有体面。」说着便吩咐无忧回客栈取字画来,无忧飞也似地去了,不一刻便拿来一包裹,打开,拣出两幅字画挂到了县衙后堂。那张主簿和李师爷张大眼,看字画笔意落款,转过脸来已是一脸谄媚。 
林良栋暗笑,杨翼一双黑眼睛则注目林良栋,万分感激,虽不知他从何处得来那两位大人真迹字画,但林大哥为人正派,断不会是不法途径得来。他却不知林良栋本人出身世家,交游广阔,别说两个官吏的字,就是皇帝老子的亲笔他亦有办法弄来。 
待一切安顿下来,已是半月后,无忧开始催着林良栋走人,往岭南游历,林良栋却舍不得走,一则美色当前,他还没看够;二则杨翼着实有些让人不放心。这小兄弟聪敏坚韧是有,但清廉品性和出类拔萃的容貌怎适合这污浊的官场,若他武艺高强,性烈不好欺也罢了,偏生他仅有几下三脚猫功夫,性子又温和淡定,这教人如何放心,怎么也得找个人接手照顾这人了他再走,况且杨氏因为路上受了惊吓,又肩伤甚重,卧病在床,诸般理由加在一起,林良栋便哼哼着敷衍无忧,赖着不走。 
这日无聊,林良栋又窜到杨翼房中,见他正躺在床上看书,不禁皱眉:「杨兄弟,前日我教你的擒拿手可练会了?」 
杨翼脸红道:「大哥恕罪,小弟有些不舒服,就躺下了,那个……还没练呢。」 
林良栋一听,马上转怒为喜道:「哪里不舒服?让大哥看看。」不由分说上前,又是把脉又是摸额头,进而还要摸骨头,弄得杨翼哭笑不得:「大哥莫担心,小弟是多年小毛病,根本不碍事,休息一下就好。」 
原来杨翼自少年时起,不知是着凉还是怎的,每两三月中必有一两天肚腹不舒服,虽不是大痛,但总归不愿动弹,只好休息。林良栋闻之,眼珠转了转,失笑道:「怎么听起来像女人月事似的。」 
「胡说,女人那是一月一次的。」杨翼将书在他身上打了一下,脸红嘟哝。林良栋大笑,替他掖好被角后,晃悠着出去,心中却在琢磨,应该找个懂医的朋友帮忙看看杨小弟和杨氏的病才好。 
 
 
 
宁化山明水秀,又有杨翼美人儿,林良栋待得很舒畅,但此地的烟花女子着实不入人眼,他又素爱逛青楼,久未享受美女左拥右抱的滋味,不免想念。这天杨翼下乡办事,他便只令无忧跟着,自己却驰马去了建平,冲到当地最大的青楼玉满楼,开始左拥右抱,不亦乐乎。 
建平府乃福建行都司治所,十分繁华,林良栋发泄一番后,又到了本地最大的酒楼富祥斋喝酒赏街景,虽说从未到过此地,但此人天生对吃喝玩乐处有灵敏感觉,一找便能找到。 
灌了两坛酒,他迷离两眼,懒懒看着窗下人流,开始一口一口慢慢喝,这一段日子舒服平静,平生也没有这么悠闲过,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老婆,找个地方定下来了? 
「这白衣人不知哪里来的,本城可未见过这么俊的公子。」 
附近有几人悄声议论,对下面指指点点,林良栋立即不忿,俊公子?有我那杨兄弟和我俊吗?他立起身向楼下细看,忽然间却笑颜逐开,只因楼下那位居然是故人,正施施然骑马走斜桥,这人武功高绝,又精通医术,可不是给杨小弟看病的好人选吗? 
 
 
 
柳春山坐在老旧的藤椅上,看着狭小的县衙花厅,面无表情地听林良栋大谈他那小兄弟身体如何孱弱,柳兄务必要开些方子帮他调理调理云云。哼,天下敢把他柳春山当大夫支使的也就只有此人了,若不是他曾救过自己家那老不死的命,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坐在这里给人看病的。 
杨翼奔波了一天,下午回来刚要休息,林良栋却说要介绍一个朋友给他看病。他哼唧着颇不情愿,然而一进花厅,他便眼睛一亮。那个青年坐在衙内闻名的那张一坐就吱嘎乱响的旧藤椅上,而老藤椅居然一声不响,他白衣华贵,身板笔直,顾盼之间甚有神威,端坐在那里,好象不是在这小厅里等人,而是在高堂大殿内欲对人发号施令。杨翼素喜这种稳重有威仪之人,忙上前作揖。 
「这位是柳春山柳兄,这位是杨翼兄弟,宁化的小县太爷。」林良栋为二人介绍,一面斜了一眼柳春山,心中不以为然,姓柳的骨子里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人前却能装得人模人样,哼。 
他这边不屑,那边杨柳二人已见礼毕,各自归座,柳春山仍是一派镇静,心下却翻江倒海。 
这个杨翼,他是见过的。 
三年前他有事到京城,恰逢殿试刚过,一众进士领了御宴后,于皇宫前骑马游街,人群夹道观看,欢呼庆祝,他几乎寸步难行。尽管百姓们对这些金殿学子识不得几个,但一跃登龙门光宗耀祖之事谁不倾羡,更何况今年与以往不同,十八岁的状元,二十岁的探花郎,就连那武状元都是难得的年轻貌美,本朝科考何曾有如此多青年才俊,龙心大悦,万民欢腾,结果便是这游街盛况空前。但柳春山冷眼观之,只心中冷笑,登了龙门又如何,还不是人手中棋子? 
正思量,人群中忽又爆出一阵欢呼,抬眼看,原来是今科状元江瑶出来了。十八岁的状元郎,一脸意气风发,不住抬手对人群示意,众人亦发兴奋起来,开始向前挤,柳春山骑在马上,却也被人推着到了前面。状元之后,便是榜眼和探花,据说探花郎也只年仅二十岁,同样一身红衣,帽上簪花,但他骑在马上,却是满面通红拚命低头不欲人看见。而柳春山被人群挤着,几乎和他并排,恰好把他看了个仔细,朝霞一样粉嫩的面颊,长长睫毛不安的翕动着,一脸的羞涩不自在,柳春山蓦地心中一动,看他帽上牡丹花儿随着马的迈动一颤一颤,一伸手便摘了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