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子错+番外 作者:kisky

字体:[ ]

 
 
《一子错》—— kisky 
 
 
 
一子错 
  序 
  一袭雪白衣裳的少年衣袂飘飘地伫立在苒苒绿树下。 
  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 
  鸟儿的吱吱声绕梁在耳畔﹔青山河川满满地占据眼眸……然而如斯写意的气氛却感染不到少年。 
  即便是眼前美景﹐亦抹不去少年心中之忧——那如沉重大石般压得他透不过气来的不祥之兆。 
  少年蹙起一双秀眉。明明已经与最爱的人相伴相随﹑明明幸福已是伸手可及﹐但心头那惴惴不安又令他匪夷所思。 
  莫非有什么事情将会发生﹖ 
  不自觉地﹐他重重地叹气。 
  「为何事烦忧﹖」伴随着一把浑厚沉稳的男意在身后响起﹐瘦窄的腰身亦随即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箝紧﹐继然被拥入一个温热宽阔的怀抱中。 
  紧贴住身后那结实的胸膛﹐少年侧脸回望拥着他的男子——他最爱的人。 
  「甭担忧﹐立秋让我稍微多愁善感而已。」少年回身婉柔地偎进爱人的怀里。 
  「是吗﹖」男子心生疑窦﹐指尖轻勾起少年秀气尖削的下巴﹐「别忘记你是我好不容易才娶进门的娘子﹐我可要你每天每夜挂着幸福的笑靥﹐心里亦只能想着我。」 
  少年「噗嗤」地展露出令人眩目的笑脸﹐柔荑抚上那张男人味十足的脸——先是阳刚的眼眉﹑挺直的鼻梁﹑宛如刀削斧凿般深刻的五官……这俊朗容颜令他迷恋不已﹐「霸道。」 
  闻见少年的笑语﹐男子嘴边的笑意更深﹐眼祌充满溺爱﹐「是啊﹐我就是霸道﹐故此刻我想要你﹐你也不能拒绝﹗」 
  「什……」未竟之语全被男子迷人的薄唇堵住﹐身子倏地腾空而起﹐被男子横抱着﹐热吻并未因此间断。 
  男子抱着少年来到不远处的凉亭﹐脱下长袍盖在石桌上﹐把少年压在上面﹐置身于少年的两腿间﹐沉溺于炽热膨胀的情欲中。 
  细碎的呻吟﹑沉重的喘息﹑狂热的晃动﹑- yín -靡的气息——凉亭中﹐仅属于他们二人的空间。 
  云雨过后﹐男子让犹在情欲余温中的少年坐在腿上﹐一只大手搂着他﹑另一只手玩弄着少年乌黑的长发。 
  「你可有心事﹖」少年敏锐地发现男子心不在焉。 
  「嗯。」男子直言不讳﹐「其实近日楼家声名受损﹐影响了一小部份的生意﹐不过小事罢了。」 
  说是「一小部份」……实则他不想少年担忧而已。 
  「是为了你当初不顾一切娶了我这个男妻进门之事﹖」 
  「莫要乱测。」男子虽然语气否定﹐但也深知瞒不过少年的聪慧﹐于是出言安慰﹕「放心﹐难不到我的。倒是你﹐你已是我的人﹐甭再四处走﹐这般花容月貌﹐不知有多少人在凯觑﹐要是你把持不住跟别人相宿相栖﹐那我可要跟谁去共渡余生﹖」 
 
  男子毫不掩饰的深情爱意﹐令少年分神于满盈心中的甜蜜﹐无暇顾忌隐忧隐患。 
  二人之间的情浓意蜜﹐让少年深信世间没有事物能够分离他们﹔他以为﹐男子爱他的程度就如他爱男子般深厚。 
  然而…… 
  ※ ※ ※ 
  「你要休我﹖」少年不能置信地盯着男子。 
  少年是恁地惶恐﹑痛心。 
  男子是恁地不耐烦﹑厌恶。 
  「 没错﹐我要休你﹐这是休书。」男子一脸无情﹐「自此以后﹐我们各不相干。」 
  「为什么…为什么﹗﹖」他颤抖着﹐声泪俱下。 
  「我厌恶了。」简单的一句说话﹐就这么打散了二人有过的一切甜蜜回忆﹔当日信誓旦旦的爱语﹐是如斯的不堪一击。 
  少年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泪颜令人恨不得拥进怀里怜爱一番。 
  遗憾的是男子无动于衷。 
  想不到自己拋弃了男性尊严﹐不顾成为男妻免不了的溪落鄙视﹑蜚短流长而跟他在一起﹐却落得如斯下场。 
  一句「 我厌倦了」﹐把一段情打入冷宫……他怪得了谁﹖他怪得了谁﹗﹖ 
  「若然当初不是未经三思便娶你过门﹐楼家的生意便不会一落千丈。要挽回昔日的名声﹐故便要牺牲你。我劝你离开杭洲﹐因为今后你在这里将不会有立足之地。」 
  言罢﹐留下少年一人便离去。 
  原来……名与利对你而言比你我之间的情意更重要……谢谢你给我如斯重的教晦﹐我将不再需要爱情﹔我要比你更成功﹐总会有一天站在你面前﹐意气风发地告诉你﹕ 
  楼日﹐你的成功来自于我﹑你的失败亦来自于我﹗ 
  
 
  第一章 
  冷家乃是江南第一富商﹐生意除了江南外﹐并且遍布京城﹑汴梁﹑临安﹑洛阳等等﹐其胭脂水粉﹑绸缎﹑布匹﹑饰物﹑鞋子乃是黎民百姓﹑达官贵人必爱之物。 
  而掌管冷家生意的正是一名行年才二十有二的年轻男子﹐此男子长得相当俊秀——长而翘的眼睫﹐细长清丽的眼睛﹐瘦窄秀气的鼻梁﹐不点而红的唇﹐再配衬上白晳滑嫩的皮肤﹐乃是脱俗出尘的翩翩佳公子。 
  可惜男子的眼眸既冷且无情﹐彷佛对世间一切都没有感情﹐对所有事物的态度就如他的名字——冷清。 
  别人看冷清容貌﹑才学﹑财势样样皆备﹐是每人口中的佳话﹐羡煞旁人。然而﹐旁人无从知晓﹐冷清宁愿失去这些外在内在条件﹐也希望能换回每夜的清静。 
  是的﹐每一夜﹐他都被恶梦缠绕﹐不得安宁。 
  我要休你……我要休你……我要休你…… 
  那四个字如魔音似的在夜里贯穿他的脑袋。 
  他挣扎﹑他呻吟﹑他淌下流之不尽的冷汗﹐直到天明。 
  乍然惊醒﹐他瞪圆双目﹐额际青筋暴现﹐频频喘息。 
  「公子爷﹐辰时已过了。」侍婢安儿端着脸盆推门进来﹐漾出可人的微笑﹐对于冷清从恶梦惊醒过来的神态习以为常。 
  待急促的喘息平缓后﹐他回复往时冷峻漠然的神情。 
  「请让奴婢为公子爷沐浴更衣。」跟随在冷清身边多年的安儿﹐深知主子每天辰时都有沐浴的习惯﹐故早已在屏风后预备好装满暖水的浴桶。 
  冷清下床﹐安儿马上为他脱下汗湿的亵衣。 
  令人吓然的是﹐外表斯文儒雅的冷清﹐当没有衣裳蔽体﹐那具躯体竟然肌理分明﹑线纹深刻﹐虽不及英伟男子的强健﹐却也足以令女子唾涎﹑令男子忌妒。 
  丝丝温和的阳光照射在那白晳但结实的躯体上﹐更能映出其光滑的肌肤﹐令安儿有一闪即逝的心荡。 
  她厘定不该有的遐想﹐拿起布为已坐在浴桶内的冷清洗涤身子。 
  冷清光祼的两手搁在浴桶的边缘﹐看似享受着安儿的伺候﹐实则内心已翻起一遍又一遍的暴风浪。 
  四年了……他始终忘不掉﹑放不低…… 
  可是又教他如何遗忘得了﹖当初被心爱的人遗弃﹐除了心如刀割的剧痛﹐还要忍受遭人嘲笑辱骂的滋味。 
  即使他早已预料到那人为了挽回家族的名声﹐不惜贬低他﹑污辱他﹐孰知却是怎么都料不到的褒贬﹗ 
  什么低贱的男妓﹗﹖什么妄想高攀达官贵人﹗﹖更甚者他才第一步踏出楼府﹐便被- yín -秽男子调戏﹗ 
  再也不能在杭洲待下去的他﹐来到了江南﹐从一无所有﹐到飞黄腾达﹔短短四年﹐他超越当年那人的权势地位。 
  能够得到今天的成功﹐全拜那人所赐﹗没有他当年的狠心﹐哪来今天的他﹗﹖ 
  「公子爷。」安儿轻唤﹐已停下洗涤的动作﹐预备好干净的衣裳﹐待冷清从浴桶出来﹐为他擦拭身子﹐伺服他穿衣。 
  而冷清再度把心里的怨葬在心底。 
  一袭白衣﹐清丽儒雅﹐配衬在冷清身上犹如仙人下凡﹔乌亮长发直垂在腰臀﹐散发出自然的幽香﹐少了几分冷然﹐增添几分柔和﹔甫出浴后的肌肤添上淡淡红晕﹐性感非常。 
  为冷清梳装的安儿﹐几乎控制不住因为冷清的出色而着迷得颤抖的双手。 
  纵使每天朝夕相对﹐她还是难以习惯公子爷的俊秀。 
  「安儿﹐怎么停下来了﹖」清朗却不失稳重的男音淡漠地响起。 
  安儿蓦地回神﹐才发现自己想得出神﹐而停下了为冷清梳发的动作。 
  「啊﹗公子爷﹐对不起﹐奴婢立即为公子爷束发。」她把既黑且柔的长发梳顺后﹐手势如流水行云般用一枝白玉制的玉簪为冷清的发髻。 
  「安儿﹐一会儿替我准备简单的行装﹐午时出发到京城。」他吩咐。 
  「是的﹐公子爷。」安儿顿了顿﹐续问﹕「公子爷此行上京可是为了跟三位代表张﹑李﹑何三家的公子见面﹖」 
  冷清轻微颔首。 
  「奴婢知道自己逾轨﹐不过那三人不学无术﹐侍着家中有几个钱便侍势凌人﹐十足的公子哥儿。而且那三人每次见着公子爷也是一副色中饿鬼的样子﹐令人反感﹗」安儿一张娇颜闪过厌恶的神色。 
  「他们没有那个胆动我。」他嗤之以鼻﹐「况且生意之事﹐冷家跟张﹑李﹑何三家有合作关系﹐而这三家的各个掌管人亦已把生意交托给儿子﹐饶是多不愿﹐亦要跟他们见面。」 
  「但是……」她欲言还休﹐但忆起自己的身份﹐她把说话吞进肚中﹐毕竟她只是一个侍婢﹐哪有资格向主子进言﹖「那么﹐要否奴婢向老爷夫人交待一声﹖」 
  「不用了。」冷清「哼」了声﹐便不再多说。 
  他的心中没有父母﹑他父母的心中亦没有他﹗ 
  ※ ※ ※ 
  京城 
  带着侍婢安儿来到京城﹐首件要事便是在客栈安顿好﹐然后便来到与张﹑李﹑何三家公子会合之地。 
  「久别重逢﹐冷公子风采依然。」张家公子甫见冷清﹐便迫不及待地上前接近﹐脸上唾涎之色一览无遗。 
  李家与何家公子亦一同蜂涌而上﹐围着冷清﹐莫不是勾肩搭背享受那曲线的手感﹑凑近冷清陶醉地嗅着那抹清香。 
  冷清身后数步之距的安儿为主子担忧﹐同时又鄙视另外三人。而冷清本人则处之泰然﹐彷佛不把他们的轻薄放在心上。 
  「闲话不必多言。」他撂下冷言﹐意即他此行仅是为了生意﹐不必诸多奉承。 
  「对﹑对﹐」张家公子一脸谄媚道﹐「既然咱们要找处地方倾谈生意﹐不然就去花烟楼吧﹖」 
  「花烟楼﹖」冷清蹙起眉﹐语带疑惑。 
  「冷公子甚少到烟花之地﹐又莫怪乎不曾听闻过花烟楼。」何家公子脸带难色的说﹕「其实花烟楼是京城有名的…呃……妓院……」 
  妓院﹗冷清主仆二人眼神掠过嘲讽。 
  然而﹐三家公子却有所隐瞒——花烟楼﹐实则是喜好男色者才去的地方﹐换言之﹐是召男妓之地﹗ 
  而被急欲一探花烟楼的三人半哄半拖地拉去陪同的冷清﹐在踏入花烟楼的那刻起﹐令四年前冰封了的感情再度融化…… 
  ※ ※ ※ 
  男风初盛﹐利用男色赚钱的场所纷纷冒起﹐但毕竟玩弄男色有歪道德伦理﹐会沾染男色的通常只有达官贵人﹐为此男色的烟花之地不多﹐而花烟楼便是其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