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欺君妄为 作者:慕秋

字体:[ ]

 
 
欺君妄为 by 慕秋  
 
【故事简介】
 
文韬武略无一不精的伊祁曦黎登基为皇,成为伊祁皇朝之帝的同时也收下一堆烂摊子,但诸多内忧外患统统只是小阵仗,他那个混世小恶魔的九皇弟才是大麻烦……
 
失算、失算!跟貌美如花的麻烦精伊祁曦月说掰掰十年,伊祁曦黎万万没想到两人再次见面,这小鬼竟开始把情书当奏折天天送,还玩起夜袭龙床的烂把戏;开什么玩笑!要他上战场杀敌没问题,要接下他这烫手山芋,免谈!
 
觊觎狡诈皇兄多年的伊祁曦月一回朝,便送给兄长一份「见面礼」,只是他老兄一点也不领情,还图望帮他娶妃当免「失身」金牌,嘿嘿……想都不用想,他盘算着「欺君」大计十年,说什么也要欺上他……
 
第一章
 
伊祁皇朝──不知多少人歌诵过它,它曾经一度国势强盛到周围各国纷纷上书臣服,以避免被它歼灭的命运。
 
但如今却是它国势最衰弱的时候。
 
虽然不见当时的盛况,但宫殿依旧富丽堂皇,用着釉彩琉璃瓦铺陈的偌大皇宫,处处可见线条优美、金黄碧绿的飞禽走兽雕刻装饰。
 
如今皇宫里却染上了哀戚的气氛。
 
听到消息的伊祁曦黎拉高了绣料精美的长袍,急忙地赶来。
 
在甘露殿里,队列着诸位重臣将军,受宠的嫔妃们在一旁猛拭泪,稍懂事的皇子面色青白,年幼的皇子则眨着大眼,懵懵懂懂地看着这一切。
 
「太子殿下。」看到伊祁曦黎的出现,大臣们纷纷作揖,让伊祁曦黎入内。
 
伊祁曦黎脸色看不出什么多大起伏,他来到床边,看着那有着苍老脸孔的父皇。
 
「父皇。」他低喃。
 
这声呼唤让伊祁隆滕勉强睁开了眼,「皇儿,你终于来了……」
 
他猛咳着,示意要一旁宫女们扶他坐起。
 
伊祁曦黎在宫女动作之前,主动地把他给扶起。
 
「父皇,您应该多休息,不应该劳累的。」他克制自己保持镇定,目光却怎么也无法离开眼前那瘦骨嶙峋的手指。
 
他曾经怨过父皇耽溺于女色才使国政堕落至此,但如今他却觉得一切的过往似乎都不重要。
 
「不,有些话再不说,朕怕来不及。」伊祁隆滕轻笑着,一点也没有畏惧于即将到来的死亡。「宣读圣旨。」他对一旁的太监示意。
 
太监恭敬地拿出圣旨,只见众大臣嫔妃皇子都跪了下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伊祁曦黎温良俭让、慈孝聪颖,朕甚感欣慰,特下旨意传位于太子伊祁曦黎,即位为伊祁皇。」
 
这旨意并没有出乎众人意料之外,虽然太子才十六岁,但他的才干众人都看在眼里,但真正令众人惊讶的是……
 
一只枯手突然抓住起身接圣旨的伊祁曦黎,惊得他抬起头。
 
「朕还要你答应一件事。」
 
伊祁曦黎看着父皇,恭敬地说:「父皇尽管吩咐。」
 
「你必须在众人面前发誓,绝不伤你九弟一根寒毛!」
 
伊祁曦黎闻言一怔,因为这有力的手劲,也因为这话。
 
一听到父皇终于提到自己,伊祁曦月冒出了个头,冲进那向来给予他温暖的怀抱。
 
「父皇,为什么要二皇兄发这种誓?」八岁的伊祁曦月忍不住要问。
 
「傻孩子,父皇要保护你。」伊祁隆滕怜爱地摸着他的头。
 
也许全天下的人都会被这温柔爱笑的伊祁曦黎给骗去,但身为一国之帝,他是绝不会看走眼的。
 
伊祁曦黎的目光中隐藏着锐利的锋芒,虽然他总是摆出一张凡事好商量的笑脸,也从不会拿太子的架子压人,但却绝不会让人欺到他头上来,他笑容中带着多少算计,只怕连他自己也数不清,就这点来看,伊祁曦黎的确是下任伊祁皇的第一人选。
 
依他猜测,曦黎这孩子当了皇上之后,就会开始肃清异臣,会比他做得更狠、更不着痕迹。
 
他很欣慰有这样的孩子,这让颓靡的国政有了希望,但他还是不顾一切地要保住一个人。
 
「曦黎不愿意发誓?朕还有另一道圣旨。」伊祁隆滕暗示地说,被一阵刺骨寒风吹得咳起嗽来,伊祁曦月则是担心地拍拍父皇的背。
 
这话恐吓之意表露无遗。
 
伊祁曦黎脸上有点僵硬,目光望着紧黏着父皇的小鬼。
 
伊祁曦月也感受到这道视线,他偷偷地抬起头,对着伊祁曦黎甜甜地一笑,但却换来伊祁曦黎狠狠瞪他一眼,他畏缩地往父皇的身上窝去。
 
「父皇,您叫二皇兄保护儿臣,倒不如多送儿臣几道免死金牌。」
 
他前几天听到宫女们在说免死金牌的好用,与其让二皇兄来保护,他宁可有那种东西。
 
「傻瓜,免死金牌只能让你免于死亡,若你捣蛋到二皇兄受不了,他会把你发配边疆的。」
 
「边疆在哪里?会很远吗?」他听了心惊肉跳的,慌张地问。
 
伊祁隆滕宠溺地笑着,抬起头不疾不徐地看着伊祁曦黎。
 
伊祁曦黎开口了,口气有点不稳地说:「不知父皇所谓的不伤九弟一根寒毛是指……」
 
「让他一辈子远离灾祸,杖辱不及身,永享荣华富贵。」
 
这话让伊祁曦黎的脸瞬间转黑。
 
就算是当皇上也没那么好命,不用操劳就能坐享荣华富贵一辈子。
 
但他沉下脸,思及这是唯一能当上皇帝的条件,他也只好点头应声:「好,儿臣答应。」
 
「曦月,听到了没?你皇兄说会好好照顾你的。」
 
伊祁曦月睁着美丽的大眼望着他,「真的吗?皇兄不会要我住在边疆?」
 
「当然不会。」伊祁曦黎假笑道。
 
伊祁曦月开心地对伊祁曦黎咧嘴一笑,然后腼腆地看着他。
 
但伊祁曦黎却是十分的头痛。
 
宫里没有人不知道伊祁曦月这灾星的破坏力,他可以把屋顶的琉璃片一片片地剥下来玩,也可以跳入鱼池中把尊贵的七彩鱼烤成焦炭……
 
他怀疑自己能忍受这小鬼多久?
 
「曦黎,你放心,曦月很懂事的。」伊祁隆滕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连忙出声安抚。
 
在场的所有大臣们都觉得这话是违心之论,但却无人敢当着他的面说出。
 
突然间,伊祁曦月提出了令人出乎意料的请求。
 
「父皇,那儿臣可以跟皇兄睡吗?」
 
「跟皇兄睡?」伊祁隆滕也很惊讶他这请求。
 
「对啊,这样我就可以跟皇兄增进感情。」他害羞地浅笑,顿时日月如失色般,没能比得上他这娇笑。
 
但伊祁曦黎却百般不愿,正想要回拒时,没想到伊祁隆滕却点头答应。
 
「这样也好,先让你跟你皇兄熟悉熟悉,这样朕也比较放心。」
 
「父皇!」伊祁曦黎正想要抗议,却被随之而来的黏人娃娃给抱得喘不过气。
 
「嘿嘿!皇兄,我可以跟你一起睡耶!那我还可不可以跟你一起沐浴?」
 
「不、可、以!」伊祁曦黎勉强维持着风度,一字字地咬牙道。
 
伊祁曦月失望满满地写在脸上,苦着张花容月貌的脸蛋。
 
伊祁隆滕见状笑了出声。
 
他看着他最引以为傲与最疼爱的皇儿,心里想……
 
月妃,朕这样安顿妳儿子,那朕再次见到妳的时候,妳能不能给朕一抹笑容?
 
伊祁隆滕在升为太上皇的第二年薨,伊祁皇朝正式进入伊祁曦黎的年代。
 
象征着无比尊贵的黄袍穿在伊祁曦黎的身上,俊秀的他在太极殿里缓缓地踱着步,虽是不疾不徐的步伐,和善的笑脸,可是看得一同议事的大臣却是冷汗直流。
 
「宁王还没来吗?」他以清柔的嗓音问着。
 
他一问话,身边跟随他几年的总管太监急忙地跑出去询问,随即又飞快的跑回来,用那尖细的嗓音恭敬地道:「启禀皇上,宁王爷尚未到。」
 
众大臣彼此面面相觑,苦不堪言。
 
他们心里都清楚,在先帝治理之下,国势实可说是衰败危急,内忧外患皆有,国家如筑燕巢于飞瀑之上。
 
虽然全国对新皇帝的期许甚高,但身为一国元老的宁王爷,还是看不起这小儿称帝,只是他也太大胆了些,皇帝登基那天称病未到,如今第一次召见大臣议事却又姗姗来迟。
 
皇室内的事他们管不着、也不敢管,但苦的是他们这些在下位为他的不智而陪葬的人。
 
看着皇帝因为听到这话时,一言不发地冷笑,位高权重的右丞相不得不站出来,率先开口做倒霉鬼。
 
「皇上,要不要微臣再派人去催请宁王爷?」他汗涔涔地流着,却不敢明目张胆地擦。
 
「不用了,想必宁王定是被什么急事给耽搁了,朕的事不急,咱们可以慢慢地等他。」他温和地笑着,往龙椅上一坐,状似优闲地欣赏着雕龙刻凤的太极殿。
 
众人咽了一口口水,简直是欲哭无泪,能进得了这太极殿是受皇帝宠信的象征,但这时候他们都恨不得自己消失在这太极殿上。
 
试问,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急得过皇帝的宣召?皇上这话分明是另有所指,只怕下一步就要拿他们几个出气了。
 
就在他们以为会被这缓缓流逝的时间吓破胆时,门外突然传来阵阵的吵闹声。
 
「不行啊!小祖宗,您千万不能进去,皇上正与大臣议事呢!您这样闯进去皇上一定会生气的……」
 
「不管,我要见二皇兄!」
 
那娇柔的声音坚持地道,更是让在场的人悲哀到差点要昏了过去。
 
皇上心情已经很不好了,偏偏这时又来个皇上的心头大患,教人怎么不为自己的处境哀号。
 
但太监终究拦不住小魔头,伊祁曦月窜了进来,看着殿里一张张哭丧着脸的大臣们,先是咧嘴一笑,然后往那一见到便开始头痛的伊祁曦黎怀里窝去。
 
「皇兄、皇兄!我有事要告诉你喔。」
 
伊祁曦黎极力地维持笑容,训诫地说:「九皇弟没见到朕在议事吗?怎么能如此闯进来?罔顾国家体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