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烈焰 作者:午夜烟花

字体:[ ]

 
 
 
 
文案: 
 
他是大烈皇朝的摄政王。他是他“儿子”。 
 
但是——他的出生,是对他的侮辱。他出生就注定了死亡。 
 
“父王——”“炎儿——” 
 
一声声的呼唤下,是男人间不顾伦常的爱情。 
 
十六年的教养下,隐藏的是阴谋。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十六年的爱抚,为的只是洗去当年的耻辱。 
 
“只要你说我是,我就是你的炎儿。” 
 
泪水和屈辱,洗不掉撕心裂肺。你欺骗了我十六年,为什么这个时候不继续欺骗我了呢。为了成就你的大业,就可以轻易的把我送到大漠风沙里么? 
 
“就算是地狱,我也会和你一起下!” 
 
男人是为了尊严和权利而活的生物。爱情,能占几分重量呢? 
 
所以,抢走了他的一切的时候——我要赌—— 
 
 
 
 
 
第一章 
 
大烈王朝,一个神秘大陆上的强大王朝。 
 
大烈北方,强悍的草原游牧王国──图兰,与之共同称霸于这个大陆。 
 
 
 
深夜,典王府内,一片紧张的肃杀之气。 
 
“王爷。”烈忠顿了一顿,偷偷瞄了一眼自己的主子,咽了口唾沫道:“王妃她----快生了。” 
 
烈元典坐在大厅里,无比俊美的面容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泛着铁青的神色,四周散发着另人压抑的诡异气氛。 
 
“出生以后,立刻把孩子带过来。”烈元典抑制着怒火,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烈忠全身一颤,立刻猜到这邪魅的主子要做什么,却也只能顺从的去办。 
 
“碰!!”手中把玩着的玉如意猛的被捏的粉碎,“这个贱人,竟敢如此不守妇道,本王要你生不如死。”那个女人,那个图兰国的云贞公主,图兰王的掌上明珠,大烈皇朝三皇子典亲王的王妃,竟敢给大烈堂堂三皇子带绿帽子,让整个大烈皇室蒙羞。绝对不行,没有人能这么羞辱本王,今日之耻,本王要向你一并讨回来。本王要你承受大之千百倍的痛苦。烈元典绝美艳丽的脸上不觉露出一丝狰狞的微笑。 
 
随着一声清脆的啼哭,烈忠抱着一个用黑布包裹着的婴儿闪进大厅。 
 
“就是这个孩子么?”烈元典冷冷一笑,盯着那个孩子,“递给我。” 
 
“王爷——”烈忠心中不忍,但看到主子脸上诡异狰狞的笑容,心里一禀,没敢接着说。将孩子递上。他太了解这个主子了,从他设计借刀杀死二皇子以后他就明白,这主子不是常人,只要是他想要得,没人能够阻止他。更何况他一个小小的门人呢。 
 
“那对狗男女的孩子果然是娇美可爱呀。”烈元典呵呵的笑道,“只可惜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一出生就要一命归西了。”手轻轻的摸着那孩子苹果般红润可爱的脸蛋,最后移到他的脖子上。“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那父母,不该把你生出来。” 
 
“不——”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生传来,一个面容娇媚,有着沉鱼落雁之貌的女子跌跌撞撞的冲入厅内。身上的衣衫虽然凌乱,面容也十分憔悴,却仍掩不住她的美貌姿色。 
 
“王爷,求求您,求您放过我的孩子,放过我的孩子,您要杀就杀我,放过我的孩子吧。”她扑倒在烈元典的跟前,抱住他的脚,苦苦哀求道:“求求您,王爷,背叛您的是我,孩子是无辜的,只求您放过着孩子,贱妾愿一死以谢罪。” 
 
烈元典冷冷看着这女子,怒向心生,却反而温柔的笑道:“爱妃言重了,你是图兰国的堂堂公主,我烈元典当着天下人的面明煤正取的妻子,我又岂能做杀死自己妻子这等大义不道之事呢。爱妃快快请起,你是金玉之体,为夫岂敢让你下跪呢?”说话间已将云贞公主从地伤扶了起来。 
 
云贞公主睁大了眼,恐惧的看着他,这几句话岁温柔的如春风拂面,但听在她耳里却仿佛雷击,呆了半晌才颤声道:“你--到底--要将那孩子--怎样?” 
 
“孩子?”烈元典诧异的看了看周围,向烈忠问道:“哪来得孩子?烈忠,你说那个孩子在哪里。” 
 
烈忠同情的看了一眼云贞公主,硬着心肠答道:“禀王爷,王妃所生的孩子在腹中就已经死去多时了。” 
 
“爱妃,听清了么,那个孩子在出生时就已是个死婴。”烈元典在云贞公主耳边温柔的安抚道:“公主,你产后体虚,又遭如此大变,神志自然有异。”接着向站在一旁的下人大喝道:“来人,娘娘突遭丧子之痛,神志不清,快扶娘娘回房歇息。同时禀告宫里来的人,典王妃生了个死婴。” 
 
云贞公主一听,只觉眼前一黑,立时昏了过去。 
 
烈元典凝视着这个粉装玉凿的孩子。这孩子也仿佛感受到危险的来临,止住了啼哭,只拿那双黑水银似的骨碌碌的眸子看着烈元典。精致的五官是上天最杰出的作品,粉嫩的皮肤好似滴出水来。一张小嘴不停的一张一翕,闪所着温润娇艳的光泽。烈元典得手忍不住抚摩着这孩子的脸,手指在他的小嘴上轻轻的摩擦着。 
 
忽然,这孩子伸出一条粉嫩粉嫩的小舌,舔着烈元典的手指,然后微微张开嘴,含住那手指轻轻吮吸着。 
 
刹时,烈元典猛的一怔,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自指头传来,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柔情传遍全身。仿佛很久以前就记得这孩子。一下子,好象他所有的“罪过”都不再重要。低头看这孩子,想来是饿得慌了,这么想着,心下不禁一软。 
 
“烈忠。” 
 
“属下在。”刚走到花园里的烈忠立刻闪进大厅。 
 
“告诉宫里的人,就说……王妃产下一男婴--母子平安。” 
 
“您……”烈忠赫然瞪大了眼看者主子。 
 
“我?”烈元典忽然一笑,道“让这孩子活着比让他死了更有用处。快去办吧。” 
 
孩子呀孩子,也该你命不该绝,烈元典心道,若你死了,谁来为我惩罚那对狗男女呢?我定要叫那男人尝尝被自己亲子所弑的滋味,叫那贱人得到眼看自己的至爱相残的下场。 
 
烈元典笑了,笑的诡异非凡,却也艳丽绝伦。 
 
与此同时,东院。 
 
“烈元典,你为什么要杀我的孩子,为什么要杀我的孩子。你好狠的心,竟能对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下此杀手。是,是我不贞,是我爱上了别的男人,可是……你要恨就恨我呀,要杀也来杀我呀,为什么要杀我的孩子,为什么要杀我的孩子-----”云贞公主房内,女人坐在桌前,对着一面铜镜撕声哭诉着,声音渐渐低沉,渐不可闻。 
 
“可是,”那声音陡然增大,带着不可压抑的怒火,“是你,是你逼我的,是你,让我图兰。云贞,堂堂图兰国的长公主,嫁给你这个外族的皇子:是你,让我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乡,离开了那覆满冰雪的白山黑水,离开了那六羊无数的大草原,离开那驼铃声声的戈壁沙漠,来到你这个外族人的国家。原本,我想做一个好王妃,作一个好妻子,一个好女人。是你,是你伤透了我的心,十四岁入大烈,四年婚姻,你给了我什么,你到我房里的次数数都能数清,又几时对我说过一句贴心话。你娶我,娶得不是图兰·云贞这个人,你取得不过是我图兰国公主的身份,为的不过是你年迈老父身下的龙椅。一个女人,能有几个十八岁。草原上十八岁的姑娘正在和小伙们在蓝天白云下放马牧羊,在洁白的月光里谈情说爱,在熊熊的篝火旁,弹着冬不拉,唱着连天上的鸟儿也心醉的情歌。可我呢,难道我就要生生闷死在你这外族人的铁笼子里么。我恨,我恨我为什么要出生在王族,我只想做一个女人,一个真正的女人。你给不了我,难道还不许我向别人讨么?我不过是找到了我的爱,你却要将我的情我的爱生生拉断,将刚出生的孩子活活杀死。你好恨的心,好狠的心,我决不放过你,就算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你不是最想要你父皇的皇位么,我决不会让你如愿的,我要你也尝尝,失去自己最爱的东西的滋味。”云贞皎好而苍白的脸上尽是坚决,深深的眸子里闪烁着幽幽的寒光。这是一个图兰国公主的骄傲,更是一个作母亲的女人的坚决。 
 
“孩子,别怕,娘马上就来见你,马上就来见你。简大哥,我对不起你,我没能保护好我们的孩子,云贞对不起你,今生欠你的,只有等来生再报了。” 
 
一条白绫绕过房梁,素白得手在末端打了个死结,头伸进这套子里-----脚猛的一登----- 
 
手中的盆猛然打翻在地。然后是一声尖叫: 
 
“王妃娘娘自尽啦------” 
 
 
 
 
 
 
 
第二章 
 
“父王,父王……”一张华贵的雕木大床上,一个十四岁大小的男孩不断的呓语着,精致的小脸上因高烧而范起红潮,迷乱,惊慌之色布满整张俊美而英挺的脸上。“父王,别不理炎儿呀,别不理炎儿呀……” 
 
“炎儿——”床边,一个衣衫华美的美妇人心疼的拍着这孩子,一边柔声安慰着:“你父王不会不理你的,炎儿乖--啊--炎儿乖--” 
 
“秋儿,”美妇人向立于一旁的丫头喊道:“王爷呢?快去请王爷到这里来。” 
 
“禀夫人,王爷奴婢一早就去请了,但不知怎的,到了这会儿都还没来。”秋儿看着一脸焦急的主子也是一脸无奈。 
 
“那就再去请。”美妇人皱着眉剁脚道:“一定要将王爷请到这里来。对了,告诉王爷,从昨儿晚上起世子就一直高烧不退。” 
 
“是”秋儿应了声,对另外立着的一个小丫头喊道:“快去。”那丫头立刻飞也似的除了房门。 
 
“夫人,”秋儿看着主子,焦虑道:“昨儿小主子不知怎么了,从王爷书房里出来就闷闷的,晚上就病倒了,王爷那边也不过来瞧瞧,看小主子的情形怕是王爷在生小主子的气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