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引离尊+番外 作者:随风飞

字体:[ ]

 
 
《引离尊》BY:随风飞 
 
初春时节,风里尚带了些凉意。 
我静立於庭院一角,面无表情的看著躺在地上的美豔少妇。 
但见她钗横鬓乱、衣衫不整,绝美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嘴里断断续续的念著:“夫……夫君……” 
“阿弥陀佛。”我闭了闭眼睛,忍不住低喃道:“人妖相恋,本已违了天地法理,施主又何苦为此赔上性命呢?” 
地上的女子睨我一眼,冷冷的笑了起来。“你个臭和尚,如何会懂男女之情?只要是为了夫君,我……死亦无怨。” 
好个倔强的花妖! 
我摇了摇头,轻轻的说:“贫僧乃是出家之人,自然不会懂什麽情情爱爱。只不过,若然施主执迷不悟、一意孤行,那便就休怪小僧无情了。” 
语落,长袖一挥,默默的念动佛咒。 
“呀啊!”凄厉的惨叫由那女子的口里喊了出来,直听得人心声寒意。 
我仍是一动不动的站於原地,手中的念珠越拨越快。 
那惨叫声渐渐隐了下去,地上的女子却迅速衰老著,最後,她竟化做了一缕青烟,片刻便消失无踪了。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眼望向庭院另一端的桃树,风过,吹落一地残红。 
刹那芳华。 
怪只怪那妖孽太痴太傻,终究逃不过劫数一场。 
“长离大师!”伴著一声低呼,回廊後头转出了个一身华服的中年男子。他脸上交杂著畏惧与慌乱的神色,急急的问道:“大师,那妖孽……可死了?” 
我微微颔首,习惯性的扬起浅笑。 
“花妖已收,张施主可以放心了。”顿了一下,视线移向内堂里满脸恍惚的年轻男子,叹息道:“但令郎能否除去心中魔障,就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是是是。这一回多亏了大师鼎立相助,老夫真是感激不尽。”张老爷说著把头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那三百两银子,我明日就差人送去普法寺,还望大师笑纳。” 
“那便有劳张施主了。”眼底笑意渐深,我双手合什,略低了低头,算是回礼。 
然後又往内堂里看了一眼,提高声音道:“明心,回去了。” 
话音方落,便见一个沙弥打扮的少年快步走了出来。那孩子的年纪在十四岁上下,容貌很是清秀讨喜,只不过,此刻他眼里多了一抹薄怒,就这麽一言不发的瞪著我。 
我心头一怔,立刻猜著了他的心思,不由得暗暗好笑,却也不多什麽,只是领著他出了张府的大门。 
“师父。”半柱香後,明心终於开口了,声音闷闷的,似带了怒气。“你为什麽要杀那个花妖?” 
果然是为了这个!这孩子明明为妖怪的事吃了不少苦头,却还是这般心软。 
我微微一笑,答:“有人寻我收妖,为师自然就照做了。” 
明明皱了皱眉,仰头看著我,大声道:“可是……那花妖又没做什麽伤天害理之事,况且她跟张家公子如此恩爱,师父你这般做,分明就棒打鸳鸯!” 
我双眼平视著前方,幽幽的说:“明心,你道情爱是个什麽东西?不过是骗人的把戏罢了。前刻还生死相许,说不定下一瞬就刀剑相向了,世人尚且如此,更何况那些妖物?” 
“可是,佛祖说众生平等……” 
“明心。”我伸手拍了拍他的头,柔声道:“人妖殊途,这一点,你无论如何都得记著。” 
他闻言,仅是低哼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天下间这麽多妖怪,怎麽不见师父你一个个的去收服?说来说去,还不就是为了那三百两银子?” 
“……”我窒了一下,一时竟无言以对。隔了半晌,方道:“你不是最爱吃桂花糕麽?待会儿顺道去城里买些吧。咳……师父出钱。” 
明心虽然老爱同我这个做师父的顶嘴,却终究是小孩心性,好哄得很。只不过一包桂花糕,就足够将他打发了。 
随後,我们又顺便在城内逛了一圈。 
走著走著,忽听远处传来一声哨响,街头的小贩闻声,立刻就将摊子收了起来,往两旁避去。而且个个动作利索,忙而不乱。 
“这是怎麽回事?”我平日里极少出门,所以实在猜不透众人在玩些什麽把戏。 
“啊……喔。大概是曲侯爷快路过这条街了。”明心一面答,一面也拉著我避至路边。 
“什麽侯爷?” 
“就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朝臣──世袭定北侯曲临渊。听说他不但权倾朝野,而且生性骄横跋扈,每回退朝回府,都会教车夫策马飞奔。久而久之,京城里的百姓都已习以为常,往往侯爷的马车才到朱雀大街,这边的人就已先避了起来。”明心轻轻笑了一下,续道:“长此以往,倒也成了京城的一大名景。” 
我不觉皱起了眉,问;“如此扰民,竟也无人出来管管?” 
“连皇上都默认了他的行径,还有哪个不要命的人敢多管闲事?”明心冷冷的哼了哼,一副早已看透事世的大人样。 
说话间,只见一辆装饰华美的马车直冲了过来,速度之快,的确骇人。由此看来,那侯爷府的车夫,也不是好当的。 
人群里起了一阵骚动,挤动间,竟有一个小娃娃被推了出去。 
马车旁虽跟了几个骑马的护卫,却无一人有出手相救的打算,那马车更是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图。 
我心头一紧,一颗佛珠由袖内激射而出,正挡住了马车的去路。同时足下轻移,下一瞬,已将那娃娃揽入了怀中。 
一转眼,便见车前的骏马长嘶一声,堪堪停了下来。 
而後,车内响起一道温雅的男声:“出什麽事了?” 
立刻有人翻身下马,抱拳答道:“禀侯爷,方才马受了点惊。” 
“受惊?”那声音微微扬起,带了点笑意。“这马跑得好好的,如何会受惊?可是有人在搞鬼?” 
“这……属下不知。” 
“罢了。”车内的人轻轻一叹,然後伸出一只白玉似的手来,缓缓撩起门上的绣帘。 
那年轻男子一出马车,四周便响起一片抽气声。 
他著一身暗红色的朝服,手里执了把白玉骨扇,瞧起来风流俊雅,气度非凡。略嫌阴柔的俊美容颜,微扬的凤眸以及那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在在教人移不开眼光。 
曲临渊下得车来,双眸往四下一扫,最後将扇子指向了一颗木质佛珠,笑道:“应该就是那个吧。” 
他这样一说,即刻有人将佛珠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呈上。 
曲临渊将佛珠握在手里,细细把玩了一会儿,然後直直朝我走了过来。 
“大师,这珠子……可是你的?” 
我将怀中的娃娃放回地上,坦然的回望过去,答:“正是贫僧的东西。” 
“喔?”他勾了勾唇,黑眸里笑意不减。“大师惊了我的马,又拦下我的马车,不知是何缘故?” 
“侯爷在这京城内策马,本就已违了律法,方才更是差点伤人,贫僧瞧不过去,才出了手。并无成心冒犯之意,还望候爷见谅。”我顿了一下,续道:“侯爷身为朝堂重臣,本该是万民表率,如今却干这违例之事,实在大为不妥。小僧斗胆,恳请候爷莫要再犯,免得滋事扰民,尽失民心。” 
曲临渊面上一怔,盯著我看了一会儿,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 
“哈哈……大师……教训得极是,临渊记下了。” 
说罢,神色一凛,“啪”的甩了一下扇子,面向守在一旁的侍卫,喝道:“我说过多少回了?不许在京城内策马!怎麽?肉皮子又痒了是不是?下回若再犯,本侯爷可绝不轻饶!” 
转头,又轻笑著问道:“大师瞧著,如此可好?” 
我一时也不知如何作答才好,只得双手合什,微微敛了一下身子。 
“像大师这般的人实在少见,临渊有心结交,就不知大师是哪个寺里的,如何称呼?” 
“贫僧法号长离,如今暂住於城西的普法寺。” 
“长离吗……?”曲临渊看我一眼,笑得高深莫测,道:“我今日有事在身,不能与大师长谈,我们……後会有期。” 
说著,朝我眨了眨眼睛,然後转身,重又坐回了车里。 
这一次,马车没有再横冲直撞,而是慢慢的往前行去。 
骄横跋扈麽?那男人,倒是与传言一点都不符。 
 
我沿著长廊朝寺外走去,远远的就听见内殿里传来明心的声音。 
“……那位曲侯爷啊,原是当今圣上的表兄,和皇上是一处长大的青梅竹马。先帝驾崩之时,正逢外族来犯,瑞王爷和六皇子都去了前线应战,正是曲侯爷力举当时默默无闻的十三皇子,才助皇上登上帝位的。如此一来,皇上自是极为宠信他,举凡朝中大事,全要同他商议,其他地方更是处处忍让。那人的风头之盛,可谓无人能及。” 
“如此厉害的人物,长离大师也敢得罪?” 
明心万分得意的笑了一下,答:“废话!你也不想想我师父是什麽人?他连妖魔鬼怪都不怕,那些王公贵族自然更不会放在眼里。” 
我在门口立了一会,唇畔扬起一抹浅笑。 
难怪这小子的修行总是裹足不前,原来他将心思都花在了这些东西上头。明心的年纪虽小,却爱极了各种街头传闻,连一些宫廷秘史也能说得头头是道。他这种性子,倒是一点都不适合清修。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故意板起脸来,低喝一声:“明心!你不好好休习佛法,在这儿胡闹什麽呢?” 
“师父。”他听得我的声音,一张脸立刻就皱了起来。“我方才已经打过坐、念过经了,只是稍微歇上一会儿而已。” 
“是麽?”我语气稍缓了一些,道:“那就把昨日教你的佛咒好好记起来,等为师回来的时候在考你。” 
明心闻言一愣,急急朝我跑了过来,仰头问:“师父,你又要出门啊?” 
“城北有户人家家里出了些怪事,可能是妖物作祟,所以为师得过去看看。” 
他转了转眼珠子,笑问:“有是富贵人家,报酬丰厚?” 
“……” 
一阵尴尬,不由得心生怨气。他小小年纪,究竟哪儿来的这许多鬼心思?莫非……真是我这个当师父的太过失职了? 
“师父你很少去城北,大概不认得路吧?我同你一起去好了。”明心倒是一点都没在意,仅是拉起我的衣袖,一路向前走去。 
京城里的弯路很多,找起人家来并不容易。我和明心在城北转悠了半天,最後却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明心大大的打了个哈欠,问:“完全寻著人嘛!师父你是不是记错地方了?” 
“我……”我愣了一下,正欲作答,却忽听身後传来了脚步声。 
转头,正对上几个身形魁伟的年轻男子。那衣饰容貌很是眼熟,似极了……昨日在街上见过的侯爷府的护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