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赤龙奴(出书版) 作者:月佩环

字体:[ ]

 
 
《赤龙奴(出书版)》作者:月佩环[上下册]
 
 
  赤龙奴(上)
  作 者:月佩环
  出版社:威向架空
  ISBN:9789862961568
  出版日期:2012/1/03
  上架日期:2012/1/03
  文案:
  龙宫岛,每逢八月十八开海市,专卖各种美人。
  之于达官贵人,是一掷千金求美人的仙岛;
  之于他,却是桎梏多年的万恶- yín -窟!
  作为地位仅次于岛上五位岛主的血蛟,
  徐元霆他忍辱负重、一手遮天十五年,
  就待时机成熟篡走赤龙主之位,解散龙宫岛。
  谁料到精打细算如他,
  却栽在一向被他小看的年轻赤龙主手中──
  短短一瞬之间,他非但失势、失身,
  还身负只有赤龙主能解的- yín -毒!
  难道,他注定摆脱不了荒- yín -无耻的卑下命运吗?
 
 
  赤龙奴(下)
  作 者:月佩环
  出版社:威向架空
  ISBN:9789862961575
  出版日期:2012/1/03
  上架日期:2012/1/03
  文案:
  赤龙主赫连焱对徐元霆一向厌恶也敬畏,
  直到他将徐元霆拆之入腹,饱尝美色,
  才彻底扭转他对徐元霆的印象──
  不过,越花费心思贴近徐元霆,
  越见徐元霆露出真实的内在与情思,
  放浪不羁的他不仅频频吃味失态,
  更愿为徐元霆做尽一切事,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他和徐元霆之间,长久以来充满疑心猜忌;
  当他放下身段表诉衷情时,
  徐元霆能否回心转意,留在他的身旁!?
 
 
  楔子
 
  八月十八,每年潮水最盛之日,就是龙宫海市召开之时。
  龙宫海市贩卖的不是奇珍异宝,而是美人。美人动人心,王公贵族们也会在那一天派自己的下属去购上几名自己中意的美人,偶尔也会有人亲自蒙了面来挑选。
  这海市不知何朝何代开始,其后又不知是什麽势力,就连朝廷都默许了它的存在。海市上被公开叫价的美人们,大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和少女,有的风情万种,有的清纯可人,有的专攻琴棋书画这等风流之事,就连江南第一流的花魁也要比之逊色,还有的看似柔弱到连刀子都举不起来,实际却经过全套的暗卫训练,专为保护要人所用,更有些美人是专门为了有钱人的特殊爱好所准备的。
  这些美人都来自同一个地方:龙宫岛。
  龙宫岛自然在海中,但却极少有人能探到它的所在。岛上共有五位岛主,以黄龙为尊,赤、白、青、玄各位龙主分居四方诸宫,下设十二蛟部、再下又设虾、蟹、蚌、蟒诸部,分管岛上诸事。
  五方龙部之外,蛟部衣紫,权力极大,因为五方龙主高如云端,遥不可及,蛟部众是实际在岛上有权力的人。
  其余各部是尚未能去海市中露面的少男少女、美婢狡童,他们会按照各自的特色被分到相应的部中,由虾部和蟹部调教一至数年不等,最后在海市上露面。
  蚌部和蟒部衣杂色,蚌部专管岛上内务,蟒部则专管岛外的分部。
  最后,岛上最不值得注意的人群,就是贱奴。贱奴就像海里的鱼一样,数量众多,是最下等、最低贱的奴仆,比普通的仆役还不如,仆役还需着衣,而他们只配光着身子,偶尔有两只贱奴讨了哪个主子喜欢,身上才会被烙下一个鱼形的烙痕和主人名字。然而这些有专属权的贱奴死得都格外快,他们要承受比其他贱奴多几倍的泄欲,一旦失势,还会被其他羡慕和嫉妒的贱奴围攻。
  龙宫岛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奢华、神秘,屹立於海中某处,百年不衰。
 
 
  第一章
 
  徐照麒在树林里狂奔着,只要冲出树林就到岸边了,那里有许多条从中原来的船只,只要能击倒上面的守卫,挟持船夫,就能回到中原去。
  十几天只有流食可吃,他的脚步越来越踉跄,眼前直冒金星,几乎一步也走不动,而后面追踪的脚步声越来越临近。
  如果被他们抓到,他不敢想像会是一个什麽结局。
  这是一座神秘的龙宫岛,传说中上面住着神仙一般的男女,却是无处可寻。过往的渔民隐约见过海市蜃楼,但顺着方向去找时,只看见大海茫茫隔烟雾,龙宫岛却是无处可寻了。
  可是他所见的,却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十几天前,他被人下了迷药,反铐着双手套了头罩,在船上漂泊多日才到这岛上,这十几天他们被分在不同的舱房里,衣服被剥得只有亵衣,吃饭时只能趴在地上舔着盘子里为数不多的吃食。
  船停下后,他们被驱赶着出了船舱,来到沙滩上。细白的沙地上已经站了几十个上身赤裸的男子和仅着中衣的女子。
  一个手腕上戴着铜制护臂的黑衣人捏着他的下巴看了半晌,对身边的人道:「不满十八,尚有可为,编去柳条部吧。」便有人给他套了银色项圈,项圈上似乎写着柳条部三个篆字,但给他套项圈的人动作极快,他都还没看清楚,就有人箝住他的双手,另一个人把打开的项圈扣在他的颈上,也不知道用什麽方法轻轻一捏,就完全贴合在颈上了。银质的项圈上面有三个小环,前面的小环上垂下一条银色细长链子,十分精致。
  手铐是除下了,却被打上手镣,两个银环之间连着一条细长链子,大约有三尺多长。
  他不敢挣扎,唯恐被人看出他练过武功。这群人行走飘飞,显然武功高强,于是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等着机会逃走。
  经过粗略检查过后,同行的一群人分成几个部分,项圈的颜色也不尽相同。反抗的人全都被制住,用细铁链绑住上身,脚踝被打上二十几斤重的脚镣,用皮鞭驱赶着往另一条路走去。还有悍勇的人被压住的时候还挣扎不休,骂骂咧咧,那刚才发号施令的黑衣人便抽出长剑,将那些人的脚筋挑断,把这些不能行走的人抬到笼子里搬走。
  惨叫声频频传来,和他一起同来的几个少女看到血流满地,惊叫着哭出了声。徐照麒不敢多看,唯恐自己看多了会忍不住冲上去救人,於是垂着眼睛站在一旁。
  那几个少女有的被编到了「燕子部」,有的却是「乳莺部」,徐照麒自己分不清楚这群少女有什麽区别,不知这群黑衣人到底是怎麽分的。和他一起被绑来的男子也没有几个是柳条部,却有几个是「翡翠部」和「珍珠部」的。
  和徐照麒一同被分到柳条部的一共才有四个人,被人用细长铁链穿了项圈,像穿粽子似的穿到一起。徐照麒是最先被穿的,在他脖子上就多了个银锁,拴着铁链的另一端。
  他这才发现,和他一样的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尚未长成,肤色白皙细嫩,所以这群黑衣人也不敢在他们身上加太多束具,有不听话的,也只用皮质的锁铐铐住了。
  徐照麒一边走一边观察着逃生途径,却发现这是一座岛屿,岛上遍植着不知名的珍贵树木,看不到沙滩边际,也不知道这座岛屿方圆多少里。
  负责驱赶他们四个少年的是两个身上没有任何铜饰的黑衣人。经过十几天在船上的见闻,徐照麒也发现了这群人以衣饰标志身分,那些装饰越是华丽,衣着越是繁复的,身分也便越高。刚才那个为首的黑衣人有护肩护臂,这两个男子只穿黑衣,武功显然也更低些,于是他趁人不备,用发簪开了锁,刺伤在身后押送的那个黑衣男子,夺路而逃。
  也许是跑错了方向,跑了许久也没有到沙滩,只累得头昏眼花,气喘吁吁,虽然手腕间的铁链很长,不大妨碍活动,但铁链撞击的声音只会吸引身后追来的人,让他极是心烦意乱。
  「别让他跑了!快追!」后面一群人吵吵嚷嚷,依稀有人叫喊。
  他惶急失措,忽然被脚下的草根绊了一下,登时摔倒在地,听到后面追赶的声音越来越近,他慌忙要挣扎着爬起,却看到面前多了一双脚,这双脚完全是男人的脚,却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布靴。
  徐照麒冷汗涔涔,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这次被抓住,恐怕以后再也不可能逃走。
  头顶上一个男子淡淡地道:「还不起来?等着被抓吗?」声音有些苍老,似乎四十岁上下。听起来不是来捉拿他的,他狼狈万分地爬起来,只见这个男子一身紫色衣裳,围着一条银狐围脖,越发显得身材颀长,同色面巾蒙住半张面孔,露出的眉眼已有好些皱纹,然而风仪翩翩,举止娴雅,看得出年轻时必然也是一个美男子。
  徐照麒心里暗自觉得可惜,感到他双目注视着自己,又忍不住脸上微微一红,但想到他不是这座岛的主人,八成也和岛主有些- yín -邪不堪的关系,心里不觉得嫌恶,却是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忍不住想看他紫色面巾下的面孔,想像他年轻时的样子。
  旁边一个身穿正红长衫的少年欠身说道:「血蛟大人,他好像是玄龙岛的人,我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徐照麒这才注意到他身旁还有一个红衣少年,彷佛火焰一般飞扬跳脱,眉清目秀的容貌,但他刚才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
  那蒙面男子不顾那少年说话,迳自说道:「这孩子看起来倒有趣,你带他回我宫里,我拦住那些人。」
  那红衣少年只得应了一声,冷冷看了徐照麒一眼,对他勾了勾手指,让他跟着他前行。徐照麒也不知道自己怎麽惹他生气,但此时情急之下只好从权,不管他往哪个方向去都很危险,不如跟着这个少年走,或许还能找到一线生机。
  徐照麒跟着红衣少年走了许久,带着他进了一座大宅子的后门。后门的院子里没有人,那红衣少年带着他进了一间屋子候着,自己便转身出去。
  他有些忧心这少年是不是故意扔下他,频频朝窗外望去。但过不多时,红衣少年便拿了一套同样的红色衣裳回来,让他穿上,并用钥匙给他开了手上的镣铐。
  「我们这里只有用来买卖的货物和贱奴才要戴锁,你要是还戴着锁,肯定会惹人怀疑。」
  「那些人如此凶恶……血蛟大人拦得住他们吗?」徐照麒听红衣少年并没有叫那紫衣男子为岛主,不由有些忐忑不安。
  「龙主如果不在岛上,就由十二蛟部做主。」那少年没好气地道,「但你是玄龙主的人,又犯了逃脱重罪,五十鞭是走不脱的,要是挨下来你肯定死了。血蛟大人是看你可怜才收留你,你最好别轻易走动,要是有人知道你在这里,血蛟大人也保不住你。」
  徐照麒略略放了心。他身上武功不弱,今日体力不济,也只是因为多日进食太少的缘故,挨了五十鞭却未必会死。听这红衣少年嘱咐,便微微颔首应允,也不多话。
  两江四商,徐慕裴黄。他们徐家身为两江四商之首,他又是家主徐元沛的独生子,自然非同一般,虽然遭逢大变,开始时惊惶失措,但此时已镇定下来,坐着想着刚才发生的事。那紫衣男子血蛟大人救了自己应该是有好处的,否则怎麽会救。看这岛上景象,赤龙主的人尽着红衫,玄龙主的人都穿黑衣,都应了自身的名头。想必是因为来往的「货物」太多,怕分不清各自身分的缘故,只是不知那「血蛟大人」既是赤龙主的手下,又名「血蛟」,怎麽会穿着紫色衣裳。
  那红衣少年自称「红霄」,是血蛟大人的侍卫之一,原来的名字是早就不用了的,并似笑非笑地劝他也别记着以前的事,即使出了玄龙主的手,也离不开龙宫岛,唯一能自由离开的方式,就只有被人在市场上买走。
  和红霄攀谈了片刻,那血蛟大人便回来了,红霄迎上前行了一礼。那血蛟大人抬了抬手,命他站在一旁,随即解下脸上的面巾,露出一张俊容,虽然生就一双鹰翅羽眉,斜飞而后低垂,鼻高且挺直,嘴唇丰润,却不免略嫌不够年轻了。
  徐照麒不知怎地,竟有些微微失望,连血蛟大人的问话也没听清,不由赧然。
  「不知血蛟大人刚才在问什麽?」
  「你喝什麽茶?」那血蛟大人不喜不怒,又问了一次。
  徐照麒舔了舔乾裂的嘴唇,说道:「劫后之人,还管有些什麽茶。但若有一壶碧螺春自然是极好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