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青龙侍[出书版] 作者:月佩环

字体:[ ]

 
 
 
   《青龙侍 (上) 》
 
    作   者:月佩环
    出  版  社:威向
    书籍编号:BK06-0003293
    I S B N # : 9789862962954
    出版日期: 2012/8/4
    上架日期?;2012/8/4
    简介:
    纵然坐拥无数美人,多年来青龙主仍执意寻觅心上人──
    岂料心上人的掌门师父张茗陽也真是太不识相了,竟坏了他的好事不说,还夺走他的青龙珠吞下!?
    论相貌年纪、身段性情,张茗陽虽入不了眼,不过当看到这男人被青龙珠所影响,
    身不由己地吐露諂媚动听的言语、放荡诱人的喘息,他抚摸著男人光滑如蜜的肌肤,
    心中一股跃跃欲试的衝动油然而生……
    把堂堂高手压在身下,说不定也别有滋味──
    龙主性yín,既然对方自动送上门,
    他就勉為其难先拿来一解欲望罢了!
    《青龙侍》上
    
    楔子
    
    八月十八,每年潮水最盛之日,就是龙宫海市召开之时。
    龙宫海市贩卖的不是奇珍异宝,而是美人。美人动人心,王公贵族们也会在那一天派自己的下属去购上几名自己中意的美人,偶尔也会有人亲自蒙了面来挑选。
    这海市不知何朝何代开始,其后又不知是什麼势力,就连朝廷都默许了它的存在。海市上被公开叫价的美人们,大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和少女,有的风情万种,有的清纯可人,有的专攻琴棋书画这等风流之事,就连江南第一流的花魁也要比之逊色,还有的看似柔弱到连刀子都举不起来,实际却经过全套的暗卫训练,专為保护要人所用,更有些美人是专门為了有钱人的特殊爱好所準备的。
    这些美人都来自同一个地方?龙宫岛。
    龙宫岛自然在海中,但却极少有人能探到它的所在。岛上共有五位岛主,以黄龙為尊,赤、白、青、玄各位龙主分居四方诸宫,下设十二蛟部、再下又设虾、蟹、蚌、蟒诸部,分管岛上诸事。
    五方龙部之外,蛟部衣紫,权力极大,因為五方龙主高如云端,遥不可及,蛟部眾是实际在岛上有权力的人。嚴禁轉載其餘各部是尚未能去海市中露面的少男少女、美婢狡童,他们会按照各自的特色被分到相应的部中,由虾部和蟹部调教一至数年不等,最后在海市上露面。
    蚌部和蟒部衣杂色,蚌部专管岛上内务,蟒部则专管岛外的分部。
    最后,岛上最不值得注意的人群,就是贱奴。贱奴就像海裡的鱼一样,数量眾多,是最下等,最低贱的奴僕,比普通的僕役还不如,僕役还需著衣,而他们只配光著身子,偶尔有两隻贱奴讨了哪个主子喜欢,身上才会被烙下一个鱼型的烙痕和主人名字。然而这些有专属权的贱奴死得都格外快,他们要承受比其他贱奴多几倍的洩欲,一旦失势,还会被其他羡慕和嫉妒的贱奴围攻。
    龙宫岛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奢华,神祕,屹立於海中某处,百年不衰。
    
    第一章
    
    崇山峻岭中陡峭的山壁绝顶之上,两派人马正相持而立。
    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身材十分高大,穿著一身洗得发白的灰布衣裳,背上负著长剑,长髮用木簪挽起,面上鬍鬚甚长,却是没有修剪过,显得十分落拓。他身后站著七、八个少年,均是十餘岁,衣著十分简朴。
    对面的男子却是俊雅出尘,他内著蓝綃长衫,外面罩著一件半透明的浅绿衣裳,长髮垂在身后,几乎到腰下,只用一根蓝缎束起,配著绿松石珠子,显得肤色白皙,容貌竟是十分俊美。
    在他身后,是一个蒙著淡紫面纱的紫衣女子,一双莹白如玉的手中托著一柄精钢长剑,儼然是这男子的姬妾,两个梳著环髻的丫鬟在她左右两旁,垂手而立。
    这四人的衣著打扮都不似凡尘中人,寒风过处,衣袂飘飘,彷彿要凌空飞去。两群人站在山巔之上相持而立,便如一幅名家所绘的凡人遇仙图一般。
    紫衣女子恭恭敬敬地对青袍男子道?「龙主,请用剑。」
    男子微微一笑,从那紫衣女子手中取了长剑道?「碧蛟,你武功不成,先退下罢,免得剑气伤到你。待我胜了这位岱宗派的掌门后,再唤你回来。」
    那叫碧蛟的女子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带著两个侍女飘然下了峰顶。
    岱宗派的掌门自然是对面的中年男子了。面对这几人的姿容绝色时,他彷彿视而不见,就连三个女子离去时也不看上一眼,缓缓道?「龙主两次败在在下手中,此次言胜,只怕话说得太早了罢。」
    「本座这一次自然是有备而来。若是在下侥倖,胜过了张先生的御剑术,那张先生可要把贵派的剑童让给我。」
    御剑术以气御剑,只须与剑气相合,将自己的气息注入剑中,便能如臂使指,剑若通灵。御剑术无法让人看清剑势来路,其神妙莫测的剑光,被人视為剑仙所传。江湖之中几百年未曾见过御剑术,青龙主也不相信天下间竟还有人学会,和这张掌门比剑两次,都是不慎败在御剑术上。
    青龙主心高气傲至极,剑术又是五位龙主之尊,自然忍不了这口气,想方设法终於找到一个法子能破了他的剑术,自然第三次上山。
    听他提起剑童,张掌门言语间隐隐含著怒意?「此事不必再提,本派虽在江湖中籍籍无名,却也是正派清流,岂可入你那……那龙宫岛?你打伤我弟子,这一次你再败了,我非杀你不可!」請芴傳蕃龙宫岛乃是yín窟,岱宗派自然不能与之為伍,青龙主多次欺上山来,一指明要将岱宗派的剑童掳走,显然没将整个门派看在眼裡。张茗陽又气又急,感到所负的长剑錚然有声,彷彿出鞘而去,他才发觉自己竟已被青龙主激得心绪不稳,控制不了剑意。
    岱宗派乃是武林中隐逸已久的门派,门派武功讲究修真,要求弟子容貌上乘,这和龙宫岛的宗旨不谋而合,不过这些年来,岱宗派藏在深山之中,少有人知道,因此几代掌门收徒时也十分為难,根骨好的未必容貌就好,容貌好的又很少能吃苦,所以整个门派人丁寥落,许多武功竟然就此失传。
    无奈之下,第二十二代掌门传下遗训,从每代弟子中选一名资质最优的弟子,封為剑童,把本派的护山神符给他掌管。剑童不一定是每代的大弟子,但身分却位列眾弟子之首。
    如今的剑童名唤顾云逸,乃是张茗陽五年前收的弟子,张茗陽看他父母双亡,十分可怜,对他十分照顾,两人名為师徒,其实情同父子,彼此之间感情极為深厚。
    青龙主第一次来寻剑童时,张茗陽以為顾云逸和青龙主暗通款曲而责罚过他。但顾云逸矢口否认,张茗陽虽然相信他,但无法对弟子们交代,只好让顾云逸面壁思过,藏到本派禁地裡,可谓一举两得。一方面让顾云逸到禁地练剑,将御剑术修到大成,另一方面避开这青龙主,免得和这纠缠不清的青龙主打了照面,青龙主看到顾云逸的俊俏容貌后,更不肯放弃。
    「在下听过剑童之名,心怀仰慕,可是却没见过他,若是我见过他后,又不想带他回龙宫岛了呢?张掌门不要太小气了罢?」
    张茗陽哼了一声?「你若只是想看看而已,何必要强上山门,打伤我的弟子?」
    青龙主幽幽叹了一口气?「果然老东西不好骗啊。你鬍子一大把,竟然不是白长的。老实对你说罢,你那剑童我是非见不可。你执意不肯让我见他,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你也杀不了我,咱俩谁也奈何不了谁。不如这次我们设个赌局罢,若是你赢了,我便下山,从此以后再也不来,若是你输了,你便将剑童交给在下。张掌门以為如何?」他语调温柔,相貌俊美,实在是风度翩翩的人物,天下间若有十个女子,便会有九个爱上他,剩下的一个,只怕是瞎子。
    「你若输了,便须留下枯木掌的解药,医治我那重伤的弟子。」
    「张掌门何必这麼咄咄逼人?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請芴傳蕃青龙主浅浅地一笑。
    看到他这一笑,张茗陽身后的几个弟子或是发呆,或是等低下头去,张茗陽挥手斥退弟子道?「你们先退下罢。」
    那几个弟子应声退下,脚步却是十分迟疑,不断地回头去看青龙主的风姿。
    张茗陽虽然不回头,却能从气息上感觉到身后弟子的神态表情,不由叹了一口气。岱宗派的弟子相貌都在中人以上,但是衣著简朴,彷彿村野山民,对於衣裳华贵容顏绝世的人便会不由自主地生出敬重爱慕之心,这恐怕也是祖师爷始料未及的了。
    创派祖师為了求得天下绝顶的剑术,卧於峭壁之上,枕於瀑布之下,只求融於自然之心求得无上大道,所以才把门派设在崇山峻岭之间。可惜弟子们阅歷极浅,更难悟出剑道。若是给他们一个机会下山长长见识,又怕他们繁花迷眼,失去本心,从此堕入红尘,前功尽弃。
    弟子们退下后,峰顶上便只剩下两人。嚴禁轉載山顶上的风吹得张茗陽的袍袖猎猎作响,鬚髮飘拂,竟似与山间的流云古松融合在一处。
    青龙主本来就出自欲海yín窟的龙宫岛,自然眼裡不会放过丝毫美色。此时此刻,他忍不住多看了张茗陽两眼,微笑道?「张先生面庞端正,双目晶莹,若是能仔细将鬚髮修修,或许会变作一个美髯掌门,想必英俊得多了,或许也可上一上龙宫岛。」
    他虽然是讚美之意,但话语却略显轻佻,张茗陽自然不放在心上,冷哼了一声?「青龙主,请罢!」請芴傳蕃他手上捏了个剑诀,背上所背的长剑便冲天而起,向青龙主刺去。
    这一门御剑术凭藉一口无形无跡的纯净真气灌注入长剑中,以太古纯阳玄术驱使,指挥腾挪,无不如意。
    青龙主脸上现出凝重之色,立时拔出长剑,挡住剑光,便感到手腕一震,双剑相交在一起。与他掌中长剑相交的飞剑剑芒吞吐不止,剑穗颤动,彷彿一条精钢小蛇在窥探他招式的破绽。
    他大喝一声,挥剑格开飞剑攻势,借力一跃而起,向张茗陽一剑刺去。
    张茗陽手指一捻一弹,那飞剑便像听到号令一般,回剑刺向青龙主的后心。他貌不惊人,但此时掐指御剑,竟是瀟洒至极,显出一派宗师气度。
    两人这是第三次比剑,彼此的武功路数都已熟悉非常,青龙主的掌力阴毒,而剑法奇诡,靠著彷彿魅影一般的身法和飞剑亦是旗鼓相当。可是张茗陽以气御剑,不需飞跃腾挪,所费的内功自然不如青龙主耗损严重。正因如此,青龙主才会每次气力不济而落败,几乎可以预计,此次比剑若无意外,又将重蹈覆辙。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已斗过了五百餘招,而青龙主此时气息微重,已是内功稍显不足。
    此时青龙主正在半空之中,长髮飞扬,而飞剑去势极猛,往他前胸刺去,正是避无可避之时。青龙主忽然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志得意满之态。
    只见他忽然左手袍袖一抖,袖中忽然飞出一条靛青长练,向后飞去,缠住了飞剑。飞剑凝在半空,动弹不得。
    张茗陽连弹数指,那飞剑随著他的动作上下翻飞,斩断长练。但青练层层缠缚上来,将飞剑困住。
    飞剑斩断的速度越来越慢,像是落入了无形的沙地裡,每动一寸便是万分艰难。
    正当飞剑摇摇晃晃地要衝破束缚,刺向青龙主时,青龙主的长剑已落到了张茗陽身前。
    惯用飞剑的张茗陽显然对於拳脚功夫不大擅长,只能频频闪避。惊讶在他的眼中毫无掩饰地显现出来,他从不知道,天下间竟会有能克制他飞剑的物事,岱宗派从来没有关於此类的记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