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玄龙玦[出书版] 作者:月佩环

字体:[ ]

 
 
    [D126]《玄龙玦 上》
    作者:月佩环
    绘者:深草
    出版社:威向文化
    出版日期:2013/01/16
    
    文案:
    
    龙宫五主对美人各有喜好,唯有玄龙王阴晴不定,难以讨好,
    不管哪种美丽,都没有办法挽留玄龙王喜新厌旧的心。
    
    只是没想到,这世间居然有如此胆大之人,
    偷偷服用玄龙珠,利用其中的玄妙欺骗于自己,
    不管自己想要哪种美人,最终得到的,只是一个西贝货而已,
    就算他的身体为自己所喜,可是这样的孽奴,死不足惜。
    
    明明是这样想的,明明该对他弃之如敝履,
    但是为什么止不住一再索求他的身体,
    为什么在听到他所剩无几的性命时,会如此的伤心? …… 
    
    
    
    楔子
    
    八月十八,每年潮水最盛之日,就是龙宫海市召开之时。
    龙宫海市贩卖的不是奇珍异宝,而是美人。美人动人心,王公贵族们也会在那一天派自己的下属去购上几名自己中意的美人,偶尔也会有人亲自蒙了面来挑选。
    这海市不知何朝何代开始,其後又不知是什么势力,就连朝廷都默许了它的存在。海市上被公开叫价的美人们,大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和少女,有的风情万种,有的清纯可人,有的专攻琴棋书画这等风流之事,就连江南第一流的花魁也要比之逊色,还有的看似柔弱到连刀子都举不起来,却实际经过全套的暗卫训练,专为保护要人所用,更有些美人是专门为了有钱人的特殊爱好所准备的。
    这些美人都来自同一个地方:龙宫岛。
    龙宫岛自然在海中,但却极少有人能探到它的所在。岛上共有五位岛主,以黄龙为尊,赤、白、青、玄各位龙王分居四方诸宫,下设十二蛟部、再下又设虾、蟹、蚌、蟒诸部,分管岛上诸事。
    五方龙部之外,蛟部衣紫,权力极大,因为五方龙王高如云端,遥不可及,蛟部众是实际在岛上有权力的人。
    其余各部是尚未能去海市中露面的少男少女、美婢狡童,他们会按照各自的特色被分到相应的部中,由虾部和蟹部调教一至数年不等,最後在海市上露面。
    蚌部和蟒部衣杂色,蚌部专管岛上内务,蟒部则专管岛外的分部。
    最後,岛上最不值得注意的人群,就是贱奴。贱奴就像海里的鱼一样,数量众多,是最下等,最低贱的奴仆,比普通的仆役还不如,仆役还需着衣,而他们只配光着身子,偶尔有两只贱奴讨了哪个主子喜欢,身上才会被烙下一个鱼形的烙痕和主人名字。然而这些有专属权的贱奴死得都格外快,他们要承受比其他贱奴多几倍的泄欲,一旦失势,还会被其他羡慕和嫉妒的贱奴围攻。
    龙宫岛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奢华,神秘,屹立于海中某处,百年不衰。
    
    
    第一章
    
    晚上下了一夜的雨,次日清晨,冷琴居的水珠还没有乾透。
    两行梳着宫髻的黑衣侍女分侍在门外,都是一般年纪,娇俏可喜。房中摆着十几个大箱子的礼物,满是金银玉器,貂裘狐皮,都是其余四岛送来给新任紫蛟的贺礼。
    一老一少的两人站在房中,年约五十岁的老者为对面略显丰腴的紫衫青年披上如墨的大氅,整了整衣带,端详一阵,似是十分满意地笑了,眼角皱纹显得更深:「从今日起,你便是玄龙岛上的墨蛟了,好好伺候龙王罢。」
    「大人,我……」紫衫青年十分为难。
    前任墨蛟大人墨玉衡抬手阻止他的话,洒然笑道:「你已是如今的墨蛟,自然不应再如此唤老夫。」他眉目间虽有老态,眼角下垂了许多,但面容俊美,仍能看得出,二十年前是一位翩翩美男子。
    「是。只是弟子忝居十二紫蛟之列,却貌不惊人,只怕稍後见了龙王,龙王……不大高兴。」墨寒脸上微微一红。他身材虚胖,面如圆盘,显得眼睛不大,皮肤倒是很白,但在遍地美人的龙宫岛上,这样的容貌要落到下乘了。
    墨玉衡嘴角一扯,淡淡地道:「你是从升龙大会上竞技而出的,可见玄龙岛上下都对你的能力很是服气。现任玄龙王常年不管岛上的事,只顾着寻欢作乐,只要岛上不出事,自然不会管墨蛟是谁。那小子除了长得俊美之外,性情孤戾,好妒成性,和传言中的玄龙天性一般无二,你伺候他可要小心些。」
    墨玉衡身为长辈,指摘别人也当得起,但私下议论玄龙王却是有些不妥,墨寒不好多说什么,只缓声道:「在五个龙王当中,其实还属我们岛上的这位最美,也难怪他心中不悦。」
    他说话慢条斯理的,不认识他的人还以为他是胖出来的迟钝,但墨玉衡却知道他不会无的放矢,微感愕然:「这是什么道理?」
    「别人看到他生得好看,自然会对他好些,而他目中所见,却都是面目可憎的人,自然会心生厌恶,因此脾气骄傲一些也不足为奇。」
    「你当真这么想?」墨玉衡目中露出古怪神色。
    「弟子自然是肺腑之言。」
    「你对这小子竟然如此维护……这样也好,你伺候玄龙王,就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墨玉衡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
    墨寒自然知道他不是夸奖,道:「弟子还有很多事不懂,还请大人多多提点。」
    「明日我便要走了,我会将所有需要注意的事都告诉你,你也不必担心,只要你好好做事,玄龙王不会刁难你的。」
    墨寒应声答是,心下不由苦笑:只怕玄龙王看到他第一眼,就将他赶出玄龙岛。毕竟这次升龙会大有猫腻,他并非靠真材实料升上这个位置。
    十二紫蛟都是在升龙大会中通过能力武功才学诸如此类的比试过後,遴选上来,当然也可以由龙王破格提拔,一旦选上,便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
    在这次升龙会之前墨玉衡就花了不少心机,先在其余岛主面前说情,痛诉玄龙王脾气古怪,因此肯来玄龙岛服侍的弟子不多,能力出众的更是少之又少,自从玄蛟早在七年前离开龙宫岛,就没人再担当这个位子,若是自己也回乡,墨蛟的位置也空了,只怕会引起玄龙岛大乱。在众位岛主犯难时,他推荐从小带大的弟子墨寒,极力赞美他忠心耿耿,且对玄龙岛的事务早已十分熟悉,总胜过从别的岛上调派人手。
    墨玉衡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既然墨玉衡如此说了,自然这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于是由黄龙王拍了板,让人在玄龙王喝的茶水里下了泻药,使他不能参加最後一天的升龙会,随後三位岛主和暂且代管赤龙岛事务的血蛟飞快地将墨寒选为「十二紫蛟」之一,再由黄龙王点他为墨蛟,让他掌管玄龙岛上所有弟子。
    龙宫岛遍地都是美人,所选的紫蛟自然不会是凡品,以他的容貌而论,在十二位紫蛟当中自然只能屈居最末。
    若不是墨玉衡急于回乡返初服,离开龙宫岛,而是要他凭着升龙会上的表现升任墨蛟,想必这辈子都不用指望吧。如今惊动了这许多人,这个位置是不能不坐了。
    「只怕我年轻识浅,又相貌平平,龙王一看就心中不快……」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已悄悄在玉册中改了你的年纪,比玄龙王大了七岁有余,他会多信任你一些。况且你在玄龙岛上多年,资历也足够了。」墨玉衡拍了拍他的肩膀,违心地道。
    玄龙王最爱年轻美貌的美人,以墨寒的年纪外貌,玄龙王多半不喜,但若是换了别人,弄得玄龙岛上大乱,又将他从中原绑回来伺候这个妒心极强的玄龙王,更便是大大的不妙。
    把墨寒的年龄改大,当然不是让他能获得玄龙王的信任,只是不让墨寒的地位显得太突兀罢了。一个没有容貌的年轻男子身居高位,难免会让同侪心生不快。
    墨寒自然也是心知肚明,转了话题道:「大人即将归乡,正是不胜之喜,弟子实不该再拿这些繁琐事情劳烦大人。谨祝大人一路顺风。他日有缘,弟子必会去看望大人。」
    「你有这个心意自然是最好,只怕到时我已记不得你了,你不要介意才好!」墨玉衡哈哈大笑,将玉册和一个玉盒取出,放到桌上,「这是载有玄龙岛上所有弟子的名册和玄龙珠,从此就交由你保管。玉册虽有备份,但玄龙珠却仅此一枚,不可丢失。」
    「玄龙珠?」墨寒有些疑惑。他从小在龙宫岛长大,虽然听过五色龙珠是龙王的信物,却未曾亲眼见过。而且在传闻中,五色龙珠都是龙王随身携带,怎能由十二紫蛟保管。
    「相传五色龙珠是给龙王最心爱的姬妾吃的,这五色龙珠十分玄妙,每一色龙珠对应一种药效,能让姬妾服食过後,与龙王jiāo.欢,令龙王得到非同寻常的快感。只是和别色龙珠不同,玄龙珠并不是那么完美无瑕,所以龙王很是不忿,扔了一次,亏得老夫千辛万苦找回来。」
    墨寒看他将玉盒打开,却见是一枚黑色蜡丸,上面雕着龙纹,时日已久,没有一丝气味。
    墨玉衡将玉盒盖上,交到他手里,笑道:「玄龙珠的药效普天之下只有老夫和玄龙王知道,明日过後,就是你和玄龙王两人知道了。」
    「药效不是取悦龙王么?」
    「方式各有不同。」虽是说着色`情到了极点的内容,前任墨蛟大人仍旧是温文儒雅。他原是甲榜进士及第,本该有个好前程,可惜三十多年前被擒到龙宫岛上,当年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管事,渐渐在这个荒yín的龙宫岛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却还保持着君子儒雅之风,展颜一笑,说道:「五位龙王心性不一,爱好也不一样。譬如赤龙王冲动热情,喜欢美人主动,想必他所佩戴的赤龙珠便有如此功效了。可若是我们龙王,对他越是热情,就越容易遭他白眼,实在是极难讨好。」他是学士之才,又人老成精,揣摩上意自然也是一等一的能耐。
    「那这玄龙珠的功效是……」
    「玄龙珠服食後,会让玄龙王在服食的人身上看到自己爱慕那人容貌,就连声音也如出一辙。但玄龙王何等傲慢,岂能让个西贝货蒙骗自己,自欺欺人地让人耻笑?黄龙王炼制好五色龙珠,将这颗和玄龙王血气相连的玄龙珠拿给他时,他就扔到海里去了,老夫派了好几个弟子潜入海底,寻找了三日才找回来,好在外面有蜡封存,没有弄坏。」
    想到玄龙王当时看到这颗玄龙珠会有的表情,墨寒也有几分无奈,将玉盒玉册收好。
    「玄龙珠是天下奇毒,无人能解,服食之後只能靠龙王的雨露延续性命,否则死路一条。但玄龙王性情凉薄,朝三暮四,靠他续命完全是无稽之谈,所以这玄龙珠最多只能做信物,千万要收好,不要让人误食了。」
    「弟子必当遵从。」墨寒恭恭敬敬地道。
    「还有一件事,便是千万不可让龙王伤心难过。」墨玉衡脸上露出诡异的表情。
    「这是弟子的职责,弟子自然尽力伺候龙王,不会让他有半分的伤心。」
    「可让他暴怒,可让他欢喜,但千万不可让他难过,你记住了。」
    这个叮嘱很是奇怪,让墨寒呆了呆,问墨玉衡是为何,他也只是摇了摇头,不肯多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