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君临天下 作者:梓寻

字体:[ ]

1-2
  朔雪盈门,纷纷扬扬漫卷整个京城,朱楼玉阁,尽是银装素裹。腊梅数枝,含著嫩黄的蕊自高墙伸出,王榭堂侧,也不过是寻常百姓家。
  胭王府,仆役们正轻手轻脚地打扫积雪,也有人在摇落梅上雪,留作他年茶水。一群锦衣翠袖的丫鬟从侧廊上穿过,步履轻稳,边小声道:“快些,七王爷要醒了。”
  我自梦中醒来,身侧无人,四哥早就趁夜离去,今晨还要上朝面圣呢。惺忪著睡眼,拿水抹了两把,接过婵娟递来的布巾,遂问道:“刑部没甚事体过来?”这些日子出了冤狱,还恰巧被皇上抓个正著,上下惶惶,乱作一团。
  婵娟笑道:“王爷您就不能省省心,好容易得闲儿歇歇,我教他们挑了只乳鹿备著,趁著雪景烤来吃,王爷一向喜欢的。”果然是个识情知意的丫头。
  可时机不巧,我摇摇头,道:“今儿不行,皇上下旨要皇子们去拜送前几天死了的方南谦,他是我朝第一鸿儒,学问声名,皇上都爱惜的紧,如同掌上明珠。”婵娟只笑著带人退下去。
  用了两口紫粳粥,便乘车向方府而去,本来我今天也应上朝奏事,但借著才自江南归来的劳顿讨了两天病假,所以省得了,不像二哥四哥他们,天天候著,缺一天都不行。
  方府蓝帷蔽路,摆了四十里,黄水铺路,清水扫街,豪奢地有些过头,仗著皇帝的纵容,却失了儒生的气度,我刚自车上下来,便有人过来迎接,拜会过麻孝一身的方家长子,说了两句场面话,遂进了内室。果然对皇子的体度不同,那些寻常小官全聚在白布棚里哆哆嗦嗦地烤火,这些天生贵胄的王子皇孙则喝著热茶,谈天论地,十分闲适。
  六哥祺泽早就在了,见我进来,笑道:“可冻死了,快过来这边暖和。”他摇晃著微丰的身体过来,热热地牵起我的手,嘘寒问暖,道:“这两天听说你病了,可好些了,我正想过去看你。”
  我亦寒暄道:“哪里劳烦六哥,都大忙忙的,我又没什麽大病。”
  其他几位兄弟也陆续进来,一一问候,各自扎堆儿闲聊,我坐到一角,磕起松仁,这群兄弟明里兄友弟恭,暗里下套,使绊子,穿小鞋,当人耳报神,一样儿也落不下。只不知道父皇高位,看著心里滋味如何。
  又过了一会儿,四哥祺焱便挑帘进来,跺了跺靴子上的雪,兄弟们全拥上去招呼,个个喜气洋洋,仿佛尽忘了这是方南谦的殡礼。祺焱一一笑答,向我这边若有若无地瞄了一眼,道:“今天皇上身上不怎麽爽利,所以不过来了,叫咱们兄弟们支应著,别寒酸了方先生的名声。”
  二哥祺翰轻衣薄裘,态度娴雅,走过来笑道:“四弟忒忙碌了些,皇上也不过如此。”面容和煦,话里则杀机暗藏,我推开茶杯笑道:“二哥,真是心疼兄弟,婆婆心一颗,你我兄弟们能为皇帝分忧,哪里敢说什麽劳累。”这等小事,不必麻烦他了。
  祺翰看了我一眼,仍笑道:“老七这话没错,倒是我罗嗦。”言罢打帘出屋,其他兄弟们各有算盘,只道看看有什麽事体帮忙,便也出去了。
  屋里一时空下来,祺焱过来坐在我对面,轻声道:“你只稳重些个,他说的话也没什麽打紧的。”
  我摆弄著手上的一枚铜戒,半天才笑道:“二哥心思重,顾不上管我,你只小心便好。”祺焱叹了口气,按了下我的手背,才道:“一起出去吧,快开始了。”
  送殡的马车按次而行,我落在最後,摇摇晃晃,差点儿睡著,幸亏赵德提醒我一声:“爷,外边儿天寒地冻,您可别睡著,伤了身子。”
  队伍回来时,漫天遍地又下起雪来,我仍在最末,向赵德道:“著什麽急,冲到前边又哭不出来,白教人笑话。”而且,这方南谦可没少训诫我,想想手背就发冷。
  我正迷糊著,突然察觉马车停了,一人钻上来,是总兵周正青,笑道:“知道你就困了,过来看看。”
  我推开他,含糊道:“你只别管我!”
  周正青推搡我起来,道:“谭培请咱们去得月楼吃花酒,新来的雏儿,嗓子也好,好像是哪个的官宦人家犯了事,男人全杀了,女人充了贱籍,这是他们的小姐,颇有大家之风。”
  我扶了扶头上的白玉冠,道:“你整天只顾这个,怪不得总也升不上去。”
  周正青大笑道:“我才懒得升,这话当著你说我也不怕,上面的官儿全是一路货色,溜须拍马舔屁眼,连带著送金银送婊子,有这美事我还自己享受呢,哪能便宜了那帮蠹虫。”
  我推了他肩膀一下,笑道:“你只满嘴胡哏,花天酒地,你那点子俸禄可够你糟踏?”
  周正青愈发不经起来,涎著脸道:“老子脱了裤子,绣球高挂,逼都没得卖,账主子能怎麽样,剐了我卖肉。”
  我一脚踢在他小腿上,嗔道:“一会子见了人家小姐,可规矩点儿,别这麽不干不净的。”
  马车很快进了得月楼,夥计快步过来招呼,我同周正青绕过一道月牙儿门,进到正堂。
  谭培正坐在太师椅上,摇头晃脑地听一女人弹琴,一面跟著轻哼:
  四散人凋零,花落怎相逢,瑶池枯玉液,檀郎弃荠青……。
  那女子发束双螺,黛墨粲然,且肌肤明光似锦,算得上是佳人一位,十指滑弦,行云流水一般。
  周正青则根本没看那女子,只大笑道:“明德,你发什麽癫,念这种酸诗,快给我换一个。”
  谭培见我们过来,急忙站起来,笑道:“侯您许久了,七爷。”又向周正青嗔道:“我就不该允你过来,一肚皮草料,轻口薄舌的登徒子,怎也活到现在!”他生得十分苍白,倒也眉清目秀,脸上没什麽血色,甚有些发青,现在却有红晕滚滚,十分有趣。
  我轻一揖身,道:“好久没见著你了,前边儿怎麽样,情形如何?”
  谭培正色道:“那些夷人现下正忙著老首领的死,顾不上打仗,所以清闲得很,我也趁著述职回来看看。”
  我点点头,道:“皇上对战事也是无可奈何,本来国库就不丰裕,又不得不打仗,一切还得仰仗将军。”朝廷上一群庸官败类,我这旁人看了都头疼,何况事必亲临的皇上,四哥对这位子念念不忘,也不知中了什麽妖魔邪气。
  谭培摇摇头,道:“七爷不必客气,我们……”他们吃的是军饷,自然要过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谁家的战场兵不血刃。
  周正青突然钻过来,道:“你们这麽蛇蛇蝎蝎,可也烦不烦,天亮了,我也吃不上酒。”
  谭培连忙命人布上菜来,请我们坐下,笑道:“我们要来吃酒,就应像模像样,且饮三杯,再行联诗……”
  话刚至此,便听周正青一声呻吟:“谭大爷,那是闺阁里的酒宴,我们一群爷儿们,吃酒就好,联什麽鸟诗,且只有三个人,哪有兴致?”
  他长啸一声,拔剑起身,行至雪上,出手如电,剑若流水,绵延不绝,一招更胜一招,一剑快似一剑,此种人物,更宜行走江湖,不受官场污浊,一颗心明净似水,流而无情。
  周正青陡然收势,垂剑而立,高声唱道:“我有青锋剑,无需粟盈台。我有三尺刃,何必冠紫缨。我存友一二,哪求遍逢源。……”
  谭培喃喃道:“真豪杰,必如此等!”
  周正青归座,举杯一饮而尽,酣畅淋漓,笑道:“怎样,我又进益了没有?”
  我轻轻击掌,道:“周将军,吾得以观此,人生幸甚!”行至台阶上,方才周正青所立之雪,了无痕迹,他如此健硕身体,竟能翩若惊鸿,不能不让人叹服。
  谭培似有所思,然亦把酒言欢,三人尽兴而归。
  我回府倒於床上,窗外明月如洗,合目沈思,世事如浮云蔽日,不见端详。
  一人轻轻走进来,脱了外裳,躺在我身侧,轻声道:“阿七,怎麽不高兴?”
  我倾身枕住他的一条胳膊,道:“四哥,我没有不高兴,只要能同你一块儿。”你要王位,我帮你,你要这万里江山,我辅佐你,你要什麽,我都给你。
  祺焱深吸一口气,道:“毓儿,别耍孩子脾气,四哥爱你,莫要忘了!”
  就是这样才教人不能放下,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反而活得轻松肆意,做一个庸庸碌碌的太平王爷,无权有钱,富贵闲人,神仙也羡慕非常。 
 
 
 
  
君临天下 3-4 by 梓寻
 
 
 
 
  我半坐起来,望著摇曳不定的烛火,熏炉里暖香阵阵,是龙涎香,竟觉眉酥眼重,一股异样情愫升腾,在体内纵横跌宕,又是说不出的舒服。
  祺焱翻身而起,将我按下,含著十分的调笑,道:“怎麽,身子软成这样儿?”他双手一路抚摸撩拨,身体也忍不住随他弓曲,我只咬紧牙关,眼里有些湿润,微愠道:“四哥作什麽怪,弄这些妖精来取笑我?”
  祺焱笑得愈发开怀,一面动作,一面说道:“这是有人自南疆送的,还是禁药,叫做妙郎。”我费力打开他的手,道:“既然我是郎,那麽这回我要……”话到最後,淹没在祺焱的嘴里。
  半天他才抬起头,眼里柔得滴出水来,轻声道:“哪回我忤逆过你的意思。”便自我身上滑下,我一脚将锦被踢开,跨於他身上。
  祺焱自小习武,故而身体柔韧刚劲,兼贵族教养,不乏雍容之态,如今赤坦而卧,周身如玉,风情暗生,我猛然扑到他身上,虎虎生威。
  祺焱有些哭笑不得,微颦著眉,只道:“阿七,你且轻些,难道我还能逃了不成?”
  我在他身上舔吮,顾不上答话,口里含含混混,四处造孽,极尽挑逗。
  漫天风雨过,我俯在祺焱身上慢慢喘息,他眼中情丝恋倦,映著烛光,琥珀般透明,抬手拨开落在他前额上潮湿卷曲的发丝,我忍不住道:“纵江山万里,你我寻欢之席不过方寸,四哥洞明世事,灵台清澄,竟不能效仿宁王一二?”
  祺焱脸色陡然沈下,阴暗如夜,他一语不发,起身穿衣,我慌忙下床,去拉他的手臂,被他甩开,便顺势向紫檀屏撞去,额角一阵痛楚,屏风应声倒地,声响极大,我也狼狈地趴在上面,被缀於其上的宝石划破手臂,连连呻吟道:“四哥,四哥!”
  祺焱只好过来,虽不说话,但究竟把我扶起来,送到床上,又唤人进来,婵娟送来药箱便退了出去,他不管不顾,按得我伤口疼,我也不理会,哎哎叫唤。  
  祺焱遍查伤口,没什麽大碍,又要走,我急忙拉住他的袖子,轻声哀求:“四哥,别走。那些话我再也不说了。”我闭上眼,道:“死也不说了!”
  祺焱按住我的唇,轻声细语,但神情让人害怕,道:“我爱你,阿七,我也要这江山,这个谁也管不了,你若逞著我娇惯你,只管胡天胡地,你就自己看著办吧!”
  他行至门口,回身道:“下回,别使什麽苦肉计,白饶上肉疼。”便悄然而去。
  我跌坐在地上,掩面而叹,窗外月光如秋水寒波,皑皑白皎,我心纵如秋叶红,不过漫落泥泞中。
  清晨时分,寒气侵骨,我自地上爬起,半边身子又冷又麻,哆哆嗦嗦躲进被中,婵娟走进来,嗔道:“七爷这可怜巴巴的样儿,若是四王爷见不著,也就别苦著自己了。”
  我热汤沐浴,又用过早膳,才觉春临,生龙活虎起来,四哥的灰狐裘落下了,也不知道他走时冷不冷,我穿将起来,招摇出府。
  宫里传来消息,皇後身上不爽利,我入宫探望,母後见我进来,命人撤了珠帘,慈爱笑道:“看你又瘦了,江南办差累不累,虽则年轻,劳累伤身可不好。”
  我倾身答道:“没什麽,为皇上办差,也是为了给母後争脸,儿子高兴还来不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