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洗劫(掠夺续)+番外 作者:风弄

字体:[ ]

 
 
 
  【文案】
  老天爷,你一定要这样整我吗?!我叶骁郎好歹也是堂堂骁勇将军,凭什么沦落到这种下场?
  为了夺回宝藏救回好兄弟,忍辱负重,被古博英那个坏蛋海盗头子当小弟一样使唤得团团转,这还不够?
  竟然还飞来横祸,被贪恋古博英美色的狂蜂浪蝶设计陷害!
  「本将军不干了!咱们一刀两断!」
  把人家从身到心洗劫得一点不剩,古博英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家伙给老子滚远点!
  什么?木马?
  你你……你这个死海盗色男!本将军抵死不从!
  楔子
  海风袭面。
  恶煞帮帮主宣问站在岸边,看着挂有逍遥堂大旗的海船由远而近,直朝恶煞岛驶来。
  在宣问身边,人人剑在手,弓上弦。
  每个人都神情紧张。
  「哥。」
  听见身后清脆的声音,宣问绷紧的神经猛然一抽,握着剑闪电般地转过身,瞪着眼前娇艳的年轻女子,「你怎么还在岛上?我不是叫胡龙带你去吉安吗?」
  「你和逍遥堂动手,我当然要留下帮忙。」
  「你!」
  「你什么?」宣娇横他一个白眼,「别人怕那个青面獠牙的丑八怪,我宣娇才不怕!整天靠着一个青铜面具遮丑的男人,能有什么本事?」
  「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这种时候还管人家是不是丑八怪。我告诉你,逍遥堂可不是好惹的,等一下厮杀起来刀枪无眼。你快点给我到吉安那里去!」宣问随便指住身边一个手下,「快点把大小姐送过去,傻站着干什么?」
  「我要留下来!」
  「小妹,这不是撒娇的时候,你听话好不好?」
  「我不嘛!」
  「滚!」
  气死人。
  和逍遥堂的老大古博英开战,这是闹着玩的吗?逍遥堂好手如林,在海上威名远扬,谁想和他硬拼?
  可是……
  是可忍孰不可忍,古博英竟敢派人到恶煞帮地头抢东西?
  他逍遥堂有料,我们恶煞帮也不是泥捏的!
  古博英,有胆子你就来吧!
  大船终于在腾腾杀气中缓缓靠近。
  船板随着波浪轻轻和青石岸沿一触,发出「砰」的一声。
  一干恶煞帮帮众心脏猛地一跳,剑握得更紧,虎视眈眈地看向来船……
  「宣帮主别来无恙?」低沉平静的声音传来,让千百道目光立即集中到甲板上出现的高大身影上。
  骤然,所有人目瞪口呆。
  这个男人!
  是……是逍遥堂的古博英?!
  青铜面具呢?
  第一次看见逍遥堂老大终日藏在面具下的脸,所有人都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传闻中奇丑无比,以致不得不用青铜面具掩盖的脸,居然俊美无瑕到令人嫉妒和自愧的地步。
  风度不凡,充满霸者气概,再配上这么一张老天爷鬼斧神工雕琢的脸。
  奶奶的,天下怎么可能有这么完美的男人?
  并非恶煞帮人人都有断袖之好,但兵凶战危之下人人神经紧绷,忽然毫无预兆地瞧见一个超级大帅哥,难免有点走神。
  古博英仿佛没有发现众人的异样,落落大方地一笑,「宣帮主竟然找了这么多人欢迎我,真是不敢当。」
  宣问毕竟是一帮之主,虽然古博英的真面目够令人震撼的,不过总算迅速回过神来,脸色一沉,「古老大,你我就不要废话了。直说吧,我的两个条件,你到底答不答应?」
  「宣帮主你拿着剑干什么?大家自己人,有话坐下来慢慢谈。」
  「谈你娘的头!」宣问一想起这事就窝火,「古博英,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一挥手。
  身手帮众早有准备,立即把挂在一旁的大幕布猛然拉下,露出被绑在高木杆上的人质。
  宣问遥指木杆,恶狠狠地警告,「古博英,你不把饮血玉和偷玉的人交出来,我宣问说得出做得到,现在就当着你的面,活烤了你的人!我们恶煞帮也不是好欺负的!」
  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恶煞帮帮众一阵敲剑啸叫呐喊,为帮主助威。
  古博英站在船头,看了被捆得像只五月粽的张少倾一眼,泰然自若地微笑,「我什么时候不仁了?」
  「呸!亏你还有脸问?当初老子好心好意把你请过来,对你推心置腹,你居然一转头就在我恶煞岛上抢走了饮血玉。古博英,你这种下三滥行径也配当一堂之主?」
  「宣帮主,你当初叫我过来,是为了和我合作,寻找飞天宝藏,对吧?」
  「对啊!」
  「你我发下血契,只要找到宝藏,大家一人一半,对吧?」
  「对啊!可你背信弃义……」
  「我只不过为了大家共同的利益,把饮血玉拿去研究一下,哪里背信弃义了?」
  「你这是狡辩!」
  「不如这样,我们换个说法。如果我们当日结盟的时候,我向宣帮主你提出要借饮血玉去看看,你会答应吗?」
  「既然已经结盟,当然要鼎力合作,要借你也不是不行。但是你明明是抢……」
  「你都肯借了,我为什么还要抢呢?所以,这不是抢,而是借之前没有说清楚而已。」
  「什么?你的人潜入我的地方,敲晕我的手下,把东西夺走,这也叫借?」
  「手法问题而已。我的人确实做事不够老道,我已经狠狠教训了他一顿,不,是教训了他很多顿。当然,我这次过来,也是为了他的鲁莽向你亲自道歉。希望宣帮主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孩子计较。」
  「哼!别以为事情这么简单就算数。古老大,事情是你的手下弄出来的,你说怎么收场?」
  古博英早就心有定见,神情自若,「饮血玉是你的,我已经带了来,亲自奉还。」
  「但地图你们已经……」
  「我们当然已经看过地图,所以大致知道了一些关键要点,但还需要进一步勘测确定。这不是很好嘛?」古博英对宣问露出一个友善笑容,「宣帮主,我们是发下血契的盟友,找到宝藏,我有份,你也有份。等把宝藏找到,宣帮主就有足够的钱开国立朝,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过过当皇帝的瘾了。」
  「你不会私吞宝藏?」
  古博英哈哈一笑,「宝藏的财富,够我们两家用的了,为什么要私吞?再说,我发的可是血契,违背誓言,我古博英会死于狂风海啸,再多的宝藏也不值得。」
  「你的意思是?」
  「你我还是盟友,闹内讧有害无利。袭击船队的事情,我不会向恶煞帮追究,但请恶煞帮立即释放我的手下,大家和和气气,继续同心一致寻找飞天宝藏。」
  宣问也不是冥顽不灵的人。
  和逍遥帮撕破脸的唯一后果,只有两败俱伤。
  而如果继续合作,不但可以保持实力,还有望得到传说中最令人心动的飞天宝藏。
  原本是气愤古博英背信弃义,暗地里抢走饮血玉,不过古博英说得也对啊,不管是借是抢,反正联盟已经达成,他找到宝藏就要分自己一半的,理他用什么手段来寻找宝藏呢?
  暗地里打打小算盘,宣问已经下了决定,把剑插回剑鞘。
  「好!就这么定了。你把饮血玉还我,我把你的人还你。」打个手势,立即叫手下把张少倾放下高杆,再对船上拱拱手,「古老大,请下船商议具体详情。」
  剑拔弩张的一场恶战消弭于无形,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大家纷纷松弓收剑。
  宣问才走了几步,一人骤然闪到面前,激动地拽住了他的衣领。
  整个恶煞帮,除了他的宝贝妹妹,没人敢这样做。
  「哥,我要嫁他!」宣娇斩钉截铁的说。
  宣问一愣,「谁?」
  「逍遥堂的古博英。」
  他好帅!
  好高大!
  好有型!
  「你不是说他是丑八怪吗?」
  「胡说!你才是丑八怪!人家长得多好看啊!我一定要嫁他!」
  宣问的头又开始胀痛了。
  「妹妹,你要嫁人家,可是人家未必娶你啊。再说……」宣问压低声音,「他当逍遥堂老大以来,没听说过他和什么女人有牵扯,说不定他下面……不中用。我可只有你一个妹妹……」
  「我不管!哥你一定要帮我,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好,我跟定他了,不能嫁他我就去死!哥,你到底帮不帮我?」
  「你让我死了吧……」
  好不容易摆脱了妹妹的纠缠,宣问赶去和已经下船的古博英继续讨论详情。
  「宣帮主,饮血玉在这里,请你收回。」
  「好。」
  「多谢宣帮主放回少倾,不过,好像还有一个人在宣帮主手里。」
  「哪一个?」
  「一个叫李文彬的,是我……一个朋友的好兄弟。」
  「李文彬?」宣问脸色忽然之间变得古怪,躲开古博英锐利的视线,打哈哈道,「古老大,你我已经是盟友了,彼此总要留个把人,好方便互相通信吧?我看文彬他……咳,李文彬长得斯斯文文,又很会说话,不如暂时留在这里,大家好沟通。」
  古博英皱眉,「宣帮主的意思,是要我给贵帮留个人质?」
  「你认为是人质,那就是人质好了。」宣问一口咬定,「反正这个人我打死也不放。」
  古博英更加疑惑,上上下下打量宣问,骤然发现宣问耳根子隐隐发红,不由心中一动。
  不会吧?
  这个大老粗,难道对骁郎的那个好兄……
  怪不得说人家长相斯文。
  如果真的这样,那这个文彬今天是肯定弄不到手的了,把他留在宣问这里也不错,至少可以约束叶骁郎那只悍勇的猴子。
  「好吧,文彬我就暂时留在宣帮主这里了。」古博英点头,接着话锋一转,「不过,有来无往非礼也,既然是盟友,我把一个大活人留给宣帮主,宣帮主又给我什么保证呢?」
  「绝对保证!」宣问眼睛发光,毫不犹豫地大声回答,「我把我唯一的亲妹妹给你当人质!够有诚意吧!」
  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恶煞帮帮众一阵敲剑啸叫呐喊,为帮主助威。
  古博英站在船头,看了被困得像只五月粽的张少倾一眼,泰然自若地微笑,「我什么时候不仁了?」
  「呸!亏你还有脸问?当初老子好心好意把你请过来,对你推心置腹,你居然一转头就在我恶煞岛上抢走了饮血玉。古博英,你这种下三滥行径也配当一堂之主?」
  「宜帮主,你当初叫我过来,是为了和我合作,寻找飞天宝藏,对吧?」
  「对啊!」
  「你我发下血契,只要找到宝藏,大家一人一半,对吧?」
  「对啊!你背信弃义……」
  「我只不过为了大家共同的利益,把饮血玉拿去研究一下,哪里背信弃义了?」
  「你这是狡辩!」
  「不如这样,我们换个说法。如果我们当日结盟的时候,我向宜帮主你提出要借饮血玉去看看,你会答应吗?」
  「既然已经结盟,当然要鼎力合作,要借你也不是不行。但是你明明是抢……」
  「你都肯借了,我为什么还要抢呢?所以,这不是抢,而是借之前没有说清楚而已。」
  「什么?你的人潜入我的地方,敲晕我的手下,把东西夺走,这也叫借?」
  「手法问题而已。我的人确实做事不够老道,我已经狠狠教训了他一顿,不,是教训他很多顿。当然,我这次过来,也是为了他的鲁莽向你亲自道歉。希望宜帮主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孩子计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