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春抄 作者:殿前欢

字体:[ ]

 
  春抄
 
  作者:殿前欢
 
  第一章
 
  内殿,地面干冷,然而情 欲的气息却是滚烫粘腻。
 
  圣上全身赤裸,放开四肢平躺,而莫涯在他上方,标准的骑坐式,将身子提起,然后又极速落下,恶狠狠做了最后一个动作。
 
  下方的圣上咬唇,一口呜咽含在喉间,弓腰射了个痛快。
 
  事情完毕。
 
  莫涯于是起身,赤条条走到桌边,两只手指捏起瓷杯,开始饮茶。
 
  无所谓,无所谓快感也不畏惧疼痛,只是例行公事,这就是他对待欢爱一贯的态度。
 
  圣上平卧,也就只能这么看着他,看他将一双线条极美的长腿架起,姿态冷淡,两股间红白相间的液体缓缓下落。
 
  杯间的雀舌就这么被他一口口喝去大半,而圣上冷场,过半天才想起一句:“前天高僧来京,你也去听了他讲经,感觉怎样,有没有帮到你。”
 
  莫涯低头,将杯里残茶轻轻荡着,唇角勾起:“我觉得这个高僧很好,样貌清俊,很适合被亵渎。”
 
  圣上顿住,“唬”一身坐起,披上袍子,眼角已经有了怒意。
 
  莫涯不动,还是荡他那杯茶,眼角上挑看他,道:“圣上若觉着我说得不对,可以罚我。这次玩什么,不要再玩鞭子,咱们来玩刺椎,拿一根长针,挑我背后的骨缝,慢慢慢慢地……刺进去。”
 
  说这句的时候他双眸微亮,难得是露出了一分热意。
 
  圣上在原地喘息,平了一会气,最后瞪他一眼拂袖而去。
 
  他拿他无法,就算九五至尊君临天下,他就是拿这个人无法。
 
  无亲无故孤家寡人,你要将他五马分尸,他正求之不得,会非常热络跟你讨论要怎样分法痛苦才更持久。
 
  这样一个人,你能拿他怎样,又能奈他何。
 
  三天,圣上决意不再理睬这只妖孽,这一次坚持了三天。
 
  第三日午后,秋日半斜,他踱进殿门,结果看见莫涯还是那个姿势,长腿架起靠在桌边,一只手在玩一把瓷勺。
 
  “见过万岁。”
 
  也许是百无聊赖,这次莫涯君居然有模有样,起身行了个跪礼。
 
  圣上心里有一丝丝窃喜,面上却还是沉着,走到桌边坐下。
 
  “圣上我想去射阳。”莫涯在地面低头,语势却是极强,不容商量。
 
  “射阳?”圣上愣了下,心想这真是个□的地名,立刻拔高声音,道:“不许!”
 
  莫涯沉默,斜眼看了下他,并不反抗,慢慢起身,也在桌边坐下,继续玩他的勺子,当当当敲着桌面。
 
  “你若真想散心,等朕忙完抽空陪你同去。”圣上已经开始示弱。
 
  “我要一个人去。”
 
  “不许!”
 
  莫涯又开始不作声了,隔了好一会才开口,问:“请问圣上最喜欢我哪里?”
 
  “眼睛。”
 
  圣上想了想。
 
  没错,是眼睛,他有一双黑到发蓝的眼睛,宁静深邃到有时让人甘愿溺毙。
 
  这样一只妖孽,怎么会生着这样一双眼睛,所以说这世界真是让人费解。
 
  “圣上觉得我眼睛好看?”莫涯这时轻声,挑起他那双幽深的眼:“那圣上看这把勺子如何?薄胎青瓷,好不好看?”
 
  说完又开始拿勺轻叩桌面,有一下没一下,冷森森的。
 
  圣上立眉,被他这声响弄得脊背发寒,终于忍不住问了句:“你想做什么?你眼睛和这把勺子有什么干系?”
 
  “我只是在想,用这把好看的勺子来挖我好看的眼睛,不知道般不般配。”
 
  莫涯答他,语气轻飘飘,不带一点喜怒。
 
  “你疯了!”
 
  “我要去射阳。”
 
  “你疯了!”
 
  “启禀圣上,我早就疯了。”莫涯扬唇,手起如电,薄胎瓷勺立刻反扣上了右眼。
 
  盏茶过后,莫涯的右眼依旧血红,前面雾煞煞一片,可心情却是很好,跪地谢恩:“谢圣上恩准,我这就动身。”
 
  圣上已经没有气力和他计较,只好将手搭在桌边,问:“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要去射阳做什么?”
 
  “上次来京的那个高僧叫做那绪,听说在射阳苦修。我这就动身,去亵渎他。”
 
  莫涯的这句回得极其干脆,照旧,不带一丝感情。
 
  第二章
 
  射阳,果然是好地方,街上男人个个都看起来很精壮。
 
  莫涯摸摸下巴,找了个卖肉的铺位靠上去,很斯文地发话:“你的肉一看就是注了水。”
 
  卖肉的立刻举起他的大刀,脸色铁青乌云盖顶。
 
  “不过你的胸倒是很大很壮阔。”
 
  阴转多云了。
 
  “手却很小。”
 
  “人说胸大手小假把式,你那里,估计就是个银样蜡枪头吧?”
 
  又接着两句。
 
  大胸卖肉男看了看自己□,悲愤冲上脑顶,也不再跟他废话,那把还沾着猪血的斩骨刀立刻呼呼生风向他劈来。
 
  莫涯打了个哈欠,抱膀子凝神不动。
 
  刀刃离他脸只得半寸,猪血都甩着弧线溅上他睫毛,他还是不动。
 
  事情不出意料,在这千钧一刻有人杀将出来,伸出两只手指,轻飘飘就夹住了那枚凶器。
 
  莫涯于是扬眉,冲那人一笑:“原来是高大人,派带刀御前侍卫来盯我,主子果然对我很不放心。”
 
  高大人的脸微微发黑。
 
  “你放心,我不会跑。只是好奇想看看谁在盯我梢而已。”
 
  那厢莫涯轻声,伸出一根手指将睫毛上猪血抹了,然后送到唇边,舌尖微卷,湿漉漉地打圈,把那咸腥裹进了唇去。
 
  挑逗- yín -靡的一个姿势,就连银样蜡枪头的大胸卖肉男都有了反应。
 
  “两位回见。”
 
  做完这个姿势后莫涯动身,将衣衫前襟一掠,两条长腿迈步,很快消失在人群。
 
  黄昏时分目的地终于到达。
 
  万佛寺,那绪高僧苦修的庙宇,射阳人口中的圣地,看起来却不像想象中那么金光璀璨,反而是显得有些破落。
 
  莫涯举步,走上台阶,还没到庙门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小和尚。
 
  八九岁的小和尚,眼睛圆圆的,看起来就很好骗的样子。
 
  莫涯走上来的时候他正抬头,手里拿着把扫帚,深情款款地盯着头顶那棵银杏树。
 
  “小师傅。”莫涯轻咳一声。
 
  小和尚愣了下,连忙回礼:“施主好。”
 
  “请问那绪方丈在吗?”
 
  “在。”
 
  “那麻烦引见。”
 
  小和尚双手合十:“施主,非常抱歉,师哥身体不适,交代说不见俗客。”
 
  这个答案有点意外。
 
  莫涯哦了一声,没什么反应,那小和尚却突然跳起,扫帚一扔:“完蛋!药肯定又煎干了。”说完立刻就奔进了门口。
 
  长阶上于是只剩下一把扫帚,一把掉毛的破落扫帚。
 
  莫涯不吭声,将那把扫帚捡了,向后靠住银杏树,缓缓蹲下了身。
 
  小和尚法号那嗔,想起他扫帚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
 
  外头有点暗,他出来寻了半天没寻到,于是又跑到银杏树下呆呆看了会。
 
  银杏叶子还没掉,没有白果吃,真是沮丧。
 
  他闷闷后退,没几步就踩上了一个人的脚背。
 
  是莫涯,一天一夜过去,他还是那个姿势,蹲身靠树,两只手垂在脚边,动都没动几下。
 
  “很抱歉,我没气力让开,让你踩到了。”被踩之后他依旧很和气。
 
  那嗔吓了一跳,连忙问:“施主是怎么了,为什么没气力。”
 
  “你试试蹲这里一天一夜不吃饭,肯定也没力气。”
 
  “为什么!?”
 
  “因为你不让我见方丈,所以我决定蹲这里把自己饿死。”莫涯还是很和气,抬眼看他:“你放心,我的鬼魂不会找你来索命的。”
 
  那嗔尖叫一声,差点没被他这句噎死,这一次又是头也不回,飞奔跑进了庙门。
 
  “听说施主有难事,非要见贫僧不可?”
 
  万佛寺内,屋破窗破床破,可这把声音还是那么动听,沙沙的无限旖旎,说的明明是佛语,可却让人心生魔意。
 
  莫涯上前一步,看着床前那层布幔:“可是我现在还是没见到大师。”
 
  躺在床上的那绪闻言微微起身:“抱歉,贫僧染病,所以要隔层布幔和施主说话。”
 
  说话的时候他有只手露了出来,手背上长了红疹,一片片的。
 
  莫涯于是靠上墙边,“你这是得了伤寒么,玫瑰疹都出来了。没关系,我不怕传染。”
 
  床幔后面那绪愣了下,过一会说话:“施主倒是好眼力,莫非是曾经得过伤寒,所以不怕传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