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心蚀 作者:暗夜流光

字体:[ ]

 
 
《心蚀_出书版》作者: 暗夜流光
 
 
作  者: 暗夜流光 
出版社: 龍馬 
書籍編號: BK1016-10000999 
I S B N # : 9789866685613  
出版日期: 2008/12/31 
上架日期: 2008/12/31 
 
 
 
  内容简介:
 
  他的日子原本很简单,跟着班子走南闯北去卖艺,
  原想仗着一身粗浅功夫攒够娶老婆的钱,带着妻儿回到家乡。
  谁知遇上那个主动亲近他的漂亮公子,他就此中了邪、失了魂,
  不但三言两语就被那人哄上了床,心也一寸寸被那人侵蚀。
  他并不知道那人显赫富裕的家世,也不知道那人花名在外的风流,
  他想的还是很简单,他要守在那人身边一辈子。
  不管对方待他好或坏,他认定自己会走到底……
  只是李承翰的那些情话几日间便到了头,到了最后,
  他仍然只是「旁人」……
 
  第一章
  开锣的声音响了起来,路过的人们都站住脚步围过去。
  手里提着锣的秀丽少女站定亮相,以清亮的嗓子对众人抱拳开场:「诸位父老乡亲,本班初到贵宝地,人生地不熟。现借贵宝地卖点艺,求个便饭,各位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且看小女子先露一手!」
  少女丢了锣拿起双刀,动作轻盈的舞了起来,一双亮晃晃的大刀被她舞得上下翻飞,十分好看,众人一阵眼花缭乱,纷纷鼓掌叫好,本欲离开的人也驻足伸头观望。
  少女舞罢双刀,换了一个中年汉子挥鞭而上,一条软鞭灵活如蛇,堪堪飞至内场站着的人面门之前,又迅速收了回去,伴着几人的惊叫,其他围观之人更加起了趣味。
  第三个出场的是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另有一个十来岁的童子摊开手臂站在木板之前。那女子蒙住眼睛,手里捏了好几把飞刀,「咻」地一声同时挥出手去,直把在场众人都吓得屏息不语。直到几把飞刀不偏不倚插在那童子身体近侧,众人才声音如雷的叫起好来,已有数人掏出零碎的钱银准备打赏。
  最后出场的是个年纪轻轻的少年,面貌极为普通,勉强算得上浓眉大眼,肤色偏黑,身着短褂,壮实的胸膛露了一点出来,平滑的肌理清晰可见。这少年对众人抱拳一笑,随即仰躺在一张短桌之上,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另有两个汉子搬起早已放在一旁的大块石板,平平稳稳的压在他身上。
  众人都知压轴好戏已到,这少年定是要表演胸口碎大石的功夫了。果然,先前那舞鞭的中年汉子提着大锤走近那少年,双手握紧锤把吐气开声,用力锤向了那块又大又厚的石板。
  「轰」的一声之后,那块石板裂开成两半,那少年脸色有些发白,却仍是推倒身上的石块站了起来,对众人再次抱拳施礼,抿嘴微笑的面容朴实之极,胸口被石块磨出的几丝伤痕也并不打眼。
  先前舞刀的少女托了盘子走向场边,正要开口说几句收场的好话,人群中却走出一个华服公子来,嘴角含笑指着那个胸口碎大石的少年,「我出五两银子,让他再来一次……那锤却要我来拿。」
  饶那少女见过不少俊俏的人,面前这个华服公子仍是让她羞红了脸,这人不但面貌长得潇洒,说话的声音也如轻风悦耳,她退后一步看了一眼那中年汉子,再偏头问向那朴实少年,「柱子,你说呢?」
  那少年愣愣看着离他只有几步之遥的俊雅容貌,一时间竟没听到少女的问话。那华服公子向前走过两步,靠他更近了一些,一双桃花眼直勾勾盯在他脸上,唇边微微上翘,连微笑也如春风醉人,「这位兄台,你可愿意?」
  「我……我……好。」少年红着脸连连点头,一双眼睛老半天离不开对方那张形状精致的嘴唇,哪里还看得到那中年汉子皱起的眉,甚至亲自躬身拿了那把大锤递向那华服公子手中。
  「我力气可大得很,你要不要紧?」那华服公子一只手轻轻松松的接过锤子,纤长的手指有意无意碰到了少年的手腕,那少年脸色更红,连忙退到那张矮桌上躺好,深深吸进一口气,闭眼点头。
  那中年汉子眼看已经是这种局面,只得让人又抬了一块石板放在那少年身上,俯身在那少年耳边轻声交代了一句什么,便退开脚步立在一边。
  「好!」那华服公子仍是笑着提起了大锤,也没见怎么用力,单手一锤敲在石板上。
  石板竟是纹丝不动,旁观的众人已大声讪笑起来,那闭着眼的少年脸色却登时发青,眼睛也睁开来望向那个华服公子。只过了须臾,少年忍不住胸口的一阵翻涌,一口鲜血自喉中吐了出来。直至此刻,那块石板才迅速裂开一条长缝,那中年汉子和舞刀少女双双奔过来用力推开裂成了两块的石板,把少年搀扶起身。
  少年对他们轻轻摇头,躲开了两人的搀扶,勉力在人群之前站稳身子,眼神迷茫的看向那华服公子。还未来得及开口,那华服公子就快步过来搀住他的手臂,动作极为冒昧的伸手为他抹去唇边血迹,语气甚是自责,「对不住……我力气太大,这可让你受苦了。」
  人群中先是一片静谧,接着是一阵兴奋的叫好声,街头卖艺极少能看到这般见血到肉的眞场面,钱银砸地的声音纷纷响起,那少女无奈托了盘子去捡。那中年汉子心中难受,也只得挂着笑容对众人抱拳,神思不属的说了几句收场话,眼神斜睨扶着少年的那个华服公子。
  两人已在低声说话,少年胸口痛得厉害,那华服公子正在连连对他道歉。他天性单纯质朴,没有半分怪罪对方的意思,只伸手按着胸口摇头,表示自己并没在意,「我……我没事。这也不怪你……是我……功夫不够。」
  说出这几句话也忍不住大口喘气,少年面色愈发的难看了。那华服公子伸手轻揉他胸口受伤的部位,举止很有些轻浮。他兀自浑然不觉,反而感激对方这样看重他,被那人揉过的地方亦传来温暖舒适之感,似有一股柔和的力道入体。他虽只有些粗浅的外家功夫,还是知道对方用了内力为他疗伤,当下颤着声音推拒道,「谢谢……我……我没事。这位公子……无需……对我这粗人……」
  那公子微微笑着收回了手,转头正色对那中年汉子抱拳赔礼,「阁下便是班主大人吧?对不住,在下无状……只是想试试这位兄台的功夫,没想却误伤了他。既然此伤由我而起,便该由我来治……」
  他说话间从腰间取了一大锭银子出来,双手奉在少女拖着的盘中,一眼看去就知绝对不止五两,「除此之外,那位兄台的伤势也包在我身上。」
  那班主倒没料到对方这般态度,他们身份低贱,向来任人作践惯了,遇上这种事多半是自认倒霉。这华服公子如此诚恳赔罪,倒让他不好多说什么,只得点头抱拳还礼,「那便多谢公子了。」
  「在下李承翰,本地人氏,这位兄台高姓大名?」那公子回身搀住少年的双臂,贴近他身子低声相问,一双顾盼风流的眼睛却是瞄向他胸口带着伤痕的肌肤。
  「我……我叫石柱。」少年涨红脸躲开他的搀扶,「我……我没事……谢谢李公子。」
  「那……我叫你『阿柱』可好?你也无须如此生分,叫我『承翰』便好。」那李承翰贴着他耳边温言软语,手也已搭上他的肩膀,另一只手终究探进了他粗糙的掌心。
  所触之处滑腻温润,他唯恐弄伤了对方尊贵的手,忍不住急着要挣脱,「李公子……我……我们要回去了。你……谢谢你……我眞的要走了。」
  「我既然伤了你,便需负责到底,你们在何处歇脚?我且陪你一同回去,替你把这伤势治好。」李承翰只管不放手,拖着他开始前行。对方外貌温文尔雅,却是身负内力的高手,手上力道不轻不重,刚好让他挣扎不开。他内心也颇想再与这亲切的人多处一些时候,便不再开口推拒,只默默提脚与身边的人走在一起。
  短短的路途之中,他不住偷瞄对方精致的面孔,对方竟也时时偏头看他,眉梢眼角皆是脉脉笑意,数次让他手足无措的低下头去,脚下也轻飘飘似踩在云端,完全不辨方向。
  回到他们临时歇脚的小客栈,李承翰亦步亦趋跟着他进了房,只说要为他单独疗伤,还请其他人等切勿耽扰,回手就带紧房门。他感激不尽的坐在了床沿,看着李承翰姿态悠然的走过来,这人走几步路都好看得很,明明同为男子,自己与之相比却是天差地别。
  「阿柱,我要替你脱下衣服。」李承翰坐在他身侧凑近了脸,伸手便搭上他前襟的衣扣。
  「啊?」他隐隐觉得不妥,却只避着对方的的眼睛低声回道,「这……这不好吧。」
  李承翰轻声一笑,在他耳边吐气般低语,「若要疗伤,须得除下衣衫……」
  温热的气息撩得耳根发痒,这人吐出来的话都似乎带着香气。石柱满面通红的还要开口,已被对方纤长的手指按住唇沿,「别说话,闭上眼,我不会害你。」
  那对漆黑如墨的眼珠直直看向他脸上,流转之间光华四溢,他竟无法逼视,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察觉到对方动作轻快的一件件除下他身上的衣服,他止不住轻轻发起抖来,身子又似热又似冷,被对方手指所碰之处皆有种奇怪的麻痒。
  对方手指在他身上轻拂几下,便将掌心贴在他胸口的伤处,一阵舒适温和的劲力徐徐入体,胸口的疼痛沉重立时减轻许多。他强忍下怪异的杂念,却忍不住满心的亲近之情,对方耗费内力为他这样治伤,当眞是对他很好。
  他自小父母双亡,十来岁便跟随外来的卖艺班子离乡,辗转多年才跟了现在这个班子,仗着一身强健总能挣口饭吃。如今这个班主待他尚好,少有打骂苛责,他也就安心留了下来,跟随他们四处漂泊。今天初到这个繁华大城,人人都练足了功夫上阵,唯有他出场就丢了个大丑,所幸还没影响到大家的赏钱。这李公子也没什么错处,只是一时失手误伤他,本是他自己学艺不精,半点怪不得旁人,哪知对方竟然待他这样好,不但赔礼道歉,给足钱银,还一路陪他回来帮他治伤。
  除了小时记忆中的父母会这么温柔,再没第二个人待他这般亲密体贴,更何况只是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这李公子不但人长得好看,心也是一样的好,可惜他身无长物,不知怎样才能报答。
  一阵胡思乱想间,胸口闷痛之感尽去,那李公子轻笑着道:「应该无碍了。」
  话是这样说,那只温暖滑腻的手掌却迟迟没有离开他的胸膛,反而慢慢顺着他胸口抚摸下去,另一手也摸上了他的腿。
  他登时睁开眼握住对方放在他大腿上的手,面红耳赤地望向对方,「李公子!你……你干什么?」
  李承翰眼角飞起一片绯红之色,凑近他耳根伸舌轻舔,连语声也变得沙哑低沉,「阿柱……我一见你,便想与你亲近……想跟你做一些非比寻常的亲密之事。你躺在那张短桌上面色痛苦的神态,当眞是十分撩……十分惹人怜惜。」
  石柱被他舔了那一下,整个身体都在发颤,又听他说出这样奇怪的话来,心中好一片迷茫,想要与之亲近的感觉却更加难忍,「你……什么非比寻常……我听不懂……」
  李承翰凑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身子施力将他压倒向窄小的床铺,斜飞的桃花眼中满是诱惑的笑意,「这样还不懂?你可眞坏……我要好好的罚你。」
  他脑袋混乱一片,喉间却不由自主呻吟出声,说出的话也不成章法,「我……我怎么坏了……李公子……我若有哪里得罪……你……」
  对方唇舌并用,两手交攻,一边亲他一边拉扯他下身的裤子,动作从温柔变得粗鲁起来,显然有些不耐烦了,「阿柱,我要与你做夫妻间的那件亲密之事,你别装不懂。乖乖的给我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