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浪荡江湖之将军宴[第五部] 作者:绪慈

字体:[ ]

 
    《浪荡江湖之将军宴》作者:绪慈[第五部]
 
    文案:
 
    小三舍命救下的双子,是长大了,
    奈何桥这一遭,值得呀!
    但是,听着小五这些勾搭小姑娘的情话,
    小三怎么觉得心里有什么突突猛跳着?
    但这些软哩叭叽的「在一起」的事先等等,
    眼下三爷还有要紧事得先办。
    好你个聂夙,胆敢推三爷掉坑是吧;
    好你个苏谨华,断了三爷前生是吧,
    找虐的家伙,百里三就好好地来──虐畜!
    前世的仇,今身的冤,
    所有积欠的帐,三爷要一笔算清!
    
    第一章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
 
    小三睁开眼,感觉有双手勒着他的腰,火焰一样炙热的身躯牢牢靠住他,熟悉的气息让他知道那是小六,所以他才没在醒来的第一刻把对方踹开。
    侧躺在炕上,眼前,小五正看着他,一张脸毫无血色,还有些淡淡惊惧写在其中。
    小五的眸子很黑,深邃得不见一丝光亮,他握着小三的手,死紧死紧的,略略颤抖着。小三张开口想说话,却浑身乏得很,整个人软趴趴的。
    「师兄你醒了。」小五扬起唇想笑,想叫小三不要担心,但那几乎死过一次的情境和醒来时第一眼见到小三的模样记忆犹新,他笑不出来。
    小三慢慢眨了一下干涩的眼睛,声音沙哑地问道:「你的伤如何了……」
    「已经愈合了,师兄你放心。」小五说道。
    亲眼所见才为真,小三说:「把衣服给我解开……」
    小五松开紧紧握住的小三的手后站了起来,他的衣衫上有着一大片的暗褐血渍,但因料子是黑色的,所以不仔细看看不清楚,唯有那怵目惊心被枯树对穿后留下的衣料缺口张牙舞爪地显示它差点如何带走这人。
    小五将衣襟拉开,让小三能看见他的伤口。
    小三一双眼睛张得很大,他一边看一边伸手往小五的伤处摸,最后「啧啧」两声,用松了一口气的语调说道:「你小子命大。」小三放了心。
    那个伤口已经结痂,周围的肌肤虽还有红肿迹象,身体里的伤也没那么快好全,不过命拾回了来,便已安全。
    「师兄醒来就问我的伤,也没想自己的身体有没有事。」小五将衣服拢好,在小三面前坐下,又重新握紧小三的手,彷佛这样才能平息内心的恐惧一般。
    「……我能有什么事?」小三觉得小六把他勒太紧了,让他不舒服。正想掰开小六的手,谁知才轻轻一动,后头的小六却猛地颤了好大一下,一只手从小三腰上直窜而上贴住他胸口,直至感觉到他心脏的跳动后,那战栗才缓了下来。
    「小六这又是怎么了?」小三觉得莫名其妙。「咱们三个里,唯一没受伤的就是他了吧!怎么反应比你我还大。」
    小五脸上的表情有着后怕,他苦笑说道:「唯一清醒的是他,他照顾了我们几天都没休息,这些天里,我高热不退只剩一缕气息,师兄更为吓人,几度没了脉搏浑身冷得像冰似。我们两个差点把小六吓死了。」
    小三听着。
    小五说:「我睁眼的剎那他对我说:如果我和你就这么走了,他就守着我们的尸首,不吃不喝至死。咱们师兄弟从不分开,死也要在一起。」
    小三本来想让小六撤手的,可一听小五这么讲,原本想掰开小六手臂的手就止了下来,最后搭在小六的手背上。
    「你弟弟就是个傻的……」小三无奈地说:「人蔘精夺天地之造化,镇魂珠能镇三魂七魄,我如果没有把握如何会这样做,这孩子就会自己吓自己。」
    小五抿了抿唇,道:「但这架不住你在他面前活生生没了气息……」
    小三说:「我这不是没事吗?」
    小五摇头。「没了你,这人生也没了趣味。镇魂珠肯定是个厉害的东西,这些年应该都是它养着师兄的身体。这回师兄为了我取下镇魂珠,差些就害了师兄你的性命,你就是这样,总是对我们好,却没想到自己若有差池,我和小六又该怎么办?我对小六说,师兄魂魄归处就是我两的归处。你若死,我们就再寻方法入将军冢,一年不行,就找十年,然后择一间空的墓室,和师兄你同葬。」
    「呸!」小三连忙说:「老子都醒了还说那些晦气的话!你也呸,快呸,童言无忌,把那些话都呸走!」
    小五在小三那双大眼睛直直瞪着之下,转头也「呸」了声,而后再回过头来看着小三时,之前那些生啊死的什么想法,就像潮水一样慢慢退去,让他的心境平复了些。
    「你就是太聪明,聪明的人总是想太多,但多思无益。人来红尘一遭,要顺意而为。只有高兴了,爽快了,才值得这一趟。」小三接着说:「炕上还有位置,上来躺着一起睡。」
    小五听小三的话,乖乖上了炕,躺在小三身旁。
    小三看他不肯闭眼,说道:「眼睛睁那么大干嘛?」
    「我想多看看师兄的脸。」小五语调温柔。
    但无奈他对面的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三爷直接用手把小五眼睛盖了,怒道:「老子的脸有什么好看!是多一个眼睛还是少一条鼻子!睡觉!睡觉伤口才会好得快!」
    「师兄的手已经有些温了。」小五放心了许多。
    小三说:「后头有个大火炉烧着呢,老子的背都快被他烫熟了,手不温才怪。」
    隔了一段时间,小五没了动静,小三以为他睡了,谁知小五又冒出一句话,问道:「你用镇魂珠救我,对自身是否有损?」
    「没!」
    小三这话答得太快,快得让小五不安。
    「师兄……」
    小三翻白眼,怎么哄孩子睡这么难啊!「又干什么?」
    「你还未醒时,总念着一个名字……」
    「嗯?」
    「匪石……是谁?」
    小三顿了一下,也想了一下,小五这一提他才记起来,自己刚刚好像梦回铁冀山了。他梦见苏家军防守着的向空城和双狼将领的南越军的对立,可是后来又梦见小五朝着他笑,然后他就醒来了。
    他记得梦里他似乎答应过双狼将一件事,但随着慢慢清醒,旧事也就随梦散去,现下再想起来,却连和双狼将说过的话与苏家军所有人的脸都忘记了。
    小三又想了一下,才慢声道:「那是一个老朋友的名字……」
    「老朋友?感情很好吗?否则怎么会一直喊着他的名字?」小五试探地问。
    小三说:「大概好到我插他两刀、他插我两刀的地步。」开玩笑,他和双狼上辈子可是沙场碰面就对方杀过来他再杀回去,两军缠战几年的。
    不过虽然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可小三还是觉得如果不是沙场相见,他和双狼将肯定不止会是老朋友,而将是好朋友也说不定。
    想着想着,小三就这么睡着了。因为小五、小六两人都安然无恙,他原本一直紧皱着的眉头也慢慢松开了。
    小三的模样看起来一直都小,清秀的五官,和以前的苏三横找不出半点相似的地方。
    老朋友……吗?
    小五拿开小三的手,用温柔的目光描绘着这个人的样貌轮廓。
    看着他的眼、看着他的眉、看着他的鼻,看着他的唇。
    就算天地已变、人事全非,闭上眼再睁开之后已是沧海桑田。但所有承诺过的事依旧不变。只静静等待,觉醒的那天。
    ☆☆☆
    小三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已经回到岳家村的那个小客栈里。
    「师兄你醒啦!」小六一直盯着睡着的小三看,小三这一醒,他就惊喜的大喊。
    但因嗓门实在太大,小三人还迷迷糊糊的,被小六这一喊,惊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小三回神后怒道:「醒了就醒了,喊那么大声干什么!」
    小六也没理会被吓着了的小三,先是奔去端了碗肉末粥来,然后拿调羹舀一口热粥吹了吹,再递到小三嘴边,开口说了一声:「啊──」
    「啊你个头!」小三差点没忍住,抬手就要往小六的脑袋搧去。「你当喂孩子啊!我有手,自己能吃!」
    小六还是笑嘻嘻的,被骂了也不觉得哀怨。若是以前肯定会很难过的,但经历过将军冢的事情,小三差些没命后,他就觉得被骂也很高兴,至少师兄没死,至少自己还能听见师兄说话。
    小三一边喝粥一边问:「怎么只剩你?你哥呢?拖着那个破身体不休息,跑哪去了?」
    「大夫刚来给你把过脉,之后哥怕吵到你,就和大夫一起下楼,让大夫也给他把把脉。」
    小三喝了半碗粥就不喝了。他说:「这肉粥还不错,肉末的鲜味熬入了米汤里,吃起来暖。小饺子做的?」
    「不是,」小六摇头。「是我做的!」
    「你做的?」小三还真是震惊,可过了一会想通后就点头。「也是,你们打小就跟在我身边,厨房每天进,看着看着自然也学了不少。小六啊,你这会儿真是进得厨房入得厅堂,能嫁人了,师兄感觉好欣慰。」
    「唉,嫁谁呢?嫁给师兄好不好?」小六真的很开心小三没事,说话也不似以前唯唯诺诺、毕恭毕敬了。
    如果师兄这时候能跳起来拿鞭子打他他会更满足,有力气打人,最好是打得他整个岳家村跑来窜去,那就代表师兄身子真好了。
    小三一停下调羹,小六便把碗收了,还拿了杯水给小三漱口。
    等小三漱完口,小六不知打哪里又端来汤药,眼巴巴、殷殷期待地地看着小三,要小三喝药。
    小三看着那碗药,眉头皱了又松、松了又皱,但看小六那张「你不喝我真的会难过到死」的脸,最后才勉为其难将那碗苦涩的汤药喝下口。
    「果子,甜的。」小六献宝似地从怀里掏出一颗小朱果。
    「打哪买的?」小三倒是稀奇了。这朱果他喜欢吃,不过可不是什么地方都有得买的。至少像岳家村这种小村子是没有的。
    「让天干地支搜罗来的。」小六说:「可惜他们说入了秋朱果就没了,挑挑捡捡也才找到十来个,而且各个都小不溜丢的。」
    小三点点头,也没多问一句,只是边啃着果子边道:「让你哥上来,我有话问他。」
    小六听话得很,用完的碗和调羹收一收,立刻就往门外走,动作利索得不得了。且离开前还没忘记仔细关好门,省得入秋的冷风从外头灌进来冻着他家三师兄。
    小三看着自己醒后小六一连串的动作也舒心了许多。
    果然逢大难后性子会改变些。就像小春和云倾,也是小春每回九死一生归来,云倾的性格就会转变。端王当年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但和小春在一起后,人就都不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