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浪荡江湖之将军宴[第七部] 作者:绪慈

字体:[ ]

 
    《浪荡江湖之将军宴》作者:绪慈[第七部]
    
    文案:
    头一次,小三爷对自己的名字感到羞耻。
    三颗桃,三个人,三份爱……
    小三从来就只看过一对对的,
    但是,能被两个人用心爱着到底有什么不好呢?
    心里翻涌着甜滋滋却又理所当然的莫名感触
    ──我勒个去,老子真的爱上老子的师弟了!
    虽然破除了心魔迷雾,
    小三却还不能安心的过日子。
    穆小柔母女是护下了,
    但有个非人般的疯子,
    正展开残酷的虐杀,
    挟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势夺苏三的命。
    ──可三爷的命,岂是随便人拿得了的吗!
    这祸害世人的家丑苏谨华,
    必?死!
    
    第一章
    
    京城,表面上风波平静,底下却是暗潮汹涌。
    小三于菜市口众目睽睽下行凶,将聂夙好好一个人打到半身不遂,使聂家香烟传续无望。聂张氏当日上衙门寻死觅活状告小三杀人之罪,然而却一直不见衙门有任何动作,甚至连派出个捕快都没有。
    原来,上头护着三爷的人可多了。三爷脾气不好,但以食会友,人品正直,施恩从不望报。又是刀子嘴、豆腐心,一间米香在京郊供了多少百姓温饱,那是谁都知道的事。
    再加上苏家大二爷承认其为苏家血脉,京城苏家代代为国为民,不说远的,就说当今皇上曾师从定波将军苏三横,兵法诡谲无人能敌,这些条条数来,曾受恩于苏家者何其多,又怎会令苏家三爷有事。
    几只无名的手伸了出来,层层迭迭地将事压下。
    六扇门里安安静静,连根针落地的声音也听不见。即便聂张氏再如何撒泼,为她儿哭喊不公,人证物证亦一并呈上公堂,上头的人没点头,就没人敢动三爷。
    之后,京城里马上又发生了件大事。
    一名女子吊死在聂府门外,女子明显有孕,死前被剖肚挖婴,惨红的鲜血流满了聂府门口,但那挖出的婴孩却不知所踪。
    京城中人议论纷纷,猜测聂家这是得罪人了。
    且因苏家孙小姐、聂夙未过门的妻子苏远远竟然在这时候失踪没了消息,心眼多的人立刻将事联想到苏谨华那边去。
    谁不知道苏谨华最疼就是他的女儿苏远远,那有身孕的女子正看反看都和聂府有关,再加上苏三为了他口中的妹子将聂夙在菜市口打成了残废,左右一猜,这事就是苏谨华干的了。
    而这女子之死为何没给联想到苏三身上?
    唉,连京城里的狗都晓得三爷奉行「弄得你生不如死比让你直接死了还痛快!」之圭臬,人家只整人、不杀人的!
    ☆☆☆
    小三这几日待在庆王府里哪儿都没去,京城那些风言风语他没空理会。
    唯独盯着苏谨华的天干地支来报:苏谨华生生剜出聂夙那通房丫头的胎儿,然后做成肉饼被聂夙和聂张氏吃下。
    那么造孽的事,让小三恶心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九天玄雷到底跑哪去了?
    老天爷你放苏谨华在那里危祸人间真的没问题吗?
    只是恶心归恶心,该做的事还是不能落下。
    女子小产亏损极大,尤其苏远远当时还倒在冰天雪地里,差点给雪埋了的时候才被蒋岷的人发现带回。她失血太多又寒气入骨,那真是差一些没命。
    小三庆幸自己当机立断,拿赵小八的救命药丸就给她塞了,要不他这远远妹子活不下来,另一个小柔妹子肯定也不想活了,一下子没了两个妹子,那他三爷这辈子都要好不起来了。
    小三一本药膳拿着不离手,御医换了好几个,几天几夜不休息,就反复试着药材。
    小春的药是用来救命,命救回来后,还得慢慢把苏远远亏损的身子补回来。
    杜仲雪莲子炖排骨、山药白朮小嫩鸡、当归黑枣鲈鱼汤、党参枸杞煨猪肚、何首乌黄耆鲈鱼羹、红枣茶、桂圆饼、清香百合糯米粥、八宝川芎红花酒……
    小三每天捏着药材,计较着几两几钱,待在庆王府这院子的小厨房里,看书熬药煮菜,一切全不假他人之手。
    小三做药膳的功夫尚未到家,小厨娘苏远远也很不给面子,前几天根本连吃粒米都奉欠,成天死气沉沉的,不是看着他掉眼泪,就是看着她娘发呆。
    直至,某日,从未放弃过的药膳一门有了花开的迹象,厚积薄发,药材融于菜中而未有苦味;再来到那一日,结实累累,漫药香于五味中;直至色香味调和,有药似无药、有香似无香、无中有药、有中无香,小三原本以为会头痛到后半生的药膳一技竟就在苏远远的眼泪中熬出了头──
    那丫头终于觉得小三煮出来的药膳能上桌,所以肯张嘴吃饭了!
    而这期间,不过七天。
    不眠不休、殚精竭虑的七天。
    「三哥……我想吃辣……」苏远远把脸颊贴在摆放于床上的小木几上,木几左边是黑抹抹的汤药──御医开的;右边是香喷喷的紫米粥──小三做的。她大小姐表情还是呆呆的,双眼红肿,挑食中。
    正皱眉翻药膳全集的小三道:「我说过什么妳忘了?一个月、一个月内妳不只不能哭,也不能吃药膳以外的东西。我都退一步让妳哭七天了,妳现下还想吃辣?就为了贪一口辣,坏了精心布置的药性,明天妳立刻成瞎子信不信!」
    从丧子之痛中慢慢走出来,嗜辣如命没辣会死的辣手小厨娘苏远远吸了吸鼻子,将目光看向在床尾帮她掖棉被的娘亲穆小柔,用浓浓的鼻音委屈委屈地说道:「娘,妳看,三哥又凶我……」
    穆小柔柔和的脸庞上有着几丝岁月划过的痕迹,但这不减她温柔姣好的面容半分。她嘴角淡淡勾起,柔声说道:「听妳三哥的话,他都是为妳好。乖孩子,紫米粥闻起来很香,快吃了粥然后喝药,别辜负妳三哥一番心意。」
    苏远远静了半晌,想起她娘今天也没怎么吃东西,遂捧着碗把紫米粥递过去。「那娘陪我一起吃,娘先吃,要吃一半啊……」
    穆小柔看着女儿,无奈道:「好。」
    穆小柔其实一点胃口也没有,但是自从苏远远出了事,她被小三带来这里照顾女儿后,女儿让她吃什么她总是能吃一点。
    也许因为这里不是苏家宅的缘故,也许因为煮食的人是小三,那些她所介怀事物不在于此,吞下食物的剎那便也少了痛苦与恶心。
    甚至,她在闻见紫米粥里淡淡的百合香气时,都觉得心绪宁和。
    母女俩就着那碗粥妳一口啊我一口地,期间断断续续讲着话。
    小姑娘苏远远性子单纯,虽为个男人重重跌了一跤,但难过失意痛哭几日后,也没继续往死胡同里钻。
    虽然一下子就要忘掉所受的伤害那是不可能,可每每看着她娘,苏远远就想着自己还有娘亲要照顾;再回回瞧着小三,她更觉得日子还是要过、厨艺必须更加精进。
    瞧小三现下都能把全是药味的药膳煮得像家常菜了,她这般自怨自艾下去,学艺停滞,真是很丢脸。
    套句小三说的话,那就是:『不挺直腰杆子往前看,那就不是他三爷的妹!』
    小三见她们娘俩专注说着话,想了一下,遂合起手中的书塞入怀里,起身往小厨房走去。
    他在厨房一堆食材中翻出昨日天干地支送来的一串果子。
    那串果子生得如同葡萄似,每个果子约只有指盖大小,色泽青绿,上头还沾着露水,挺是晶莹漂亮。
    回了苏远远的房,小三把那串果子扔到苏远远怀里,苏远远一手端碗一手接住果子,吓了一跳,说道:「三哥你干嘛呢,我差点把粥洒了!」
    粥洒了等于浪费食物,浪费食物是可耻的,这样的教诲是流淌在苏家人血脉里,世世代代传承的,苏远远也不例外。
    「妳不是想吃辣?」小三说。
    「但你不让我吃辣啊!」苏远远瘪嘴。不能吃辣的日子好难过!
    「妳手里的是五味果。」小三说。
    「五味果?」苏远远疑惑地看着小三,感觉那名字似乎有些熟悉。
    她想了想,在反复念了那果子的名字两、三次后,突然猛地吸了一口气,睁大双眼道:「五味果?那个吃什么味道就不是什么味道的怪果子!」
    小三点点头。
    「唉,三哥你这打哪找来的,这东西希罕啊!我长这么大还只听过名字,没见过实物!」苏远远立即把粥碗给放到小木几上,双手捧着翠绿色的果子串惊讶珍奇地看过来又看过去。
    苏远远抬头见穆小柔正一脸不解地看着她,便同她娘解释道:「这五味果是种罕见的果子,一般只生长在沼泽中,很难见到,一串也就这么几颗。吃了它之后再吃酸的,酸的会变甜的;吃甜的,甜的会变咸的;吃咸的,咸的会变苦的;吃苦的,苦的会变辣的;吃辣的,辣的会变酸的。一颗小果子包含世间五味,可神奇了!」
    「远远的身子还没好全,不要紧吗?」穆小柔转头问小三。
    小三知道穆小柔担心什么,立即摆摆手道:「不要紧,五味果不过就是种会迷惑味觉的药用果子,并不是真正颠倒食物五味。甜的吃下去其实还是甜的,觉得变咸只是被独有的药性所迷惑罢了。」
    穆小柔听了也觉得惊讶。「原来如此,真是奇特。」
    苏远远拔了颗青绿色的果子嚼了嚼,然后迫不及待地喝了小茶几上的苦涩药汁,当下整个口腔一片火辣,从咽喉一直麻到头皮,又从头皮麻到脚底。那种真真切切的麻辣鲜香之感,让她鼻尖都冒出汗来。
    苏远远拿那对被辣得眼眶湿润的眼睛看着小三,说道:「三哥,虽然有时候你干起事来能让整个京城的人都不待见你,就连平时看到你都跟耗子见到猫一样吓得胡乱窜。可不得不说,你真是既有能耐又非常厉害,无论什么东西都找得着,更是全拿得出手!」
    小三哼声道:「妳以为三爷这『爷』字谁都担得起吗?老子敢让人叫一声『爷』,自是有老子的本事在。」
    小三那模样,昂起下巴,眼神带着点不屑,骄傲的哩!
    「三哥好厉害!」苏远远无限憧憬眼前这人,苏三在她眼里那高大无比的形象简直无人可超越。
    「那是自然。」小三点点头,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三哥好厉害」这赞美之词。
    他是谁?领着本十全菜谱修练至今,又来了本药膳全集加持,从南到北从西到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厨子百里三是也。
    他师父是谁?不会煮饭但本事、秘笈一大堆,说出名字全江湖震上三震的神仙谷谷主百里悬壶是也。
    就这两相一加,更叫他打小埋在厨房里埋到大;赵小春埋了十多年药庐都能埋成神医,他百里三埋了近二十年厨房埋不成神厨简直没天理!
    所以好厉害这句话即使再夸大十倍,三爷表示他还是受得起的。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