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浪荡江湖之铁剑春秋+番外 作者:绪慈

字体:[ ]

 
 
 
 
第一部
 
文案:
 
    当延陵一剑还是个热血少年时,他曾与妹妹一叶自铁剑门陆家,盗出姐姐的尸身,并救了差点便无法出生的外甥陆莫秋。 
    他对这在陆家饱受歧视对待的孩子疼爱有加,恨不能给这孱弱的孩子他所能给的一切。 
    无奈却遭逢意外,当延陵一剑成为热血青年再出江湖之时,一切都变了。 
    他和一叶的「家」消失了! 
    当好不容易找到一叶,却知道了更让人震惊的消息...... 
    家道中落还可重振,父亲的失踪却苦无讯息,不仅如此, 
    这他在半路相救表示愿意以身相许,自己也偷偷喜欢的姑娘小啾,居然是男的? 
    不仅如此,在「生米煮成熟饭」之后,才发现小啾的真实身分竟是......!? 
 
    【第一章】 
    夜黑风高,无星无月,秋凉萧瑟,入骨刺寒。寂静的大街上突然响起急促的拍门声响,一击急过一击,几乎快将几寸厚的木门拍出洞来。医庐内早已歇息的老大夫被如此大的拍门声惊醒,只道是有急症患者夜间求医,连外衣也没披上,便起身快快开了门。「大夫救命!」门才一开,立即有两个身影窜了进来。大夫一楞,只见其中一个高壮一些的少年抱著名穿着白衣的女子,另一名瘦弱些的少年反手将门板带上后也来到他面前,两人动作之迅速,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却已有深厚的武功底子。 
 
    这两人脸上都有着未干泪痕,那名年长的少年黑白分明的大眼含着泪,见老大夫没有动作,心急地又喊了声:「大夫救命!」 
    老大夫回过神,快快道:「把人放到里头榻上,我看看。」 
    年长少年迅速冲进了内堂,老大夫忙跟了进去,瘦弱少年紧张地拿了把椅子将门顶上,这才尾随入内。 
    当病患平躺下来,烛火燃上,老大夫仔细看了下,猛地一震。躺在榻上的人他可识得,而且这身怀六甲的女子还穿着寿衣,更不会认错。 
    「这......这不是陆家这两日过世的二夫人......」老大夫不敢置信。「死者为大,你们两个孩子怎居然......居然......」老大夫说完一个摆手,叹道:「老夫就算医术再如何高明......也救不得一个死人啊!」 
 
    「是孩子,俺姊肚子里的孩子还活着。」年长的少年一开口便是浓浓的北方音,大夫听得一楞,那少年又道:「孩子刚刚踢了一下俺姊肚皮,俺摸到了,大夫你一定要救救俺姊的孩子。」 
 
    瘦弱的孩子揉了揉眼,也带着鼻音说:「大夫你救救孩子,俺姊已经被那格老子的混帐陆家人害死了,不可以连孩子也一起死啊!」说罢,又落下了泪来。 
    「一叶,女孩子不许骂那些话,妳忘了爹怎么教妳的吗?」年长少年怒斥了声。 
    作男孩打扮的一叶立即噤声不语,别过脸往外望去,噙泪注视厅堂外动静。 
    「你们是陆二夫人的弟妹?」老大夫大感震惊。 
    年长少年用力以衣袖拭去落下的眼泪,那对黑白分明的眼瞳里有着强忍的悲伤,也透露出一抹坚定。他抱拳行礼道:「在下延陵一剑。」说罢往旁边看去,又道:「她是俺妹延陵一叶。」 
 
    一剑心想既要求得大夫帮助,便得将一切说白开来。 
    他道:「俺姊因为陆家与家里头断了关系,俺爹不许俺们和娘来见姐姐,但娘亲思念姐姐而生了大病,俺俩是代娘亲来见姐姐一面的。但俺和俺妹入城,竟打探到姐姐死讯,奔到陆家门外,陆家人却说俺们小鬼来历不明,不让俺们进去!」 
 
    一剑说到这里时,气得微微发抖,眼眶泛红。「后来俺们偷偷翻墙而入,找了许久,才在偏僻院落找到姐姐。格老子的混帐,他们......他们竟然将俺姊棺木随意置在屋里,既没设灵堂,也没人看顾!俺姊......俺姊为了陆家人与俺爹断绝父女关系,死后竟被如此对待......陆家......陆家简直......」 
 
    「陆家简直不是东西!」一叶恨恨说了句。 
    一剑大眼里迸出怒意,恨恨吼了声。「格老子的陆家不要姐姐,俺要,所以俺和俺妹决定将姐姐带回家去。但也就是在俺们抱起姐姐时,发觉孩子踢了姐姐的肚皮。所以大夫......」 
 
    一剑急忙抬头,恳切而诚挚地凝视着眼前有了一把年纪的老人家。「孩子还活着,大夫一定要救救他。」 
    老大夫静静听完少年的话,端详着两人的模样,他们行为举止虽稍嫌鲁莽但天真率直,言语间着实不像说谎。 
    老大夫活到这把年纪了,什么事情没见过,「铁剑门」陆家是城内大家大派,根深奉城,势力庞大,他们要人死,那人绝对生不得。这事他若管了,接下来自己为数不多的日子肯定热闹非凡,然而...... 
 
    老大夫叹了口气,摸了摸一剑的头,慈爱说道:「放心,我这『德恩堂』虽不是什么大医馆,可见死不救这事,从来不做。」 
    一剑大喜过望,差点便要跪下来开磕头。他年纪虽才十三,可这几年跟着家中叔伯往江湖上跑,怎不懂叫这老大夫帮忙,是替人家找麻烦。 
    老大夫却没再往一剑身上看,伸手便往少妇高高隆起的腹部按去。他问:「胎儿动作是多久以前?」 
    「两个时辰前。」一剑急急说:「陆家的人不停追俺,好不容易才甩掉。」 
    老大夫喃喃低语了声:「尽人事......」随后对一剑道:「你们两个都出去,把帘子放下,没我吩咐不要进来,老夫要剖腹取子,任何人干扰不得!」 
    一剑一听,脸色刷地白了。「剖腹,会不会有危险?」剖腹自是拿着把刀朝肚子划下吧,如果剖到孩子怎么办? 
    「哥,你还不出去?」一叶拉扯哥哥的袖子。「你敢留下来看吗?」 
    一剑不肯让妹妹瞧轻,火气上来,便也忘了家中高堂告诫要戒粗言、行端正,一口鄙语便出了来:「老子哪有咋不敢的,胆子鸟地小,还能当妳哥吗?!」 
    只是再回首,那头刻不容缓,大夫已经轻车熟路一刀划下,血顿时冒了出来,跟着大夫的手便伸进里头掏啊掏。 
    一剑看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一叶干呕了声,两兄妹急急往外撤退,安守本分死守外头。 
    帘子被放了下来,一剑心里既是慌又是急,紧紧攥着拳头,灰扑扑的脸颊上清泪刷过,留下两道白色痕迹,他年纪还小经历尚浅,完全不知接下来如何是好。 
    一叶则是转过头去死盯着门板,注意着门板后大街上的动静。 
    「姐姐的孩子不会有事,他们也不会这么快找来。俺们又绕回城里,那些人铁定以为俺们跑出城去了......」一叶不停安慰自己,焦躁的情绪却始终平复不下来。 
 
     
    大街上随风传来些许嘈杂人声,一剑和一叶寒毛都竖了起来,像两只戒敌的小猫般弓起了背脊,谁要敢入这医庐一步,他们就和对方拼命。 
    内堂的动静未停歇过,细细的铿锵声、衣衫摩擦声,可就没一点人声。 
    一剑越来越急,姐姐死了,她腹中的胎儿本该跟着死,可上天不忍延陵家从此断后,这才留了这孩子。若非之前为躲避陆家而多所耽误,早就能寻着医庐请大夫诊治了。如今缓了这么久,那孩子......那孩子如果活不下来怎么办? 
 
    毕竟是少年心性,想着伤心无力处,眼泪刷啦啦地又落了下来,呜咽声被他狠狠压抑住,只流出几声几不可闻的低鸣。 
    妹妹一叶看哥哥的模样,从怀中拿出帕子替他擦了擦,恢复那张稚嫩脸蛋原有的模样。她也给自己擦了擦,毕竟脸上又是泪水又是尘土的。可再见哥哥哭不停,最后两个人竟抱头痛哭起来。 
 
    「这里......血迹......」外头突然有人喊着。 
    一剑和妹妹两个又全身寒毛直竖,差些便要冲出去和那些人拼命。 
    大夫说姐姐的孩子正在生死关头,他们不可以让孩子有意外。 
    那可是延陵家唯一的血脉。 
    突然,内堂门帘被掀动,脸色本来就很苍白的老大夫抱着一个青包走出来,额间满布细汗的他,整张脸白到几乎没血色。 
    一剑一下子便冲到大夫跟前,眼睛大睁,盯着青包里头的东西看。 
    被青色布料包裹起来的是个好小好小的奶娃娃,奶娃娃脸色青青的动也不动,几乎和裹着他的布一般颜色了。 
    大夫轻轻揉着娃娃的胸口,正在替娃娃缓气。 
    「大夫,俺抱。」一剑焦急地伸出手揽过姐姐的孩子。这是他的外甥,他延陵一剑的外甥。 
    一叶一看,慌乱问道:「大夫,娃娃怎么又青又白?」这颜色可不对。 
    老大夫叹了口气说:「孩子不足月,又困在母体里太久,先天有损、禀赋不足,日后可能......」大夫没再说下去。 
    一剑学着大夫的动作,揉着娃娃的身体,揉着他的小手小脚,但可能是不会拿捏力道,用力过度了,只见娃娃一张皱皱的脸瘪了瘪,细细地哭了起来。 
    那哭声小得几乎听不见,大夫直道不好,摇了摇头。两兄妹见大夫脸上的神情,才终于明白大夫没说下去的话里有什么意思。 
    原来就算万幸出了母体来到人世,但能不能撑下去,活不活得长,还是个问题。 
    外头嘈杂的人声越来越近,两兄妹又慌了起来。 
    老大夫见他俩六神无主,颇是心疼。 
    「哥,你先带娃娃走,俺留下来跟他们拼命。」一叶含着泪说:「你把娃娃带回去给娘看,娘只要看到娃娃,病就会好了。哥你别管我,赶快走。」 
    「不行,要走一起走,不只娃娃,俺们还要一起把姐姐的尸首带回去,葬在延陵家,不让她继续给陆家糟蹋。」一剑怒视着妹妹,他才不会扔下妹妹一人。 
    外头陆家的人挨家挨户拍门搜查,火把火光映天,从门缝都可瞧见漫天红光。眼看,便要搜到此处了。 
    「你们谁轻功比较好?」老大夫突然如此问。 
    「俺!」一剑说:「俺大一叶一岁,早她一年习武,轻功也早学一年。」 
    老大夫沉吟半晌后道:「我屋子底下有个地窖,用来藏两个人不是问题。一叶娃儿带着妳姐姐往地窖躲去,至于你......」 
    老大夫忧心地看着一剑:「地窖满是秽气,方出世的小娃儿绝对受不住,你带他能多远跑多远。你们两个孩子年纪太小,什么也不懂才做出盗尸这样的事情来,待风波平息后让家里大人来处理,铁剑门那些人......不能得罪......」 
 
    「格老子的,明明是陆家有错在先,咋还有理了他们!」一剑反驳,却得到老大夫一个不赞同的眼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