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浪荡江湖之乌衣魔教(出书版)作者:绪慈

字体:[ ]

 
 
  内容简介:
 
  赵小春就算自己不去惹麻烦,麻烦也会主动找上他!
 
  在和云倾高高兴兴回“娘家”神仙谷的路上,却不小心救了被乌衣魔教追杀的可爱“小女孩”。
 
  “小女孩”不是普通人,是练了缩骨回春功的“乌衣八仙”中的沃灵仙──如果能学会这门神秘的功夫,说不定能结合医理,让老年返回壮年、壮年返回青年……嘿嘿……
 
  奶奶个熊,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惊天地泣鬼神,连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会从坟墓里跳出来的天大成就啊!
 
  不过麻烦之所以被称作麻烦,小春马上就尝到苦果了。
 
  久违的跳崖求生,非常狼狈的又受了重伤,这一次,还失去了记忆……可恶,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当年那种金刚不坏之身了说……
 
  第一章
 
  “神仙谷”位居天涯海角,天涯海角指的分别是天之涯、海之角,此隐世百年之所,其中内藏药人之秘。
 
  传说百年前皇室惯养药人,搜罗筋骨奇佳之童男童女以百味草药炼制后生食之,求百毒不侵、盼长生不老、得生白肌去鹤皮功效、长后天一甲子神功。
 
  此等陋习经后世几位大臣誓死厉谏,才终于得以革除。
 
  之后,残存药人被安置在天涯海角,豢养之法与圈养之地由史集中尽除,而后再无人知天涯海角所在何处,只知那里头的药人因通了生死玄关,个个不仅功力深厚是上好的练武奇才,更因生得缓长得慢,面容姣好出尘不染,遗世独立不入红尘之姿,宛若仙人。
 
  因此,天涯海角又被称为“神仙谷”,里头的药人们青春常驻永不衰老,姿容如神。
 
  江湖曾经有过如此传言,约莫三年前一药人出了神仙谷,险为魔教教主兰罄所得。世人皆惧兰罄用毒凶残、心狠手辣,怕在得一药人则天下百年难以安宁,遂于滥苍山上将兰罄与药人围攻之,同灭,为武林除其害。
 
  后兰罄逃,药人由万丈悬崖坠下而亡,暂时止了兰罄一统武林的梦想。
 
  药人无罪,怀壁其罪。
 
  有人又说那药人名叫赵小春,只是误闯滥苍山上写意山庄,逢魔教攻山才不幸被牵连。又有人说,那赵小春是当世英雄豪杰,不畏强敌,赠出灵丹妙药解了魔教教主兰罄在写意山庄所下剧毒。
 
  而后再有人说,那赵小春是为了天下大义,甘愿跳下山崖了结性命,以免自己落入魔教教主之手,成为遗害武林同道的帮凶。
 
  滥苍山一劫后武林同道死伤无数,魔教最终还是称霸江湖,那一年的事情再无人提起,众说纷纭间唯一难被众人所遗忘的,也只是那个当年才十八岁的少年,落崖前放肆倨傲的笑容与爽朗声音。
 
  少年说:“我赵小春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就算今日命丧于此,都还是这般气焰、这么嚣张。”
 
  撰写武林野史的孟残生多年后有幸遇到退任后的魔教教主兰罄。
 
  兰罄说道:“那笨家伙只是力气用尽又脚滑了一跤,才掉了下去。”
 
  “死?他那么容易死,就不叫赵小春了。”兰罄那张妖娆的脸,仍是笑得荡人心勾人魂。“祸害啊……遗千年的……”
 
  孟残生楞了楞。
 
  当世称得上祸害的,眼前这位前魔教教主说第二,恐怕无人敢当第一。然而祸害口中的祸害,到底如何祸害,这可令孟残生好奇了。
 
  赵小春,究竟何许人也?
 
  梅子黄时雨,一下下过旬。
 
  白色麾盖的马车在雨中疾驶着,入了城,停在城中最大一间客栈前头,马夫挽起轿帘恭敬地等待厢内主子,一把纸油伞撑在箱门上头,任雨水淋湿自己也不动分毫。
 
  “小春,到了,醒醒。”厢内传来男子的声音。不太高、不太低,说不上冷淡,却也谈不上温柔。
 
  “唔……我在马车上睡成了……不吃了……”被唤做小春的少年咕哝几句,音调含糊着。
 
  “今日在此过夜,不许再睡在车上,快下来。”一名白衣男子跨出车厢本要下地,但见客栈前一地湿乱泥泞,眉头一皱踩住车厢踏板轻轻一蹬,身形便如鸿雁迅速轻盈,连雨水也沾不上身便入了客栈里头。
 
  此番俐落身形,引起了客栈内不少过客的注目与赞叹。
 
  马车内睡得正好的小春听得对方如是说,只得努力翻了几个身,挣扎又挣扎,滚了好几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从柔软的兔毛垫上挣扎起来。
 
  “欸……你今日有事吗……云倾……”小春揉着睡眼惺忪的眸,连打了几个呵欠。他现下心底只想着快些爬回床铺上睡一睡,连一脚踩入泥水里,靴子湿了几许也分毫不觉。
 
  小春见问话没人答应,才发现对方早已使轻功跃入客栈内。
 
  早知道这人沾不得半点脏,睁着惺忪的眼笑了声,随即对拿伞替他遮去黄梅雨的马夫道谢,挪着睡到有些僵的腿也赶入客栈内。
 
  待坐下后,热茶奉上,小春再问:“今日有事啊?我以为你要先和我回谷去看师父。”
 
  云倾这回是陪小春送药的。小春那大师兄兰罄走火入魔,偶尔还会神智不清癫狂发疯,小春苦心钻研做出一道顺畅经脉的药给他大师兄。
 
  不过药只能护人三年清醒,三年后,生死听天由命。
 
  赠完药从燕荡山魔教总舵下来后,小春便说了要带云倾回神仙谷。
 
  一是要带这漂亮媳妇儿回去见师父,一是要再向师父讨讨救大师兄的方法。
 
  小春没向云倾说第二点,只提了其一,云倾明明是答应了,却不知怎么,今日在此停了下来。
 
  “嗯。”云倾淡淡应了声。“有些事情得处理,得在此过一宿。”
 
  “别太累了。”小春说。
 
  他向来不太管云倾的事,那些官场是非挺烦人的,就不知云倾怎么这么起劲。
 
  捏了捏自己酸软的手臂,又捶了捶发疼的膝盖骨,小春跟着深吸口气憋着涨满胸口,接着大大吐了口气,舒服点后再取了点药服下,大口大口起灌热汤。
 
  云倾原本正低头沉思着,瞥眼见着小春一番动作下来,明显是身体不舒适,他眼眸间倏地闪过一丝冷冽,口气更差了。
 
  云倾说道:“怎么一路上你一直睡?从燕荡山下来多久你就睡多久?手怎么了、脚怎么了、胸口又怎么了?是不是你送药上去,兰罄那混帐还趁机伤你?他伤了你你也不说,就不知对他那么好干嘛?那混帐几次将你送入险境,你竟是都不知道教训的。”
 
  听见云倾发火的语调,小春发笑道:“你别想到哪处去,他没伤到我。不过是因为连日阴雨湿气入骨,我才会这里僵那里硬的,动作不灵活。”
 
  这人其实很担心他,只是不会表示,别人关心是暖言暖语,他却是冷言冷语,心里的不悦与急慌完全显露在脸上。
 
  “连日阴雨,那又和你又僵又硬有何关系?”云倾听不明白。
 
  小春顿了顿,跟着笑嘻嘻地说:“你也晓得我之前从悬崖上头摔下过,浑身上下又断又折的,少有一处安好。现下无大碍,就还是有些小毛病。下雨天、下雪天湿气入体,骨头就难免这儿酸那儿痛。可也不打紧,这点小毛病服药止了便成。”
 
  云倾一听见“浑身上下又断又折的,少有一处安好。”,心里头就拧了。
 
  他才想开口,小春却快一步将话锋转开,不让云倾注意在那断啊折啊的上头。“是说这雨都下十几天了,也不知何时会停,先在这客栈里歇下也好。”
 
  小春凝视着云倾,眼弯弯嘴上勾的模样一派神清气爽,明明就这里痛那里痛的,笑起来却像春里吹来的风一样,散了这四周梅雨阴浊之气。
 
  小春又道:“几天的雨这衣衫穿起来干的都像是湿的,黏呼呼真难受。我都这样觉得了,你肯定也是吧!要不我叫小二先准备间上房,烧些热水让你先行沐浴,咱俩说不定也就一起洗了,我替你宽衣解带,顺道帮你洗了,好不?”
 
  小春说罢还朝着云倾挤眉弄眼地,荤素不拘地讲着笑。
 
  没料云倾接下来却答得自然。“你替我洗?也好。你没替我洗过。”
 
  小春一听,差点没从凳子上摔下来,嘴张得老大。“云倾,我说着笑呢!”
 
  “说什么笑?”云倾皱眉。他素来听不懂笑话,小春不管讲什么,他都只会听进心里去。“待会儿你就帮我洗。”
 
  小春脸一下子红了,呐呐几声道:“那可不好,况且我身上脏,你不嫌臭吗?我看还是等你自个儿洗好了,我再让小二打盆新的来自己洗成了。”
 
  “你不脏,也不臭。”云倾抓了小春一缕发丝,闻了一下说道:“你身上味道向来是香的,药香味。”这是药人独特的味道,绿草气味,清新悠远。
 
  “咳……”一个正在面红耳赤,一个是没发觉自己是在对人调情,两人耳鬓斯磨之时,旁边突然响起了不合时宜的咳嗽声。
 
  小春立刻挺起背坐好,笑容可掬地朝着尴尬万分的店小二说道:“劳烦一间上房,另外烧点热水……”
 
  只是话都还没讲完,却见那那小二一转头望着他家云倾,两颗眼珠子便像给钉着了般动也不动,瞪得老大,简直就要掉下来了。
 
  “……美……美……美人……”小二结结巴巴地说着,还猛擦口水。
 
  “是个美人没错,看过的人都这么说。”小春见着对方的反应,自也是一径点头,再同意不过。
 
  和小春的反应不同,云倾看这小二口水横流兼满脸色相的模样,胃里一阵翻腾、脸色沉得不能再沉,再加上和小春的谈话被打断,心头大大不悦,安放在膝上的指尖顿时微动,几枚梅花针飕地随即破空而出。
 
  小春眼尖,没多想立即运起气来伸手挡住云倾这能夺人性命的独门暗器,却也在下一刻记起自己腑内真气虚弱重伤未愈内力仅剩三成,根本挡不住针势。
 
  由于三人间距离过近,须臾出手谁也来不及收势,那几枚针“飕飕飕”地便没入小春腕骨之中,疼得小春当下发出杀猪似的嚎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