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浪荡江湖之药师(出书版)作者:绪慈

字体:[ ]

 
 
  文案:
  呵呵!运气不错,刚出谷就看到这样一个大美人,
  虽然凶了点,不过没关系,人美就好,
  可是,大大大美人居然是……男的?!
  而且,身中剧毒、命垂旦夕。
  哎哎!遇上我这来自神仙谷的超级神医,真是运气好!
  正所谓能救的一定要救,医得活就别放过,
  中毒的大美人当然是一定要救,
  但,是哪个阴损家伙制的毒,里面居然还调了*药,
  医生是治病的,不是用来医…这个的……
  医人医上床已经是师门不幸,
  但下毒的人,竟然就是他千里迢迢、不辞辛劳来寻的大师兄?!
  难怪师父提起大师兄时那样忧心,
  看来,想劝大师兄回谷不是那么简单了!
 
 
 
 
  第一章
 
  月明星稀,今儿个是师父不知几岁的寿辰,谷里头还留着的几个师兄弟替师父祝了寿,喝得东倒西歪地。
 
  天冷,大厅里抱着睡歪了的几个,庭外耍剑舞得风声赫赫的几个,他赵小春是那几人中唯一清醒的,因为自己是唯一不被允许喝酒的那个。
 
  其实今年都十八了,师父还不让他喝酒真是有些说不过去,于是他偷偷拿走一坛被搁在桌边的陈年桃花酿,打算揽回房去喝个精光,反正酒喝完坛子再扔回厅里,绝对不会有人知道。
 
  抱着桃花酿乐颠颠地走,哪知太得意了却在师父窗外跌了一跤,摔倒在花圃当中,淋得一身全是酒。
 
  「谁?」屋里头的人耳力好,些微的小声音都听得见。
 
  小春赶忙摒住气息,被发现偷酒喝可不得了。
 
  窗子被缓缓推了开来,小春眯着眼见着二师兄探出了颗头,四处巡了一会儿后关上窗。讲话声从房里头幽幽传来,是师父虚弱的音调:」风声吧!」
 
  小春心里窃笑,幸好没被发现,不知师父师兄偷偷讲些什么,便继续听了下去。
 
  「唉……」师父叹了口气。
 
  「今日您生辰,别想那么多了。」
 
  小春听这两人的语气不是太开心,不晓得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好的日子唉声叹气,也不怕叹一口气少一盏茶的命。
 
  「你大师兄才出去几年,怎么就弄了这么多事出来。」师父的语气很无奈。」要不是小五和小六回谷把那些事说出来,我还不知道外头竟然乱成那副模样。」
 
  二师兄说:」师父您想叫大师兄回来吗?如果您肯出谷劝劝他的话……」
 
  「他那性子谁劝得了。」师父黯然地说。
 
  「师父您一直都很担心大师兄。」
 
  「唉……我只怕那孩子到后头,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亲手养大的……总是……早知如此当年就不应该让他出谷……」师父说话断断续续地,气息紊乱,兴许是今日生辰为了陪他们这些弟子折腾了一天,该也累了。
 
  窗外的小春揽着坛子,陈年桃花酿酒气扑鼻,醺得他头又昏又重。
 
  原本是偷偷在外头听的,听着听着,师父和二师兄从出谷的事情讲到外界纷乱,再绕回大师兄出身神仙谷的事若被知晓,这百年间遗世独立不问世事的神仙谷不知还能平静多久。
 
  抬着坛子仰头灌了几口,看着天上的月亮变成两个、再变成四个,他嘴角弯起,勾了个大大的笑。
 
  酒才落喉,就让人东倒西歪,师父这坛桃花酿实在太厉害了。
 
  抱着剩下那半坛酒笑得灿烂,小春歪歪斜斜地爬出花圃,小心翼翼不发出太大声音,免得房里的人发现他在外头偷听。
 
  「你们都大了,师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所有师兄弟中就你大师兄和你八师弟还要我担心……石头我怕是管不着了……小春没定性容易惹事……在谷里还好……」
 
  当他渐行渐远,离开厢房外,师父和二师兄那宛若叹息般的语调,仍幽幽跟着他:
 
  「若是出了谷啊……」
 
  一直在外头没回来过的大师兄,师父不停叹气是因为他吧!
 
  外头……为何大师兄出去了,就没回来呢?
 
  他这些年在谷里待闷了,也很想出去闯闯,师兄肯定也是觉得这里闷,才留在外头的花花世界不舍得回来吧!
 
  溜回房里,慢慢尝着那些桃花酿,一张算是俊美潇洒的脸庞,因为醉意而染上绯红,傻傻地笑着,朦胧胧的桃花眼眯成线,望着如勾新月。
 
  师父叹气是为了大师兄,只要他把大师兄带回来不就好了?
 
  自己入谷以来也没为这里做过什么事,既然二师兄叫不动大师兄,那就换他去试试吧!如此,一来可以当报答师父的养育之恩,二来趁机看看外头的花花草草也好。
 
  「就这么决定!」站起身来将酒摆到一旁,小春摊开布巾放了些衣物、药瓶、元宝、碎银有的没的,想得到的通通放上去,跟着卷好背到背上,灭了房里油灯拉开门就要离开。
 
  「啊,差点忘了!」又回来把那坛喝剩的桃花酿装进水袋里,往腰间系好,跟着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走。
 
  院子里舞剑舞累的师兄们睡死了,小春一路走出去,没半个醒着的看见他,当然也就不会有任何人拦他。
 
  他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后甚至运起轻功在荒烟漫漫的山野草岭间飞奔。待明日众人醒来找不到他,不知会不会鸡飞狗跳。
 
  酒醉的他,一路跑,一路为这样的想法笑个不停。
 
  似乎下了场雨。
 
  而周围,似乎并不那么宁静。
 
  小春睡得正好,却被一阵刀枪金戈之声吵醒,睁开眼,眼前蒙蒙眬眬地看不太真切,放眼望去一片陌生景象,他惊讶地发现自己不知是在哪个山野间的破庙中,雨从庙顶年久失修的破瓦间滴落布满一层厚灰的供神桌上,扬起些微灰尘。
 
  「这里是哪里……」小春呐呐地问着自己,有些茫然,完全不晓得怎么会身处破庙之中,之前不是才为师父祝寿,和师兄们一起大伙儿吃着饭吗?
 
  拉了拉身上的衣裳,发现已是半干,外袍上又是泥又是干草的,怎么像在地上滚了一圈似的。忽而脑中片段一闪而过,他大大」啊」了声,想起用完了膳,趁大伙儿醉得东倒西歪时,偷了坛桃花酿喝……喝着喝着……跟着……什么也不记得了……
 
  该不会就这么跑出神仙谷了吧?小春呆了呆。
 
  周围的打斗声越来越近,似乎来到了破庙外头。
 
  小春把行囊背好,也顾不得自己一身脏乱风风火火地冲到外面去看热闹。
 
  双脚一瞪轻轻跃到树上,踏着密林枝干前行,轻盈的步伐偶尔弄落一两片叶,身影动作之迅速,如风一般。
 
  雾蒙蒙的弦月挂梢头,天边还飘了点小雨,借着微弱的月光与极好的目力,小春看见了底下混乱的景象。
 
  十来个黑衣人隐匿在月色中,无数把兵器举着低着,上头沾了血,血是既红又黑的。
 
  黑衣人围起的无形墙中困住了一个人,白色的身影衣袂飘飘,衫子却染了血,血色红中泛黑,唯有白衣人手中那柄银白色的剑没有染到一丝血,即使穿透黑衣人的胸膛,仍是未沾到任何血迹,干净得太过了。
 
  从那些血,小春知道白衣人中了毒。他摸了摸下巴,白衣人再这么打下去,没先因血气运行过速毒气攻心而亡,也会因为失血过度去见阎王。
 
  思忖救不救之间,白衣人发现了小春的气息,那人抬起头来,晶亮冰冷的眸子对上小春的眼,小春眨了眨眸子,不敢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
 
  美人!好一个倾国倾城的漂亮美人啊!眉似青山黛,眼似水波横,一剑一舞若凌波,剑锋过处却又似千军万马,凌厉气势浑然天成。
 
  美人、美人啊!美到他下巴掉了合不起来,口水像那滔滔江水不停流。
 
  只是,俄顷小春一楞,那双眸子美虽美,却少了份柔软多了份轻蔑,目光所及一片冷冽寂寥,像是了无情感的枯槁之人。
 
  「东方云倾,别再挣扎了,束手就擒吧!教主说过死活不论,你不会有机会逃脱了。」为首的黑衣人阴阴笑着。
 
  「哼!」美人有骨气,只回一个字。
 
  小春见美人收摄心神,只看了他一眼便不再有兴趣,将注意力放回黑衣人身上继续挥剑缠斗,然而却只消那么一眼,轻轻的那一眼,小春便决定了。
 
  他怎能任如斯美人香消玉殒,此人死不得。
 
  小春拿出怀中的药瓶洒下,清风朗月刚刚好,细微的粉末被风一吹,吹到了黑衣人阵势当中,小春口里喃喃念着:」一、二、三……」
 
  黑衣人发现了他的存在,大喝:」何方鼠辈!」
 
  「四、五、六、七!」小春继续念,直至七声以后,十几个黑衣人乒乒砰砰地一个接一个倒得乱七八糟,只有中间的美人儿还能勉强以剑撑地支持,没有往泥地上贴去。
 
  小春笑了一声,从树梢上利落跃下,踢了踢黑衣人首领,惹得那人白他一眼。
 
  「你是谁,胆敢与我乌衣教作对。」
 
  「我是你爷爷,我怎么不能和你那什么衣什么教作对。」小春摇摇翠绿小药瓶,笑得那一个叫得意。赵小春特制」七步一定倒糊里胡涂药」,一出场就得了个满堂彩,十九个倒了十八个,而美人儿似乎功力比黑衣人深厚了些,一时半刻倒不了。
 
  「你!」黑衣人气结,差些说不出话来。
 
  美人儿一双冰眸冷冷看着他,小春收起药瓶往美人儿走去,他伸出手想扶一把这个叫作东方云倾的美人,没想到对方却举剑一击袭来,招式快狠直逼他要害。
 
  小春吓了一大跳,好在对方内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这招没多大杀伤力,他侧身弹指震飞那把剑,反手顺势扣住对方脉门。
 
  命门被扣动弹不得,云倾冷然的神情中一抹嫌恶闪过。
 
  云倾见眼前这人披头散发、浑身又湿又臭还沾满污泥烂草,不知是哪里来的乞丐,但却偏又有一身功夫和诡异迷药。被这样的脏东西碰到,他浑身不自在地起了鸡皮疙瘩。
 
  「放开。」云倾直欲作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