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晟世青风+番外 作者:耳雅(下)

字体:[ ]

 
 
 
 
 
 
 
  
  人马浩浩荡荡地进入了月亮湾,果然,这地势十分凶险,敖晟坐在马车里面,见先头部队已经进入了最狭窄的地带,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他倒不是担心别的,就是蒋青。
  
  “唉。”敖晟摇了摇头,自从恋上蒋青,总是患得患失,即便明知道蒋青本身就是武功高强为人机敏,更有一百多精干的弓弩手和辕冽在旁边跟着……但敖晟还是忍不住担心,果然关心则乱么。
  
  又往前行走了一段,敖晟从车帘的缝隙往外看,就见前方马上的稻草人,已经进入了,月牙沟的狭窄地带……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
  就听到“嗖嗖”几声响……几只雕翎箭从南北两面的山岗上破空而来,精准地扎进了那个稻草人的身上。而与此同时,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呼啸之声穿过长空,敖晟已经将联络响箭扔上了天空……一点光亮飞速上升,到了半空之后,突然炸开,响声震天。
  
  敖晟掏掏耳朵,心说,齐赞对于机括埋伏之类的东西,的确研究很深,看这联络响箭做的——高、亮、响!果然是上品!
  而就在响箭炸开的同时,埋伏在半山腰处的蒋青和秦望天,也都带着人马,施展轻功,飞速跃上了山头。
  
  果然,月亮湾两侧的山岗之上,已经埋伏着近千的弓弩手,他们都穿着古怪的服饰,□上身,连上和身上皮肤黝黑,纹画着各种式样的诡异图案,头顶戴着用植物和彩色羽毛编制而成的冠戴,手上拿着自制的强弓。
  
  一看到有联络响箭,再看晟青将士们纷纷聚拢,用盾牌将自己挡起来,一点都没有慌乱,那些异族就有些傻眼,知心知——晟青人马早有准备,他们可能中计了!
  只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闹明白是怎么回事,两旁就突然有人一跃而上,那些人穿着黑色的短衫,各个身材精悍轻功了得,他们右手拿刀,左手拿着形状古怪的短小弓弩……
  那群异族一看,便知道自己受了埋伏,叽里呱啦地乱喊起来。
  
  南面的山头上,蒋青和辕冽一起出现在了最前方。
  蒋青本来想和辕冽分开两路的,但是辕冽说得简单,我只负责保护你,所以两人只能一起上。
  这些弓弩手各个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一个个箭无虚发,异族的阵脚立刻乱了。再加上那一百多晟青的弓弩手队形都经过调整,时而分散追击,时而聚拢阻截,见人就射,这弓弩可以连发,不用上箭,又快又准。异族哪儿还有还手之力啊,一时间,有的被射中了受伤身亡,有的直接就滚下了山,乱作一团。
  
  秦望天进攻的北面伏兵比较多,还有一个看起来像小头目的异族统率着。
  秦望天打开了装毒蜂的葫芦,起先,他们也真没把这毒蜂当一回事,不就是几只小蜜蜂么,能成什么大气,可没想到的是……
  这葫芦一打开,先冒出来一阵黑烟,秦望天一惊差点把葫芦扔了,心说不是坏了吧?随后,有大概上百只硕大的胡蜂从葫芦中飞了出来,尾部又长又尖的针都能看见!
  那些胡蜂围着秦望天打转,秦望天才反应过来,伸手一指前方……胡蜂们跟得了命令似地,疯也似地往前冲去,直杀入了那异族群众,见人就蛰。
  
  秦望天猛的想起来,前阵子木凌找了几只大马蜂,弄了蛊王的触须给它们吃,他好奇问他做什么呢,木凌说是养蜂呢……这蛊王的毒可不是闹着玩的。
  果然,就见那群被胡蜂蛰过的异族,身上隆起了馒头大小的包,翻倒在地上打滚,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其他那些人赶紧就抱头鼠窜了,哪儿还有心思打仗啊。
  秦望天和手下那群弓弩手面面相觑,这倒好,一箭没发就解决了问题。
  屁颠颠跟来的甲乙丙丁在后头直喊,“当家的,大夫是贤内助啊!秦望天听得颇为受用——果然,木木就是能干!
  
  收拾好了战场,将该抓的都抓住,秦望天绑了最大的那个首领,来到了敖晟跟前,蒋青和辕冽也都下山了,敖晟见众人都没事,才将心放下。
  
  那异族被按在了地上,跪在敖晟面前,叽里呱啦说着话敖晟他们听不懂的话,金玲和银铃跑来一听,就对敖晟说,“皇上,是虻部的。他是虻部的一个将军,听了他们大王的吩咐,来这里偷袭的。”
  
  敖晟微微皱眉,之前他已经了解了南蛮一带大致的情况,最厉害的也就是四大部落,虻部、蟒部、蝎部、蛊部,南面藩国有很多,不过大都属于不同的部族,部族有组长,阶级明确,权责分明。
  
  敖晟让金玲问那个将军,是否和汉人勾结。
  金玲照着问了,那将军眼眸乱转,似乎是要隐瞒,殷寂离对王忠义使了个眼色,示意——凶他!
  王忠义有些闹不太明白,不过既然殷寂离让他做,他就做吧……所以就飞起一脚踹了那人,吼道,“说不说,不说宰了你喂狗啊!”
  
  王忠义那嗓子一吼,震天震地的,那个外族似乎胆子非常小,立刻就老老实实地招供了。
  金玲道,“他说,是上庸的县太爷刘弼之。”
  王忠义撇嘴,“切,原来是个软蛋,经不起吓唬。”
  殷寂离笑了笑,道,“南蛮大多很识时务,吓唬和利诱是最好的方法。”
  
  “刘弼之?”敖晟看邹远。
  邹远是这次的行军主簿,专门就是负责南蛮一带的风土人情,对于这里的官员早就烂熟于心,就上前一步,回答敖晟,“皇上,刘弼之今年三十多岁不到四十,是土生土长的南人,十年前一直都在南军之中谋职,后调到了东郡府,五年前调任上庸府,一直至今。“
  
  敖晟听后微微皱眉,道,“都做了十几年官了,还是个县太爷?是不是有些不思进取啊,东郡比上庸大,而且也是内地,离乐都也进,为什么反而调到上庸来了,不是升迁是贬谪,犯错误了么?”
  
  齐赞摇了摇头,道,“皇上您有所不知,在京城,地方官不如京官,可是在地方,地方官可远胜于京官啊。”
  “何意?”敖晟不解。
  “主要还是跟皇帝有关系。”殷寂离在一旁道,“自古人人都向往做京官,那是因为京官油水多权力大,只不过如今京官之中并无什么派系,瑞王和夏太师一倒台之后,便没有了大靠山,那些官员大多自力更生,靠的也大多是俸禄,没有捞头。权力就更说不上什么了,季思主管全国大小官员,就他那样的性格,抓住一个贪的,就得连根拔,所以京中没有大官护着了,做京官就捞不到油水。做地方管则大大不同了,特别是东南西北四个角的偏远之地,那里天高皇帝远,没人能管。只要能把握好度,那可是比当皇帝还自在。”
  
  敖晟听着苦笑摇头,蒋青不解地问殷寂离,“殷相,度是指什么?”
  殷寂离看看蒋青,笑着凑过来道,“所以说你是老实孩子,一定没想过法子捞油水吧?”
  蒋青微微一愣,点点头。
  殷寂离笑了起来,道,“哪天我教你……不过也是,你也不用捞油水,晟青的油水不都是你的么,你手里的可是晟青的最大户。”
  蒋青脸上无奈,耳朵也有些红,看殷寂离,殷寂离似乎很喜欢拿他寻开心。
  殷寂离见蒋青一逗就认真,也觉得挺有趣,所以说欺负老实孩子虽然没意思不过挺有趣。
  殷寂离本来不想说了,但是见敖晟微微皱眉,就又来了兴致,刚想再说两句,却见辕冽拉了他一把,道,“你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殷寂离挑挑眉,也就收敛不再闹了。
  
  众人都微微吃惊,这一路上,辕冽似乎挺护着蒋青。
  殷寂离自然是心里明白,辕冽这样很能理解:一来,辕冽和蒋青都是死心眼,性子耿直,平时也不爱说话,在外人看来不是冰块就是石头,可以说性格上有七八分的相像,而最主要的是,敖晟没有变成第二个辕珞,没有变成昏君,如此勤政如此正直……有一大半都得归功于蒋青。他们辕家就剩下敖晟这一个人了,没有变坏,也算是大幸!
  当然……深层的原因也不用多深究了,辕冽知道痛失所爱是什么感觉,也曾经为了爱人放弃江山。敖晟是他侄子,他不想侄儿步他后尘,保护好里蒋青,就算变相地保护了敖晟吧。
  
  “这倒是。”木凌在一旁嘀咕,他边将还围在秦望天身边一个劲蹭来蹭去的毒蜂都收起来,放回葫芦里头,边道,“这种边远之处的县太爷,就相当于土皇帝,再加上他们跟南面的藩国相勾结,说白了,这一带,他也是个藩王了。”
  众人都点头。
  “木木。”秦望天被那群毒蜂蹭得难受,就问木凌,“这些蜜蜂怎么回事啊?”
  “哦,这些都是公蜂,我刚刚给你擦的那些皂角,是雌蜂屁股上分泌出来的露水。”木凌随口道,“你想啊,你那么大只雌蜂,这群雄蜂还不得浪疯了么?”
  
  众人都忍笑,秦望天嘴角抽了抽,难怪一个劲往他身上蹭呢。
  
  “刘弼之这人很不简单。”金玲道,“我以前跟他打过交道,这人很有野心,跟其他的县官就知道蛮吃浑喝有天壤之别,只是不知道他这次究竟目的何在。”
  “邹远,刚刚吴默写的那张名单,我看看。”敖晟伸手。
  邹远将名单递给敖晟。
  敖晟接过来,众人都上去一看,就见刘弼之的名字被写在了第一个,后面还有好几个人的名字。
  “这些人,也都是上庸的地方官么?”蒋青问邹远。
  邹远皱眉道,“这几个官员是临近县城的最高官员,若是按照这份名单来……这整个南面的官员大概都已经勾结起来了,帮着藩王。”
  
  “呵。”敖晟冷笑了一声,道,“联手……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联手的。”想到这里,敖晟看众人,道,“咱们先行进,经过上庸府,到前头的蜀中安营扎寨。让那刘弼之以为我们已经过了他上庸府了,放松警惕。蜀中一带,他们必然没有势力,咱们到那里稍事调整,休整三日。这三天,我们好好走访一下这附近,打南蛮之前,得先把这几个败类给我揪出来!后方清了,前面才能打仗,若不然,有一堆扯后腿的,以后要腹背受敌。”
  众人都觉得有理,点头说好。
  
  随后,车马继续前行,这次,敖晟学聪明了,凡是两旁边有山的,都派两只人马从山上走,先行探路,确认没有埋伏了,再大部队前行!
  
  上了马车之后,敖晟就看到蒋青坐下,搂着嗷呜捏了捏它耳朵,心情似乎很好。
  “青。”敖晟靠过去,问,“什么事情那么高兴?”
  蒋青笑了笑,也没说话,就道,“我想,南面的百姓一定等这一天等了佷久了。“
  “嗯。”敖晟也轻轻叹了口气,道,“的确应该好好地管束一下……青,我觉得常驻官员最后免不得贪腐,最好是能有个轮换的机制,每隔两三年换一个地方。”
  “嗯。”蒋青听后点点头,道,“这主意好!等打完仗,回去后好好地研究研究。”
  敖晟笑了,伸手搂住蒋青的肩膀,道,“青,你说了很多回去后、以后……之类的,我听出一些天长地久的感觉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