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城破 作者:恩顾(上)

字体:[ ]

城破   
  
 
作 者:恩顾    类别:耽美-耽美
作品关键字:夏满城
一个兵权覆朝的统领将军,他凶残无道,嗜血如命,让世人闻之悚容。
一个支手遮天的君王,他坐拥江山,雄视天下,却是隐痛难熬,苦不堪言。“我希望圆辽强大无匹,章家王朝千秋万代。”
一个威震四海的鬼神无敌,他前途无量,却无半点野心抱负,为那永远不属于自己的人痴狂,只盼一生相随。“自从认识他后,我才明白一个道理——这乱世之中,战争有什么对错?政权在谁手上,又有什么意义?富贵荣华草头露。”
 
 
 
城破 正文 第 01 章
章节字数:3612 更新时间:07-11-21 23:28
    俞国的津京只在五年前下过一场雪,蔚阳只记得薄薄的雪片落到手上就化了,虽然没形成多美的风景,但那却是她第一次见到雪,冰冰滑滑的,天空也变的亮晶晶的。她总希望每年都能下,下的更大一点,让她能把它握在手里。
 
    蔚阳轻轻吐了口气,这时,宫女影杉敲了敲门,进来禀道:“公主!大王国事繁忙,留在耀极殿过夜了。”
 
    蔚阳撅起了嘴,对影杉说:“你看他,我都到圆辽一个多月了,哪有见到他几次面?他真的就这么忙?”
 
    影杉忙安慰道:“我听耀极殿那儿的人说,大王以前也是这样整日操劳国事,圆辽正是有了位这样的新君,才能将方圆几国尽数收服。”
 
    蔚阳赌气道:“那他就不用休息啦?从耀极殿过来又不会很远!”嘴里虽埋怨着,面上却流露出一丝忧虑的神态。
 
    影杉嘻嘻笑着轻推一把蔚阳,“公主是心疼他了吧?”
 
    蔚阳莞尔一笑,嗔道:“废话,我不心疼他心疼谁?你呀,怎么现在还改不了口?”
 
    “知道啦,王后娘娘,”影杉抿嘴,轻声道:“那您早些休息吧。”
 
    影杉服侍蔚阳就寝,蔚阳却依旧是忧心忡忡,轻叹连连。
 
    想起这个新婚的夫君,真是不知是什么滋味。
 
    记得去年第一次看见他,是在津京的兵场比武台上。那时他穿着一身赤色铠甲,雄姿英发,挥着两把银光闪闪的大刀,津京的将军和勇士们个个只与他打了几回合,皆败下场来,连父王都对他赞不绝口。在宴会上,他又谈吐有致,眉宇间尽是非凡威势。津京的女子们都小声讨论他,人人都觉得他是个好夫婿。
 
    可是自从自己嫁过来后,他废寝忘食地处理国事,偶而回来也是漫不经心的,对他说一句话,他就应一句,脸上带着礼节性的微笑,就连与她行夫妻之实都好像是在完成一件任务,她每每在黑暗中摸索到丈夫的皱着的眉头,只感到不知所措。结婚一个月多了,她都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在想些什么。
 
    罢了,他的脾气就是这样的吧。
 
    “大王,威震军已回朝了,不几日便可抵达圆辽城。”雷丞相观察着章周的脸色,禀道:“这回威震军虽轻易就平定下叛乱,但是军队所及之处烧杀- yín -掠,雄州四处怨声载道……”
 
    章周闷哼一声,不发表任何看法。
 
    雷丞相立刻住了口。国舅曲振烈接口道:“大王,威震军出征前您还命统领将军整顿军风,可是他却将您的命令当作耳旁风,如今整个威震军乌烟瘴气,声名狼藉……”
 
    武涛军锐锋将军常进禄干咳几声,冲曲振烈使眼色。
 
    曲振烈愤怒地瞥他一眼,还要继续说下去,却见章周的脸色已经阴沉下去了。
 
    章周似有意无意地扫了眼彭鸿,向他求助。
 
    彭鸿会意,道:“大王,雄州那处的叛军势力庞大,已强占了丰牧,若不是威震军迅速赶去围剿,桂都怕是保不住了……”
 
    章周点点头。
 
    彭鸿又道:“威震军长期养成的恶习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如今既然是凯旋而回了,当然是功大于过,您就别追究了。”
 
    常进禄也忙附和道:“王爷说得对!”
 
    其余众臣将皆摇头叹息,章周却视若罔闻,漫不经心地转开了话题。
 
    蔚阳进了广令候申康的府邸,丫鬟们早已与她熟了,笑着行了礼后道:“王后娘娘,小姐和夫人在里院呢。”
 
    蔚阳随和一笑,随丫鬟往里院走。
 
    广令侯的妹妹申穆小自己一岁,是个小家碧玉的圆脸美人,她聪明伶俐,棋艺甚好,蔚阳与她下棋竟屡下屡败,故非常欣赏她。而侯爷的夫人元宁娴雅温和,与蔚阳也十分谈得来。
 
    蔚阳和影杉经过前殿,见申康与常进禄、彭鸿都在,几人见了她,忙立起来行礼。
 
    申康行礼毕,笑着说:“王后娘娘,找小穆下棋吧?今后您叫福总管过来传她到容喜园去就是,何必劳烦您?她刚才还在这呢,被她嫂嫂叫去绣花了。”
 
    蔚阳还礼后,道:“我闲着也愿四下走走。听说元宁姐心灵手巧,我去瞧瞧她们绣花,也偷学一些。”
 
    申康自谦道:“贱内手拙得很,王后娘娘见笑了。”转而,含笑看着彭鸿,又道:“这城里有了王妃,哪个女人敢自夸心灵手巧?”
 
    彭鸿一笑,“过奖了。”
 
    蔚阳知道度东国的二公主修仪正是彭鸿王爷的夫人,近日去度东探亲还没回来。这王爷自从十八岁与修仪公主成婚后,十多年都没有纳妾,在城里传为美谈。这时谈起他的夫人,却见这个气度雄浑的男人脸上浮现一丝柔和温纯。
 
    蔚阳早已认为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事,而且几个哥哥哪个不是风流无束?此时她瞥了眼这个专情的男人,不由轻轻吃惊,正欲说什么,就见申穆蹦跳着出来,笑着说:“哎呀,王后姐姐,我听说你来了就逃出来啦,里院太闷,嫂嫂也出来了。王后姐姐,幸亏你来了,不然我可要无聊的坐在那绣一个下午那什么芙蓉花了。”
 
    “你个死丫头这不学那不学怎么嫁的出去?”申康嘲讽地笑道:“嫁给进禄好了,他也不要你绣花,哈哈哈哈……”
 
    进禄也哈哈大笑:“她一无是处,我不要。”
 
    申穆嗔道:“不要脸!谁要嫁你了?等你休了你的将军夫人和那几个小妾,再跪下来求我我都不愿意!”边说边过来走牵着蔚阳的手。
 
    蔚阳掩嘴乐个不停。
 
    进禄打趣道:“你这伶牙利嘴的小鬼,这几年越发刻薄了!这城里配得上你的人没几个,你的要求还那么高,我看你是嫁不出去了!”
 
    申穆撇撇嘴,“要你管!”
 
    申康的小妾唐心扶着元宁随在后面,元宁挺着微大的肚子,小心地踱着步,行过礼后,笑道:“常将军,你别逗我们家小穆了,她心里早有人了。”
 
    蔚阳笑望着申穆,申穆跺脚道:“嫂嫂,你别乱讲!”
 
    唐心妩媚一笑,“呀,大小姐脸怎么红了?”
 
    蔚阳笑着问申穆她那心上人是谁,眼角却瞥见彭鸿与进禄神色古怪地对望一眼。
 
    “呵!”申康发笑,道:“王后娘娘,我们家申穆眼光倒是很好,喜欢的是威名远扬的护国将军呢!”
 
    “哪有!”申穆跳了过去揪了哥哥一把。
 
    申康怪叫,笑着连连躲避。
 
    蔚阳疑惑地扫了眼进禄和彭鸿,他们俩已若无其事地笑着,彭鸿一脸的慈爱,道:“申穆,你看走眼了,成忠善你可嫁不得。”
 
    申穆脸红到了脖子根,拉上蔚阳撒娇道:“王后姐姐,你快叫他们别说了。人家哪有喜欢那个黑小子啊!”
 
    唐心咯咯娇笑,“王后娘娘,都说女孩儿家口是心非,我们的大小姐就是这样了!你问问元宁姐,小穆可是天天都在巴望着威震军快些回来呢!”
 
    申穆无可奈何,几欲哭出来,“唐心姐,我都快被你气死了!”
 
    元宁这时出来打了圆场,劝道:“好啦好啦,你们别再逗她了。”申穆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哪料元宁又说:“若把她逗哭了,忠善又不在,谁能哄她呀!”
 
    “嫂嫂!”申穆一跳老高。
 
    蔚阳笑弯了腰。
 
    那个护国将军成忠善的名字早已如雷贯耳,据说他在战场上勇悍无匹,人称鬼神无敌,但在城里却是个孩子王,更有人叫他笑脸将军。
 
    申穆怒道:“不和你们呆一块!”说着拉上蔚阳就走,“王后姐姐,我们到凉亭那下棋去。”
 
    蔚阳随她去了凉亭,余下几人坐进了前殿,丫鬟伺上茶水,进禄道:“申康,你不是真想把宝贝妹妹嫁给忠善吧?”
 
    “有何不可,忠善也就是风流了点罢了。”
 
    彭鸿欲言又止,哑了许久,道:“成忠善什么女人没见识过?怕是不稀罕你家的黄毛丫头。申穆好歹也是我们看着她长大的,若是吃了亏后悔就来不及了!”
 
    申康与元宁对视一眼,正疑惑彭鸿的话为何说得如此重,却见唐心媚眼一弯,道:“不若去求大王将小穆指给夏将军……”
 
    话没说完,申康就喝止道:“唐心,别乱说话!”
 
    进禄干笑两声,“那还真不如嫁给忠善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