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城破 作者:恩顾(下)

字体:[ ]

 
 
 
  
 
    “对不起什么啊?”满城握紧她的手,面上是无法掩饰的苍凉疲惫,轻声劝她:“我这样的人怎么配有孩子?是老天爷惩罚我,伤及到了你,应该是我说对不起。你……不要伤心了,不要哭了。”
 
    蔚阳靠在他身上抽泣,泪湿了他的肩头。
 
    2
 
    忠善轻轻掀开满城的被子,探手去扶他,手掌触及到了闷闷的,湿透了的衣衫。“满城,你一直在冒虚汗呢,还不肯看大夫。唉……你不看就算了,在裘亭的时候大夫给你开了些补药,我照了药方去抓了几副,你先喝几天吧。”
 
    蓝杏递上药碗,忠善接过来,抿了一口,道:“刚好,你快喝了吧。天气这么冷,一会儿就凉了。”
 
    满城靠在他臂上,接过药碗缓缓喝了下去,似乎一点苦都尝不出来,喝完了,面无表情地将碗交给蓝杏,然后挪了挪,贴紧了忠善的胸膛。
 
    蓝杏退了下去,门开门合的瞬间,凛冽的寒风刮进来,潮湿的后背一阵寒颤。
 
    忠善搂紧了他,问:“你回来以后精神一直都很不好,到底是怎么了?”
 
    “没什么……”
 
    忠善伸手抹去他额边的的湿气,心疼道:“还说没什么,你现在动不动就冒虚汗,明天还是瞧瞧大夫吧!”
 
    “有什么好瞧的?反正我没有多少年了,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让我多活几年,还累得我要吃那么苦的药。”满城一脸漠然,淡淡道:“你也别再逼我吃药了,我哄你才吃下去的,能有什么用啊?”
 
    “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说这么丧气的话?”
 
    “以前我父王也是一直都好好的,突然有一天就毫无预兆地病倒了,再也没有起来。”满城合上了那双茫然的眼睛,轻声道:“终有一天,我要像他一样,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数着时间一天天等死。到那个时候,就算还有舍不得的人,就算还有很多想做的事,也无能为力了。”满城抬臂环抱着忠善的脖子,又道:“不过也说不定,也许我是爽爽快快地死在战场上……”
 
    忠善默不吭声,嘴唇在他的发鬓旁摩挲。
 
    沉默一阵,满城颤声问道:“忠善,我问你件事。”
 
    “什么事?”
 
    “你和我上床觉不觉得恶心?”
 
    忠善一愣,笑道:“我幸福的要死,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感觉?怎么?你恶心我了?”
 
    “没有……”满城想压抑自己心里的苦寒,泪却源源地淌在忠善肩头,“可是,章周说他想起和男人上过床就觉得恶心……”
 
    忠善全身一僵:那个混蛋怎么能这样!
 
    “我不要他吻我,不要他抱我,不要他和我上床,只要他说几句安慰我的话就行!他给我一个眼神表示他还关心我也行啊!可是他现在理都不想理我了,他躲着我……我觉得他连远远地看到我都觉得恶心……以前我总是恨我自己的生命太短暂,因为我留恋他,这世上有他我怎么舍得走?现在他都不要我了,我觉得多活一天都是多余的……我还活着干什么啊!我还瞧什么大夫呢?我还吃什么药呢?我巴不得就这么死了算了……”
 
    忠善痛苦地合起了眼睛。
 
    怀里的落泪不止的人,怎么这么可怜啊!我自己,怎么这么可怜啊!
 
    罢了,我不再逼你吃药了,你死了吧,然后,我陪你一起死。
 
    3
 
    前因
 
    满城没有睁开眼睛就感到自己的额前有暖暖的气息,搂着自己的那个人,将嘴唇贴过来吻了一下,说:“你在装睡啊?一下就被我看出来了,笨蛋。”
 
    满城“唔”了一声,随意抓了团被子就缩进去,撒娇道:“我们赖会儿床嘛!”
 
    “都中午了,博赫叫我们过去丽妃那用膳。”
 
    满城却缩在被子里默不吭声。
 
    章周皱皱眉,转而哄道:“快起来吧,你姐过来催了两趟,把我骂了一通然后就牵着满都先过去了。”
 
    满城从被子里探出头,一脸好奇,问道:“她骂你什么?我怎么没听到?”
 
    “你睡的和猪一样,打雷都醒不了!能听到什么?”章周顿了顿,说:“还能骂我什么,她骂我又折腾你,我下流无耻,卑鄙- yín -贱,没有人性……”
 
    满城微微红了脸,说:“骂得好。”章周假装生气,起身要掀被子,满城急忙扑倒他,嘿嘿傻笑。
 
    章周顺势将心爱的人搂在怀里,笑道:“不多折腾你几晚,过两天我走了,就……”话没说完,就见满城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
 
    “你……才刚回来。”满城坐起来,失望地看着他。
 
    章周有些愧疚,道:“只是一个留城,我和彭鸿两支军队呢,去了还不是随随便便就抢过来?我十天就回来!”
 
    “你又骗我!来回就要六、七天了!”满城眼里盈上了泪,颤声道:“每次都说十天,哪次按时回来了?上回居然去了三个多月,”满城说着,观察着章周的脸色,又求:“你别去嘛!那老头专门派你去!你……”的6
 
    “满城!”章周打断他,皱眉道:“你姑父待我们恩重如山,还答应借兵给我报仇血恨,我又怎么能推三阻四的?博佳他们一有立功的机会就让给我,我怎么能辜负他们?”
 
    满城怔住无言了。
 
    入秋了啊,度东的王宫,比安庆冷得多的多,怎么只来了个秋天,这里就冷得像一个冰窟。寒风刮进来,冻得满城全身发抖。
 
    章周忙用被子裹紧了他,拥他在怀里,劝道:“你再等等,你姑父答应我,明年夏天就借兵给我南下讨伐章顺。等我杀了章顺,做了大王,第一件事就是回来接你,以后天天都陪着你。”
 
    满城轻轻地叹了口气,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不信我吗?”
 
    “信!当然信!”满城紧贴着章周的胸膛,听他肌肤下面沉稳的心跳,面上流露出悠然神往的神情,“你说什么我都信。”
 
    4
 
    前因
 
    雄州索要不回梨岐,最终得命全军撤回桂都。
 
    杨道醇霎时觉得如失去支持生命的气息一般空虚,他沉着脸望着满城,默然无语。
 
    满城靠近过来,似有一丝愧疚,柔声道:“道醇,你叫我来干嘛?”
 
    “我今天就走了。”
 
    “我知道。”声音低得几乎要听不见。
 
    “满城!”道醇一把将他抱在怀里,求道:“你和我走吧!我求你了!”
 
    满城挣开,垂着泪眼,动了动嘴唇:“道醇,我们玩过火了。早知道这样,我绝不敢和你玩!”
 
    道醇几乎要崩溃了,低喝一声:“满城!”
 
    满城惊了一跳,抽身要走,道醇却死死地攥着他的手,怒道:“我不是和你玩的!说什么我也要带你走!你不同意也不行!”说着,霸道地将满城拖过来按在床上,腾出手抓过一根绳索要绑上满城。
 
    满城大怒,立时拔出刀来。道醇只见银光一亮,忙侧身避过,肩上却是一阵疼痛。
 
    “你……”道醇捂着肩上的伤口,不可思议地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满城将手往刀面上一抹,满手鲜血,登时落下泪来,颤声道:“对不起,道醇!我不想伤你的。”说完,狠了狠心立起来,抬腿要走。
 
    道醇忘了肩上剧痛,不顾一切地扯住他,腿一软跪了下来。这膝盖只跪过天地神灵和祖先父母,如今这一生至尊的男人却毫不吝啬自己的尊严,泪水止不住涌出来, “满城,我求你了!我爱你!自从认识你后我满脑子都是你,我不知道离开你日子该怎么过!满城,你给我一个机会,我求你了!”
 
    满城冷静了许多,口气平和却冰凉:“你如果还要纠缠,我们就真刀真枪拚一场,你杀了我,就可以带走我的尸体。”
 
    “满城!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道醇已经急得神志不清,泪涕俱下,“满城,我要怎么做才能得到你?总是有办法的!满城,只要你告诉我我一定做到!我要怎样才能得到你?”
 
    满城愣了愣,苦笑,“除非你是章周。”
 
    道醇震在原地,呆呆仰视着这个时而天真时而羞涩的少年,这让自己爱得丧失理智的人。三个月来的如漆似胶,到了今天,道醇才清楚地明白这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自己风流一世,却不及他半点绝情。
 
    满城说了句:“道醇,我们到此为止,你忘了我吧。”然后拖着带血的宽刀退出这个两人缠绵销魂的营帐,根本不再回头多看一眼那个跪在地上为自己断肠绝泪的男人。
 
 
城破 正文 第 37 章
章节字数:4306 更新时间:07-11-27 00:48
    1
 
    蔚阳接过满城递过来的药碗,闭目喝了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