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面具 作者:易人北(上)

字体:[ ]

 
    序章   
   
   
   缺水决定离家出走。 
 
  他再也受不了那个家,再也受不了那样的父母!他不喜欢练武,不喜欢打坐,不喜欢教文的先生在他背不出诗词、文章时,用竹板抽打他的掌心;更不喜欢在大雨、大风、大雪的日子里,站在院子里一遍又一遍打拳舞剑。 
 
  他也不要一个人睡在一栋单独的小楼中。 
 
  他不想坚强,不想勇敢,不想坚韧,他只想当个胆小鬼,当只软脚蟹,当只爱哭虫!可是那个家里没有人理解他的抱负,没有人理解他的愿望,有的只是无尽的要求。 
 
  他不想再待在那样的家里,他决定给自己重新找一对父母,一对可以疼他、抱他、宠他,不会只是逼他练武,逼他怎样怎样的父母。 
 
  顺着小道走了一个时辰,这要是一般孩子早就趴下走不动了,但小缺水只是喘气声大点急点,脚下可一点没慢,他必须要在天黑之前跑出袁家庄周围百里范围,否则他会很快就被抓回。 
 
  如果让父亲知道他偷跑,一顿竹板肯定跑不掉!抹抹汗,把背上的小包裹换个位置背到右肩上,注意到前面有个小村庄,小缺水高兴起来。 
 
  他从家里偷跑出来时忘记带水壶了,跑了一个多时辰,让他口干得快要冒烟。 
 
  也不管这附近会不会有认识他的人,缺水一个劲儿向小村庄跑去。 
 
  「汪!汪汪汪!」呜……有大狗。 
 
  鼻头一皱,小毛头要哭了。 
 
  黑色的大狗一步步逼近,露出锋利的牙齿,向他发出威胁的低鸣声。 
 
  呜呜……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缺水一步一步向后退,不远处的田地里有人在做农活,但可惜没人注意到这一幕。 
 
  缺水想开口叫,却又怕人家发现他强行把他送回家。 
 
  怎么办?……我跑!小缺水立刻转头撒丫子就跑。 
 
  这下好了,本来只是发出威胁的黑色大狗后腿一蹬,朝着缺水的背后就猛追了过去,一边追还一边汪汪狂叫。 
 
  「汪汪汪!汪汪汪!」一狗追,众狗追。 
 
  黑色大狗以外,又不知从哪个角落冲出了三四只黄的花的恶狗,跟在黑色大狗身后一起向小缺水追了过去。 
 
  呜呜!我怎么这么倒霉!呜呜!不要追我啊!大坏狗!就在小缺水哭得稀里哗啦,大狗们也快要扑上他的小身子时,一扇木门在小缺水的前方打开,门前出现一条身影。 
 
  也不管那人是谁,也不管是不是会被强行送回家,小缺水哭着朝那扇门冲了过去。 
 
  门前的身影把冲进来的小缺水往身后一揽,抄起门后的扫把,对着扑上来的大狗们一阵乱打。 
 
  「滚!滚开!」有大人看见了,在远处大声喝叫起来。 
 
  恶狗们见此人的气势比牠们强,又听到背后的怒喝声,狂吠几声后收了声势,乖乖夹着尾巴四散逃开。 
 
  那人见恶狗们逃开,顺手把门关上,转身看向紧偎在他背后的小男孩。 
 
  这是个模样看起来还算马马虎虎的小男孩,若不是他哭得眼睛、鼻子也找不到,可能会更顺眼一点?个子比他矮小半个头,年龄看来要比他小,肩上还背着一个小包裹。 
 
  那人伸手把贴在他背后的男孩拥到怀里,举起袖子给他抹抹脸,摸摸他的小脑袋。 
 
  缺水抬起头,泪眼朦胧地望着面前这个帮他把恶狗赶走还安慰他的好人——这是个看起来只比他大一点的小哥哥,不过要比他精壮多了。 
 
  「你多大了?」小哥哥问。 
 
  缺水伸出五根小指头。 
 
  「叫什么名字?」 
 
  「嗯……缺水,小哥哥,我想喝水。」 
 
  他本来就已经很口干了,又哭了好大一通,这下更渴了。 
 
  被缺水叫成小哥哥的男孩笑了,牵着他的小手向后屋走去。 
 
  「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我叫……陈默。」 
 
  「哦,嗯……那这是哪里啊?离袁家庄远不远?」小缺水觉得自己已经跑得很远了。 
 
  「陈家村。袁家庄离这约三十里。」 
 
  三十里……那不是等于还在父亲的魔爪之下?呜呜。 
 
  小缺水又哭了。 
 
  当然,当他半个时辰后被找来的父亲抓回家后,他哭得更厉害了。 
 
  这是缺水和陈默第一次相遇。 
 
  因为有了这次无意的相遇,也有了后来有意的相守。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就连后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陈默,也没有意识到他在当时到底种下怎样的种子……     
 
    第一章   
   
   
   两年后,袁家庄。 
 
  袁家庄,江湖中赫赫有名,甚至有天下第一庄的美誉。 
 
  三代蝉联武林盟主之位,历四任,跨时近八十年。 
 
  这样的袁家,无疑在江湖中创造了一个传说! 
 
  「缺水,门外年龄与你相仿的男孩共有十二人。你将与他们共处三天,从中选出你日后的亲信臂助。这些孩子俱是有名的白道英雄之子,切记不可辱慢!」 
 
  「是,父亲。」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是,父亲。」 
 
  「再大声点!跟你说过多少次,你是我袁正啸的儿子,袁家三代得天之幸执掌武林甲子有余,你无论如何不能丢袁家的脸!言要清,行要正,不要像个女人一样软弱!」 
 
  「是!父亲!」 
 
  「嗯,早课作完了吗?」 
 
  小缺水点点头,在看见父亲眼中严厉的光芒后,连忙大声答:「作完了,父亲。」 
 
  袁正啸凝视自己的儿子一会儿,发现缺水躲开他的眼光后皱起了眉头。 
 
  这个孩子还需要更多更严格的锻炼。 
 
  「现在你出去跟他们见面,记住,不要忘记你是谁!」 
 
  「是,父亲。」 
 
  目送高大严肃的父亲终于离开他的客厅,小缺水这才放松地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他,袁缺水,今年七岁,武林盟主袁正啸唯一的儿子。 
 
  武林盟主这个光鲜荣耀的位置,并不像王族世家一样乃是世袭,每二十年会有一次竞选盟主的比武大会,除了比武以外,参赛之人的品行为人也在考虑之列。 
 
  他们袁家已维持三代盟主的地位不坠,尤其是他的祖父因功绩显著,连任了两届盟主之位,自从他的父亲也继任了盟主之位后,袁家在武林中已树立了无法动摇的地位。 
 
  袁正啸,也许他的武功不是天下第一,但他的手腕、他的头脑却是武林人士公认的厉害!以作风严正、做事雷厉风行著名于江湖。 
 
  有这样一位父亲,有这样一个家世,又只有他一个传人,所以,别人还在吸奶的时候,他在喝药,为的是给他日后练武打下基础。 
 
  别人还在爬的时候,他已经在学走路;别人会走路的时候,他已经能跑步;别人还赖在母亲怀中的时候,他已经有了自己独立的小楼。 
 
  七岁的他,不知道什么是睡懒觉,不知道什么是玩耍,对他来说,每天每天都是练武和学文的持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父亲嘱咐过的原因,每一位教导他的先生都非常严厉,并不会因为他是盟主之子而对他手下留情。 
 
  但他最怕的还是父亲亲自的指导,那已经不是严厉而是酷刑。 
 
  他曾经以为母亲是他的避风港,但在他几次逃到母亲那里哭诉,却被她拖着送回父亲面前时,他明白了袁缺水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意义,他不是他,只是…… 
 
  不敢让父亲久等,小缺水握紧拳头昂首向门外走去。 
 
  院子里十二个男孩已在等他。 
 
  「让诸位久等。」 
 
  小缺水一抱拳,对众人行了一礼。 
 
  「我,袁缺水。今后将和众位小英雄共处三天,若缺水有什么不到之处,还请诸位不吝指教。」 
 
  七岁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本该让人觉得好笑,可在场之人没有一个笑出来,似乎觉得他这样说是再正常不过。 
 
  袁正啸算是满意地点点头,脸上浮出一丝笑意,伸手道:「来,你们也互相介绍一下,以后这几天,希望你们在袁家庄待得愉快。」 
 
  「是,袁大盟主。」 
 
  离袁正啸最近的男孩首先开了口。 
 
  「我,周仁。南方镖局局主周恒之子,此次出来是奉父亲大人之命,如能在袁少侠身边历练,得到袁大盟主亲自指点,乃是小子之幸。」 
 
  嗯,不错。 
 
  袁正啸微笑着点头。 
 
  「章求胜。快剑章乃是吾父。」 
 
  小小年纪煞气太重,名利之心延于仪表,不可。 
 
  袁正啸为儿子做下判断。 
 
  「我是天心老人的孙子,我叫宝贝,今年四岁,嗯……」 
 
  不可,年龄太小,稍微有点娇生惯养。 
 
  「华山派亲传第十一代外姓弟子,柳如飞。见过盟主,见过袁少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