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面具 作者:易人北(中)

字体:[ ]

 
    序章   
   
   
   且说缺水与陈默赶回袁家庄的当日,缺水虽担心父亲责怪,却在真见到亲人时不由自主红了眼圈。 
 
  袁正啸看到半年多没见的儿子似乎并没有多少激动,简单话了些家常就命儿子到内堂单独见他。 
 
  袁正啸和儿子单独相处,一共问了三个问题。 
 
  一、为何白杜鹃离开他和柳如飞走到一起?二、留燕谷主为何以十万两白银悬赏他的下落?三、他这段时间都在什么地方? 
 
  缺水暗中松口气,还好这三个问题陈默都和他商讨过,也想好应对之话。 
 
  告诉其父在赵陵发生的事情,掩过被邪鬼侮辱的那段,说白杜鹃感怀柳如飞舍命相救的恩情,遂走到一起。 
 
  留燕谷主为什么悬赏他的下落,无非是为了九阳真功口诀,他在江湖上消失的这段时间是躲起来练功了,因为和邪鬼交手过一两次后,发现自己不是他的敌手。 
 
  「那你现在功力如何?是否已经有把握对付邪鬼?」袁正啸负手背对儿子问道。 
 
  左手捏紧又放松,缺水答道:「我没有把握能胜过那个邪鬼,所以这次回来是想和陈默一起闭关练功。」 
 
  袁正啸皱眉沉思,半晌才回过身来。 
 
  「你的九阳真功还没有突破十二重?」 
 
  「是。练至十一重后便一直无法向上突破。」 
 
  缺水不敢说他现在连十一重都无法达到。 
 
  「嗯。还有不到半年时间就是三年一度的武林大会,你的时间不多。要知今年又是更选盟主之年,加上一个留燕谷,今年明显会有个多事之秋。如果你不够独当一面,到时别说盟主之位,给袁家脸上抹黑亦不无可能!你好自为之。」 
 
  「是,父亲。」 
 
  正待告辞,突听父亲开口道:「你在外面没有胡来吧?」 
 
  冷汗刷的从他后背冒出。 
 
  「我知道你已经到了年龄,但在九阳真功练至十二重以前,为父的希望你能洁身自爱。九阳乃至刚至阳的功夫,最忌讳在功成之前阴阳*合,如果阴气入体阳气泄出,便是再怎么努力也只是原地踏步。你可明白?」 
 
  「是,孩儿受教。」 
 
  缺水躬身,面色苍白。 
 
  「父亲……」 
 
  「嗯?」 
 
  「如果……如果我被阴绝功所伤,会不会导致功力停滞?」 
 
  袁正啸看了看儿子,「你被阴绝功伤过?」 
 
  「是。」 
 
  「九阳是阴绝功的克星,就算你被其所伤,及时治疗应不会留下后患。除非……」 
 
  缺水抬起头。 
 
  袁正啸摇头,「除非阴毒入体,你又无法逼出,且与此同时你阳气尽泄,导致根基被伤,这和与女子交*一般道理,不过这种特殊状况你无须考虑,也应该不会碰到,所以你只要守住童身即可。 
 
  「好了,没事你去看看你母亲吧,你离家这段时间她可是为你操透了心。对了,你的嗓子怎么了?」 
 
  缺水身子一震,胡乱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为了五个月后的武林大会,为了那个盟主之位,缺水和陈默双双闭关修炼不理外事。 
 
  袁正啸原不想让陈默一起闭关,他有不少事要吩咐此人,但在缺水强烈要求下,思考一番后竟也同意了。 
 
  只是袁大盟主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闭关不为自己进修而是为了辅助陈默,更把袁家不传之秘一古脑儿全部传给了外人陈默! 
 
  陈、袁不问外事一心练功,除了每日有人定时送来三餐,竟是什么事都不管不问。 
 
  如今的武林在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留燕谷的搅和下,已经乱成一滩浑水。 
 
  身为白道盟主的袁正啸每日忙得焦头烂额疲于奔命,因担心留燕谷主为九阳真功再次杀上袁家庄,袁正啸苦心布置把袁家庄防守的如铁罐一般,尤其是儿子练功之处更是除了他自己和一个送饭仆人外,再无他人知晓。 
 
  可奇怪的是留燕谷却像是对袁家庄失去了兴趣,除了有两、三次小小的骚扰外,留燕谷主一直都未露面,就连江湖中似乎也很久没有人看见邪鬼亲自现身。 
 
  有人说留燕谷主可能被属下杀了篡了位,也有人说邪鬼大概是躲起来练功,想在七月的武林大会上争夺天下第一的名头。 
 
  众说纷纭,只能增加袁大盟主的心烦。 
 
  春天来了又去,转眼夏季已至,待进入梅雨季节,再过不久就是三年一度的武林大会。 
 
  今年又是更替盟主之年,外面的江湖早已经沸沸扬扬,各门各派各家的弟子少爷们能出师也都下了山,江湖中一下多了许多少年俊杰。 
 
  外面的世界不管怎么热闹,这座在袁家庄范围之内单独成院的方寸之地,却一直平静如昔。 
 
  那孩子又在发呆了。 
 
  陈默功行圆满,下床走到窗边。 
 
  外面的天气并不好,空气又湿又重,几只红色的蜻蜓在小院中低低的飞来飞去。 
 
  那孩子就那样呆呆的坐在离水井不远的青石上,望着那几只蜻蜓,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陈默看着他,深藏在胸膛中的心脏有一处突然很疼很疼。 
 
  他和无过一样,也一直认为缺水是一个懦弱无法肩担重任的人,他虽然疼惜他,但在心中某处也确实有点看不起他。 
 
  他甚至认为袁正啸生了这个儿子就有点像是虎父犬子,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有一段时间,陈默一直都把缺水看作是将来打击袁正啸的最佳工具,而不是一个可以和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直到如今他还是这么认为。 
 
  这个孩子如果生在一个普通的武林世家,或者普通的老百姓家里,应该会比现在幸福的多吧,那样他就不会碰上无过也不会碰上他,既不用去负担那可笑的武林正义,也不用在袁家的责任压力下挣扎。 
 
  他可怜他。 
 
  虽然生在富裕的袁家庄,却没有享受过多少富家公子的奢侈任性,从小严厉的教育让他小小年纪就老成的可笑,加上他自身软弱的性格,造成对谁都是好颜相向。 
 
  袁家庄上至护院下至下人、佃户、雇佣,恐怕没一个怕他的。 
 
  一个十八岁生在有钱有势大世家的少年,却连象样的游玩都没有过一次,更不要说是流连青楼酒肆呼朋唤友。 
 
  一个堂堂武林盟主的儿子竟除了他陈默外,再没有一个能把臂言欢的朋友。 
 
  除了不缺吃喝修得绝世武功外,这个孩子也只不过冠了一个少爷的名头罢了。 
 
  怪不得他一直憧憬着普通山农生活,相对于肩负责任重压的少爷生活,可能还比不上陈家村那些山农自由自在呢!这样的孩子又遇到那样的事情,现在的他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他推门出屋,走到那孩子身后站住。 
 
  缺水仰头对他笑了笑。 
 
  两颗尖尖的小虎牙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稚气了一些。 
 
  缺水看着那两只飞舞的蜻蜓,突道:「陈默,我想助你成为下一届武林盟主。卫道除魔,张扬正义。」 
 
  陈默眼光一闪。 
 
  说出口才发现这话说得有多鲁莽,垂下眼光,平静的表情变得不安,磨蹭了半天,少年又诺诺说道:「对不起,我知道你不喜欢出头露脸,也知道你对盟主之位不感兴趣,但……我肯定是要让父亲失望了。 
 
  「第一,我已经无法把九阳练至大成;第二,依我的性格也不适合去争什么盟主。如果勉强让我做那劳什子盟主,江湖要不了多久就会变得一团混乱。可是我又不知道谁适合这个位子,想来想去只有你有这个能力挑起重任。 
 
  「还有……还有那个留燕谷,又不能任由留燕谷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为了江湖平静,也为了减少杀戮,必须要有人出面对抗这股恶势力。所以……」鼓起勇气,少年重新抬起头,「所以我希望你能修成九阳真功,并成为下一届盟主。」 
 
  陈默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伸出双手把少年拥进怀中。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如果你不想做那什么盟主,等把留燕谷的事了结,你就……」 
 
  「我就带你一起离开。」男人在缺水耳边沙哑的道。 
 
  「……你说什么?」少年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说,我会带你一起离开。离开你父亲,离开你的责任,离开江湖,离开你不愿不想看到的一切。 
 
  「我们去大漠的边荒小城,或者去南边看海,我们可以在那里买几亩田,也可以开家小酒馆,你农我猎,你生火我烧饭,我们……就我们两个过一辈子好不好?」男人的气息在他耳边就像火一般热。 
 
  缺水从来没有感受过陈默言语中这样的激情。 
 
  那种像是许下一生诺言的约定,那种像是对情人的耳语……缺水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莫名的,一直以来不明原因的压力突然从心脏上消失,换之,就好像被压抑许久的什么被解放了,一种飘扬感从身体最深处升了起来。 
 
  「缺水,我喜欢你。」 
 
  陈默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于什么心思会许下和缺水共度一生的诺言,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有意无意的引诱这个孩子,想让他对自己生情。 
 
  虽然为了九阳一直保持童身,但我明明应该是喜欢女人的! 
 
  是,他承认他对这个孩子有感情。 
 
  可从什么时候他开始对这个孩子有了欲念?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想要拥有他一辈子?!是为了和他相争么……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在这瞬间想得到这个孩子,想得浑身发疼!我一定是练功练到走火入魔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