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面具 作者:易人北(下)

字体:[ ]

 
    第一章   
   
   
   「你、是、谁?!」男人抬头阴笑了笑,「感觉出来了?啧!我前几次模仿得好不好?是不是很像陈默爱抚你的感觉?我可是很用心的模仿了。」 
 
  「你在说什么?」青年一字一顿。 
 
  趁缺水还在混乱惊慌中,燕无过从他身上飞快离开穿衣、着鞋。 
 
  他可不想在这时候和他打起来,否则他特意露出真面目的意思也就没了。 
 
  不过……瞄瞄那具赤裸的身体,还真是他奶奶的……嗷! 
 
  「我在说,」燕无过特意体贴地把椅子上的衣裤递给青年,「你先把衣服穿上我们慢慢聊。不要动手,不要动火,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的话。」 
 
  一句「如果你想知道」让缺水瞬间平静下来,拉下帐帘起身着衣。 
 
  他不是冲动的愣头青,在袁正啸的严格训练下,随时随地保持冷静的头脑也是他的必修课之一。 
 
  已经发生的事再怎么也无法挽回!要怒,要杀人,不妨等到事情水落石出。 
 
  燕无过盯着烛光中朦胧的纱帐,眼睛眨都不眨。 
 
  纱帐拉开,燕无过立刻收起意- yín -的眼神随便拖了张椅子坐下,其态度之自然,不慌不乱,就像他根本没看见缺水正用可以杀人的眼光怒瞪着他一般。 
 
  「你没死?!」肯定的口吻。 
 
  可这又怎么可能?!「阎王不收我,我硬赶去也没用啊!」燕无过笑得轻佻。 
 
  一收脸色,轻佻的男人一下变得真诚。 
 
  「我来是想告诉你两件事。」 
 
  正正经经地,燕无过把椅子拖近三步。 
 
  两人相隔三尺,触手可及。 
 
  缺水看着他。 
 
  「第一件事,我想告诉你─我,燕无过是真心想要你。陈默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 
 
  缺水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打算跟陈默一辈子?用什么身分?陈默说他要怎么安排你了么?当然,你提出退出江湖隐姓埋名,而他自然求之不得。你真的认为他能跟你过一辈子?」燕无过唇边掠出冷笑。 
 
  「你先不要用这种讽刺轻视的眼光看我。我知道,你肯定以为我是来破坏你和陈默之间感情的。」 
 
  虽然确实是这样。 
 
  「等我把第二件事告诉你,而你还认为你能跟陈默过一辈子,那么我也无话可说。」 
 
  缺水不知道自己的耐心竟然会这么好,知道邪鬼未死,他不但没有立刻扑上去拼命,竟也没有喊人来捉拿?只是静静地坐着,看这个人的嘴唇一张一合。 
 
  为什么?他问自己。 
 
  后来他虽然明白了其中原因,但在当时他却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承认他对陈默有了怀疑…… 
 
  「……我有件事要问你。」 
 
  缺水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什么事?」 
 
  「十月十六日晚上的陈默是不是……你?」等到问出口,缺水才发现自己问了什么问题。 
 
  燕无过用陈默的脸微笑起来。 
 
  「相信自己的感觉,有时并不是件坏事。」 
 
  缺水的脸在烛光下变得有点苍白。 
 
  如果十六日晚真是这恶魔,那次日清晨的人又是谁?那个人明明是陈默,可他为什么要承认前天晚上的人是他?或许真的是陈默,自己只是一时感觉错了……是么?真的是么! 
 
  室内静悄悄地,燕无过似乎特意给了他时间好消化这个答案。 
 
  也不见他在脸上是怎么弄的,转瞬间,一张堪称倾城倾国的俊脸在缺水面前现了出来。 
 
  缺水的脸似乎更显苍白。 
 
  「这是你的真面目?」刻意压低的声音,像是他此刻的心情。 
 
  「没错。可喜欢?」印象中苍白冷酷的俊脸突然笑得阳光灿烂,让缺水很是不适应。 
 
  「你是邪鬼也是燕无过?」 
 
  「没错。」 
 
  燕无过似乎不打算再隐瞒他,回答得万分干脆 
 
  !「陈默没有杀你?」 
 
  「哈!他为什么要杀我?」问的人犹豫万分,回答的人却干净利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无过等的也就是这句问话。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了。」 
 
  燕无过等着,等着袁缺水把全部精神放到他即将说出的第二句话上。 
 
  眼睛对上了,燕无过薄薄的嘴唇张开,「陈默他并不喜欢你。」 
 
  「……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第二件事情?」缺水从床边站起,伸手拿下挂在墙壁上的钢剑。 
 
  燕无过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对方会对他立下杀手。 
 
  「你难道一点也不奇怪我的阴绝功是怎么练成的吗?」一句话让缺水停住全部动作。 
 
  熟悉的,早已经刻入脑海深处的口诀,一句句从那张薄薄的嘴唇溢出。 
 
  「噌!」钢剑出鞘,口诀也戛然而止。 
 
  「他和你在一起,他对你好,要的就是这个!」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这个大魔头的谎言?」 
 
  可怜的孩子!燕无过跷起二郎腿,脸上又露出那种邪鬼才会有的狂妄和任性。 
 
  「你以为为什么如今坐在武林盟主位子上的人是他,而不是你?」 
 
  无法忍受对方眼中流露出的怜悯,缺水慢慢转开眼神。 
 
  他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 
 
  「你还记得么?在留燕谷受刑的那两日。」 
 
  笑笑,邪佞的男人接着说道:「两天,他一直就在旁边看着。你以为他为什么会对你感兴趣?为什么和你共处了十二年,突然对你有了床笫间的需求?」燕无过看着青年的侧影,恶意地笑,「因为他也是男人!不是因为他喜欢你,不是因为他对你有了什么特殊感情,只是男人单纯的发泄欲望!你们的第一次是怎么样的?他是一如往常地温柔?还是……」 
 
  「住口!」 
 
  燕无过听话的住口不再往下说?当然不会!「你以为你为什么会身败名裂?也许你会怨我在武林大会上胡说八道,可是如果没有真凭实据,不管我怎么胡说别人也不会相信,对不对?但如果有人证呢?有人亲眼看到你和我在一起颠鸾倒凤呢?你以为王家小子和华山派一帮是怎么找到的周址园?你当陈默怎么会恰巧出现救你?」 
 
  缺水背对燕无过眼望勾起的纱帐。 
 
  「缺水,我承认我一开始对你确实不好,可是,你也知道那有一大半的原因来自于阴绝功。我一直想补偿你,用我自己的方式。我也确实算不上温柔,也没有陈默的耐心,但我也从没有骗过你!摸摸自己的心口,难道你真的想留在只把你当作工具、当作玩物的陈默身边?……对了,你的陈默哥哥如果没有意外,明天早上就会回来了。」 
 
  燕无过见缺水毫无反应,说着说着,口吻就禁不住变成了讽刺。 
 
  也难怪,想他燕无过什么时候对人这般低声下气过?这死小子不会脑子胡涂,如此固执吧?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想要的人,就这么拱手送人又实在心有不甘!燕无过起身,走到缺水背后丢下一句:「我知道,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我,明天我会给你一个真相大白的机会。」 
 
  伸出手,想摸他的头,犹豫了半天还是放了下来。 
 
  他想看他笑的样子,想看他毫无芥蒂地和他胡闹的样子,想听他说话,想让他对陈默一样的对自己……哼!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燕无过一脚踹翻身边的椅子! 
 
  等缺水回过头来,屋里已经没有那人的身影。 
 
  缺水颓然坐到床边,愣愣地望着地板的木眼,一切思考都像断了弦。 
 
  陈默,你不会这样对我的,对不对…… 
 
  那时他告诉自己:只是试一试。 
 
  而这一试,让他后悔了多久呢? 
 
  缺水脱掉所有的衣裤盖上棉被,闭上眼睛,就如同往常房事后一样。 
 
  天很快就要亮了。 
 
  一睁眼,就看到陈默站在床前,正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 
 
  「陈默?早。」 
 
  「……早。」 
 
  「你……」才发现陈默衣衫整齐,而且一副像是刚从远方赶回来的样子。 
 
  「能起来么?」熟悉的嗓音似乎含了与往常不同的冰冷及……愤怒。 
 
  愤怒?缺水撑着双臂坐起。 
 
  未着寸缕的身体,就这样映进男人的眼帘。 
 
  「看来『我』昨晚把你整得很厉害嘛。」 
 
  陈默似笑非笑。 
 
  也不知在气什么。 
 
  是气那个人甚至耍手段把他调开,还是气眼前的他竟连抱他的爱人都分辨不出?是不是只要是陈默,只要是这张脸,你就能接受?理不尽的妒忌快要烧断陈默的理智! 
 
  缺水眼睛闭了闭,再次睁开时忽然问了一句:「昨晚为什么那样对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