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萧府之败(又名:冲冠一怒为蓝颜)+番外 作者:易人北

字体:[ ]

 
《萧府之败》(冲冠一怒为蓝颜)作者:易人北 
 
1. 
 “果果抱,抱抱……”小小的软软的身子张开两臂跌跌撞撞的冲进了他的怀里。赶紧搂紧这个冲进怀里的小东西,怕他站不稳摔倒。带著奶香味的奶娃娃用双臂紧紧圈住自己最喜欢的小哥哥。张开牙还没长全的樱桃小口,吧唧吧唧的在小哥哥的脸上乱亲著,边亲边叫“果果,鹰鹰好想果果。果果抱,抱鹰鹰……”一会儿,便亲地他满脸都是口水。 
 “鹰儿,你怎麽跑这里来了?”美丽高贵的庄主夫人一把抱过自己的心肝宝贝,用手绢擦著嫩嫩的小脸。心疼地说:“看把你脏的。” 
夫人抱起小庄主,厌恶的看著身边呆呆的小鬼,“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把小少爷抱到下人房来!你听不懂是不是?” 
 畏畏缩缩的低下头,看向地面:“是小少爷自己跑来的……” 
 “你说什麽!他这麽小,连走路都还不稳。自己要怎麽跑过来?不要让我听到你用同样的理由说第二次!否则的话,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听懂了没有?” 
 “是,夫人。”头低得更低。 
 “果果,我要果果。我要果果……”奶娃儿拼命的晃动手脚,想从母亲的怀中溜下来。但母亲坚实的双臂让他根本无法挣脱,急得放声大哭起来。但他的哭声反而更让他的母亲把他带离他的小哥哥的身边。头也不会的向庄园最美丽的部分快步走去。 
 
 他叫土娃子,因为家穷被父母卖到“藏香山庄”,从此与父母断了音讯。卖进来那年,他才六岁。因为人太小,就被分到厨房帮助做点杂活。那年庄里的小少爷出生了。 
 小少爷出生的时候说是紫云绕府,看相地说小少爷将来必是大福大贵之人。把庄主夫人乐得跟什麽似的。在庄里呆久了,也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事情。像是这个庄有个名义上的庄主,但却不常来。他记得,每次庄主要来的时候,庄里就会打扫得特别干净。夫人也会打扮得宛如天仙一样。小少爷也会当宝似的,被夫人抱给庄主看。而每次庄主逗留的时间都不会很长。离去後,夫人就会大发脾气。有一次,土娃子因为撞见夫人抱著小少爷在花园里哭,被夫人用家法折腾了个半死。听厨娘们聊天时说,夫人在未嫁前,还是很温柔的一个人。而且还是武林中有名的女侠。为了怕丈夫嫌弃,甚至自废武功。但嫁过来後,才知道自己只是个做小的,而且进不了本家。这个“藏香山庄”就是为了闺名有个“香”字的夫人所建的。 
 小少爷渐渐的长大了,但不知为什麽,很粘比他大了六岁的土娃儿。夫人拦了几次小少爷去下人房,但发现拦不甚拦。後来干脆把土娃儿叫到少爷身边给他做贴身的佣人。可能又考虑到小少爷的安全,便开始教小少爷武功,也顺便让土娃儿也一并学了,以便保护小少爷。 
 
 “果果,晚上我们去抓兔兔好不好?”已经六岁的小人儿撒娇似的抱著土娃儿。 
 “小少爷,晚上不能出去的。给夫人知道了,她会让管家剥了我的皮的。”土娃儿想起之前夫人的威胁,打了个冷颤。 
 “不要……,鹰儿要去嘛~~,只要不让娘知道就行了呀。”小人儿天真的眨了眨眼睛。 
 “可是,天这麽黑,什麽都看不见,如果……”老实巴交的土娃儿根本不知道该怎麽拒绝他的小少爷。 
 “嗯,鹰儿不怕哦。鹰儿会带果果回来的。”小人儿继续勾引著他的果果。因为娘不让他喊他叫哥哥,所以等他会发哥哥这个音的时候,就没有改变原来的发音。一直都叫他果果。 
 “唔……”呆呆的土娃儿还在考虑,他不想被管家扒皮,也不想拒绝自己最喜欢的小少爷。真是左右为难。 
 俗话说,小孩子是三四可爱,五六嫌。六岁的鹰儿正是最顽皮,最让人头疼的时候。他也不管土娃儿还在犹豫,拉著他就往庄外走。“我们从後门溜出去,没人会知道啦。” 
 果然,当他们从後门溜出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看到。土娃儿无奈的背起小少爷,朝後山走去。小人儿高兴得直用小嘴亲著土娃儿的後颈。来到後山,爬上他们一向游玩的小土坡。放下背上的小人儿,开始寻找兔子窝。鹰儿早就忍不住,捡根长木枝看到洞就戳一戳。偶尔钻出个山鼠啥的,就兴奋得跟什麽似的。乐得大喊大叫。土娃儿毕竟也只有十二岁,也还只是个孩子,看小少爷玩得那麽开心,自己好像也被传染到这份纯真的快乐,随著鹰儿野了起来。也不知是不是鹰儿戳对了地方,还是兔宝宝想要逗两个小傻蛋玩儿。竟然从洞里钻出了一只黑色的小兔,一蹦一跳的在他们面前大跳兔族舞。 
 鹰儿见了,高兴得大叫一声,“果果,快看,是兔兔。”叫那麽大声,也不怕把兔子吓跑。 
 土娃儿消停声息的往小黑兔靠过去,想抓住它,送给鹰儿。一步一步……慢慢的…… 
 “啊!~~”突然的大叫声,让正陶醉在自我表现中的小黑兔惊得一个兔窜。也吓到了小心翼翼的土娃儿。抬起头看见小人儿正在拍手大笑,一边笑还一边叫:“果果,兔兔跑了。” 
 “你这样叫,它能不跑吗?”土娃儿小声的埋怨。小人儿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朝著小黑兔逃窜的方向追了过去。土娃儿不放心,连忙紧跟其後。 
 
 等两个人追著兔子,跑了个漫山遍野,准备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了下来。 
 “该回庄里了,少爷你肚子也饿了吧?”土娃儿看著远处山庄里升起的炊烟,担心地看著紧拉自己手的小人儿。 
 “嗯。”小人儿可能真的累坏了,乖乖的靠在土娃儿的身上点了点头。扯扯他的衣裳:“果果,你看庄里今天晚上烧什麽呀,怎麽从这里都能看见火星子呢?” 
 土娃儿怔了一怔。果然那不是什麽炊烟,而是火事。刚刚还只是一缕烟雾的,如今已成了泫然大火。“果果……”小人儿虽然人小,却比同龄人要聪明的多。显然看出了不对。 
 土娃儿二话不说,背起小少爷冲下了山,往庄中奔去。 
 待气喘吁吁来到了庄前,庄中的火势已不可控制。最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救火。土娃儿终於力尽,跪倒在地。鹰儿看著熊熊的烈火,再看看身边的土娃儿,嘴一咧“娘!娘……”放声大哭了起来。哭著就要往火中冲去,土娃儿吓了一跳,跳起来,一把抱住鹰儿。紧紧地把他搂在怀中,哄著他,“没事的,大家一定都会没事的,夫人肯定早就跑出来了。不会有事的……”鹰儿抱著土娃儿哭了个凄凄切切。直哭到快没了声音,打著嗝累得趴在土娃儿的怀里睡著了。 
 土娃儿抱著鹰儿,呆呆的望著还在燃烧的“藏香山庄”。不知该如何是好。繁星升起,看来明天又会是个好日子。 
马蹄声由远至近。渐渐地在二人的身边停下。 
 “看来我还是晚来了一步。不过,”看著劫後余生的两个小孩, “还好我儿没事。当真是天佑我根。” 
 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土娃儿顿时瞪大了眼睛:“老爷!?”一向很少来到庄里的庄主,竟然在这个时候赶到了。 
 “把鹰儿给我。”庄主冷静而严肃地对土娃儿板起了脸。 
 犹豫了下,给庄主一把夺了过去。鹰儿在振动中醒了过来。看著眼前严肃而不陌生的面孔,茫然的叫了一声“爹……”。 
 “乖孩子,以後你就到爹身边生活吧。你娘可能不能再照顾你了。” 
 “娘?娘到哪里去了?” 
 “走吧。”答非所问的飞身上马。提缰就准备离开。 
 鹰儿突然挣扎了起来,“果果,果果!我要果果!”力气之大,竟让大人的且是个将军的他都感到有点吃力。没有办法,低头对一直跪在地上的土娃儿道:“还不跟上来。” 
 
 
2. 
  十年後。 
  大亚王朝建国234年,皇帝名胜正,号正皇,年号──和,当年是为[和]21年。 
 
  萧王府。天下第一家。家主萧治远,继承萧王之号,手握重兵。一时间权倾朝野。万人趋之。[和]6年时,被现皇──正皇於御花园中赏酒笑解一半兵权。後被正皇软禁於京中。但其实力仍就不可小视,加上没有大错,正皇无法轻易动之一二。 
  萧王府内有族人九百余,奴仆三千,畜生万匹,良田万顷,金银无数。直系亲属分主支与旁支。主支萧治远及其独子。旁支萧治远之弟兄及其子女九名。 
  萧王府位於京城之西郊,围湖占地,建於其上。府内分为东,南,西,北,主五房。 
 
  主房──任心居。小王爷萧振人的地盘。 
  “呜……少爷……饶了我吧,实在……是……吃不消了……”壮实的汉子向骑在自己身上不住撞击自己的男人讨饶著。 
  但显然沈醉在*插运动中的男子忽略了来自身下人的哀求。反而拦腰提高男人的臀部,越发使劲的猛操起来。“啊……呜……”咬紧牙关,不敢让自己漏出声来,他怕自己如果惹少爷生气了,怕就不是猛操一顿就可以解决的了。 
  跪在地上的双腿膝盖因为承受了两个人外加冲击的力量,早已经磨得出血。青石板铺就的地面越发使这个行为变得像酷刑一样。 
  “给我动腰!”一个巴掌打在了结实的臀部上。顿时留下了红通通的印子。 
  咬著牙,以自己膝盖为支点,试著前後摆动自己的腰部。突然,头皮一阵剧痛,头发被人一把捞起就像挽缰绳一样,被紧抓起来。这下,当身上的人收紧手中发时,身下的人也不得不向後倚去。就这样随著身上的人手中一收一放,身下人的身子也随之前後摆动起来。 
  “呜……呃……,少爷……求…求你……等下,我……哇……”想跟他说,自己等下还要陪他出去,希望少爷能够手下留情。但是在他身上销魂的男人,根本就没有机会让他把话说完。 
  好像显得进入得还不够深似的,本来抱著腰的手伸到了二人结合的地方,硬是插进那条缝里,硬生生地把它掰了开来。借著这麽一点点缝隙,又把自己的壮硕往里面捣进去一些。 
  “他娘的贱货,干了你两年,还绷得这麽紧。哪天非得找个什麽,给你一天到晚塞在屁眼里才行。”少爷显然不满壮汉的身体过於紧致。一边下狠劲的*插,一边击打业已被自己干的血花四溅的臀部。 
  “啊……呜……不……”壮汉已经只能发出类似於呻吟的哀求声。一心乞求著少爷能快点达到高潮。好早点结束这两年来时有的折磨。 
  终於,频率变快了,一下比一下重的撞击,把他整个身子都带动的往前冲去。一声虎吼:“果果……”滚热的汁液冲进了他的身体深处。 
 
  他──萧壮果,当年的土娃子。来到萧府已经十年。十年来一心侍候当时的小少爷现今的小王爷。两年前,小王爷十四岁。从那个时候开始,小王爷变了,变得冷酷无情,变得不拘言笑,变得…… 也是两年前,小王爷跟他比武,把他打得趴地不起的时候,捆住他的手脚,把他扔上了床。到底是什麽原因,让小时候可爱讨喜总喜欢粘在他身後的小少爷变成如此的呢?壮果至今不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