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曜权臣+番外 作者:林千寻(上)

字体:[ ]

 
  《大曜权臣》BY 林千寻(林氏千寻)
 
  古风耽美◇官场权谋(隐忍禁欲攻×城府诱惑受)。
  权倾朝野无人能及的丞相闻守绎,被刺后重生在一个名叫伶舟的少年身上,救命恩人竟是曾拜在他门下的记名弟子韶宁和。
  更令他惊讶的是,时间回溯到了两年之前,这世上还存在着另一个闻守绎——初登丞相之位意气风发的闻守绎。
  为追查自己死亡的真相,他顶着伶舟的皮囊,操纵着权谋之术,帮助韶宁和一步步登上仕途巅峰,重现大曜权臣之风。
 
  ----------------------------------------
 
  序章
  
  阴森潮湿的天牢中,忽然传来铁门开启的轰隆声。
  “闻大人,里边路滑,当心脚下。”狱卒头子引着一名锦衣博带的年轻官员,顺着天牢细长的阶梯拾级而下,口中恰到好处地献着殷勤。
  “多谢。”名叫闻守绎的年轻人面色谦和地答了一句,却因为天牢之内过于难闻的腐臭之气而轻轻蹙眉。
  但随即他便掩去了面上的厌憎之色,对着回过头来招呼他的狱卒头子微微一笑。
  “闻大人,这一间便是关押韶甘柏的囚室了。”狱卒头子停在其中一间囚室前,压低了声音问道,“可是要开门进去?”
  “有劳。”闻守绎往狱卒头子怀里塞了一锭银子,狱卒头子点了点头,帮他开启了牢门,然后便识趣地退了出去。
  闻守绎掩上囚室的门,望了一眼室内阴暗处,闭着双眼颓然而卧的韶甘柏。
  他的双手双足都被铐上了镣铐,披头散发的模样,让人很难想象,几日之前,他还是大曜帝国中位列三公的御史大夫。
  韶甘柏听见脚步声,睁开眼看了看来人,脸上渐渐露出一丝苦笑:“没想到我韶甘柏一朝沦为阶下囚,所有人都弃我而去,只有你这个泛泛之交的同僚还记得前来探望我。”
  闻守绎缓缓踱至韶甘柏面前,慢条斯理地道:“既然我在大人眼中只是个泛泛之交的小辈,当初大人又何必邀我参与‘除宦’大计呢?”
  韶甘柏一怔,随即如当头棒喝,猛地站起身,拉扯着手脚上的镣铐铮铮作响。
  只见他形容扭曲,目眦欲裂地喝问:“原来向席德盛那老女干贼告密之人,就是你!”
  “韶大人,别激动。”闻守绎轻松向后避退了两步,与韶甘柏拉开安全的距离,然后好整以暇地欣赏他的困兽之态。
  韶甘柏仍在咆哮:“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出卖我?!”
  “韶大人,您这话问得奇怪,”闻守绎皱了皱眉,“小人不过是丞相府中区区一个议曹,与您又只是泛泛之交,您却一厢情愿地认为,我会毫不犹豫地站在您这一边,助您除去席德盛。我才想问一句,您为什么就如此笃定,我不会背叛您呢?”
  韶甘柏义正言辞地道:“席德盛一介阉人,竟惑主媚上,扰乱圣听,这样的大女干大恶之徒,人人除之而后快,若你心中还存有一点良知,就不该……”
  闻守绎未听他说完,便抖着肩膀轻笑起来。
  韶甘柏恼怒:“你笑什么?”
  “席德盛的确罪大恶极,但他毕竟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多少人想要加官进爵,都得承蒙他在皇上面前为其美言。我正愁对席德盛巴结无门,您却凭白送我如此大礼,如果我不好好把握机会,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韶甘柏愤怒得全身发抖,狠狠朝他啐了一口:“怪只怪我瞎了眼错看了你!我若早知你谦谦君子的外表之下,竟藏着如此肮脏的一颗心,我第一个要除的便是你!”
  闻守绎啧啧摇头:“韶大人,时光不能倒流,如今懊恼这些事情,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如多为以后的事情考虑考虑吧。”
  韶甘柏冷笑:“我明日即将被押赴刑场,何谈以后?”
  闻守绎不怕死地往他面前凑了凑,压低声音道:“韶大人,我虽没有能耐让您沉冤得雪,但还是愿意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前提下,帮您完成一桩遗愿的。”
  韶甘柏一怔,盯着闻守绎看了片刻,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闻守绎又道:“您如此突然地获罪入狱,难道就没有什么未竟的心愿吗?”
  韶甘柏眯起眼睛:“你……竟肯帮我完成遗愿?我凭什么还要相信你?”
  “我这个人呢,轻易不会对人允诺,一旦允了,便不会食言。”闻守绎说着,耸了耸肩,“要不要相信我,由您自己决定咯。”
  韶甘柏迟疑了一下,又问:“为什么会想到要帮我完成遗愿?”
  “算是……对自己良知的一点补偿吧。”
  韶甘柏冷笑:“你别以为这样做,我便会原谅你。”
  闻守绎笑了起来:“韶大人,您别搞错了,这是我对濒死之人的施舍,可不是来乞求您的原谅的。”
  韶甘柏被噎了一下,于是干瞪着眼睛不说话了。
  “没有什么遗愿想说的吗?那就算了。”闻守绎说着,转身欲走。
  韶甘柏脱口道:“等等!”
  闻守绎回转身来,挑眉看他。
  韶甘柏踌躇半晌,叹了口气:“虽然我始终无法信任你,但想我沦落至此,求助无援,除了你,我也实在是无人可托了。”
  他顿了顿,继续道:“席德盛此人心狠手辣,铲除异己时必定斩草不留根。我有一子,名唤宁和,出生不久便送回老家寄养,如今算来也有十岁了。希望你……尽可能保他免受牵连。”
  闻守绎渐渐收起玩世不恭的神色,对韶甘柏颔了颔首,便转身朝门口走去,却在开门的瞬间,他犹豫了一下,敛眉低声道:“韶大人,明日……我就不去送你了,一路走好。”
  
  武帝三十一年,御史大夫韶甘柏发动“除宦之乱”,动乱失败后被处斩。
  同年,丞相府二十岁的年轻议曹闻守绎被破例提拔为丞相长史,一方面辅佐丞相处理政务,一方面督率诸吏,显现出他卓绝的政治才能。
  
  武帝三十六年,天子驾崩。临终前,武帝召闻守绎入宫密谈,随后下诏封他为帝师,并担任御史大夫一职;同时封丞相姜如海为摄政大臣,辅佐新帝处理政务。
  同年,十二岁的成帝继位,改年号为元年。
  
  成帝五年,姜如海因暴|政引发民怨而被处死。成帝正式亲政,擢升闻守绎为新一任丞相。
  同年秋天,老宦官席德盛被处斩。
  至此,年方三十岁的闻守绎,终于攀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仕途巅峰,权倾朝野,无人能及。甚至有史官大胆预言,今后的大曜帝国,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闻氏称霸的时代。
  
  但是谁都没有料到,向来做事谨慎的闻守绎,竟会在他三十三岁寿辰那一夜,被人一剑穿心刺死在自家后院的荷花池畔。
  所谓“树倒猢狲散”,曾经权势滔天的闻氏一党,一夕散尽。
  而当追溯起这位年轻丞相的十余年为官经历时,人们惊讶地发现,闻守绎竟不曾娶妻生子,也不曾纳过小妾,平日里除非应酬,否则绝不踏足风月之地,私生活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
  
  ***********************************
  
  注:本文背景架空,官制方面参考汉代的三公九卿制度,后文可能会因情节需要略有改动,经不起考据,请勿较真。^_^
 
  第一章
  
  成帝六年,春。
  三月的帝都繁京,冰雪初化,空气中透着凛冽的寒意,一张口便能吐出一串白雾。
  这一日清晨,城门刚开不久,便见一辆上了年纪的破旧马车颤颤巍巍地驶了过来。
  驾车的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只不过全身缩在一件破旧的棉皮袄中,一边挥着缰绳,一边还在瑟瑟发抖,模样颇有些滑稽。
  当马车来到城门前,守城士兵便将马车拦下,做例行盘问。
  “哪儿来的?”
  “回官老爷的话,咱是从文锡郡来的。”
  “车上还有什么人?”
  “车上坐的是我们家少爷,还有一个……跟我一样是随行小厮。”
  “让车上的人下来。”
  “官老爷,这……”
  小伙子似乎有些为难,盘问的士兵立即瞪起了双眼:“怎么,你们家少爷就这么金贵,连露个面都露不起?”
  “哪里的话,入城盘查,我们自当配合。”话音稍落,便见一只皮肤白皙却又骨节分明的手掀开了车帘,随即一名书生模样的年轻人不慌不忙地下了马车,淡淡望着士兵。
  士兵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见这年轻人虽然穿着质朴,但不知为何,看起来并不显得太过寒酸,反而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清俊儒雅,让人不敢逼视。
  士兵一时间看得有些呆,此时他的同伴走过来,接了他的口问道:“不是说车里还有一个吗,怎么不出来?”
  年轻男子解释道:“我那小厮刚生了一场大病,身子骨弱,经不起这外头天寒地冻,还望两位官爷体谅。”
  那士兵却懒得听他解释,径自来到马车旁,一掀车帘喝道:“出来!”
  车内蜷缩着一个瘦弱的身影,闻声颤了颤,却往更深处躲去,让人看不清面貌。
  士兵正想伸手将那人拽出来,却听一旁年轻男子慢条斯理地道:“官爷盘查,也得有盘查的手续才是,怎么不问缘由便强人所难呢?”
  那士兵刚要发作,便见男子自袖间抽出一封信与一副卷轴,递了过来。
  士兵一怔,接过信笺展开一看,顿时惊出一头冷汗——这竟是出自当朝丞相闻守绎的一封亲笔推荐信。
  再看那卷轴,则是来自光禄勋的一道调令:着令文锡郡府下议曹史韶宁和调入繁京,担任光禄勋议郎一职。
  “原来是韶议郎,失敬,失敬。”士兵立即换了一副嘴脸,恭恭敬敬地将推荐信与调令双手递还,“之前小的有眼无珠,言语上有所冒犯,还请韶议郎海涵。”
  “好说。”韶宁和将东西收回袖间,不咸不淡地道,“盘查结束了么?”
  “结束了,结束了。”两名士兵点头哈腰地躬身退至一旁,“韶议郎走好。”
  韶宁和于是又不疾不徐地回到车内,道了声:“万木,走吧。”
  名叫万木的驾车小伙子,满眼戏谑地看了看那两名士兵,然后一挥缰绳,驾着马车绝尘而去。
  两名士兵目送马车远去,抹了抹额上细汗,直怨自己倒霉,居然大清早的就踢到了一块铁板。不过这事也怨不得他们,谁让那韶议郎明明官职不低,却偏要装得如此清贫呢?
  但这一点他们倒是错怪了韶宁和,因为这位韶议郎,不是装穷,是真穷。
  
  马车在一处民宅前停了下来。
  韶宁和下了马车,对万木道:“把伶舟安置好,再替他请个大夫来看看。”
  万木爽快地应了一声,见韶宁和提了一只礼盒,没有要进宅子的意思,问道:“少爷,您不先进屋暖暖身子?”
  “不了,我赶着去丞相府。”
  万木看了看韶宁和这一身风尘仆仆的模样,皱眉道:“少爷,不是我说,您这一身打扮,也略寒酸了些,如此去见丞相大人,未免有些失仪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