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情绝+番外 作者:冷音

字体:[ ]

 
 
 
情绝+番外 BY 冷音 
 
  秋雨潇潇,绵绵细细。丝丝细雨落地,毫无声息。 
  灯火微暗,夜风摇曳了一殿的昏黄。不稳的光线拉出长长黑影,偌大的殿里,只有一道颀长伟岸的身影,以及长而朦胧的影子。 
  然而,却有两道呼吸声,回荡在静谧的宫殿之中。 
  华衣所覆盖住的结实双臂以着异于平时的温柔轻搂着怀中幼小的生命。这是那么样一个幼小的孩子,所发出的呼吸却是如此的平稳,如此的令人安心。 
  凝视着的目光,不自主的流露出怜爱。 
  初次喜获麟儿时,他都未曾像这样温柔而呵护的抱着孩子。但现在,怀中这个诞生不过一个月的孩子,却已无数次静静的靠在自己怀中沉睡。 
  小巧的脸上,近乎完美的五官比例说明了他日后必定是个俊美无双的男孩儿。双眸紧闭着,带着倦意的小脸神情却安详平和得令人心情亦随之平静。 
  邵翼昂目光极其复杂的望着怀中的孩子。这是他的儿,一个由他从来未曾放过分毫感情的妃子所产下的儿,却是第一个能让他瞧得如此怜爱的儿。 
  身为邵氏皇朝的第三代皇帝,向来秉持冷血铁腕作风的邵翼昂知道自己不该有过多的感情负担。感情只会乱了他的理智,乱了他的判断力。所以,他向来不将感情放在任何一个妃子身上,更不会和自己的孩子有太多的接触。 
  但,这个孩儿出生的那一日,当邵翼昂第一次望见那一双眸子眨呀眨的,清澈的眼神流露出一股皓然灵秀之气的同时,向来秉持的原则就这样打破了。 
  这个孩子生得太讨喜。但更重要的,是邵翼昂直觉的知道这个孩子就是自己所一直期待着的、最有资格的继承人。略通面相之学的他越是仔细看那张精致的小脸,就越觉得这个孩子具有所谓的帝王之相。 
  这孩子,一定会是他优秀的继承人。 
  所以,替他取名为「璇」──美玉之意。 
  思绪正自转着,猛地一阵足音由远而近。敛了情绪,将神情恢复成一贯的肃穆冷峻。一个弹指召来宫女,邵翼昂将怀中婴孩交予了她。 
  璇儿才刚脱离怀中,便见到可说是己身心腹的大内密探樊承恩领着一名中年男子缓步而入。 
  「微臣参见皇上。」 
  中年男子一见着邵翼昂赶忙下跪行礼,而一旁的樊承恩却没有多言,仅是躬身行礼而已。但见邵翼昂右手一挥示意男子不必多礼,而向来熟悉主子性子的樊承恩在确定已无要事之后便即退出殿外。 
  邵翼昂傲然立于殿中,开口的音调有着几分严峻:「你可知朕深夜召你前来的用意?」 
  「臣明白。皇上是要臣替三殿下看相。」 
  男子恭敬的应道,全身却已冷汗涔涔。 
  他本来只是钦天监里的一个小官,因兴趣而对相术颇有专精,没想到却因此而蒙皇上深夜召见。替皇子看相,这可是个极其可怕的差使啊!一个没弄好,丢官事小,万一连命都丢了,岂不惨哉? 
  看他一派紧张,邵翼昂颇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 
  「朕之所以会召你来此,是因为看重你的能力。你可别辜负了朕的期望,有何所见务须照实禀告,知道吗?」 
  「是,臣遵旨。」 
  战战兢兢的一揖做了响应,男子此时早已浑身是汗。但见主子一个手势示意一旁的宫女上前,将一个相貌极好的婴孩抱至己身面前让他看相。 
  这就是传说中的三殿下?一看到到宫女怀中的婴孩,男子脑中最先浮现的就是这一句话。但他随即敛了思绪,将心思完全专注于婴孩的面相之上。 
  略为打量一阵,已是不自主的满脸诧异。 
  他对相术的专精本就起因于兴趣,对于奇人异相自然相当好奇,一旦研究起来几乎是可以到忘我的地步的。而眼前的这个孩子越瞧,便越是让他感觉万般的诧异。 
  这等命格他可是生平首见,怕是连古籍上都没能有这样奇特而诡异的命格。怪了!真怪!明明就是傲视天下的帝君命格,又为何会……? 
  见男子的神色在瞬间已是数般变化,知他定是瞧出了些什么,却是万般诧异的直盯着孩儿看,半天没个动静。见他出神如此,邵翼昂神色一沉,冷声开口:「你瞧出什么了?」 
  经他这一问,男子才猛然回神,过于异样的结果让男子有些手足无措。 
  「禀、禀皇上……依臣所见,三殿下乃是帝王之相,将来必能成就大业。」 
  略作思量后将自己所观察到的结果之一战战兢兢的道出,神情却因不知该不该说出另一个结果显出犹豫之色。 
  虽则如此结果让邵翼昂颇为满意,但见男子神情如此,邵翼昂自然知道他必定是隐瞒了什么,整个心情立时为之一沉。 
  「朕说过,有何所见务须照实禀报。」 
  声调平稳无起伏,但其间所挟带的冷峻却让男子不寒而栗。 
  虽然没有明说,但却已在无形间昭示了一个「死」字。 
  若有隐瞒,死﹔若有谎言,死。 
  也就是说,如果想留着性命,他就非说不可。可若是说了,男子很清楚自己能留下性命的机会只怕不大。毕竟,一切完全是按照主子的想法而定。 
  但,最终的决定也只能是一个「说」字。 
  「是的,臣遵旨。」此时已是满心的沉重与忐忑……「皇上,恕臣直言……三殿下之命格奇特至极。虽有帝王之相,将来必能成大业,却是男身女命,一生情字坎坷……」 
  「什么!」 
  邵翼昂乍听之下不由得大惊。匆忙敛了情绪,瞬间已是万般思绪闪过脑际。 
  很快的,已然想好了初步的应对之策。当下神色再度恢复惯常冷峻,冷厉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同样身在殿中、抱着璇儿的那名宫女。但见她面上满是诧异,直楞楞的盯着怀中的可人的婴孩﹔而那男子则是满脸的忐忑不安,似乎是在担心着自己说出结果的下场…… 
  心底已自做下决定。一扬手:「好了,你退下吧!朕会则日另行封赏。」 
  一句话当场便让男子整个人先是一怔,继而如释重负。当下,双膝落地已是几个响头:「多谢皇上开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语气微微颤抖,似乎对于这意料之外的生路犹是感到难以致信。 
  「爱卿请起。」面对他这意料之中的动作,邵翼昂微一屈身将他扶起,「朕打算重用爱卿,爱卿毋须如此紧张……夜已深,爱卿还是趁早回去歇息吧!」 
  「是,谢皇上……微臣告退。」 
  听主子所言似乎是对自己赏识有加,男子更是大喜过望。一个行礼后转身离去,步伐竟也不自觉的变得轻快。 
  男子会看相,却没能发觉自己的生路早从入殿后便已断绝。 
  冷冷望着男子离去的身影,邵翼昂朝已入殿内候着的樊承恩使了个眼色。而后,自宫女怀中抱回璇儿,简单做了吩咐:「你先退下吧!」 
  「是。」 
  那宫女也未有所疑心,行了个礼后便即退出了殿内。 
  见那宫女已离去,邵翼昂双眸瞬间闪过一抹深沉,却在低头望向怀中孩儿时化为温柔。 
  但,也添了分肃穆。 
  他不会愿意的……璇儿会是他最重视的儿,他不容许什么「男身女命」的事情出现在他身上!既有帝王之相,合该是个傲然睥睨天下苍生的主,哪能有什么男身女命?从来只听说做皇帝的有三宫六院,以帝王之尊,又怎可卑下的去服侍另一个男人? 
  看来,他是得好好计划该怎着,才能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了。 
  思量一阵,突地,注意到什么似的抬眼,樊承恩已然屈身半跪殿前。 
  「完成了?」 
  虽然知道答案必定是肯定的,但邵翼昂犹是如此出声询问。 
  「是的。」 
  樊承恩简单应答。他的颈边有一分不易发觉的殷红。 
  那是血,人的鲜血。 
  邵翼昂捕捉到了这一点,眉头因而微蹙。 
  「下次小心点,别让血弄脏了这里。」 
  微带分责备的叮嘱着,语气却是冷峻未改。 
  「是。」 
  仍然是简洁明了的一应,俨然就是所谓的、绝对的服从。 
  这也是邵翼昂没有打算除掉他,或者出口要求他守口如瓶的原因。 
  樊承恩够聪明,够忠心。他,很清楚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 
  一个挥手示意樊承恩退下。转眼,殿内又是一片空荡,独留一道颀长身影置身其间…… 
  怀中的孩儿仍然熟睡着。 
  几许细雨,不着痕迹的随风飘入殿中。 
  昏黄灯影,摇晃依旧。 
 
 
 
 
  ︽第一章︾ 
 
 
 
 
 
 
 
 
 
 
 
  狂风骤起,吹翻黄沙滚滚。 
  背风而立,抬眼一望,入眼的是一片万里无云的蔚蓝苍穹。视线下移,在重重营帐之后,天地相合于一线之间。黄沙苍天遥遥相接,仅有稀稀疏疏的少许绿意点缀其间。 
  距关内千里之遥的此地,荒凉孤寂之感弥漫整个天地间。 
  然而,士兵们谈笑饮酒的喧闹声却巧妙的驱离了这种荒凉孤寂之感而不显突兀。取而代之的热闹象征着胜利的欢腾。 
  单臂掀开帷幕,邵璇静静的将一切收入眼底。 
  一身简单的玄色长袍将整个高窕修长的身形包了个紧实,沉重的色彩交织出了一身的肃穆,昂首而立的姿态流露着傲然……以及一种普通人身上绝对不可能有的、高贵而慑人的霸气。一望眼,便让人知晓此人不凡的身分。 
  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让他单是身影便已如此不凡。 
  容貌,更是如此。 
  半显于帐外的,是一张俊美无双的脸孔。虽则略含三分阴柔,但一身的傲气与霸气却仍是足以让天下女子完全为之倾倒。 
  「璇」,美玉之意。这由当今皇上邵翼昂亲自取的名字说明了他对邵璇的重视与期待。 
  打小,邵璇所接受的便是不同于其它兄弟的严苛教育。天生的王者风范与过人的才智更让他显得格外突出。十二岁时便因其优秀的表现而真正确立了其储君的身分,赢过两位同父异母的嫡出兄长被正式册封为太子。 
  然而,过于被重视的情况造成了邵璇在兄弟之间的孤立。两位兄长更是因为他备受父皇重视,以三子身分夺得太子之位而对他深恶痛绝。以两位兄长为首,在邵璇之后的其它皇子对其亦多有不满。表面上是阿谀奉承迎合,私底下却已心机处处只望能扳倒邵璇。 
  面对兄弟们台面上虚情假意的兄友弟恭,以及台面下处心积虑的陷害与敌对。过人的才智让邵璇很快的学会了深沉的心机。出生至今十七个年头,宫廷中的权位斗争对邵璇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 
  并不是喜欢孤身一人,而是学习得太快,也习惯得太快。被过于重视的结果必然是他人的排挤与孤立,这点邵璇早在懂事之初便已明白。 
  更何况……从小,他就被逼着去学习无情,学习冷漠,学习任何事情都不能动摇他的内心,他的表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