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拥抱那具冰冷 作者:anyayingji

字体:[ ]

《拥抱那具冰冷》(暴劣帝王攻x异国质子受)BY anyayingji
 
 
文案:
他这一生,暴劣无比,,只因他是君王,于是将世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残忍,无情。于是所有人都怕他,所以人都躲他。可他没有。
明明只是一个质子……
天亮了,嘉嘉,你还想睡到何时?
对不起,我是真的爱你。可是我笨,所以总是忍不住把你伤害。
 
明銮殿中,黄金作壁,珍珠作帘,白玉作地,水晶作灯。放眼看去一片奢华。寝屋内,一张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置于中间,四周悬着金黄的罗纱帐,帐上绣着双龙,舞于云海朦胧间。往左看去,是一珊瑚长窗,微开着,露出窗外后园美景,月光细柔,透过假山层层,穿过那窗照在那垂下的罗帐。轻风吹过,带动窗内红烛微微摇曳。烛火忽明忽暗,似是娇羞。
低喘娇吟声从那大床传出,帐内,两个人影纠缠着,缓缓摇动,连带着大床也发出吱呀声。
第一章 质子
边境战乱一夜被平息,周遭国家先后递上求和书,贪官污吏都被扫除天下,百姓们终于从那水深火热中逃出,开始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一切只因新皇登基,天人般的能力在一夜间便平息了一切。只一夜!枫印残便成了民间百姓流传的既爱护百姓有无所不能的“天神”。
但事实并非如此。
百姓口中的“天神”在朝堂上百官和皇宫内宫人侍奴眼间,却是残暴如野虎猛兽。
他可以无缘无故将人处死,可以因为宫人的一个淡漠眼神便把那人弄瞎,可以因为宫人不小心踏进他的禁地一毫便打折那人的腿……于是,所以宫人都躲他,所有官员都怕他,不敢太过接近他,就连他后宫的嫔妃男侍也是如此。贴身照顾他的,仅一两个心灵手巧的侍奴。
几年来都是如此,虽说可以自取乐趣,但那些被折磨的总是受不过去最后都会被折磨死,要么就是自尽了。如此一来,枫印残也腻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因为许久没再动作,宫人自是轻松了不少,宫中也难得的过上平静的生活。
 
 
这天,枫印残在御花园散步,忽然瞥见假山后有一身影晃过,猜想是闪躲的宫人,便觉恼怒,猛的跃起来到那人身前,却不是什么宫人妃嫔,更不是哪个或熟悉或陌生的男侍,而是一个从未见过的男子,想来许是哪位宫臣的儿子。
那人一见枫印残,慌张的想向后退去,身后却没了退路,于是只能看着看着枫印残慢慢逼近。
满意于那人的慌张,枫印残邪邪一笑,伸手勾住那人的下巴,打量了许久都未能从记忆中搜出眼前这人的身影,心中升起警戒,抓住他下巴的手紧了紧,问:“你是何人?为何在宫中?我怎从未见过你?”
那人下巴被枫印残抓得生疼,眉头慢慢皱起,听得枫印残的话于是答道:“小人乃荣国六皇子,被父王送来的。”
枫印残这时想起今日早朝一外交宫臣提及的荣国质子之事,扬眉,又打量了一会,终于松开了手。
“既是质子,怎会在宫中?不应该在质子楼吗?”
质子楼,顾名思义,一处让各国送来的质子居住的楼阁。不管那国如何强弱,只要是送予明国的,都会被安置在质子楼中。
可为何眼前这人没被送去而是安排在宫中?这令枫印残感到疑惑。
“父王知道明王喜男侍,所以交代小人好生伺候明王。”那人欠身说道。
枫印残冷笑一声,道:“侍候?我看…是监视吧!”
那人忙低身,连连摇头,摆手道:“不敢。明王可是民间小调传颂的神人,又无所不能,小人怎会有那胆子监视明王啊。”
也是!枫印残点头,不再怀疑。
 
又重新打量起男子来。
小脸粉嫩雪白,眉清目秀的,高挺的鼻子下方,一张朱红小嘴微呡着,长长的睫毛颤动着,透露出他的不安。模样于枫印残眼中,煞是可爱。
不同于深宫中妃嫔男侍那般妩媚诱人,而是如同孩童一般的天真。
 
枫印残不知为何竟看呆了,待反应过来时,发现竟有那么一瞬动了心,不禁皱眉。但转念又想:
既是赠予我,生得也算俊朗,正直这几日闲的无聊,如此……我便不客气了。
于是起了玩意,伸手再次勾起美人的下巴,问:“你唤什么?”
 
“小人唤琦嘉。”
枫印残低声念了遍之后点头,放开琦嘉的下巴,手指向上游移,到了他的朱唇,轻轻的在上面磨挲着,满意的看见琦嘉红了的脸,这才松手,不知犯了那条神经,竟道:“此后你便住到明銮殿,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殿门一步。”而后留下呆滞在场的琦嘉离去了。
 
第二章 入住明銮遭虐待
枫印残一个令下,琦嘉便被安排到明銮殿。消息很快在后宫传开,一些侍女总会在路过明銮殿的时候往里探探头,想一睹那质子的相貌,可惜总不见人影。那些嫔妃却是因为琦嘉的出现而感到震惊,都在猜想那枫印残为何让一小小质子入住宫中。那些男侍却是兴奋不已。那是自然,有了新人,枫印残难免会忘了旧欢,如此一来,他们的折磨便会少了些,何乐而不为?
再说说那琦嘉,自那天住进明銮殿,琦嘉再没见过枫印残,而是整日待在那殿中,因为枫印残的命令未敢出殿门一步,还好那明銮殿甚大,不然他可会无聊死。因为这偌大的殿中只他一人。
已经几天过去了,枫印残仍未来明銮殿,这令琦嘉感到好奇。
若是不想来又为何把自己安排在宫中如此这般孤独一人的待着呢?
这晚,许久未见的枫印残终于出现了,却不知为何对他冷淡了些。
“进屋。”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让琦嘉一阵哆嗦,只觉身后一股凉意正窜。
才刚随着枫印残进了寝屋,身子便被枫印残提起,重重的摔在了六尺大的床上,琦嘉突然害怕了,看着枫印残冷着脸慢慢逼近,琦嘉颤抖着小身躯往后缓缓退去,发现枫印残越来越黑的脸色,不禁停了动作,只是小手依旧不安的抓着身下的被褥,紧紧拽着。
突然……枫印残噗嗤一笑,整得琦嘉更是不解,却又不敢发问。
 
枫印残很快又冷了下来,脸色黑得恐怖,吓得琦嘉更是不敢轻易乱动。
这时,枫印残俯下身来,脸几乎快要与琦嘉相碰他才停下。他问:“你的父王到底派你来干嘛呢?”
琦嘉忙摇头,刚想开口,枫印残便竖起食指直在他唇上,又听他道:“没关系,我总会知道的,就算你现在不说,我也有办法让你乖乖讲出来!”
他起身,转头便又出去了。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琦嘉以为他不会回来的时候,房里又出现他的身影。
枫印残快步走过去抓起琦嘉的衣襟,脸色有些狰狞,他道:“你不是被送来侍候我的吗?现在……”他抓住琦嘉的头发往下身一带,将他的脸贴到那微微抬头的火热上,“舔它。”
琦嘉惊讶,想要抬头,无奈头发被抓得紧,一动就会扯痛头皮。这时他早已红了眼眶,两行清泪缓缓滑下,惹人生怜,然枫印残却视若无睹,又将琦嘉的头贴近几分。
琦嘉低头,不敢看枫印残的脸色,犹豫不决,眼前的高昂实在太过刺眼,自己又从未做过这般事情,当下不知如何做起。
毕竟生在皇家,就算再不受宠也还是个皇子,可偏偏父王要将他送于此。
良久不见身下的人的动作,枫印残怒了,骂了一声蠢货,又将琦嘉扔上床。
解了腰带欺身下去,粗暴非常。在琦嘉错愕的表情下将他的衣服尽数褪尽,取过腰带将他双手束缚住,又强硬的挤进两腿之间,一只手移到他的后方,寻得那处,手指在上方游动着,使得琦嘉阵阵颤抖。 枫印残看着琦嘉的反应,冷笑一声,道:“既然你不想用上面的嘴巴时候我,那就用下面的。” 于是一只手指刺了进去,同时传来琦嘉痛苦的叫声。又一只手指刺进,琦嘉的叫声更大。再一只手指进去,琦嘉几乎痛昏过去。
枫印残一边用手指动作着一边欣赏着琦嘉的反应,这令他感到一阵兴奋,因为琦嘉正痛苦着。 突然停下,枫印残看着咬紧牙关的琦嘉,道:“说呢还是不说呢?也没什么了。反正你是赠予我的玩物。从今以后,你便只能此般侍候我,待我腻了为止。”手猛的刺进,琦嘉又是闷哼一声,枫印残笑脸更大了,“你该是很爱你的国家和亲人吧!若我把它给灭了,把那一国的人给杀了……如何?” 琦嘉睁大了眼,十分恐惧的看着身上的人,犹如看到来自地狱的恶魔。他摇头,从枫印残的身下爬出,跪着连连磕头求枫印残别伤及无辜,脸上早已泪痕满满。 枫印残好笑的抓起琦嘉,拍拍他的小脸,擦去那些泪痕,道:“你若乖乖听话,我自然不会多事,但若你耐不过我的对待想要自残或自杀,我也可以让你荣国的老小陪你一同奔黄泉。” 琦嘉闻言将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 “既然你已明白,那便乖乖伺候我,你可明白?” 琦嘉点点头,擦去眼角的泪珠,俯下身去,张嘴将枫印残身下那物含住,小心的避开了牙齿的磕碰,努力的想要用舌头取悦枫印残。 枫印残看着如此乖巧的琦嘉,抬手摸摸他的头,感受着琦嘉小嘴带来的阵阵快感于是便沉浸在那之中。
不一会,枫印残便觉得太过无聊,于是从琦嘉嘴中退出,将琦嘉翻了个身,命他在身前跪趴着,然后便将下身高昂的火热挤进早已开拓过的蜜*。 穴里紧致之感令枫印残舒服的闷哼一声,而后便快速抽动起来。
随着枫印残的撞击越来越猛,喘息娇吟声断断续续的从琦嘉嘴中溢出,就快到高潮了,枫印残却又停了下,将埋在琦嘉身体里的火热抽出。
明王…所说…啊唔……是何意?” 枫印残没有回答,只是抓着他的腰肢使劲的撞击着,也没给琦嘉再次开口问话的机会。终于,一阵云雨过后,枫印残起身,没理会琦嘉一身的狼狈便离开了。 琦嘉用尽所剩的力气,挣扎着坐起来,却扯痛了身后的伤口,于是又倒了下去,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到底…枫印残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枫印残匆忙的离开了,为什么?谁知道呢,就他那让人捉摸不透的脾气。
回了自己的寝宫,枫印残将自己摔在床上,有些出神的看着屋上的梁柱,会想着刚刚的一切,其实他只不过是想捉弄一下琦嘉而已没想到……
其实,琦嘉那小家伙挺好玩的,只是太听话了呢!
这样想着,枫印残进入了梦乡。
第三章 战乱起
翌日,枫印残来到明銮殿,却不见琦嘉身影,怒气不受控制的往上蹿,耳边突然响起草丛中窸窣之声,往那草丛中走去,一个蓝色的身影映入眼帘。
美人身着一身蓝袍,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甚至还有几棵杂草插在发间,笑脸也沾满了灰尘,这般模样,令枫印残当场石化了。
“你这是干嘛?”
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到,琦嘉吓得跌坐到地上,抬头见是枫印残,忙起身行理。
“琦嘉…不知明王驾到……琦嘉…琦嘉……”
见琦嘉惊慌到说话断断续续的,枫印残知觉好笑,伸手摘掉他发间的小草,又问:“你这是干嘛?怎弄得如此……脏乱?”
这时眼光瞥见琦嘉手中之物,皱眉,指着道:“就为这个?”
在琦嘉手中的,是一只小狗,圆溜溜的大眼正无辜的眨巴着,不懂现状,使劲的朝着琦嘉摇尾,讨好般的蹭着琦嘉。
琦嘉看着可爱的小家伙,点点头,不知觉的,竟露出一个微笑。
枫印残从与他见面到此都未见过他微笑,如今看见了,却是因为一纸畜生(我绝对没有说狗狗的不是,表骂我!),不禁有些生气,于是伸手将小狗抓过摔下地,小狗当即“汪唔”一声,撒腿跑到琦嘉身后躲起。
琦嘉也似被枫印残的动作吓到,忙下跪磕头求原谅。
“怎么,你喜欢?”
琦嘉低头,枫印残看不见他眼中伤感,只听得他道:“是喜欢,毕竟这殿中仅琦嘉一人,甚是寂寞,如今有小犬相陪,也不会感到孤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