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夜灯+番外 作者:霜予

字体:[ ]

 
 
文案
 
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能复生,皆非情之至。
 
我不愿与你同死,因为我要你生。
 
【完结了,等过段时间,作者君有空了大概会修修结尾。[目测我这种强迫症是不会大修的]
【虽然是戛然而止什么的,但我绝对不是烂尾啊绝对不是!!作者君就喜欢这种调调~嗯..
【这篇文主角是焰X青夜,所以其他人的结果,暂时不重要。嗯..
会有后续。
 
内容标签:年下 灵异神怪 虐恋情深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夜(夜灯);童生(焰) ┃ 配角:御风 ┃ 其它:BE
 
01章 劫起
 
 
连绵了十几日冷雨,今日终于见得云开,天高气清,却掩不住秋意肃杀,本就行人寥寥的林旁小道,因为拐角茶肆里几个浑身散发冷意的青衣人,显得更加清寒。偶有行人挑担、牵马走过,也不敢停脚向茶肆老翁讨一碗茶喝。
 
这青衣人大约有七八个,个个身形魁梧,装束怪异,青色粗布连帽长衫,重重包裹住全身上下,面孔虽藏在阴影里,但萧瑟的眼神,粼粼袭来,让人不敢靠近。
 
待斜阳没入林间,天际泛出如同铺满地面落叶一般的晕黄,青衣人们霍然起身,抬起一口大小能容下一人的箱子,步履矫健如飞,贯入深林之中。衣衫掠过地面浸满水意的落叶,卷起一阵冷峭却缠着甜意的风。
 
抖着肩膀正在收拾泡茶大桶的卖茶老翁,竟因为这扑面而来的风,有了微醺之意。
 
就在他担起茶桶刚走出茶棚之时,一个白影从那黏脚的泥泞中迎面而来,与自己擦身而过,步履轻盈,关键那人怀中还抱着一个约莫岁余的幼童。
 
“习武之人,果然不凡啊。”他把自己的脚从泥浆中拔出,轻叹一句,挑着担子往北走去。
 
道路尽头,便是他所在的城镇,不大不小,却有个不同凡响的名字,煞青城。原因是这里曾经坐落着江湖十大门派之一,煞青门。
 
不,不对,也算不得是曾经,两天前还在罢。
 
“老翁,可还有茶?”一眨眼功夫,白衣人已经端坐在茶肆里,冲着老翁的背影叫道。
 
老翁转过头冲他摆摆手,“没了,今日收罢。少侠若真渴,你身后的锅里还有些冷水,请自便。老朽我若不在天黑之前回去,孙子可就饿肚了。”
 
老翁扶好肩上的扁担,继续低声叹道:“这江湖日日风云色变,真想不到昨日高朋满座,今日竟会爷孙伶仃……”说着竟抹了抹眼角。
 
“老翁可是感叹那煞青门一夜消失之事?莫非您的儿子也是煞青门弟子?”
 
“这煞青城有几个不是他家弟子的?真不料……原本为求长生延寿,结果落得这般境地,逆天啊,业障啊……”老翁的叹息之声满含悔恨。
 
白衣人眼看他艰难地往道路尽头踱去,抿唇不语。他把熟睡的幼童置于木桌之上,回身舀起锅里冷水,斟于碗中,轻啜一口,他动作一滞,眉梢挑起,这水…似有甜味?
 
他的目光锐利地射入对面的树林,“想不到灵族之人也会以怨抱怨?”
 
饮完冷水,白衣人重新抱起幼童,脚尖点地,身轻如燕,朝和老翁相反的南方飞去。
 
几天前还声势浩大的煞青门,一场冷雨过后,竟然凭空消匿,未见一滴血,也未见一具尸首,简直就像从未存在过一般,往日门庭若市的豪邸,迅速冷寂成罗雀空宅。
 
卖茶老翁挑着担从散发阴冷气息的煞青门正门前缓步走过,忍不住回头再望一眼,若搁平日,在这里担当守卫的儿子一定会笑嘻嘻地跑过来,帮他把烧茶的行头送回家。现如今……
 
他昏黄的眼珠无神地望过去,门前悬着的灯笼被雨水打湿,竟渐现颓败之意,三两乌鸦卧于檐下,黑豆般的聚光眼,横瞪着老翁。
 
一滴浊泪从他眼底溢出,这只是一场梦罢。
 
 
 
 
 
 
 
02章 青灵
 
 
暮色四合,毫不起眼的丛林深处,众树折腰,让出一条并排能容下两人的幽邃小径,七八个青衣人抬着一口箱子,步履匆忙鱼贯而入。
 
走上两百步,到达小径尽头,是一棵约需十人环抱的浓绿巨树,为首的青衣人双手合十,低头默念着什么,长满青苔的树干中央出现一面水镜,一只白身、赤尾、身形如鹊的六足鸟【贲鸟】渐渐显映出来,它受惊似的扑闪两下翅膀,歪着头仿佛仔细观察对面的人。
须臾,它折身飞走,巨树裂开,一条平阔大路出现在青衣人眼前,他们抬起箱子步履从容地踏入巨树。
 
当最后一个人脚步落定,巨树静默弥合,丛林再度平静如素。
 
*
十四岁的青夜站在薄暮下的田野里,挥袂散去白昼之光,指尖轻点,红霞漫染天际。他那及地青丝轻轻舞动,拂过身后草叶上的清露,发梢沾湿。
 
他听到林间传来簌簌的穿林打叶之声,连忙回头望过去。距离有些远,他隐约看见长老们好像抬着什么东西,往石殿方向飞去。
 
他有些失望地轻叹一口气,父亲是不会回来了,他下定决心离开青灵谷的时候,就注定不会回头,狠心留下自己和胞弟青朝,担负青灵谷下任夜主和昼主的使命。
青夜仍旧记得那日,父亲满眼沉痛轻吻自己的额头,决然转身,消失在巨树之中,再无法碰触。
 
他不会回来了,青夜在心里默念。
真不知谷外的人,是怎样传说青灵谷的?据说父亲也是从谷外来的人,可如今父亲却是恨透这里吧?
 
不过青夜自然不知,江湖上关于青灵谷的传说早已凋零,只剩被说书人润色成的所谓奇谭:
青灵谷乃世间最后的灵谷,幽玄莫测。山中幽光弥漫,巨树茂郁,似天然迷宫,且有异兽出没,常人有去无回。
但穿林而入则是广袤夷野,清水横贯,石屋竹径,花鸟虫鱼,应有尽有,与谷外并无差异。
何以称之灵谷,只因其族人乃上古异族——青灵。且有上古神兽庇佑。
 
青灵族人寿命均两百余,男子面如冠玉,女子颜若桃花,均青发青瞳,善听风通兽语。
其首领奉为谷主,鹤发金瞳,是青灵谷灵气之源。
次之为长老族和灵族,长老族数十人,持族规;灵族六人,分别守护谷中白昼、黑夜、春、夏、秋、冬,奉为昼主、夜主以及四时之主。且均为血脉相传。
 
也有传闻青灵族人相貌俊朗温润,但性格乖张各异,古怪不可交。不过,外人也是无从相交!
 
但是,真正的青灵谷到底如何?江湖之人到底无法巨细知晓。
就如同青夜对于谷外,也只能从长老们口中略得传闻一二。
 
在他印象中,自己从出生便未见外人进谷,偶有族人外出,也往往行踪诡异莫测,从不透露真实目的。
但青夜发现他们每次归来,山中便会有异种出现,如紫色小花,结酸甜红果子的高树,赤尾鱼,艳彩之蝶等等。
 
每到这时他就会好奇谷外到底是怎样?是否不像谷中这般染遍青色,会不会有藏书阁图册中所画的五色花七彩果,黑发黑眸的幼童,白发银须的耄耋老翁?
 
他一边想着,一边低身捻起一朵紫色小花,颔首轻嗅,脸上绽放出柔软的笑。
 
青夜作为灵族男子,的确过于阴柔。他眉长色轻,瞳仁淡青,细眼挺鼻,唇色如浅樱,皮肤苍白微透,挥袂之时,露出纤细的手臂,青色血管蜿蜒可现,身形纤柔,如女子之躯。
 
其实也无甚奇怪,千百年来,昼主夜主均为女子。只是到了如今……今日的青灵谷,早已不再是传说中的桃源之境,它早就陷入了灵力衰弱错乱,岌岌可危之时。
 
乍然风起,扬起他发间的青色丝带,凌于青丝之上,缥缈翻飞,他身着白衣,外罩靛色轻纱,于这一片苍茫秋野正中,衣袂翩跹,宛若仙子。
 
“御风,又胡闹……”他拨了拨前额被吹得凌乱的发丝,对着风来的方向,柔声嗔言道。
 
“嘿嘿,青夜怎知是我?”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随风幻化在他的面前,眨巴着眼凑过脸去。
 
少年身着墨绿色的粗布短褐,腰间潦草地束着麻布腰带。他发程幽绿,用细竹棍在头顶挽成发髻。他前额饱满,剑眉星目,鼻梁直挺,唇角扬起,笑容颇为狡黠。
 
“难不成是舞露姐姐?”青夜挑眉道。
 
“那也未必不是,你刚沾了她的露水,她吹你一口恶气也是应该。”叫御风的少年用手支着下巴,绿色眸子骨碌骨碌地转。
 
青夜低笑。
 
“怎么?”他歪着头皱眉盯着青夜的脸。
 
“没。”青夜忍住笑,伸手取掉他胸前粘着的乱草,帮他把腰带松开,重新缠绕整齐,细细打结,“你不过小我两岁,却这般孩子气,连腰带都缠不好。”
 
“反正有青夜嘛!”少年懒懒打个哈欠。
 
“可如今青朝不过半岁,丧母失父,我自然要多花心思,哪能再时时唯你是用?”
 
“哎,是啊。”少年苦着脸一副要哭的样子。
 
“你何必装出这副模样,我仍会疼你便是。”青夜说。
 
“我晓得……”御风拉长声音,脸色得意。
 
“谁又在说我坏话?”一阵清气袭来,倒是不见人,唯有缥缈空灵的音色流转在无边旷野上空。
 
御风捂住耳朵躲在青夜身后大叫:“舞露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求您别再揪我耳朵。”
 
“哈哈哈……”笑声清脆如珠,“好,这次先饶过你。”
 
御风这才从青夜身后探出脑袋,四下逡巡,“还是青夜最温柔。”他立即挂上谄媚的笑,揽住青夜的肩膀。
 
“臭小子!”舞露的声音再次传来,御风脸上顿时露出苦色。
 
“作罢。青夜御风,长老命你们速回石殿……”她停顿。
 
“可是青朝有碍?”青夜忙问。
 
“不。这次是大事,待你们归来便知。”尾音飘散着消失在遥远的丛林之中。
 
青夜和御风对望交换眼神,点头会意,转身跃起,朝林间石殿飞去。
 
待青夜和御风到达石殿门前,便遇到从东山急忙赶来的夏主朱夏和冬主玄冬。
 
如今暮秋时分,朱夏姐姐本应在闭关,她自然不会像春主御风这般胡闹贪玩而留在关外,所以她必是从关内被召唤出来的。看来,如舞露姐姐所说,这次——是大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