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玉桃花(出书版)+番外 作者:风夜昕

字体:[ ]

 
  
  
  第一章
  
  傍晚日头落下的时候,湖面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雾,夜晚的凉意渐渐涌了上来。一艘游湖用的画舫由湖那头缓缓驶来,划过水面泛起阵阵涟漪。
  船头站著三个男人,为首的一身黑衣,身材比一般成年男子要高上许多,年纪约摸三十左右,一头长发简单束在脑後,五官深邃略显粗犷,称得上英挺,只是眼神犀利中又隐约透著一股阴狠。
  另两人一左一右站在他身後,左边那个虽然第一眼看上去儒雅俊朗,但再细看就会发现眼神中和扬起的嘴角都透著轻佻。而右边那个则是截然相反的感觉,本来相貌普通算是顺眼,但脸颊上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疤却让他整个人多了股煞气,再配上不苟言笑的表情,浑身透著一股无法亲近的冷清。
  画舫已经驶过湖心,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靠岸。为首的黑衣男子一言不发闭目养神,身後两人一个面无表情地看著前方,一个笑吟吟地不时打量著四周。忽然一阵急风掠过,带著无数花瓣落到湖里,早已成片的漂在湖面上,驶过的时候,船桨似是拨动了一池春水,搅得粉白的桃花瓣沾得船舷上,堆了厚厚一层。
  花瓣随著风在脸上轻轻掠过,黑衣男人缓缓睁开眼向远处岸上望去,青山脚下,一片桃花林好似一片朦胧的胭脂色。
  「这麽好看的桃花林,里面要是有个仙子般的美人儿就更是应景了。」俊朗男人笑著咂舌,语气表情像是调戏良家女子的纨绔子弟一般。
  在他旁边的男人没说话,仍然目不转睛地望著前方。
  黑衣男人也没理会,面无表情地看著在夜色中已经略显朦胧的桃花林。
  「我说船家,我们三个是第一次来尉城,这里除了山水可还有其他好玩好看的地方?」男人转过身问撑船的船夫。
  船夫想了想,别有意味地笑了两声之後问:「几位是要去白天玩的地方,还是晚上玩的地方?」
  「哦?」他眉头一挑,似乎已经想到了什麽,笑著问:「这白天和晚上还各有去处?」
  「那是当然。白天周围的山水、城里的铺子园子那都是好看好玩的。至於晚上,就要看几位有没有那个兴趣了。」
  「此话怎样?」
  船夫笑的暧昧,「我们尉城有个最大的销魂窟……」
  虽然有趣,但两人的对话并没有吸引其他人的兴趣,随著画舫一点一点的靠近,岸上的桃花林也越来越近,只是看天色,只怕到的时候天已经全黑……
  
  人都说尉城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除了街市繁华、气候宜人,尉城的山水更是秀丽,每年都有不少人慕名而来,有寻常百姓,也不乏文人雅士,基本只要是乘兴而来,就绝不会败兴而去。
  桃花林里,枝头上粉白的花开得正盛,置身林中一眼望不到尽头。不时被风卷起的花瓣像是落了雨一样,一天下来落了一地,乍看之下仿佛一片雪白,凑近了才发现那一抹淡淡的胭脂粉色,若是平时,踏在上面连脚尖都要小心翼翼的。
  只可惜现在不是欣赏这种风雅的时候,一个瘦小的身影在桃花林中飞快穿梭著,一边跑一边不停四处张望著,偶尔停下喘著粗气也是一脸的焦急,直到发现前方站在树下的人影时,方才松了一口气,加快步子奔了过去。
  「少爷!少爷啊!」
  他一连大叫了几声,桃树下的男人才终於有了反应,「唰」地一声收了手里的折扇,一下一下敲著肩膀,缓缓回过身……
  如果说尉城驰名於世,那麽驰名於尉城的、几乎无人不晓的就要属玉家了。
  玉家世代行商,从祖上开始走遍大江南北,产业遍及全国各地,几乎就没有玉家不做的生意。虽不算名门但也是望族的玉家,到如今现任当家玉老爷到这一代,更是如日中天的时候。
  玉老爷膝下有三子,长子次子年纪轻轻如今都已是经商的能手,一个在家坐镇操持家业,另一个长年在外云游行商,算起来都可谓人中龙凤。但这其中最有名的,却要属这玉家的三公子――玉寒宫了。
  玉寒宫在江湖算得上小有名气,倒并不是因为他武功有多高。要论才气和经营手段,他并不如他两个哥哥,可生於大富之家的玉寒宫却对经商毫无兴趣,他生性洒脱、喜欢结交江湖朋友,也不是图那几分名声,要的只是那一同举杯时的豪气。而以玉家的财力,这并不困难。
  人人都知玉家三少大方豪气,算不得什麽豪杰大侠,也不是什麽奇人能士,作为一个江湖中人,玉寒宫算不上成功,但也不算太失败。
  而作为一个富家公子,玉寒宫似乎也没少那纨绔子弟的通性,与他的「乐善好施」一起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是他的「风流不羁」。
  玉寒宫从不掩饰自己喜欢美色的兴趣,但凡是美人,不论男女均可。家财万贯、风流英俊的青年公子总能博得美人的欢心,而向来出手大方的玉寒宫自然受那烟花风月之所的欢迎。
  不愿经营家业倒也算了,可成天不干正经事却是万万不行。玉老爷一心想把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拉回「正途」,骂也骂过、打也打过,哭也哭过,道理讲了几年,结果玉寒宫还是不肯学做生意,仍然游戏人间。
  可毕竟没犯什麽大错,既不强抢民女也不打家劫舍的,虽然游戏人间却也知晓孰轻孰重,至少没在外落个骂名。比起有些个富家子弟,玉寒宫在外的口碑算是不错了,所以这麽多年玉老爷也习惯了。
  於是,玉寒宫就这样逍遥地过著日子,久而久之,江湖人都称他为「玉公子」。
  比起「玉大侠」、「玉少爷」这些,这个称谓可以说是再适合他不过。
  如今,整个尉城几乎无人不知这位玉家的三少――「玉公子」玉寒宫就要成亲了。
  「少爷!」小厮气喘吁吁地奔到玉寒宫面前,十五六岁的少年脸上既兴奋又委屈,上气不接下气地喊了一句:「我、我可找著你了!」
  「别大呼小叫的。」玉寒宫惬意地往身後的桃树上一靠,笑吟吟地把玩著手里的折扇。现在看,江湖上人称他「玉公子」并不是没有道理的。玉寒宫身形挺拔,相貌英俊,尤其是一双眼,时常带著笑意泛著桃花,动情时眼波流转更是风情。
  「怎麽了啊?」
  「夫人派人到处找你,让你赶快回府去!」
  玉寒宫皱了皱眉,满不在乎地说:「我还以为什麽事呢……知道了。」
  「那你就赶快跟我回去吧!」小厮急急地说,恨不得拉著袖子把人扛回去。
  在玉府,大伙儿都知道这位三少爷是最好伺候,却也是最难伺候的。好伺候是因为三少爷虽然看著轻浮,但为人和气,没什麽脾气,对下人也挺好,平时不打不骂,犯了大错小错也只是笑著教训两句从不责罚。
  而难伺候则是这位少爷性格太散漫,就这隔三岔五的「失踪」就够他们这群下人折腾的了。
  「要是夫人等得急了……」
  「没事,你先回去吧。」玉寒宫摆了摆手,展开折扇转身就要走。
  小厮连忙跟上去,在他身後边走边问:「少爷你去哪儿啊?」
  玉寒宫头也不回地说:「‘清风阁’。」
  「还去‘清风阁’?」小厮低头嘴里嘟嘟囔囔的,「天天去有什麽意思啊,人都走……」话说到一半突然闭上嘴了。
  玉寒宫停了一下,脸上表情一时间说不清楚是什麽意味,不过最後也只是轻笑了两声,回头瞪了小厮一眼。
  「怎麽了?人走了我还去不得了?」
  他语气里虽然尽是笑意,但小厮低下头嗫嚅了一句:「不是……」便不敢再出声。
  玉寒宫也不想为难他,回过头折扇在肩上敲得「啪啪」直响,一边走一边说:「行了。这‘清风阁’我自己去,你也不用跟著了,就当没看见我,回去之後就跟他们说没找著。」说完突然脚尖一点飞身跃上一株桃树,然後使出轻功踩著树枝几下就跑得无影无踪。
  「可……」小厮本来还想说什麽,可一抬头玉寒宫的影子都不见了。他大叫了几声还是没能唤回玉寒宫,最後只能叹了口气,苦著脸回去复命。
  玉寒宫用轻功甩掉了小厮,抬头看天色已经不早,又怕後者不死心又要追他,索性不停下来继续在林间穿梭……
  画舫缓缓停靠在岸边之後,刑昊天和展风一前一後上了岸,身後的程煜付了银子之後跟了上来。
  离岸上不远处就是桃花林,刚才在湖上的时候只觉得一片繁茂,如今近看才发现远比想象中的大得多。无数花瓣被风卷起,一阵一阵飘落,衬著周围的山水倒真是副美景。
  「既然来了,不如进去看看?」程煜走到刑昊天身旁提议。
  「我们赶著天黑之前进城。」一旁的展风提醒著。
  程煜一转身走到展风身边很没正经地伸手揽住了他的肩,笑嘻嘻地说:「你能不能别这麽没情趣?」
  展风没说话,倒是难得的撇了他一眼,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不容易能不是为任务出来一趟,没了那些规矩礼节,自然是想干什麽就干什麽,不然不是浪费了大好的机会?再说这次本来就是出来散心的,当然要玩个够本才行。」说完抬头看著前面的人问:「是不是啊?」
  刑昊天扬起嘴角笑了一下,「我倒想问问你什麽时候守过规矩了?」
  如若是平时在他人面前他是断然不会这样跟刑昊天说话的,只不过……程煜笑笑,「此一时,彼一时。」
  没再和他调侃下去,刑昊天先一步向桃花林走了过去。
  程煜和展风对望了一眼,一前一後跟了上去。说是没有任务,但对他们来说,背负一生的「任务」就是要保护刑昊天的安全。
  三人进了桃花林,踏著一地的花瓣缓缓前行。程煜自顾自地说著来早了再晚些时候就能吃到桃子什麽的,展风一如既往地沉默,两人一前一後跟在刑昊天身後。
  刑昊天一路上没说什麽话,像是在欣赏风景又像是在思考什麽。说实话,桃花林真算不上太别致的景色,刑昊天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走了没多久,风吹得花瓣洋洋洒洒的落下,倒也算得上美景。
  突然,刑昊天停了下来,身後的程煜和展风也察觉到了什麽,一抬头,只见一道人影像是燕子一样在半空中掠过。
  几乎是下意识的两人飞快挡在刑昊天身前,刑昊天抬起头,微微皱了一下眉。
  天色太暗,看不清那人的长相,而对方似乎也发现他们了,却并没有停下,脚尖在桃枝上点了一下,借了个力之後再次飞身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一片花雨之中,好似乘风而去一般没做任何停留。
  「还真有仙子……」程煜转过身饶有兴趣地盯著人影消失的方向,没想到还能让他一语成谶。
  「男人。」展风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
  「我当然知道是男人!」程煜回头瞪他,「男人就不能当仙子了?况且……」
  回头看了一眼背对他们的刑昊天,他笑得暧昧。
  「是男人恐怕更好吧……」
  展风不作声了,虽然他一向话少,但此刻反而更像是默认。
  刑昊天对这种调侃完全不在意,虽然程煜是他的属下,但是两人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程煜的没大没小他是早就习惯了的。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麽,他抬起头看著刚才人影消失的方向,片刻之後,几乎不可见地笑了一下。
  玉寒宫也不是没有看到刑昊天他们,只是惊鸿一撇,并没有放在心上。从桃花林里出来之後,他便直奔城里。
  
  夜色初上,正是热闹的时候,大街小巷两旁路边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一片繁盛。玉寒宫摇著折扇走在人群中,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今晚的目的地──「清风阁」。
  听上去是个雅致的名字,而实际上这「清风阁」则是尉城最有名的相公馆。
  玉寒宫从不自诩为「才子」,但「风流」二字他自己却是承认的。「清风阁」里公子小倌虽然算不上多,但几乎个个都算得上极品。相貌身段自然是不用多说,懂琴棋书画会唱曲跳舞的也不在少数。
  只是在烟花之地,这些不过是抬高身价的「陪衬」而已,而这其中身价最高、声名远播的就要属「清风阁」的头牌「莲公子」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