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丈夫 作者:堕天

字体:[ ]

 
 
 
《小丈夫》作者:堕天 
  
  文案: 
  他是骁勇善战的神武将军,声威显赫。 
  他是贫困无依的村野匹夫,不名一文。 
  在一场惊天的阴谋中, 
  虎落平阳的大将军竟然被人以五两银子的低廉价钱卖做了村夫的「妻子」, 
  并在频生的意外下有了夫妻之实。 
  这一口怨气怎消得平? 
  孤傲刚强的大将军对上温柔体贴的小丈夫, 
  纵是百炼精钢, 
  也禁不住在这如水温柔的呵护下,化做了绕指柔丝。 
  
  
  楔子 
  小丈夫其实并不「小」。 
  确切地说,以他七尺八寸的身材而言,反而比正常人要高大许多。 
  之所以叫他「小丈夫」,是因为他在家里的地位。 
  丈夫者,昂然七尺男儿,本应做大事、挑大梁、担大纲、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绝不会围着三尺为台无风起浪,缝缝补补又一天。 
  可是在他却不然。 
  在外顶梁做大事的是他的妻子,他则一门心思窝在家里顾家,好让外出做事的人后顾无忧。 
  小丈夫能缝会补,洗洗涮涮从不嫌烦,十八般炒艺样样精通,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实在让人难以想象种种精巧到女人家都皱眉的细活儿是从那双粗粗壮壮的大手里做出来的。 
  对了,他还有个好名字,叫戚大勇。 
  后来也有人说正是因为他这名字不好,喻意不祥,所以才会被单方完全压倒。 
  「戚」者,「妻」也! 
  既然妻子已经既「大」且「勇」了,那他这做丈夫的不得不做小伏低,以兹取得家庭的平衡。 
  更何况他好象也做得心甘情愿。 
  还应该要说明一点的是,他的妻子也非寻常人物。 
  他的妻是个「他」,同样七尺男儿,宋神武大将军,柳逸轩。 
  
  
  第一章 
  「咴咴——」的嘶鸣声自沙场传来。 
  马蹄溅起的泥尘已带了些许白霜。 
  萧杀秋季,却正是铁血男儿大战沙场的时节。 
  黄花尽处,金戈交鸣声百里可闻,着黄的宋军与着黑的辽国骑兵在山壑中激战着,金色的阳光晖映着雪亮的长刀,奋勇地在敌人身体里刺入再拔出,溅开的是一片片绚目的血珠。 
  近十年来,大宋与辽国的争战从未间歇,自辽圣宗耶律隆绪后,辽的皇帝从来也从来没有过放弃借由燕云十六州,将辽的版图长驱延伸至内长城的打算。 
  为保家园,宋帝封兵部尚书柳毅昆二子柳逸轩为神武将军,率将士十万外卸强敌。 
  一向为兵家必争之地的贺兰山区顿时成为了鏖战的修罗场。 
  碧染黄沙,出征的将士们马革裹尸,可曾在金戈交鸣声里听到故乡那妻子的悲泣? 
  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丘上,白马上的骑士微眯了眼睛,居高临下地观察着双方的战况。太阳照在他金黄色的盔甲上,焕发出夺目的光彩,他脸上的金漆面具狰狞,恍如黄金的神祗。 
  「将军,这次的形势不妙!这辽人也忒厉害,昨天才吃了我们长蛇阵的大亏,今天就能摆出专克长蛇的虎翼阵来克制我们!他们必有高人在场,我们是不是先鸣金撤兵?」 
  跟在他身后的近身侍卫也看到了场中的战局,不由得忧心忡忡。 
  「不,虽然现在我们的阵式被压住了,但仍有可趁之机!他们的士兵显然还未将虎翼阵演练纯熟,全靠阵心主帅指挥。如果我们能擒贼擒王,反败为胜不无可能!」 
  「可是……」 
  近身十二骑中的一人还想再说些什么,敌方的阵营在转换中左翼果然出现了缺漏。 
  观察到他们每次变阵时都有这不易察觉的破绽,马上的黄金骑士目光一闪,微一沉吟间已有了决策。 
  「刘云,李朝,你们去找十二件黑斗篷来,邓自海带上我的面具和盔甲站在这里。其余人乔装好后,一会儿我们就乘这空隙杀进敌阵直切主营。」 
  「将军!深入敌方危险,您在后面押阵就行了,我们弟兄们几个上!」 
  忠心护主的十二骑齐声相谏。 
  「如果身为主帅,不能身先士卒,只会躲在后方拣现成的功劳,还算什么大丈夫所为?」 
  黄金骑士目光一冷,止住了他们的劝说。 
  待得一切布置周密后,轻叱一声「上!」,就一马当先冲下战场。 
  手起刀落时已经解决了两个转换阵法的忙乱中无所适从的敌军,旋即从这打开的缺口长驱而入。 
  因为他们都用黑斗篷掩去了宋军的标志,混乱中敌我难分,这深入敌阵的十二骑在或多或少地解决了几个不知情的士兵后,渐渐靠近里三层外三层铁甲兵维护住的阵主。 
  「将军,辽人的铁甲兵全挡在这了,就算用箭恐怕也射不穿这堵铁甲人墙,怎么办?」 
  适才在场外看得不够真切,直入阵心才发现辽人自己也显然知道这阵式存在着破绽,为了阵式运行无碍,竟是生生调了三百铁甲兵寸步不离地守在阵台前,以便保指挥整个阵式的主帅安全。 
  眼见得自己这十几人最后要功亏一篑,而且深陷在敌阵中孤立无援,刘云有些害怕。 
  「李朝,如果我有不测,这就交给你了!你一个人混在辽军中慢慢退出应该没问题的,其它人跟我冲!」 
  此时想让十二骑完全不被人识破地退出已无可能,后有追兵,前无去路,柳逸轩极快地掂量了一下形势,微微一笑从身上掏出一块金色令牌交付近身的副将,随即把身子一伏,藏身于马下直冲敌营。 
  「将军!」 
  怔了一怔才发现他掷过来的是调度军令的虎符,这神武将军竟是至生命于不顾,甘冒奇险刺杀敌军主帅,李朝震惊之余还是顾全大局,悄然撤离。 
  「有宋人闯到大营中来了!」 
  斩断退路后,破釜沉舟的十一人纵马直冲敌阵,知道自己死生危在旦夕,人人都被激出了潜在力量,居然险险杀出一条血路。 
  「耶律兀术,纳命来!」 
  一声轻叱,柳逸轩弃马揉身而上,以卓绝的轻功越过最后一层铁甲兵,直扑将台上的辽军主帅。 
  「什么人?」 
  明明见得他们的主将还穿著那身亮眼的黄金盔甲在后方的小山坡上押阵,怎么会神出鬼没突然出现在这里? 
  难道宋人真有分身之术? 
  与柳逸轩交过几次手的耶律兀术惊骇莫名下不及抵挡,早被柳逸轩手起刀落,把个大好头颅切冬瓜般切下。 
  一面大大的杏黄色宋军「帅」字旗在敌人的阵心挑起,就好象一把黄金的匕首准确无误地直插进了敌人的心脏。 
  宋军看见己方的帅旗已插上了辽人的大营,而自己的主帅一身浴血,如同战神般屹立在敌人的阵心,高举的手上提着辽军主帅的头颅。当时士气大振,杀声震天。 
  失去了指挥的辽军阵法溃不成军,而且见得宋军的将帅如此神勇,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得就自千军万马中取下己方主帅的头颅,恍如传说中的战神降世,不由得心胆俱裂。 
  眼见大势已去的辽兵将领率先逃逸,余下群龙无首的兵士或弃械投降或望风而逃,转瞬被宋军打得节节败退,势如破竹。 
  「将军,他们接应上了,我们有救了!」 
  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的辽军一败如水,根本无暇再顾及他们几个早已疲惫不堪的死士。 
  眼利的魏珧看到宋军前锋已将接应到他们,高兴地叫喊出声。 
  这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居然成功了!在敌军中杀得手软的十一骑这一番绝处逢生,不由得喜出望外,对自己主帅的敬畏之情又加了几分。 
  「弟兄们,冲啊!」 
  柳逸轩军令一下,得到的是将士们山呼般的响应。 
  乘胜追击的宋军一口气把辽军赶到贺兰以北,以十万兵力破辽二十万大军,半年内夺回燕云五州。 
  贺兰捷报直送汴京,皇帝龙心大悦,下令犒赏三军。 
  此为辽继祁山之役后的又一败绩。 
  ※ ※ ※ ※ ※ 
  「此人不除,始终是我大辽的心腹之患!」 
  重重地一拳打在飞骑传来的战讯上,几乎没把龙案给击碎。 
  辽国的皇宫里,黑着脸的辽帝严峻的目光扫视下,下列的大臣们莫不战战兢兢,噤若寒蝉。 
  「皇兄,何必这么生气呢?区区一个神武将军,战场上杀不来,未必就没有其它的渠道下手!」 
  一道懒洋洋的语调在为臣皆不敢出声之际接上了辽帝的话茬儿,施施然从在殿外进来的是辽国的三王子,耶律洪基。 
  「洪基?你有什么办法?」 
  耶律洪亮皱眉看向自己的三弟。 
  他素来不喜这丽妃的儿子。此人工于心计,阴柔而美丽的外表下掩盖着的是一副毒辣的心肠,尤如一朵带毒刺的罂栗花。 
  也正是针对他这一特长,辽军负责刺探军情的死士都是交由他培训,暗杀及毒害敌方将帅的任务自然也非他莫属。 
  「皇兄,若臣弟有幸胜此重任,不知能有何褒赏?」 
  扬了眉柔柔一笑,耶律洪基信心十足。 
  「这,你且先说!朕能办到自会答应你。」 
  此人虽然是自己的亲弟,但也实在不能不防。 
  耶律洪亮还没蠢到未知彼意就空口承诺的地步,警惕地看向一直保持微笑表情没有变过的皇弟——这个可怕的人,据说他在杀人的时候脸上微笑的神情也一丝未改。 
  「皇兄未免太过多虑了,臣弟只想请求皇兄在事成之后,派驻臣弟治理重回大辽的燕云数州罢了。」 
  山高皇帝远,他才不想在这里动辄受制。 
  「……」 
  他居然自动请派到那个地方去? 
  宋的燕云十六州虽然降辽,但是在民间暗地里抗辽的行动却从来没停止过。辽国派去治理那里的郡守已被刺杀了六个,平常征税及捐苛困难重重,是全辽上下群臣们避之唯恐不及的苦差。 
  也罢,也许这个弟弟能以铁血的手腕、毒辣的心肠将那里的宋朝刁民制服也不错。 
  思付停当,高居王位的辽帝终于点头称许:「好吧,朕依你今日之言:若你真能为我大辽除掉神武将军,朕便委任你为燕云郡守!」 
  大殿上两兄弟击掌为誓,群臣作证。 
  从大殿退下后,耶律洪基唤过一个忠心的下属,轻声吩咐了他几句后,回到自己的偏宫。 
  外头的阳光明媚,但这座偏宫却笼罩在浓重的阴影下——不受先帝宠爱的嫔妃与王子的居所,即使是夏日也难看到太阳,他从出生后便在此一住十八年,倒也习惯了。 
  接过属下递来的一封简函,扫了一眼后放进一个小圆筒里,耶律洪基从鸽舍里取出一只全身雪白的信鸽,轻轻抚了抚它的羽毛。 
  「是时候催动『黑鹰计划』了,埋在那边的棋子这么多年,也该派上用场了,「喃喃自言着,耶律洪基轻一抬手,放飞手上的鸽子,「听说他现在已经被派驻燕云,想必从他手上拿回来的东西一定很有趣吧……」 
  耶律洪基扬起的脸映像到微弱的一线阳光,照得他嘴角挂着的一丝微笑美丽如绽放的罂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