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邪郎君 作者:堕天

字体:[ ]

 
楔子
 
 
  月光很冷。
 
  冷冷地映在雪地上。
 
  两行像是小小黑梅花点般的脚印在一座山崖前失去了踪迹。
 
  “搜!哪怕是翻遍了这座山也要给我找到这小杂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怒火万丈的嘶吼中夹杂著一丝痛楚的颤音,捂著两腿间重要部位的胖官人被搀到了足迹消失的地方,咬牙切齿地发出这样的命令,显然与被他称为“小杂种”的那个人不共戴天,亟欲除之而后快。
 
  “一定躲在这附近,逃不了的!”
 
  追到这里,实在是逼狗入穷巷,本也无路可退。
 
  四处搜索了一番,连草根树洞都仔细地查找过后,明火执仗的凶徒们一无所获。
 
  “怕不会是跳下山崖去了吧……”
 
  一名家丁小心翼翼地把头探出寒风呼啸的山崖,意外地发现了拉著枯藤险险悬挂在山崖外的一个小小身影。
 
  “这小兔崽子在这呢!”
 
  那被追赶的孩子实在胆大,而且有计谋,竟然想出了这样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
 
  也亏得他年纪小,身子轻,不然那枯朽的藤条也早经受不住重力断裂了。
 
  若不是山风强劲,吹起他一角绯色红衣,恐怕别人要发现他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若穿的是件白衣服就好了……”
 
  被众人七手八脚拖上来的孩童咋了咋舌,苍白的小脸映衬著他身上绯红的衣服,映照成楚楚动人的颜色。
 
  黑亮的眼睛里有一丝惊恐,无血色的唇叫人怜惜地想到了夏初即将残败的樱瓣。
 
  端丽的小脸上,就只有这一抹黑曜石般的眸与残褪的红唇点缀,已带了一种说不出的妖异美丽,叫人移不开视线——这孩子才不过七、八岁的光景就已经有了这等叫人心跳的邪诱魅力,若长大了那还得了 
 
  “发什么呆呢?还不快把这死小鬼带回去!”
 
  捉回去后一定要把这臭小子先女干后杀!
 
  最先叫嚷出来的是那个胖官人,捂著下体的狼狈让他对这孩子有著切骨之恨。
 
  “喔!”
 
  在上司气急败坏的催促下才想起他们此行的任务,站得离那孩子最近的人犹豫了一下,放下兵器想去把他捉住。
 
  “宋猪!”
 
  姣好的唇微微一抿,吐出这两个字的咒骂后,那孩子向分成三面将他包围住的人们露出了一抹微笑,短暂的微笑残留在视线中竟有勾魂摄魄的绝艳,在别人为这一笑而有了瞬间的恍惚,还没有反应过来前,他突然飞快地向后一退,笔直地向那张著裂口的山崖坠去。
 
  这孩子,竟然天生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脾气!艳红的身影在皑皑白雪的掩映下,像是一朵早夭凋零的花,迸发出生命即将到尽头时的瞬间灿然。
 
  “这么多大人欺负一个孩子,像什么话?”
 
  在那抹红艳就要消失在众人眼前,坠入雪雾重重的山谷时,随著一个清朗但冷淡的声音响起,一片柔软的白绸如练般飞来,恰恰裹住了那小小的身影,突然横空出现的人动作倒是十分迅捷,几个跳纵化解了下坠的重力,把已经陷入晕迷的孩子抱到怀中后,借著横生在悬崖上雪松柔枝反弹,轻轻巧巧地回到了崖面上,冷冷地看著面面相觑的众人。
 
  救人的人却是一个弱冠的少年,剑眉星目,只是眉宇间有著一股冷肃的气息,微皱起眉心,不屑地看著这群欺凌弱小的孬种。
 
  “阿弥陀佛!”
 
  与此同时,众人身后响起了一声柔和但清亮的宣佛号声。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僧人不知何时到了现场,少年身形微微一晃,越过众人头顶站到老僧身旁。
 
  老者盘膝坐在雪地上,包容睿智的目光从剑拔弩张的众人面上一一扫过,低叹道:“各位施主何必这么重的杀气,须知得饶人处且饶人。”
 
  “那小孩是辽狗,我大宋子民人人得而诛之。听这和尚讲什么屁话,给我上!”
 
  正在做坏事的时候被人捉包,面子上挂不住的胖官人掂量了一下双方的悬殊——那边老的太老,小的太小,一个看起来武功不弱的少年顶多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胜算还是他们的大。
 
  这里荒无人烟的,也方便毁尸灭迹,免得丑事传扬。
 
  “……”
 
  见到这群蛮不讲理的人打上前来,那少年只是扬起了眉,将怀里的孩子交由老僧人照顾,游鱼般地滑入了闪亮的刀丛中,尺素白布在他的巧妙运劲下竟像是自有生命的活物,劲力微吐处,总有一两把兵器被沾到布上,最后那匹白绸如巨蟒般将敌人的兵器缠捆做一处后,顺势一抖,乒铃乓啷一阵乱响,全给他扔下山去了。
 
  这少年好俊的身手!
 
  众人皆倒抽了一口冷气,就连才刚刚从晕迷中醒转过来的孩子,也用一双晶亮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盯著天神般屹立在冽冽寒风中的少年看。
 
  “辽人也是人!若叫我再看到你这样的败类,我柳清云绝不轻饶。”
 
  他冷冷地说著,言语中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天然威仪,叫人不敢小觑。
 
  “撤!”
 
  好汉不吃眼前亏,心中隐隐泛起一丝不对劲的胖官人见风使舵转得快。
 
  本来还想撂下几句狠话充充场面的,但也不知怎地,被那少年冷冽的眼神一扫,竟是不由自主地噤声,一行丢了面子又没里子的人夹起尾巴静悄悄地溜走。
 
  “师傅。”
 
  那少年赶走了恶徒后,恭敬地走回老僧人身边垂手伺立。注意到了那小小孩童的视线后,投以他淡淡的一瞥。
 
  “这孩子的确不简单,恐怕是辽人的皇族后裔。”
 
  适才在他们打斗时一直闭目不语的僧人双眼微微一睁,神色凝重——刚才把孩子交到他手里的时候好像并不放在心上,但却似有先知。
 
  “可惜,他骨格虽然清奇,命运却多厄。犯的是天煞孤星,怕是不得善缘,虽天资聪慧但目光不正,如有人好好教导倒还罢了,若走上邪路,将来必会后患无穷。清云,人是你救的,是不是要救到底,三思而行。”
 
  “……”
 
  听得师傅头一次用这般凝重的口吻提点自己小心一个人,少年本是平展的嘴角不自觉收紧,眉心深蹙。
 
  “我就是辽国的三王子耶律洪,你们要杀就来啊!”
 
  那孩子并不能十分听懂老僧人的偈语,但却从少年的神色变化中知道他们在说自己,刚刚被人欺负也没觉得怎么,但被他这样冰冷的目光打量后突然觉得一阵心酸。索性把背脊一挺,大声说道。
 
  好倔强的脾气!
 
  柳清云反而有些喜欢他这样脾性。深深地注视著那仿佛在小脸上燃烧的眸,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救他。”
 
  ——命运的轮盘,就在那一年开始了异样的转动。  
第一章
 
 
  花木扶疏的庭院,遍植著素色白梅。
 
  时值早春,冰洁的梅花开得正茂,清淡香气在月色黄昏下浮动,亭亭数枝在月晕下形成淡雅的剪影,皎如白雪,冰清玉洁,实在无愧于花中君子的美称。
 
  实际上,种植这些梅花的主人,也是配得起这白梅的高洁人物。
 
  刘汉青,这个年方二十有六的青年官员,虽然年纪轻轻,但在宋辽边界一带已是政绩显赫、民众拥戴的郡守。
 
  他为人正直,居官清廉,秉公执法,勤政爱民。平素洁身自爱,从不近犬马声色,自从三年前自请来这塞北苦寒之地后,取代了先前与辽人勾结一气的官吏蒋有成,将辽国无数次金银财帛、歌姬美人的引诱拒之门外,一心一意把从官府到民心都已脆弱不堪的危城一点一点重建起来。
 
  在他的以身作则下,全城官兵上下一心,肃清了幽州城内诸多里通外国的女干细,重治了刑法,不遗余力地从保障普通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做起,终于挽回涣散的民心,这才稳住了面向北方狼虎之辽的一个重镇要塞。
 
  即便取得了如此大的功绩,忧国忧民的刘大人依然不敢有丝毫懈怠,自衙门回来后,还常常在自己的府邸工作到华灯初上,方才肯结束自己一天的政事
 
  这天,又是一如既往的繁忙日子。
 
  “如此,刘大人,下官先告辞了!”
 
  晕黄的月色下,远远传来的人声,细碎的脚步声自小径响起,这简洁官邸的主人、刘汉青送别了最后几位上门处理政事的人后,依著门闭了闭眼,疲惫地揉揉额角,终于松了一口气,知道这劳力劳心的一天又已经过去。
 
  一如例行公事般到植满白梅的后花园闲庭散步,收拾自己的心境,刘汉青赏罢自己最爱的梅花,正欲回房去挑灯夜读几卷书便早早就寝,突然听到有不同寻常的吟哦声自东边的花园响起。
 
  那声音柔媚入骨,一声声,夹著低低的喘息浪笑,婉转呻吟,竟有说不出的缠绵悱恻,令人魂销意软。
 
  乍听如女子与人交好时的浅笑谑语,但细细听时,却又不尽然,只其中自有一番让人脸红心跳的邪魅诱惑,就算是素来不近女色的刘大人,也不禁觉得面上一红,心下暗暗著恼。
 
  莫不是有哪个不守妇道的- yín -娃*妇胆敢与人偷情偷到他郡守府来了?这对野鸳鸯好大的胆!
 
  拨开梅枝,分开花叶,仗恃著自己可直视赤裸娇娃而恒定如常的定力,刘汉青意欲给那- yín -乱官邸的人一点教训。
 
  一步、一步,走向那邪恶声音的发源地,豁然开朗的一片小小空地上,纷落的梅瓣中,一幅惊人- yín -靡的春宫图就在他面前上演。
 
  明亮如昼的月光中,一个身著大红色银线绣袍的少年衣衫半褪,星眸半张,正夹在一男一女两具赤裸的身躯中,粉白的俏臀挺起迎接身后男子粗大的凶器,前方微吐樱露的花*却时隐时现地在下方那妖媚女子丰腴的红唇中出没,那一声声销魂蚀骨的呻吟就是自他殷红的唇中发出来的。
 
  三个人,共赴一场- yín -猥的飨宴。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